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叶枫看着她的那一瞬间,蜜雪儿的心里觉得有些奇怪,也生起了一丝警觉,可那只是一刹那间的感觉,在那之后,她的自我意识便消失了。她感觉不到,但实际的情况却是她的大脑里已经住进了一个“主人”。

  进行到这里已经算完成了,叶枫并没有催眠蜜雪儿,让她做点什么的想法。

  “就这样?”卡妮莎并不满足这样的表演。

  叶枫说道:“就这样,她现在很安静,不是吗?”

  “不,这多没意思,你让她把衣服脱掉我才相信。”卡妮莎说道。

  叶枫的脑门上顿时冒出了一片细密的汗珠来。

  “我从来没有要求过你什么,你就满足我这一个小小的请求,好不好?”卡妮莎用特别温柔的语气央求着叶枫。这还是她第一次用这种带着点撒娇口吻的语气求叶枫做什么事情。

  她很少撒娇,但并不代表她不会。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不会撒娇的女人,这是天性。

  叶枫心中一软,同时心里似乎也有这样的坏坏的想法,一边是软语相求,一边是暗自心动,犹豫了一下,他便点了点头,凑到蜜雪儿的耳边说了一句话。这是一个催眠指令。

  蜜雪儿随即拉开了外套的拉链,褪下了她的紧身皮裤和平底靴,身上仅保留了一套比基尼内衣。娇嫩而细腻的皮肤,丰满坚挺的****,丰腴挺翘的臀部,还有修长健美的双腿,她的身材劲爆得很。

  让叶枫感到非常尴尬的是,那套比基尼内衣是纯白的颜色,而且非常薄透,几乎无法遮掩一些重要的内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她现在是湿身的状态,湿身的诱惑,每个男人都懂,都喜欢。

  “嗯……咳咳,”叶枫干咳了一声,“现在你满意了吧?”

  卡妮莎却说道:“为什么给她留一点呢?”

  叶枫:“……”

  “让她全部脱掉?”卡妮莎两眼放光地道。

  叶枫算是看了出来了,蜜雪儿平时仗着牙尖嘴利没少得罪卡妮莎,现在卡妮莎总算是找到一个“报仇”的机会了。毫无疑问,蜜雪儿和卡妮莎是一对损友。

  卡妮莎虽然有着这方面的渴望,不过叶枫却不好满足她的所有的要求。他是这样想的,如果他满足了卡妮莎的要求,让蜜雪儿把那几乎可以被忽略掉的比基尼内衣脱掉,而她又有更进一步的更过分的要求提出来,他仍然要满足她吗?这可不行。

  叶枫打了一个响指,解除了针对蜜雪儿的催眠。

  蜜雪儿顿时清醒了过来,她这才发现她的身上仅有那一套羞死人的内衣。她愣了一下,忽然明白了过来发生了什么,她羞恼地打了叶枫一拳头:“你……色狼!”

  叶枫呵呵笑道:“不是你要求我催眠你的吗?我只是在满足你的要求而已。”

  “可你……可你也不能让我脱掉衣服啊,你想干什么?”

  叶枫苦笑了一下:“我只是想让你确定而已,如果不这样做,你肯定不会相信我。”

  这个解释很牵强,蜜雪儿也并不满足,她指着卡妮莎说道:“为什么不催眠她呢?让她也脱掉衣服。”

  卡妮莎淡淡地道:“我可从来都没有怀疑凌的催眠术,是你在怀疑,不是吗?”

  蜜雪儿顿时气结当场,有气发不出来。也倒是的,是她自己让叶枫催眠她自己的,而不是叶枫和卡妮莎要这样做。这个亏是个哑巴亏,她是有苦说不出来了。

  这时船舱外面的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似乎有好几个人,而且都控制着让行走的声音不那么明显。

  叶枫给卡妮莎递了一个眼色,卡妮莎跟着就走到了舱门旁边。

  蜜雪儿也慌忙捡起刚才脱下的衣服穿上,穿那条紧身的皮裤的时候,她还羞恼地瞪了叶枫一眼。那眼神,气恼有之,诱引却也有之。其实,刚才的事情她是不介意的。唯一介意的地方只是卡妮莎也在场。

  来人停在了舱门外的走廊上,过了起码两分钟才有人出声说道:“老板,叶先生所要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请你出来确认一下。”

  那人用的是俄语,叶枫虽然不是很熟悉,但却还是能听懂。

  叶枫快步走到沙发前,对着维拉多夫斯基打了一个响指。维拉多夫斯基跟着就醒转了过来,然后他又凑到维拉多夫斯基的耳边嘀嘀咕咕地说了一些什么。他说的,其实都是催眠指令。

  “老板,你没事吧?”门外的人似乎已经失去了耐心。

  维拉多夫斯基这时起身往舱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吵什么吵?”

  卡妮莎打开了舱门,门口果然站着六个全副武装的武装人员,他们正用警惕与戒备的眼神看着屋里的人。不过看见维拉多夫斯基好端端的时候,他们便放松了下来。

  “让船长开船,不出意外的话,我们明天早晨就可以到那片海域了,”维拉多夫斯基说道,“孩子们,一千亿美金已经在向我们招手了。打起精神来,再过几天你们可能就是亿万富翁了!”

  几个武装人员一片笑声,这是他们最喜欢听见的内容。这个时候他们也失去了最后一点戒心。

  维拉多夫斯基又说道:“我回船舱睡一觉,不要来吵醒我。船长知道那片海域,你们告诉他,到了那片海域再来通知我。另外,让所有的人做好战斗的准备。”

  几个武装人员执行了维拉多夫斯基的命令,很快就消失在了走廊之中。在他们看来,他们的老板维拉多夫斯基是真的与叶枫达成了占领小岛的协议。他们发财了!

  “你不怕维拉多夫斯基醒来吗?”蜜雪儿凑到了叶枫的耳朵边上,小声地说道。

  叶枫的耳朵被她弄得痒痒的,他说道:“不会有事的,相信我,还有,我已经让他回他的船舱去睡觉了。”

  维拉多夫斯基果然离开了船舱,往他的船舱走去。

  卡妮莎说道:“枫,你是想把维拉多夫斯基和他的人……”

  “炮灰。”蜜雪儿打断了卡妮莎的话,然后在叶枫的耳朵上亲了一下。

  船舱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味了。

  虽然在一个船舱之中,但过去的一夜却是相安无事。这似乎是因为蜜雪儿和卡妮莎都在同一间船舱之中,倘若只有她们其中一个,那就不好说了。叶枫虽然与她们有一些亲密的接触,但她们毕竟是女人,怎么好意思与另一个女人一起再与一个男人同床共枕并做出点什么事情来呢?

  第二天一早叶枫便带着卡妮莎与蜜雪儿上了甲板。三人刚刚上甲板,甲板上便有人在呼喊。放眼看去,船首前方,薄雾朦朦中隐约可见一座岛屿的轮廓。说是小岛,但其实也不小,视线所能看到的岛岸线也有好几公里,但那肯定不是全部。

  云遮雾绕中依稀可以看见一座座高耸入云的险峻山峰,还有覆盖在山峰上的茂密森林。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这座海岛是一座蛮荒的海岛,不会有人居住。

  “我们到了,”一个五十出头的俄国男人从驾驶舱里走了出来,一边嘟囔地道,“真是邪门,所有的仪器都失灵了,通讯信号也中断了,还有卫星信号,我们好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中。”

  他就是这艘勘探船的船长,名叫伊万诺夫。昨晚晚餐的时候,叶枫还特意与他喝了一杯酒。

  听到伊万诺夫这么一说,叶枫也发现他手上的腕表已经停止走动了。这是一种很诡异的情况,他的腕表是机械表,不是电子表,却也受到了某种神秘磁场的干扰,不动了。

  “手机也没信号了。”蜜雪儿说道。

  “看来我们已经到了目的地了。”叶枫说道。

  “维拉多夫斯基呢?要去叫醒他吗?”卡妮莎说道。

  叶枫说道:“不用,他大概正往这里走吧。”

  果然,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就听到有人在叫老板,然后又听到了维拉多夫斯基的声音:“我的朋友,早上好。”

  这一切其实都是叶枫设定的,包括这句问候。

  叶枫笑了笑:“我的朋友,你好。我们已经到了,准备出发吧。”

  维拉多夫斯基跟着就下了命令。

  勘探船停了下来,距离小岛仅有五百米的距离。船上五十七个武装人员,加上水手什么的总共一百人分乘五艘橡皮艇往小岛海岸冲去。那些水手虽然不是职业战士,但维拉多夫斯基的船上从来不缺军火,所以只要将武器装备发给他们,把他们武装起来,他们也就成了战士了。

  叶枫一点也不担心那些水手的战斗能力,因为在俄国就几乎找不到一个不会开枪的男人。俄国族被称作是战斗民族,这一点可不是虚吹来的。

  叶枫用望远镜看着维拉多夫斯基的人登陆海滩,海滩上很平静,没有出现什么脸上画着油彩拿着弓箭的土著。然后他看到一个武装人员对着勘探船的方向挥舞着他的防弹头盔。这是安全登陆,建立据点的信号。

  “安全,我们上去吧。”叶枫说道。

  船长伊万诺夫又让留在船上的几个水手放下了最后一艘气垫艇。

  “留在这里,没我的命令不准离开。”下船之前,维拉多夫斯基叮嘱了一句。

  “放心吧老板,我们会留在这里等你们回来,”伊万诺夫小心翼翼地道,“我还等着我那一份呢。”

  “少不了你那份。”维拉多夫斯基从绳梯上爬了下去。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