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雪儿和卡妮莎忍不住对视了一眼,两女的脸上写满了困惑与惊讶。

  叶枫没有再退开了,他不想辛西娅为他擦鞋子,可也不愿意看见她在地上追着他爬。

  辛西娅很快就擦干净了叶枫的鞋子,然后露出了一个天真的笑容:“主人,欢迎回家。你需要什么?我会满足你的一切要求。”

  天真无辜的表情,慵懒而性感的声音,还有从白布裙里曝露出来的雪白大腿和发育得很好的****,这些似乎都是在暗示叶枫这个主人,他可以随意地享受她的伺候,无论是什么要求她都会毫无怨言地满足他。这样的事情对于大多数来说简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可对于叶枫来说却是一种让他头疼的感觉。

  他来这座岛上是未来破解不死族的秘密,然后彻底摆脱不死族与图基教所带给他的麻烦的,可是现在他还在这个麻烦之中,而且添加了辛西娅这个麻烦。将她留在这座岛上自生自灭吧,他的良心会受到自己的谴责,会不安。带她离开吧,他又如何安置她呢?现在的她与正常人简直不同。

  “我来照顾她吧,直到离开这座小岛。”卡妮莎说道。

  叶枫点了点头:“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吧,天快亮了,我们得躲进山林里。”

  卡妮莎上前去扶辛西娅,辛西娅突然露出了凶狠的姿态,不让卡妮莎碰她。

  蜜雪儿笑道:“哈哈,卡妮莎,你想照顾她,人家还不愿意呢。她现在只认枫了,你没看见她是一个什么情况吗?就像是枫的女奴一样。”

  蜜雪儿的一句无心的话却似乎引起了卡妮莎的一些猜想,她看叶枫的眼神也有些不一样了。

  叶枫心里暗叫了一声糟糕,面上却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大大咧咧地道:“你开什么玩笑呢?我觉得她是失忆了,因为以前的一些原因,她只认得我,对我有些好感罢了。算了,我们暂时不谈这个问题了,我们进山林之后我给她看看病,没准能治好她的失忆症呢。”说完他伸手去扶辛西娅。

  辛西娅顿时露出了笑容,拉着叶枫的手,那样子就像是一个得到奖赏的小女孩一样。

  进入这座石庙之前是三个人,离开的时候却是四个人,叶枫成了这个队伍之中的唯一的男性。他的感受恐怕也是最糟糕的一个。

  走出石庙,东方的天际露出了鱼肚白,再过一些时候天就要亮了。这种情况下多停留一分钟便会多一分暴露的危险。叶枫带着三个女人向之前藏身的山林的方向跑去。

  辛西娅没跑几步便跌倒在了地上,着急得想哭的样子。

  叶枫叹了一口气,倒转过来抱起她,继续向那片山林跑去。

  辛西娅搂着他的脖子,咯咯地笑着,那笑声和婴儿的笑声一样悦耳。

  离开石庙区与荒草地的过程很平静,叶枫担心遇到岛上的原住民和阿瑞斯,但这两种情况都没有出现。他抱着辛西娅,带着蜜雪儿和卡妮莎两人钻进山林,整个过程都没有遇到半点麻烦。

  四人进入山林之后,天色也亮开了。晨曦与薄雾笼罩着茂密的原始森林,不少鸟雀在山林里鸣叫,那声音很是悦耳。林间弥漫着薄薄的雾气,让这个地方宛如仙境。人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很难有人会联想到黑暗的事物。

  叶枫的心里却装满了黑暗和负面的东西,怎么都驱散不了。一看到辛西娅那张洋娃娃般漂亮的脸蛋,一想到她变成了他的专属女奴,他的心情就怎么也开心不了。他来这座岛上是为了寻找不死族的秘密的,寻找对付不死族和图基教的方法的,这两个目的一个都没有达到,却拣了一个麻烦。他一直在想,我该拿辛西娅怎么办呢?

  “主人,你累了,我给揉揉肩膀吧。”叶枫刚将辛西娅放下,辛西娅就找到事情做了,要给叶枫揉肩膀。

  当着蜜雪儿和卡妮莎两个女人的面,这种艳福还是少享为妙,叶枫跟着退开,并说道:“不需要。你坐下,我们谈谈。”

  辛西娅跟着就坐在了身旁的一块石头上,眼巴巴地看着叶枫,等着与他谈话。

  种种迹象都表明,叶枫的话便是命令,她会无条件去执行。

  蜜雪儿笑道:“枫,她现在就像是你养的一条小狗,你让她在地上打两个滚试试,我猜她一定会照做。”

  叶枫苦笑了一下:“我的心里乱糟糟的,你就不要开玩笑了好不好?”

  蜜雪儿耸了一下肩:“好吧,你们谈吧,需要我和卡妮莎离开吗?”

  卡妮莎的眼神还是在石庙里的那样的眼神,带着点困惑和猜测的意味。

  这样的眼神让叶枫好一阵头疼,不过他没有让蜜雪儿和卡妮莎离开,他说道:“那倒不必,你们可以留下来。再说了,我和她之间也没什么秘密好隐瞒的,你们为什么要离开呢?”

  卡妮莎和蜜雪儿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叶枫和辛西娅。这一次,蜜雪儿的眼神也与卡妮莎的眼神有些相似了,带着点困惑与猜疑。

  两个女人都不是傻瓜,相反的她们是那种聪明绝顶的女人。辛西娅与这座岛上的原住民一样,还表现得像叶枫的女奴,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让她们心生怀疑了,也足以让她们去发挥她们的想象力了,哪怕所幻想的东西很离谱。

  无法避免她们的猜疑,叶枫也避开了她们的视线,他看着辛西娅,整理了一下思绪,然后试探地道:“辛西娅,你还会说英语吗?”

  辛西娅茫然地摇了摇头:“主人,你在说什么呢?”

  “你会说意大利语吗?”

  “主人,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呀。”辛西娅很着急的样子。

  情况已经很明显了,除了不死族的语言,她已经不会说别的任何一种语言了。意大利语是她的母语,她也能忘记,那就更别说是英语了。叶枫有些怀疑她被洗脑了,而且是那种非常彻底的洗脑。

  叶枫的心里暗暗地道:“在狮之心教堂里的时候,我确定她是死了。一个死的人突然复活,她的大脑还会储存着以前的记忆吗?”

  一个人心脏停止跳动,大脑会存活大约五分钟的时间,那之后便是脑死亡。如果过了这段时间,就算抢救过来,心脏复苏,那个人也会变成白痴,什么都不记得。这是现代医学所得出的结论,有着无数个例子。从这个角度来看待辛西娅的复活的话,她的大脑什么都不记得也是正常的事情。

  可问题是,从医学的角度去理解她不记得母语意大利语和英语的事情是正常的话,那么她能讲不死族的语言,一睁开眼睛就将他认作主人,这两件事又该从什么角度来理解呢?

  “主人?”辛西娅弯着脑袋看着叶枫,她的举动像个孩子。

  叶枫这才回过神来,他伸手抓住了辛西娅的手腕,快速地往她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丝内力,给她进行内力探脉。

  辛西娅的内脏都很正常,没有衰弱和生病的迹象。她的血液循环,肌肉组织和骨骼也都很正常,与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他随后将检查范围转移到了她的大脑。这一检查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她的大脑虽然没什么坏掉的地方,但她的思维活跃程度却和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差不多,很弱小。

  最后,他在她的大脑之中发现了一个催眠禁锢,这个催眠禁锢与柯书冉和冉莹颖大脑中的催眠禁锢有些相似。

  “她现在像个孩子,这与她死而复活有关吗?还是与她大脑中的催眠禁锢有关呢?”叶枫的心里苦苦地思索着这个问题。

  “主人,你要我坐多久呢?”辛西娅露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石头太硬,我的屁股很不舒服。你要看看我的屁股吗?它一定红红的了。”

  “噗……”这句话差点让叶枫岔过气去。

  “真的呀,不信你看。”辛西娅说着就要撩裙子。

  她的身上也就这条白布裙子而已,抱她离开荒草地的时候叶枫就发现了。这要是让她把白布裙子撩起来,那可就露光光光了。蜜雪儿和辛西娅会这么看他呢?他跟着按住了辛西娅的要撩裙子的手,尴尬地道:“好吧,你站起来吧。”

  辛西娅跟着就站了起来,咯咯笑道:“主人你真好。”

  撒娇,说撩裙子就撩裙子,一点也不介意他这个主人看到她的身体,叶枫的心里忍不住冒出了一个疑问,她真的一个思维只有几岁的小屁孩吗?

  就在蜜雪儿和卡妮莎的满含猜疑的眼神的注视下,叶枫也不愿意再浪费过多的时间来试探了,他的双眼骤然变得明亮了起来,他的眼神犹如实质一般投进了辛西娅的眼眸之中。

  有人在她的大脑之中留下了催眠禁锢,解开这个催眠禁锢之后会发生什么呢?叶枫的心里充满了期待。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