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妮莎站在山洞口,一个时间里,她扯了两团草塞进了她的耳朵里:“贱人,你生怕图基教的人听不见你的声音吗?”

  夜风吹拂这山峰,灌入岩石的缝隙之后便会发出那种呜咽的声音,像缘故的怨灵在述说它们的悲伤的故事。远处的森林里,战术手电在晃动,狗在犬吠。图基教的战士和死奴部落的部落战士的搜索范围又靠近了一些。狗会追着目标所留下的气味来追踪,这虽然很耗时间,但最终它们会带着人找到这座山上来。不过以它们的速度而言,卡妮莎相信等它们找到这里的时候,她和叶枫还有蜜雪儿和辛西娅已经离开这里了。

  卡妮莎眺望了一下东边的海滩,她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欣慰的笑意。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夜里她就能乘坐木筏逃出这个该死的地方了。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不用回头卡妮莎也知道是蜜雪儿出来了,她的心也莫名其妙地紧张了起来。

  蜜雪儿走到了卡妮莎的身边,与她一起眺望着东边的海滩,她的脸上带着幸福和满足的笑容。给人的感觉,她就像是一朵受到了液态爱情所滋润的花朵,面色红润,喜气洋洋。

  “我来换你,该你去睡觉了。”蜜雪儿说道。

  卡妮莎越发地紧张了起来,她掩饰着她的紧张:“那个,我……我还不困。”

  蜜雪儿的视线落在了卡妮莎的身上:“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你说的是什么?”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这是无聊的对话,卡妮莎耸了一下肩,转移了话题:“刚才你们挺有激情的嘛,你的心愿算是达成了,感觉怎么样?”

  蜜雪儿咯咯笑了笑:“他像一个超人,嗯,我可不好意思像你描述那些事情,你快进去吧,然后你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卡妮莎的脸莫名其妙地又红了一下,她连连摆手:“我……我可没你那么开放,我还是算了吧,我就在这里守着,挺好的。”

  “你真不进去?”

  卡妮莎摇了摇头:“不了,再说了,辛西娅还在里面……”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蜜雪儿转身就往里面走:“那你就在这里待着我,我和枫睡觉去。”

  卡妮莎张大了嘴巴想叫住蜜雪儿,可话到嘴边又没了声音。她和蜜雪儿是不一样的女人,她无法做到蜜雪儿那种开放的程度。可这并不代表她真就愿意站在山洞口吹一夜冷风啊,她也想在这个死亡阴影所笼罩的环境里被喜欢的男人所疼爱……

  “谢了。”蜜雪儿的声音。

  卡妮莎沉着一张脸看着蜜雪儿的背影,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贱人!”

  这一夜平安无事,辛西娅睡了一个好觉,卡妮莎吹了一夜的冷风,而蜜雪儿无疑是最幸福的一个,大半个晚上她都在赞美着什么。

  有些事情大家的心里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聚在一起的时候却还是能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叶枫给了三个女人一人一颗小病丸解决早餐的问题。然后他在山洞周围砍了一些藤蔓,抱进山洞让三个女人剥皮,搓成绳子。

  傍晚临近的时候,在四人的努力下,用藤蔓的皮搓成的绳子已经有差不多五十米的长度了。这足够用来扎一只简易的木筏了。绳子被分成了四圈,每个人携带一圈。这之后,四人离开了山洞,从山峰的背面往东面的沙滩走去。

  在离开山峰顶部的时候,叶枫回头观察了一下山峰下的区域。他看不见森林的人,但他却能感觉到图基教的人和死奴部落的人正在向这边靠近。这座岛不大,死奴部落的人又非常熟悉这里的环境,他们要找到这里其实也只是时间的早迟而已。

  “但愿阿瑞斯不知道我的木筏计划,再给我几个小时的时间吧,让我带着她们逃出这里。”叶枫的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两个小时后四人从独立的山峰上来到了东面的海滩上。这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柔和的月光洒落在沙滩上,寂静无人的沙滩显得格外宁静。

  蜜雪儿将挂在肩头上的树皮绳扔在了沙滩上,连鞋也不脱就冲进了海水里,一边欢呼道:“马上就要离开这该死的地方了,真想在这里洗一个澡!”

  辛西娅在卡妮莎的身边小声地说道:“蜜雪儿那家伙今天怎么变得不一样了呢?她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她疯了吗?”

  卡妮莎说道:“你应该去问你的主人,蜜雪儿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最了解情况。”说话的时候,她瞟了一眼旁边的叶枫,语气里带着明显的醋意。

  叶枫假装没有听见这句话,他说道:“现在可不是休息和胡闹的时候,我们动手吧,尽快扎好木筏离开这里。”

  “枫,人家的腰好疼。”蜜雪儿撒娇地道。

  叶枫皱起了眉头:“人家的腰疼你的又不疼,干活吧,别想偷懒。”

  “不懂心疼女人的家伙……昨晚的你可不是这样……”蜜雪儿嘟囔了着,很吧甘愿地往沙滩旁的树林走去。

  卡妮莎哈哈地笑了一声,提着刀也进了树林。

  四人的身上都有刀,砍树的速度也快,尤其是叶枫,一棵碗口粗的树木,他几分钟就能砍倒。把那个小时下来,四个人砍倒了十棵树,其中叶枫一个人就砍了五棵,卡妮莎三棵,蜜雪儿一棵,辛西娅一棵。

  四人将砍倒的树木拖到了沙滩上,然后用绳子捆绑、编扎在一起。四个人一起动手,半个小时之后一只宽三米,长五米的木筏便算大功告成了。

  一个多小时的忙碌让四人都累出了一身大汗,不过叶枫却不敢在这里多停留一分钟的时间,木筏一完工他便推着木筏往海里走去,一边说道:“跟上,我们离开这里。”

  “终于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我来帮你!”蜜雪儿也跑来帮叶枫推木筏。

  卡妮莎和辛西娅也加入了进来,最搞笑的便是辛西娅,她的白布裙子后面少了一大块不了。翘着屁股推木筏的动作让她成了最吸引眼球的所在。好在大家已经习惯了她的这种状态,所以没人取笑她什么。

  木筏终于迈过沙滩,浮在了海水之中。蜜雪儿和卡妮莎爬上了木筏,辛西娅似乎耗尽了力气,爬了两下都没能爬上去。

  “我来帮你。”叶枫伸手,准备推她一下。

  砰!忽然传来一声枪响。

  “啊”辛西娅一声惨叫,鲜血从大腿上涌了出来。

  叶枫下意识地将她拽到身边,同时低头,用木筏充当掩体。

  蜜雪儿和卡妮莎的反应也非常迅速,她们趴在了木筏上,身体与木筏后面的一根木棒保持平行的位置,避免被子弹击中。

  第一声枪响之后,更密集的枪声突然从沙滩后面的树林之中传了出来,子弹犹如雨点一般向木筏倾泻过来。一些子弹击中木筏,整个木筏都在颤动,随时都可能散掉。一些子弹击中海面,溅起一朵朵水花。

  “快离开木筏!”叶枫将辛西娅扯到了身后,蜜雪儿和卡妮莎刚刚跳下木筏的时候,他猛地运力将重达八九百斤的木筏掀了起来,让它像一面盾牌一样挡在身前。

  一身深厚的内力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发挥出了救命的作用,木筏挡住了射向他和蜜雪儿她们的子弹。他用双手撑着木筏,一边挡着子弹,一边往后退。只要逃出子弹的射程之外,他就可以将木筏放下来,然后带着三个女人逃走。

  沙滩后面的树林里冲出了一大群全副武装的图基教的精锐战士,一个身材很魁伟的印度男子也走出了树林,出现在了叶枫的视野之中。他正是图基教的教头,拉姆大师。

  拉姆大师的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的笑容,他举起了手中的一支喀秋莎火箭筒,大声笑道:“叶先生,你真的是很聪明,居然能想到将木筏当成盾牌来使用。不过,你能挡住子弹,你能挡住火箭弹吗?”

  看见拉姆大师手中的喀秋莎火箭筒,叶枫的一颗心顿时沉入了谷底。他非常清楚,木筏能挡住子弹,这也是因为他与海滩有着差不多五十米的距离,一般的枪械的有效射程也就只有五十米。步枪的射程要远一些,可准星和威力也会大大减弱。可是,这段距离根本就防不住一枚火箭弹。如果火箭弹击中木筏,不仅是他身后的三个女人,甚至是他自己也会被炸死。

  拉姆大师笑道:“叶先生,我给你两分钟的时间从海里回到这里来。教皇大人的旨意很明确,你今晚不用死,所以我只杀你身后的三个女人。不过看在你的情分上,我会让我的人给她们一个非常舒服的死法。”

  一大群图基教的精锐战士顿时爆出一片淫笑的声音,他们显然对“非常舒服的死法”有着独特的理解。

  叶枫也知道这些禽兽想干什么,他的心里早就燃起了一团愤怒的火焰。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