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洞窟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音。

  叶枫站在洞口张望了一下,确定安全之后才悄悄地走了出去。他站在楼梯上俯瞰了一下下方的祭坛,那四个守卫还站在那里,就像是四座没有生命的雕像一样。

  “他们不可能一直就那么站着吧?他们应该有一个换班的时间,那个时候应该能找到上去看看的机会。这段时间,我正好去族长的房间里看看。”心里稍微一琢磨,叶枫便拿定了主意。他猫着腰,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地往楼梯的顶端爬去。

  大约三十米的高度,叶枫用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这一次大概是他有生以来最危险的一次潜行,在几百个敌人的老巢中,他不得不小心再小心,谨慎在谨慎。

  族长的“家门”就在眼前,与辛西娅的“家门”一样,小溶洞的入口是没有门的,抬脚就可以进去。

  这里禁止谈恋爱,钻石都可以当玻璃球一样玩耍,自然也就没有小偷了。这里也不会有人意图不轨,所以门什么的就完全没有必要了。这也给了叶枫一个很大的方便,如果族长的房间有门,再安装一道密码指纹锁什么的,他就别想进去了。

  小溶洞里静悄悄的,有灯光,却没有声音。

  叶枫将脚步声放轻到最低的程度,人的耳朵几乎听不见他的脚步声。他一步一步地向小溶洞里面潜行进去。

  “但愿刚才的钟声会让族长也睡着,那样的话就方便多了。还有,如果他是维克多巴哈,我便借此机会干掉他!”叶枫的心里暗暗地想着,期待这种好事情的出现。

  族长所居住的溶洞比辛西娅所居住的溶洞大了几乎一倍,溶洞的顶部还有天然的通风口,气温和空气都非常怡人。有一个垂直的通风口甚至照进了一缕月光,它给这个房间添加了几分神秘与高贵的气氛。

  这个溶洞里的藏品也明显比辛西娅的溶洞里的藏品上档次得多,数量也要多上很多。一眼看去,随处可以见到价值不菲的古董文物,珍宝玉器。

  叶枫的视线移落到了溶洞一侧的一张床上,那床上躺着一个男子。那男子的脸上蒙着白色的面巾,看不到面容。

  “果然是族长,睡觉都蒙着面巾,他有病吗?”叶枫的心里嘟囔道,一边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他的手中多了一只白色的小瓷瓶,瓷瓶里面装着鬼香。

  如果躺在床上的男子就是图基教的教皇维克多巴哈,他的实力就应该远在拉姆大师之上,要对付这样的厉害人物,打斗肯定会弄出很大的声响,而那对他是极其不利的。所以,使用鬼香便成了最佳的选择。

  使用鬼香,叶枫有信心对付阿瑞斯,对付维克多巴哈就更不在话下了。

  一步步靠近,叶枫用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时间才走到床边。

  床上的男子呼吸均匀,并没有醒转的迹象。

  叶枫轻轻地拧开了白色小瓷瓶的瓶盖,将瓶口移到了男子的鼻子的下方,让他呼吸到混入了鬼香成分的空气。几秒钟之后,男子的脖子微微地歪了一下。

  这是鬼香发挥作用的迹象,叶枫将白色小瓷瓶的盖子盖上,然后伸手掀开了男子的面巾。

  面巾下面是一张印度斯坦族人的面孔,眉毛浓黑,嘴唇较厚,脸部不叫有线条感。他看上去大约五十左右的年龄。就长相而言,他是那种比较有气质的成熟耐看的男人。这种男人无论到了什么年龄都是那种最吸引女人目光的类型。

  看到面巾下面的印度斯坦人的面孔,叶枫的心里几乎有八成把握确定他就是图基教的教皇维克多巴哈了。

  “如果你是他,那你可别怪我心狠手辣了,留着你是一个祸害。”叶枫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冰冷的笑意。他伸手开始摸男子的身上,寻找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

  很快叶枫就摸到了一只钱包,一只手机,还有一只信封。

  “你居然有手机?不过,如果你是维克多巴哈的话,你有手机就不奇怪了,你得与外界联系,指挥图基教的人做坏事。”叶枫心里这样想到,他试图唤醒处于休眠手机,却郁闷地发现手机没电。

  好事与坏事总是一起出现。

  叶枫将手机放了下来,他打开了那只钱包。钱包里面装着一些印度卢比,一些美元和欧元,还有几张信用卡。没什么特别的东西。他希望钱包里面装着一张印度身份证,可惜也没能如愿。

  最后,他打开了那只信封,抽出了装在信封里面的一张信签纸。

  信纸上用不死族的文字写着一句话:你不能杀他,否则你的两个女伴就会死。

  这句话顿时像一道闪电一样劈在了叶枫的脑门上,让他从头焦到了脚。

  这张信签纸上虽然没有写出是给谁看的,也没有落款,但内容却已经非常明显了这是阿瑞斯留在族长的身上给他看的!

  在一刹那间叶枫的背皮冷冰冰的,他的斗志也被摧毁殆尽。从一开始,他就没有离开过阿瑞斯的监视!无论是在华国,还是在爱尔格兰国,抑或则是这座小岛上,他的一切都在阿瑞斯的掌控之中!

  面对如此强大的一个敌人,叶枫的心里不断地回响这一个声音我拿什么去跟他斗呢?

  就在这时躺在床上的男子忽然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是青绿夹带深邃黑色的眼睛,完全是死奴的特征。

  从阿瑞斯的留言里叶枫也终于证明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他就是阿瑞斯的死奴维克多巴哈!

  “我们终于见面了,”维克多巴哈慢吞吞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面带笑容,“我以为你会在辛西娅的房间中多待一些时间。这个部落不准恋爱,但主人却可以享用一切权利。辛西娅,她是一个挺可爱的女孩,不是吗?”

  维克多巴哈根本就没有被鬼香迷倒。

  这个情况叶枫已经不感到意外了,他有鬼香的解药,阿瑞斯也可以有。他也才意识到,他想用鬼香对付阿瑞斯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与可笑。

  古希腊的战神,活了三千多年也厮杀了三千多年的男人,他会是那种糊里糊涂就被药倒的三脚猫货色吗?

  维克多巴哈从床上走了下来:“叶先生,你打算一直保持沉默吗?我以为你有很多问题要问。”

  叶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是图基教的教皇,维克多巴哈?”

  维克多巴哈点了点头:“其实你已经猜到了我的身份,又何必再问呢?”

  “我只是想确定一下而已,”叶枫转而说道,“刚才,我正打算杀了你。”

  维克多巴哈摇了摇头:“我的主人是不允许你那样做的,所以,我不会死。”

  “他在这里?”叶枫下意识地扫了一眼溶洞里几个角落,那些地方他其实早就看过了,这只是一个本能的反应。他太紧张了。

  “我的主人会在他认为该出现的时候出现,我一点都不担心,”维克多巴哈淡淡地道,“其实,你应该担心的是你自己,还有你的两个女伴。”

  叶枫的心顿时往下一沉。

  叶枫是为了蜜雪儿和卡妮莎的安全才让她们留在山林里藏着的,这并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错的是他将她们带到了这座小岛上来了,他太高高估维拉多夫斯基和俄国武装团的实力了。在他的想象里,俄国武装团携带大量重型武器进岛,完全有实力重创岛上的守卫力量,可没想到的是一夜之间俄国武装团就全军覆没了。

  其实,如果不是阿瑞斯出手,叶枫的目的是会达到的。阿瑞斯出手,俄国武装团根本就不是对手。

  后悔和懊恼已经失去了意义,叶枫也渐渐冷静了下来。他想得很清楚,阿瑞斯其实随时都可以对他下手,但阿瑞斯却迟迟没有动手。这里面肯定有原因。

  “好吧,你们好像抓到我了,你们想怎么样呢?”叶枫试探地道。

  维克多巴哈说道:“如果是按照我以前的意愿,我会让你死,当然,你的两个女伴也不例外。”顿了一下他又说道:“不过,现在情况有些变化,我会遵从我主人的意愿,暂时不会把你怎么样。”

  叶枫和图基教的矛盾其实早就到了不可化解的程度,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至死方休。

  “你的主人,阿瑞斯,他想干什么?”叶枫直直地看着维克多巴哈。

  维克多巴哈摇了摇头:“他很少告诉我他的想法,我也不会问,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他让你做什么?”

  “跟我来吧。”维克多巴哈说道,然后往洞口走去。

  叶枫跟着他走出了洞口,然后又跟着他从嵌在岩壁间的楼梯往下走。路过辛西娅所居住的溶洞的时候,他往洞口立面看了一眼。刚才他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是一种心情,激动且充满希望,现在又是另外一种心情,灰心沮丧,看不到希望。

  来到溶洞底部,维克多巴哈径直向中间的祭台走去。

  守卫已经换了,四张陌生的面孔。叶枫跟着维克多巴哈往祭台走去的时候,四个守卫聚集到了一块,一齐向维克多巴哈鞠躬致敬。

  维克多巴哈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然后从祭台的石阶往上爬。

  叶枫的心中一片奇怪,他本来就打算上祭台上去看一看的,却没想到维克多巴哈主动带他上去了。之前他的计划是干掉维克多巴哈,然后趁几个守卫换班的时候偷偷地爬上祭台去看一看,现在却是由维克多巴哈带着他上去,这样的变化真的是做梦都没有想到。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