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发女郎清醒了过来,她用热切的眼神看着叶枫,忽然拉开了她的睡衣,露出了洁白的身体。她冲叶枫笑了笑,然后又勾了勾手指头:“你很大胆,来吧,我就喜欢胆大的男人。”

  叶枫:“……”

  刚才在门口的时候她还想抽叶枫一耳光,可一番热吻之后她似乎尝到了美妙的味道,改变主意了。

  金发女郎的睡衣掉在了地上,她转身向床边走去。她觉得她的手里牵着一条绳子,绳子的另一头就套在叶枫的脖子上,她往床边走,叶枫就是像一条狗一样跟她上床。

  漂亮的女人,性感的女人,她就是这么自信,就是这么任性。

  叶枫确实跟着她往床边走了,不过走到床边的时候,叶枫一巴掌劈在了她的脖颈上。

  金发女郎一声闷哼,软绵绵地倒在了床上。

  叶枫将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一边歉然地道:“对不起,小姐。”

  十五分钟后叶枫离开了房间,走出房间的时候他嘟嘟囔囔地道:“分手就分手,臭女人,我就不信我找不到比你更好的!追我的女人能从这里排到港口!”

  走廊里,两个黑大汉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鄙夷的笑意。在他们看来,这不过是一对情侣之间的战争,而且他们一点都不看好这个亚洲小男人能泡到那么漂亮的金发小妞。

  叶枫从走廊另一侧的楼梯间返回了四层,回到房间,卡妮莎和蜜雪儿已经在他的房间里等着他了。

  “怎么用了那么长的时间?”蜜雪儿试探地道。

  叶枫说道:“遇到一点特殊情况,不过已经没事了。”他没有解释,转而说道:“你们那边进行得怎么样了?”

  卡妮莎没说话,却将那只曾经放在餐车里的窃-听器放在了茶几上。

  蜜雪儿打开了茶几上的一台笔记本电脑,然后动了一下键盘,一段视频便开始播放了起来。叶枫递过眼去,他看到了一个中年白人男子,还有一大群保镖在大厅前台定房间。

  蜜雪儿说道:“这个白人男子登记的名字是汤普森,但这是一个假名字。就在刚才,我联系了兰博,让他查了一下。”

  “他查到了什么?”叶枫问,说话的时候他将那只窃-听器收了起来。

  蜜雪儿说道:“他的真实名字叫维拉多夫斯基,他是一个俄国能源大亨,他的家族在俄国石油公司占有百分之十的股份,他自己也有很多油井和矿山及大型木场。”

  叶枫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他想不明白一个俄国的能源大亨为什么会遭到图基教的追杀。

  蜜雪儿继续说道:“这个维拉多夫斯基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根据兰博的调查,他还涉嫌黑市军火生意,倒卖俄国的武器和一些被国际限制交易的化学原料等等。他的买家遍布全球,以中东和非洲居多。总之,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

  叶枫越来越奇怪了:“兰博还查到了什么?仅仅是这些的话,我们无法判断他被图基教追杀的原因。”

  “时间有限,兰博那边还没有新的消息传来,”蜜雪儿说道,“不过,一个俄国的军火商,能源大亨,这种人的双手沾满了鲜血,他的钱也没有一分钱是干净的,我们为什么要救这种人呢?让维拉多夫斯基的人和图基教的人自相残杀不是很好吗?”

  叶枫想了一下,他看着卡妮莎:“你是什么意思呢?”

  卡妮莎说道:“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说救我们就救,你说不救,我们就不救。”

  蜜雪儿咯咯笑道:“真有见地。”

  卡妮莎瞪了蜜雪儿一眼。

  就在这时电脑里忽然传来了一个提示音,蜜雪儿跟着切换到了桌面,点开了邮箱。邮箱里有一封新的邮件,是兰博发来的。

  蜜雪儿点开了新邮件,三颗脑袋都凑到了屏幕前。

  片刻后,叶枫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这家伙走运了,准备一起吧,我们要扮演救世主的角色了。”

  再热闹的城市也有安静下来的时刻,凌晨两点,维多利亚市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街道上没有行人走动,博佳雅酒店里的客人也都回到了房间里休息,只有前台的服务员还在前台打着盹。

  酒店总监控室里一个保安打了一个呵欠,起身准备去饮水机前冲一杯速溶咖啡解困。就在这时监控室的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了,一个印度人走进了监控室。

  “你是谁?”保安不悦地道,“这里是工作重地,你是不能进来的,请出去。”

  印度人仿佛没有听见保安说的话,他径直向保安走去。

  保安意识到了什么,慌忙伸手去拔腰间的橡胶警棍。可不等他将那只橡胶警棍拔出来,那个印度人一挥手就从他的脖子上摸了过去。

  鲜血喷涌而出,保安惊恐地捂着他的脖子。他想叫喊,可切开的喉咙里发不出半点声音。他渴望呼吸,可他的嘴巴里只有出来的气没有进去的气。一秒钟之后,他倒在了地上,四肢抽搐,然后死去。

  印度男子收起夹在指缝间的刀片,掏出了一只通讯器,他说道:“我已经控制了监控室,可以开始行动了。”

  同一时间,五楼上六楼的两侧楼梯间里走出八个印度人,左边四个,右边四个。马辛德在左侧,杀气腾腾。

  走廊两侧突然出现四个人,站在208号门前的两个黑大汉立刻有所警觉。二话没说,直接就拔枪。

  噗噗!两道刀光闪过,208号的门前便多了两具尸体。

  出手的是马辛德,一手两把飞刀,每一把都命中一个目标,且都是扎入眉心,一刀毙命。他的飞刀技艺比之卡妮莎一点也不输颜色。

  两个黑大汉临死都没来得及发出一点警告,208号的房门依旧紧闭着,里面的人似乎根本就不知道门外发生了什么事情。

  马辛德走到了门前,从另一侧走来的四个手下也来到了身边。八个图基教的杀手聚集在了208号房门前。房间里面没有任何声响,安静得出奇。

  除了马辛德,聚集在208号房门口的七个图基教的杀手都拔出了枪,清一色的装着消音器的手枪。马辛德显然更喜欢他最擅长的杀人方式,他的飞刀比枪更精准,更快!

  马辛德打了一个手势,两个图基教的杀手跟着便站到了门锁前。一个瞄准门后的方向,一个后退一步,然后猛一脚踹向了房门。

  砰砰砰!门户突然传出枪声,门板震动,木屑****,站在门口的两个图基教的杀手顿时被十几颗子弹击中,倒在了血泊之中。

  维拉多夫斯基的人毕竟不是吃素的,刚才那两个重量级的保镖倒在地上的时候所产生的响声虽然很轻微,但这足以让专业人士产生警觉了。而图基教的人来到门前,门缝的灯光必然有所变化,这就足以让屋里的人确定门外是一种什么情况了。

  这突然的情况也让马辛德和他的人惊怒交加,就在门里的射击停止的时候,墙壁两侧的图基教的杀手也从门口探出枪口,对着屋里进行疯狂的射击。

  屋里有子弹飞出来,屋外有子弹飞出去,一张门板眨眼间就被打得千疮百孔,最大的窟窿就连人的脑袋都能钻进去。

  一个图基教的杀手掏出了一个震爆弹,拉开保险栓,从门上的破洞里扔了进去。

  轰!屋里传出了一声震耳的炸响,灼眼的强光从门板的大小窟窿里迸射出来,让人眼花。

  屋里的枪声一下子就停顿了。

  一个图基教的杀手飞身一脚踹开已经频临垮塌的房门,一个滚身就滚进了房间之中。随即,屋里传出枪声,还有人体倒地的声音。

  门侧的马辛德挥了一下手,剩下的五个图基教杀手一窝蜂地涌进了房间。马辛德最后一个进入房间。他进入房间的时候,他的手下已经结束了战斗。

  一个满身纹身的俄国男子在地上爬动,他伸出手想捡起掉在地上的一支ak47。马辛德从他的身边走过,一脚踩在了他的脖子上。听得咔嚓一声脆响,那个俄国男子的脑袋顿时贴紧地面,再也没有动一下了。

  屋子里躺满了尸体,他们都是维拉多夫斯基的人。马辛德这边就只死了两个杀手,那其实也是太过托大的原因,太轻视维拉多夫斯基的人了。

  不过,满屋子的尸体都是维拉多夫斯基的保镖,根本就没有看到维拉多夫斯基人在。

  马辛德径直走到了衣橱门前,淡淡地道:“维拉多夫斯基,出来吧,再不出来我就让人把你射成蜂窝。”

  几秒钟之后衣橱里传来了动静,随后衣橱的门从内打开,一个五十出头的俄国男子从衣橱里走了出来。他的眼眸之中有着愤怒的火焰,可表情却显得很平静,不见一丝慌乱。

  “你们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维拉多夫斯基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名牌西装,“你们开个价吧,我给你们钱。”

  马辛德笑了笑:“我要的不止是你的钱,还有你的命。”

  维拉多夫斯基再也沉不住气了:“你们究竟是谁?”

  马辛德冷笑了一下:“你会知道的,不过是在你死的时候。你知道得越早,死得越快,你确定要现在知道我的身份吗?”

  这是一句嘲讽的话语,马辛德就像是一只抓着老鼠的猫,而维拉多夫斯基就是那只可怜的老鼠。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