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朱诺夫斯基的带领下叶枫来到了营地里的一座军用帐篷里,这是一座很大的帐篷,足以容下四个人在里面睡觉。

  死者的尸体躺在一张抓绒毯子上,面色苍白,双眼圆整着,瞳孔已经发散,他的身上已经没有半点生命的特征。

  死者的旁边站着两个武装人员,神色都显得有些痛苦。叶枫走进帐篷的时候,他们用并不友好的眼神看着叶枫。

  朱诺夫斯基说道:“他们是死者的亲兄弟,需要他们出去吗?”

  叶枫摇了摇头:“不需要,我只是看一一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就是离开。”

  朱诺夫斯基对那两个死者的兄弟说道:“他说他是医生,让他检查一下。”

  死者的两个兄弟没有吭声,算是默许了。

  叶枫走到了尸体的旁边,他先是屏住了呼吸,然后才开始观察尸体。

  尸体看上去很正常,裸露在空气之中的皮肤没有异样的斑痕,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气味。死者死亡的时间并不久,到现在也就二十分钟的样子,尸体上还残留着余温,皮肤和骨骼都还比较柔软,没有僵硬的迹象。

  看上去他更像是猝死,而不是什么致命的病毒致死。可是,猝死的人群多是一些长期处在高压下却又缺乏锻炼的白领,眼前这么一个身体壮得像牛犊子一样的武装人员,他怎么会猝死呢?

  叶枫犹豫了一下,伸手扒开了尸体的衣服。尸体的胸膛曝露出来的那一刹那他的视线就无法移开了。尸体的胸膛上有一大片黑色的斑痕,看上去就像是被某种毒物咬伤了,而毒素也扩散了。

  “这气味好难闻,”朱诺夫斯基捂住了鼻子,“这是死亡的原因吗?病毒?”

  “咳咳咳……”死者的一个兄弟咳嗽了起来。另外一个也出现了相同的症状,不过他只是咳嗽了一声便忍住了。

  叶枫的视线移到了站在尸体后面的两个人身上,他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凝重了起来:“麻烦你们把衣服拉开,我要看看你们的胸膛。”

  死者的两个兄弟并没有照做,其中一个不友好地道:“为什么?你以为你是谁?”

  叶枫皱起了眉头:“我是在救你们。”

  “你看上去不像是医生,我不相信你。”那人并不领情。

  “朱诺夫斯基先生,这很重要,不是开玩笑。”叶枫看着朱诺夫斯基说道。

  朱诺夫斯基想起了叶枫刚才说的话,他说道:“你们两个照他说的做吧,只是检查一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死者的两个兄弟这才拉开战斗服的拉链,然后将里面的汗衫撩了起来,直到露出胸膛。

  叶枫、蜜雪儿、卡妮莎和朱诺夫斯基的视线几乎同时落在了死者的两个兄弟的胸膛上,四个人的神色也在那一瞬间更加凝重了——死者的两个兄弟的身上也有相同的黑色斑痕,面积虽然还不大,但却已经呈现出扩散的态势!

  这确实是病毒,而且是非常致命的病毒!

  “没事,你们可以把衣服放下了。”叶枫故作镇定地道。

  死者的两个兄弟这才将衣服放下来。

  “朱诺夫斯基,请跟我到外面说话。”叶枫跟着站了起来,转身往帐篷外走。蜜雪儿和卡妮莎心领神会,也跟着离开了帐篷。

  朱诺夫斯基其实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说道:“你们暂时留在帐篷里面,我很快回来。”说完他也离开了帐篷,不想在帐篷里面多停留哪怕一秒钟的时间。

  走出帐篷,叶枫便对朱诺夫斯基说道:“朱诺夫斯基先生,你的人死于病毒,而且是快速致命的可怕的病毒,帐篷里面的两个人最多还有几分钟的时间就会发作。”

  朱诺夫斯基紧张地道:“没有药治疗吗?”

  叶枫摇了摇头:“病毒可不是一般的疾病,要查出这是一种什么病毒有时候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更别说是研究出克制病毒的药物了,那个时候,我们都被传染死在这里了。你知道该怎么处理那具尸体和他的两个兄弟吧?”

  两年多前叶枫曾经在锁龙沟攻克了“鬼缠身”病毒,但那次除了运气的成分也花费了长达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这种病毒比“鬼缠身”还要猛烈,短短二十分钟时间就能让人死亡,那么要攻克它的难度和危险性就可想而知了。

  朱诺夫斯基沉默了一下,忽然转身,抓起挂在肩头的ak47,对着帐篷就是一梭子子弹扫射了过去。一只打完,帐篷上满是透光的弹孔,里面的两个活人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枪声吸引来了很多人,朱诺夫斯基也给出了他的解释:“里面的人已经染上了很可怕的病毒,所有人不得靠近这座帐篷!”

  一大群武装人员议论纷纷,不过谁也不敢再靠近那座帐篷了。

  叶枫取出了几颗小病丸交给了朱诺夫斯基,叮嘱道:“这是增强免疫力提高抵抗能力的药丸,你吃一颗,剩下的熬成汤给你的人喝下。”

  “就这点药……能行吗?”朱诺夫斯基并不知道叶枫的真实身份,他也不太相信叶枫的医术和叶枫的药。

  叶枫说道:“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可以把它们还给我,它们非常珍贵。如果不是考虑到我们是盟友的关系,我还舍不得把它们给你呢。”

  朱诺夫斯基并没有将那几颗小病丸还给叶枫,他的想法很实际,有药预防总比没药好。他说道:“好吧,我会照你说的做,谢谢。”

  叶枫也没和他多说,他走到了蜜雪儿和卡妮莎的身边,用汉语低声说道:“你们跟我来。”

  这句简单的汉语蜜雪儿和卡妮莎都能听懂,根据眼前的情况她们也能猜到叶枫想干什么。两女对视了一眼,跟着叶枫离开了营地。

  就在叶枫和蜜雪儿还有卡妮莎离开之后,几个武装人员聚集到了朱诺夫斯基的身边,有人说道:“头,我不相信那个华国人,还有他的两个女人。”

  朱诺夫斯基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阴狠的神光,他说道:“我也不相信他们,再忍耐一下吧,等找到了那条钻石矿脉,还有那座宝藏,我们就干掉他们!”

  一大群武装人员暗自兴奋,故事就应该这样发展下去才是正确的,也完全符合他们的口味。在钻石矿脉与海盗宝藏的面前,很少有人会冷静下来思考更重要的事情——病毒是怎么来的?

  叶枫带着蜜雪儿和卡妮莎回到了山坡上方的营地,刚才点燃的篝火还没有熄灭,架在篝火上的兔子却已经烤焦了。不过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叶枫还是蜜雪儿和卡妮莎恐怕都没有心情去享用一只烤野兔了。

  “那是什么病毒?”蜜雪儿有些紧张地道,发生在营地里的事情让她心有余悚。

  叶枫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我肯定的是它非常危险,一旦沾染上就很难有活下去的机会了。”

  听到叶枫说这样的话,就连卡妮莎也有些动容了。她被训练得不惧死亡,可那个俄国武装人员的死法却让她感到恶心。

  “我们都进入了那座帐篷,”叶枫说道,“所以我们都得检查一下,进帐篷检查吧,越快越好。”

  蜜雪儿和卡妮莎忍不住对视了一眼,两女虽然都没有说话,但那眼神似乎是在询问,这是什么情况呢?

  叶枫严肃地道:“快点,我不是在跟你们开玩笑!还有,先把这两颗药服下去。”说完,他从他随身携带的金属小药盒之中取出了三颗大病丸,一颗留给了自己,另外两颗分别给了蜜雪儿和卡妮莎。

  蜜雪儿和卡妮莎服下了叶枫给她们的大病丸,然后钻进了帐篷。检查身体这种事情她们不是没有经历过,可一想到叶枫在营地里给那具尸体检查身体的方式,她们就忍不住一片尴尬,面红心跳。

  这么做叶枫其实也是被形势所逼,倘若不检查,她们沾染上了那种病毒怎么办?

  叶枫吞下一颗大病丸之后也钻进了帐篷。

  帐篷里一片漆黑,叶枫这才想起没有拿手电,却在他准备倒转出来的时候,卡妮莎往他的手里塞了一只战术手电。

  “谢谢。”叶枫打开了手电,灯光充塞视野的那一刹那他便目瞪口呆了。在他的视野里,蜜雪儿和卡妮莎的外套都是敞开的,汗衫和文胸却被扔在睡袋上。最重要的部分毫无遮掩地曝露在灯光下,雪白如玉,没有一丝染上那种致命病毒的痕迹。

  这一刹那间,他其实是忘记了他的目的的。他目瞪口呆地盯着,浑然不觉地享用着这道混搭口味的视觉大餐。

  “喂?你不是说要给我们检查身体的吗?”蜜雪儿打破了帐篷里的沉静,“枫,有你这么检查身体的吗?”

  叶枫这才回过神来,他有些尴尬地道:“对不起,不好意思,我……刚才其实就在仔细检查。我们中医讲究一个望闻问切,我刚才做的是望。”

  “你的意思是……接下来你要闻吗?”蜜雪儿说。

  叶枫:“……”

  “要闻就快点,老是这样给你看,便宜死你了,哼。”蜜雪儿催促道。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