“主人,我在前台给你点的猫屎咖啡,他们说是印尼的正宗猫屎咖啡,你尝尝,”辛西娅将咖啡放在了桌上,然后又绕到了叶枫的身后,“主人,我给你按摩一下吧。”

  “嗯,谢谢。”叶枫坐到了沙发上,一边品尝着久负盛名的猫屎开放,一边享受着辛西娅的按摩。

  他虽然没将辛西娅当成他的女奴,但辛西娅的骨子里却早就刻下了是他的女奴的烙印,这也是她以死奴身份活着的唯一目的,是无法改变的。

  辛西娅虽然是他的死奴,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收割她的寿命,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辛西娅因为他而“死”,这虽然不是他的主观意愿,但也算是因为他的原因。所以,他对辛西娅的人生早就有了安排,那就是他会将她留在身边,照顾她,给她一个安全而舒适的生存环境,一直到她老死。

  “主人,我这套衣服好看不好看呢?”辛西娅按摩着叶枫的肩膀,上身前倾,三个圆形的东西顿时碰撞在了一起。

  温暖和柔软的感觉在每一根神经之中蔓延,叶枫也微微紧张了起来,他想挪开一些,但辛西娅却又跟随他的动作压了下来。情况就是这样的,就算他从沙发上趴到茶几上,辛西娅也会从沙发后面翻过来,继续压着他的头给他做按摩的。

  这个女奴,还真是不省心啊。叶枫嗯了一声,随口说道:“好看,你怎么会喜欢穿这样的衣服呢?”

  “好看呀,最主要的原因我是觉得主人会喜欢我穿这样的衣服,”辛西娅凑到了叶枫的耳朵边上,吐着热气地道,“主人,我还买了女仆装、学生制服、兔女郎……好多呢,你喜欢什么,我现在就去换给你看。”

  “噗嗤……”叶枫把刚喝到嘴里的一口猫屎咖啡喷了出来。

  “主人,你怎么了?咖啡太烫了吗?我给你吹一吹。”辛西娅跟着就绕到了叶枫的前面,趴在茶几前对着咖啡吹气,给咖啡散热。

  叶枫的视线移落到了她的大腿上,那处丰腴美好,皮肤也白嫩细腻,满是青春性感的气息。她的腿部皮肤和正常人一样,白里透红,并不是死奴的苍白的颜色。这是他亲自调色给辛西娅染的肤色,这也是刚才杰森看见辛西娅的时候没有发现她的异常的原因。

  就在这时,身后的光线忽然晃动了一下。

  叶枫的心中顿时升起了一丝警觉,一下子从沙发上前扑,将辛西娅压在了茶几上。他的头部和后背的高度恰好都隐藏在了沙发靠背的平行线之下。

  一杯昂贵的猫屎咖啡却遭了殃,它被辛西娅碰倒在了茶几上,褐色的咖啡汁顿时洒落在了茶几和地面上。

  “主人……你要做什么?”辛西娅顿时紧张了起来,她的脸上多了一些害羞的神色,叶枫将她压在茶几上,又是这样的姿势,她显然是会错意了。

  “趴下!”叶枫也很紧张。他松开了辛西娅,蹲着移动到了茶几的旁边去拿放在那里的公事包。等他拿到公事包,再看辛西娅的时候,他顿时愣在了当场,那表情也仿佛被雷击了一样。

  辛西娅真的趴在了地上,且正在脱她的短裙。

  “我晕!”叶枫哭笑不得,一指头戳在了辛西娅的昏睡穴上。让她睡觉,这似乎才是最正确的做法。不然,她肯定会做出更夸张的事情来。

  这时一扇窗户忽然打开,一道人影飞快地掠了进来。

  叶枫本来已经抓住了公事包里面的一只玻璃试管,但看清楚来人的面孔之后他跟着又将那支玻璃试管放进了微型冷冻盒子之中。

  闯进房间里的不是阿瑞斯,而是乌拉扎卡。

  对付乌拉扎卡不需要快乐花粉,只需要一支散弹枪就行了。不过在没有弄清楚乌拉扎卡的来意之前,他是不准备拿出藏在这间屋子里的******的。

  四目相对,两人都没有在第一时间说话,都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

  “你来这里做什么?”最终还是叶枫沉不住气了,出声问道。

  乌拉扎卡说道:“怎么?不欢迎我吗?”

  叶枫说道:“我怎么会不欢迎你呢?只是你用刚才那种方式来找我,我倒没什么,一旦被我的保镖发现,恐怕会造成不必要的交手,何必呢?你大可以正大光明地来找我。”

  “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乌拉扎卡说道:“你现在已经是整个不死族的敌人了,我怎么还能正大光明地来找你?”

  “说吧,你找我什么事?”叶枫不想再纠结于乌拉扎卡出现在他面前的方式了。

  乌拉扎卡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是来告诉你一件事的,阿瑞斯已经获得授权,将对你和石玥处以极刑。你们也将是整个不死族历史上唯一获判死刑的人。”

  不死族没有死刑,只有长达几百甚至上千年的刑期。这一次不死族的长老会居然裁定了他和石玥的死刑,这也足以说明双方之间的敌对关系已经到了不可化解的地步了。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个消息?”叶枫试探地道,“站在你的立场,你应该出手杀我才对。”

  乌拉扎卡笑了笑:“因为……我也被判了五百年刑期。”

  “你也被判了五百年刑期?”叶枫大感意外,“为什么?”

  “有好几个原因,”乌拉扎卡说道,“有依莲朵娜公主的原因,有你和石玥的原因,当然还有……阿瑞斯的原因。他夺走了本应该属于我的职位,也是他鼓动长老会判了我五百年的刑期。现在,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来这里给你报信的原因了吧?”

  叶枫笑了笑:“难道你也要和不死族作对吗?”

  乌拉扎卡说道:“不,我永远不会与不死族为敌,我只是想阿瑞斯永远离开这个世界。”

  “他是不死族的战神,你凭什么相信我能对付得了他?”

  “我并不看好你,但是我没有别的选择,”乌拉扎卡说道,“我知道你是想趁圣地岛空虚进攻,我劝你还是回去吧,去找石玥,与她联手,只有你们联手才有机会干掉阿瑞斯。石玥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她一定会有办法对付阿瑞斯的。”

  叶枫没做声,但心里却在暗暗地道:“对付阿瑞斯何须与石玥联手,我也不会让自己的老婆孩子处在危险的境地之中,我早就有对付阿瑞斯的办法了!”

  “我话就说到这里,五百年后再见。”乌拉扎卡转身向窗户口走去。

  叶枫想叫住他,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五百年之后再见?这真的是一个漫长的约会。

  五百年之后会不会再与乌拉扎卡相见,叶枫想不到那么遥远,但圣地岛却是再次相见了。叶枫的游艇海盗女王号先到,一个小时之后,一艘货轮也进入了指定的海域。

  叶枫用望远镜眺望了一下,很快就发现了货轮的甲板上放的不是集装箱,而是阿帕奇,四架阿帕奇。这是黑鹰公司的佣兵部队来了。

  对于黑鹰公司使用货轮这一点叶枫倒不感到意外,因为他购买的服务之一就是四架阿帕奇直升机,而黑鹰公司就算再强大,它也不可能拥有直升机航母。黑鹰公司的人要将四架阿帕奇运送到这里来,那就只有动用货轮了。

  “我的人来了,”杰森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对站在他身边的叶枫说道:“叶先生,希望你不要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

  叶枫笑了笑:“你放心吧,你和我合作,我是不会让你吃亏的。就算岛上没有钻石,我个人也会给你一千万美元现金,我这么承诺,你应该放心了吧?”

  杰森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叶先生,还是那句话,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一千万美金,这笔钱到手他就可以无忧无虑地过往下半辈子了,哪里还需要在干这种卖命的佣兵行当呢。

  叶枫说道:“让他们靠过来,然后我们就可以开始行动了。”

  “没问题。”杰森跟着就拿出通讯器联系那艘货轮。

  货轮缓缓地行驶过来,停在了圣地岛的港湾之中。杰森和货轮上的佣兵都不知道,就在这个港湾的下面有一艘沉没的勘探船。

  在杰森的陪伴下叶枫登上了货轮。叶枫也这才发现这艘货轮是经过改装的,船上有两座127mm的火炮,还有一座用来防空的近防炮。这样的火力,就算图基教的精锐尚存,也无法向上次击毁维拉多夫斯基的勘探船那样击毁这艘货轮。

  货轮上两百个佣兵整装待发,一个个都武装到了牙齿。他们的装备甚至比现役的美军特种兵还要先进,一更全面。

  这些佣兵没有列队,也没见叶枫当回事,叶枫随着杰森登船的时候,他们也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叶枫,还有跟随着叶枫上传递蜜雪儿和卡妮莎。有几个佣兵还从蜜雪儿和卡妮莎吹起了调戏的口哨,毫不掩饰他们眼眸中的兴奋与贪婪的神光。

  蜜雪儿和卡妮莎并没有露出反感的情绪,只是很安静地跟着叶枫。卡妮莎的手中提着一只黑色的大皮箱,蜜雪儿的手中则拿着一支m4a1,脸上也涂着油彩,很酷的样子。

  对于调戏自己女人的佣兵,叶枫的心里很反感,但也没有发作出来。这些佣兵都是每天都在与死神打交道的人,性格乖张,做人处事的风格也与常人不一样,跟这些人计较完全没有必要。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