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昏迷的叶枫被抬上了萨摩德开来的车子中,萨摩德开着车子把叶枫往医院送。不过刚刚离开温莎堡的范围,萨摩德就回头对躺在后座沙发上的叶枫道:“叶先生,这里已经安全了,你可以醒来了。”

  叶枫这才从沙发上爬了起来,他笑了笑:“刚才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及时击毙菲尼克斯,他真的会杀掉我的。”

  萨摩德苦笑了一下:“行了,叶先生你就不要再拿我开玩笑了。我知道你的身手,如果你想干掉菲尼克斯,你哪里需要我出手。我其实早就想干掉他了,刚才有机会,我当然不会错过。所以你不必感谢我什么。”

  叶枫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好吧,感谢的话我就不了,不过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效力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萨摩德了头:“那我也先谢谢了。”

  车里顿时传出了两个男人的笑声,彼此心照不宣。

  车子往前行驶了一段路之后一辆凯迪拉克总统一号忽然从路旁蹿了出来,截停了萨摩德所开的车。

  凯迪拉克总统一号的车门打开,蜜雪儿和卡妮莎从车上走了下来。蜜雪儿一身紧身的皮装束,身材火辣劲爆。卡妮莎一身牛仔装,别有一番异国情调。她们缓缓向萨摩德所驾驶的车辆走来,纤腰扭动,****摇曳,宛如t台上的时装模特。

  这样的美女,就算是违反交通规则也会轻易获得谅解。更何况,萨摩德知道她们都是叶枫的保镖。

  事实上,不仅是蜜雪儿和卡妮莎,还有泰戈斯和杰瑞等人也都在温莎堡的附近。叶枫在温莎堡的这段时间里,他的人其实一直都在温莎堡的外围活动。

  萨摩德道:“叶先生,看来她们是不打算让我送你回去了。”

  叶枫道:“也好,我就不劳烦你了,我坐他们的车回去,有事电话联系。”

  “好的,再见。”

  “再见。”叶枫打开车门下了车,然后与蜜雪儿和卡妮莎返回了他自己的那辆凯迪拉克总统一号之中。

  蜜雪儿启动车子,往索尔福德的方向驶去。几分钟后,又有一辆黑色的旅行车出现在了凯迪拉克总统一号的后面,那是泰戈斯等人所乘坐的车辆。叶枫已经从温莎堡里出来了,他们也就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了。

  一个电话也就在这个时候打来了,打来电话的是弗朗西斯。

  “我的朋友,我就知道你会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来。”叶枫笑着道。这个时候接到弗朗西斯的电话,他一都不意外。

  “我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家伙真是该死,”弗朗西斯的声音,“听到菲尼克斯那个蠢货向你开了两枪,我当时就为你着急,生怕你出什么意外。还好,你没事。”

  “谢谢,”叶枫嘴上着谢谢,心里却暗暗地道,“你是怕我被菲尼克斯枪杀你的话,你的投资就白费了吧?”

  弗朗西斯这种骨灰级的政治家会关心某个人吗?会,但这个人必须有可以利用的价值。而叶枫对他来价值就简直太大了,甚至关系到他来年的总统竞选能不能成功。如此之大的利用价值,所以他才会不遗余力地与当局周旋,动用所有能动用的关系和筹码,最终才促成了叶枫被无罪释放,资产解冻的事情。

  不过,虽然叶枫的心里明白弗朗西斯的关心是假的,但他的谢意却是真的,毕竟他才是最大的受益者,而弗朗西斯也确确实实帮了他的一个大忙。

  果然,弗朗西斯话锋一转便道:“枫,我已经兑现了我的承诺,你也要兑现你的承诺。”

  叶枫早就料到他会提到这件事,他笑着道:“放心吧,我的朋友,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计划。”

  “呃,是什么?”

  “我会让我的助手陈浩敏来负责这件事,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会助力一臂之力的。当然,资金的问题完全不是问题,我会向你提供一切所需要的资金。”

  要钱给钱,要人给人,这就是叶枫的计划。

  手机里传来了弗朗西斯的笑声,还有他的最后的一担忧:“枫,你的这个陈浩敏,他可以被信任吗?”

  “没问题,你可以百分之百地信任他。”

  “那好,我会亲自接待他。”

  “那就这样吧,我的朋友,再见。”

  “再见,枫。”弗朗西斯那边也挂断了电话。

  他已经不称呼叶枫为“叶先生”了,直接称呼“枫”了,这是一个亲切的称呼。从这个的变化里也不难看出他现在对叶枫的态度。

  “枫,那个米国人弗朗西斯这次真的帮了大忙,你现在没有麻烦了。”蜜雪儿插嘴道。

  叶枫的心情很好,他笑着道:“是啊,现在我想去什么地方都可以,不会再担心有人来找麻烦了。”

  “他真的会成为米国总统吗?”这个,其实才是蜜雪儿想的话。

  叶枫想了一下:“这个不太好,不过我想,弗朗西斯成为米国下一届总统的机会很大吧。他主张与华国友好,这能让他获得很多企业家和财团的支持。普通的米国公民也会支持他吧,没人想与华国开战,无论是在经济领域还是军事领域。这样的话,只要我们运作一下,帮他做好竞选的方方面面的事情,他获胜的机会就很大。”

  蜜雪儿笑了:“你这么我就觉得弗朗西斯成为米国下一届总统的几率达到百分之七十了。我的天啊,用不了多久,你就多了一个米国总统朋友了。以后谁还敢打你的主意呢?”

  叶枫道:“你这样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弗朗西斯是一个老牌政治家,在他的眼里只有利益,没有朋友。我能和他成为朋友,那是因为我对于他有利用价值。一旦我失去这种价值,我们就不是朋友了。”

  “你们男人的世界真复杂,是不是,卡妮莎?”蜜雪儿想将卡妮莎加入她与叶枫的谈话中来。

  卡妮莎兴趣淡淡地道:“专心开你的车吧。”

  “无聊,你一定是性冷淡。”蜜雪儿嘟囔了一句。

  很奇怪的,面对这句冒犯的话语,卡妮莎并没有生气,她没有与蜜雪儿吵嘴,也没有打蜜雪儿一下,却将视线移到了叶枫的身上。

  叶枫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尴尬的笑容。他很清楚卡妮莎不是在那个方面冷淡的女人,但他不清楚卡妮莎这个时候直盯盯地看着他是什么意思。

  “枫,你觉得我是那种冷淡的女人吗?”卡妮莎打破了短暂的沉默。

  “呃……”叶枫尴尬得很,硬着头皮地道:“不……不是吧?”

  “蜜雪儿,你这个贱人,你听见了吗?”卡妮莎用一种炫耀的口吻道,“枫已经帮我证明了。”

  蜜雪儿忽然回头看着叶枫和卡妮莎,嘴张得老大却好几秒钟之后才冒出一句话来:“你们……睡过了?”

  “嗯哼。卡妮莎的鼻子里冒出了这样一个声音。

  嗯哼?这是什么意思呢?是承认还是否认呢?

  叶枫尴尬得要死,他的脑海里也不禁浮现出了卡妮莎那白生生的身子。在叶氏庄园,在那天晚上,在那张床上,他和她其实已经发生了差不多两厘米的关系,如果不是老妈叶小五突然出现,他和她恐怕已经发生百分之百的关系了。就这么一个情况,卡妮莎“嗯哼”,人家还“嗯哼”得有道理啊。

  “我的天啊,你们这对贱人!”蜜雪儿啐了一口,转过头去开车了。

  叶枫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就是他回归正常生活的状况,第一件事就让他哭笑不得。在被米国通缉的这段时间里,他无时无刻不在想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去,可是现在回来了,他却有些怀念起那段时间里的惊心动魄来了。

  人有的时候真是犯贱啊。

  卡妮莎用膝盖轻轻地靠了叶枫的大腿一下。

  叶枫有些紧张地看着她,猜不到她想干什么。

  卡妮莎凑到了叶枫的耳朵边上,用微的声音道:“谢谢你,帮我气了蜜雪儿这个贱人。”

  叶枫:“……”

  两人悄悄话的情景被蜜雪儿从后视镜里瞧见了,她厌恶地啐了一口,不满地道:“你们能不能不在这里亲热?这会影响到我开车的。如果你们确实忍不住了的话,我可以把车停下来,等你们干一次再走,好不好?”

  叶枫彻底无语言了。不过他也承认,这就是蜜雪儿,蜜雪儿就是一个贱人。

  返回索尔福德的过程充满了喜剧元素,一都不沉闷。

  大约三个时之后,蜜雪儿的车子开到了索尔福德基地。叶枫还没下车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满眼都是来迎接他的人,有仙女集团索尔福德基地的员工,也有他的球迷,还有一部分是与他有生意往来的客商。另外还有一些媒体记者,他们正将手中的摄影器材对着他所乘坐的凯迪拉克总统一号,等着捕捉他下车的那一瞬间。

  有些搞笑的是索尔福德基地的大门口还打着一条横幅,横幅上用汉字写着一句话:陈冤得雪,载誉归来。

  这时谁写的呢?这汉语水平。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