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应该知道我是谁,你们这样对我没好处,”维拉多夫斯基寻找着一切可以保密的法子,他佯装强硬地道,“我在俄国有着很好的人脉,我与中东的几支武装组织都有着交易往来,你们要是杀了我,我的人和我的朋友会为我报仇的。所以冷静点,我的朋友。你们不就是为了钱吗?开个价吧,我立刻转账给你们。一千万,一千万美元够不够?”

  “带他离开。”马辛德不想再听下去了。

  “我诅咒你们下地狱,混蛋!”维拉多夫斯基愤怒地骂道。

  马辛德一点也不生气,他对着对讲机说道:“外面是什么情况?”

  一个手下的声音传来:“酒店已经报警了,再有五分钟警察就是赶到这里。”

  “撤退,毁掉所有的视频证据。”马辛德说道。

  “是,队长。”对讲机里没有声音了。

  马辛德带着人往电梯间走去,枪声虽然吵醒了很多人,但没人敢出来瞧一眼。

  总监控室里,马辛德的手下正在销毁证据。他浑然不觉一个女人出现在了他的身后,等到他发觉身后有人的时候,他的脖子上已经多了一把锋利的小刀。

  卡妮莎轻轻一割,特制的飞刀就像是切开一只多汁的萝卜一样切开了那个手下的脖子。到死,他都没有看见究竟是谁杀了他。

  两分钟后马辛德带着人出现在了酒店的停车场,维拉多夫斯基被塞进了其中一辆车中。马辛德也钻进了那辆车中。另外两个手下钻进了另一辆车中,随时可以出发了。

  “布鲁那边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没来?”驾驶室的手下出声说道。

  “不等他了,走。”马辛德说道。

  那个手下跟着打燃火往大门口驶去。远处已经传来了警笛呼啸的声音,警方出现了。不过塞舌尔是一个总人口不到十万的小国,警察加军队也不到一千人,能派来处理罪案的警察就更少了。所以马辛德一点都没见塞舌尔的警方放在眼里,他急于撤退只是不想多惹麻烦而已。

  两辆车驶出酒店,进入市区道路,眨眼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布鲁会不会出什么事了?”驾驶车辆的杀手有些担忧地道,“要不等一下他。”

  马辛德拿出通讯器说道:“布鲁,你那边是什么情况?回话!”

  没人回答,通讯器理一片死寂。

  马辛德皱起了眉头:“不用等他了,他已经死了。”

  “死了?谁干的?”

  马辛德看着身旁的维拉多夫斯基:“是你的人吗?”

  维拉多夫斯基心里很清楚他的人都死了,可这个时候他却看到了一丝转机,他冷笑道:“是我的人,你们逃不掉的,他们会追上你们的。放了我,这是你们的最后的机会了。”

  马辛德一掌劈在了维拉多夫斯基的脖颈上,维拉多夫斯基顿时歪倒在了后座沙发上。

  车子继续往前开,博佳雅酒店被甩在了身后,再也看不见了。

  远离了博佳雅酒店也就远离了麻烦,这次任务虽然死了三个手下,但马辛德一点都不在乎。他顺利地完成了拉姆大师交给他的任务,他的心情其实是不错的。

  “你们谁洒了香水吗?”心思不在博佳雅酒店的时候,马辛德的鼻子嗅了嗅,他嗅到了一丝异样的香味。

  “没有啊。”同车的手下相继否认。

  马辛德将鼻子凑到了昏迷的维拉多夫斯基的身上,他使劲地嗅了嗅,维拉多夫斯基的身上也没有半点香水的味道。他的视线忽然落在了沙发靠背后面的后备箱中,心中陡地升起了一丝警觉。

  然而,这一丝警觉终究是来得迟了一些。他刚刚准备掀开沙发的靠门查看一下后备箱的时候,他突然发现的他的双手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就连抬起来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做不了了!更为诡异的是,在那种香味的熏染下,他的脑子里出现了一大堆稀奇古怪的幻象,还有那香味,想它是什么味道它就是什么味道……

  轰!驾驶员身子一歪,倒在了副驾驶座上。车子也撞在了路边的一颗树上,骤然停顿了下来。

  后面一辆车也是同样一种情况,车上的人全部昏迷,驾驶员根本无法踩下刹车,也撞在了一棵树上。

  两辆车的后备箱几乎同一时间打开,叶枫和蜜雪儿从车里爬了出来。

  “搞定。”蜜雪儿拍了拍手。

  叶枫打开车门将维拉多夫斯基抱了下来。

  一辆旅行车驶来,停在了两辆车的旁边,坐在驾驶室的人是卡妮莎。

  “这些图基教的家伙怎么办呢?”蜜雪儿问道。

  叶枫笑了笑:“当然要带走,他们会是一件不错的礼物。”

  ******

  维拉多夫斯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这时天还没有亮开,他看到了璀璨的星空,也听到了哗哗的潮水流动的声音。然后,他就看到了三张陌生的面孔,一个亚洲青年,一个印度女人,一个欧洲白人女子,年龄都是二十多一点点的样子,很年轻。

  这三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从大学里出来旅游的背包客,一不小心在路边碰到了晕倒在地上的他……他很希望是这样的剧情,可是他却非常清楚,眼前这三个青年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维拉多夫斯基看到了三个青年,却没有看到马辛德等人,他的心里骤然多了一个巨大的疑问,可是在没有摸清楚情况之前他还是选择了沉默。

  “维拉多夫斯基先生,你醒了?”叶枫很客气地道。

  这显然是一句废话,但维拉多夫斯基却也保持着谨慎与客气:“请问,你是……”

  “叶莫,”叶枫说了一个名字,然后他又介绍了身边的蜜雪儿和卡妮莎,“她们是我的朋友,阿米娜和艾琳。”

  这三个名字也是这一次他和蜜雪儿、卡妮莎所使用的假护照上的名字。

  “你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们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维拉多夫斯基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

  叶枫笑了笑,“维拉多夫斯基先生,你应该很清楚之前发生了什么。”

  维拉多夫斯基当然很清楚他刚刚经历了什么,那些该死的印度杀手干掉了他的人,他开价一千万美元都不能赎身。他本来以为他这一次死定了,可以睁开眼那些印度杀手都不见了,而他也出现在了一片无人的海滩上,面对这三个来历不明的青年。他忍不住去猜测叶枫三人的动机和目的,可是猜不到。

  叶枫淡淡地道:“好吧,我来告诉你吧。”顿了一下,他接着说道:“在博佳雅酒店,印度的一个邪教组织的杀手干掉你的人,并将你从酒店带走。他们的计划是勒索完你的钱财之后再干掉你的,不过你很走运,我们救了你。”

  维拉多夫斯基顿时愣了一下:“你们救了我?”

  “是的,我们救了你。”叶枫向旁边的卡妮莎递了一个眼色,卡妮莎跟着走到路边的旅行车前,打开车门,一个接一个地将里面的人拖出来。

  维拉多夫斯基一眼就认出了被卡妮莎扔在地上的马辛德,还有马辛德的手下。这几张印度人的面孔就是化成灰他都记得。

  蜜雪儿也走过去帮忙,将马辛德和他的手下拖到了沙滩上。

  维拉多夫斯基这才从沙滩上爬起来,他的紧绷着的神经也总算是放松了下来,他笑了笑:“有意思,说吧,你们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叶枫说道:“我们确实需要你的一点帮助,不过在那之前请你收下我们的礼物。”

  蜜雪儿从腰间拔出了一支手枪,倒转枪口,将枪柄递向了维拉多夫斯基。

  维拉多夫斯基的脸上浮出了一抹冷笑:“这是一个有趣的礼物,不管你们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这个礼物我都收下了。”说完,他对着一个图基教的杀手的后脑勺就开了一枪。从枪口射出的子弹打爆了那个杀手的后脑勺,血浆和脑髓迸射起来,宛如一朵花朵,那画面相当诡异。

  砰砰砰……

  接连七声枪响,维拉多夫斯基的七个手下在毫无知觉之下就被送下了地狱。

  维拉多夫斯基毫无疑问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他开枪杀人没有一丝犹豫,全部暴徒,一点机会都不给人留。

  维拉多夫斯基走到了马辛德的身边,一脚踢在了马辛德的腿间。

  剧烈的疼痛让马辛德苏醒了过来。鬼香的药力已经消退了大部分,但他的身体却还是没有半点力气。他眼睁睁地看着拿着枪的维拉多夫斯基,还有站在维拉多夫斯基身边的叶枫、卡妮莎和蜜雪儿。

  马辛德的视线很快就停留在了卡妮莎的脸上,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猜疑。他似乎想到了一个人,可无法确定。他张开嘴巴想说话,可是他发现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欠奉。这种情况下,就算他认出卡妮莎的身份也无法表达出来。

  “你这****养的家伙!杂种!”维拉多夫斯基哪里想得到马辛德的心里在想些什么,看见马辛德醒来,他心中的怒火骤然复燃,他用恶毒的语言咒骂着马辛德,一边用脚狠狠地踢着马辛德的要害。

  每一脚都踢在那个脆弱而敏感的地方,这种折磨人的手法不仅让叶枫皱眉不已,就连蜜雪儿和卡妮莎都微微咧开了小嘴,表情怪异。

  身体无法动弹,但感觉却比平常的时候还灵敏,这等于是放大了痛苦。这样的感受叶枫很清楚,因为当初他就是着了石玥的鬼香,才被她睡了的。所以,此刻马辛德正承受着多大的痛苦他是很清楚的,不过他的心里没有半点怜悯。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