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叶枫吻住的那一刹那,卡妮莎的身子还有些僵硬,但很快就和软了下来。她也抛开了一切,将身边的蜜雪儿和躺在床上的辛西娅当做了空气,她激烈地回应着叶枫,她的舌头主动撬开了叶枫的牙关……

  异样的小孩吃雪糕一般的声音终于将女飞贼的心思唤回到了现实之中,她的视线落在了搂在一起****的叶枫和卡妮莎的身上,脸上的惊诧的神情显得很精彩,感觉就像是看见了什么惊悚的事情。她愣了好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喂?喂?你们干什么呢?你们当我不存在吗?你们也太不要脸了吧?”

  叶枫忽然伸手将她拉了过来,一口吻住了她的唇。

  场面顿时混乱了起来……

  想爱就爱,那么数量还是问题吗?

  混乱的场面慢慢有了升级的迹象,但最终还是回到了平静的状态,原因很简单,叶枫身上所受的内伤是很严重的内伤,他虽然已经服了一颗逆天转命丸,但他的伤势却也需要静养两三天的时间,这段时间里根本不能做激烈的运动。那种事情,肯定是很激烈的。

  “你这家伙,受了伤也不老实。”蜜雪儿给了叶枫一拳,但没有什么力量,打情骂俏的成分居多。

  卡妮莎比较文静,她什么都没说,但红扑扑的脸蛋却似乎说了太多的内容。一个男人同时吻了她和另外一个女人,这样的事情在以前她是不敢想象的,可是现在她居然连一点排斥的心理都没有,整个过程都是那么的自然和谐。这样的事情,她是越想越脸红。不过,她的感觉却是很好的,这就够了。

  “那个,我们……”叶枫找了一个话题来转移两个女人的注意力,“我们还是来想想对策吧,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蜜雪儿耸了一下肩膀,满脸的无可奈何,“那家伙强得变态,你是我们三个之中最强的,就连你都不能战胜他,我们三个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现在我们的武器也都被他缴获了,我们还能怎么样?”

  就算又武器在手,叶枫、蜜雪儿和卡妮莎加在一起也不是阿瑞斯的对手,更何况是在丢失了武器的情况下呢?

  如果那只******还在手中,情况或许会好一些,可在潜入死奴部落的时候叶枫将那支******留在背包里,现在那支******也应该在阿瑞斯的手里。

  叶枫看着卡妮莎:“你呢?你有什么办法吗?”

  卡妮莎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对付他,还有,要对付他,我们首先就得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他也住在这里吗?”

  这也是一个问题。

  这是卡妮莎的经验,要对付一个人,首先就得知道这个人住在什么地方。如果连阿瑞斯住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那又怎么对付他呢?阿瑞斯神出鬼没,就连他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又怎么对付他呢?

  叶枫想到了更多,刚才的轻松愉悦的感觉也消失了,他的心情也越来越沉重了。

  “石玥大姐会来吗?”卡妮莎说道。

  叶枫苦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

  “你希望她来吗?”卡妮莎问道。

  叶枫犹豫了一下,说道:“说实话,我不希望她来。不过,我也不希望你们出事,我说过,我会让你们活着离开这座小岛。”

  这是一个承诺,看上去很简单,但要兑现却比登天还难。这座小岛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座巨大的监狱。阿瑞斯就是监狱长,维克多巴哈和岛上的死奴战士便是看守,这样一座监狱,恐怕就是越狱大师来都无计可施。

  蜜雪儿说道:“她来也好,不来也好,总之,你走我们就走,你留下,我们就留下。我们一起来,就一起离开。”

  “如果我有机会,我会与你们一起离开,但如果我没有机会离开,你们一定要走,”叶枫严肃地道,“阿瑞斯的话你们也听见了,你们就只有一次机会,就是石玥来这里之后,那个时候,你们一定要离开。”

  蜜雪儿和卡妮莎都没有说话,她们的心里显然并不想这么做。

  叶枫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要想说服她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溶洞里的气氛沉默了下来,三人人都很安静,各自想着心事。

  “石玥如果知道我在这座岛上,消息的来源又是来自图基教的人,那么她肯定会猜到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她如果在乎我的话,她肯定会来。可是,她也不是阿瑞斯的对手啊。不死族是不允许自然生育的,她要是出现在这里,阿瑞斯一定会对她和我们的孩子下手的。不行,我得想个办法传出消息,让她不要来!”

  一想到孩子,叶枫就沉不住气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孩子还没出世,叶枫便已经如此疼爱了。为了孩子,他愿意付出一切。

  “枫,你该休息了。”一个时间里,蜜雪儿打破了这里的沉默的气氛,她说道,“你受了伤,早点休息对你有好处。”

  一向少言的卡妮莎也居然也说道:“你早点养好伤,我们逃出这里的机会也大得多,去休息吧。”

  叶枫连半点睡意都没有,不过蜜雪儿和卡妮莎的一片好意也不能拒绝,他点了点头:“我就在椅子上睡一会,你们去床上休息吧。”

  这时蜜雪儿和卡妮莎对视了一眼,两女眨眼间便形成了默契,她们凑到叶枫的身边,一个挽住了他的左臂,一个挽住了他的右臂,一起将他架了起来,然后往床边走去。

  “那是辛西娅的床,我怎么能和她一起睡呢?”叶枫知道她们想干什么,这让他感到很尴尬。

  蜜雪儿松开了叶枫的胳膊,一把掀开了被子。看到辛西娅的果体的时候,她的眉头顿时皱了一下,然后一把将辛西娅抱了起来,转身走到叶枫刚才坐过的椅子上将辛西娅放在了椅子上。随后,她又从床上拿了一条毯子盖在了辛西娅的身上。这却不是她担心辛西娅着凉,而是不想看见她的果体。

  “这怎么行啊?”叶枫苦笑道。

  “她不是你的奴隶吗?”蜜雪儿说道,“哪有主人睡椅子,奴隶睡床的道理?更何况你还有伤。听话,别说了,上床睡觉吧。”

  叶枫无可奈何地笑了一下,然后硬着头皮爬到了床上。

  蜜雪儿忽然也脱掉了鞋子爬到了床上,叶枫愣愣地看着她,却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卡妮莎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一时间,三个人就都在床上了。

  “你们……”叶枫顿时紧张了起来。

  “放心吧。”蜜雪儿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在你的伤没好之前,我是不会碰你的。”

  叶枫:“……”

  “你是穿着衣服睡呢,还是脱了衣服睡?”蜜雪儿问叶枫。

  “我……还是穿着衣服睡吧。”叶枫说,他有点儿结巴了。

  “我不习惯穿着衣服睡,我要脱了睡。”蜜雪儿说完脱掉了她的外套,身上就只剩下了一条布料少得可怜的比基尼内衣。

  卡妮莎什么都没说,但她还是做了与蜜雪儿一样的事情。然后,她主动躺在了叶枫的一侧。蜜雪儿抓起被子,盖在了叶枫和卡妮莎的身上,然后她也钻进了被窝。

  两个女人一左一右,身材性感火爆,她们的身上也满是香香的味道,她们的一切都刺激着男性的雄性激素。叶枫紧张地平躺这,一动不敢动。

  床上很安静,看上去很正常,但这种正常持续的时间没有超过三分钟。

  “谁的手……放错地方了吧?”叶枫说。

  蜜雪儿笑了一下:“我的手,我只是想检查一下你的心里有没有想什么龌龊的事情。”

  这觉教人怎么睡呢?

  这一夜叶枫根本就没睡,身边躺着两个性感的女人是一回事,他无法让他的大脑安静下来也是一个原因。这一夜的时间,他想了很多很多。他的思绪开始是乱糟糟的一团,但经过一次次的梳理之后也有了一点头绪。一个逃生的计划也在他的心里慢慢成形。

  身边的蜜雪儿和卡妮莎还在熟睡,叶枫悄悄地从她们的身边爬了起来。他静悄悄地下了床,走到那张紫檀木打造的太师椅上将辛西娅抱了起来,然后又往床边走去。来到床边,他才发现蜜雪儿和卡妮莎两个女人正眼睁睁地看着他。

  “你干什么呢?你身上有伤,你怎么又去管她了?她只是你的奴隶。”蜜雪儿有些吃醋的意味了。

  叶枫苦笑了一下:“我从没将她当奴隶看,还有,这次我们要逃出去,还得靠她帮忙。”

  “靠她?”卡妮莎忍不住从床上爬了起来,“你想到什么办法了吗?”

  蜜雪儿也从被窝里钻了出来,两个女人的身上都只有一套布料少得可怜的比基尼内衣,在油灯的灯光的映照下,她们的娇嫩肌肤仿佛涂抹了一层玫瑰精油,别有一番诱人的味道。

  这一刹那间叶枫不仅想起了在被窝里发生的那些荒唐的事情,虽然没有做到那一种地步,可也差不多了。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