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欲言又止,亚妮王妃却着急得很:“叶医生,你倒是说呀,我丈夫患了什么病呢?”

  叶枫犹豫了一下,然后抬手指了指威德王子的头:“威德王子的大脑进入了假死的状态,无法苏醒。他现在的情况,其实和舒马赫先生受伤后的情况是一样的,只是他没有受外伤而已。”

  亚妮的脸色顿时一片苍白:“这……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

  叶枫苦笑着摇了摇头:“原因还不清楚,还需要进一步的诊断才能得到结论。”

  “叶医生,你能治好我丈夫吗?”亚妮焦急地道。

  叶枫说道:“当然,我能治好舒马赫先生,也就能治好威德王子,不过……”

  “不过什么?”亚妮急道,“你需要什么?是珍贵的药材吗?你告诉我,我一定给你找来。”

  “不,我需要时间,”叶枫说道,“我大概需要一个星期到十天左右的时间,只要给我时间,我一定能治好威德王子。”

  “这……”亚妮王妃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叶枫笑了一下:“哎,看来你有难处。你请我来这里给威德王子看病,是有时限的吧?是一天还是几个小时呢?一旦我结束治疗,你就会让人把我送到菲尼克斯的手中去吗?”

  亚妮尴尬地道:“叶医生,你应该理解我的难处,为了让你来这里给我丈夫看病我已经很难做了,如果再让你再这里住几天十天,那事情就……”

  叶枫站了起来:“好吧,既然是这样我就回去了,你找别人给威德王子治病吧。不过我得提醒一下你,这段时间威德王子无法进食,普通的点滴也没用,因为他的大脑无法吸收维系生存的营养。也就是说,就算你能保持他的生理特征,但他其实正一步步地走向死亡。”

  亚妮王妃咬了一下嘴唇,终于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你就留在温莎堡,直到治好我的丈夫。不过,你治好我的丈夫治好,你要回到原来的地方。我会向你表达足够的谢意,但我没法释放你。”

  叶枫笑着说道:“我可从来没有要求你这一点,等我治好了威德王子,我会回到我该去的地方的。”

  那个地方绝对不会是监狱,这点他非常肯定。

  治好威德王子对他而言其实也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而已,而威德王子的大脑也并不是一步步走向死亡。他说出这样的谎言,只是为了给亚妮王妃压力,让他留下来而已。

  “我去处理你留下来的问题,你赶紧给我丈夫治病吧。”亚妮王妃说道。

  叶枫说道:“没问题,另外我还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在我治病的期间你们谁也不能进来,我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亚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她并不想这样,可她没有别的选择。

  就这样叶枫在温莎堡里站稳了脚。他给威德王子“治疗”之后,卫兵队长理查德将他带到了一间客房之中。那是一间古朴却又非常奢华的客房,他将这里居住几天时间的时间。他要求的一个星期至十天的时间其实只是一个预估,并不确定要那么多天,一旦弗朗西斯那便搞定了,他随时可以唤醒威德王子走人。

  萨摩德已经完成了他的任务,准备离开了。

  叶枫将他送到位于花园的停机坪上,小声地说道:“如果你能见到依莲朵娜公主,请告诉她不用为我担心,让她保护好自己,这段时间里最好不要露面。”

  萨摩德点了点头:“我会的,你也保重,如果需要我为你做点什么,你知道该怎么联系我。”

  叶枫与萨摩德握了一下手,然后转身往温莎堡里走去。萨摩德也上了直升机离开了温莎堡。

  叶枫回到了他的房间之中,仔细检查了房间的每个角落,确定没有安装任何监控摄像头和窃-听器之后才放松下来。他开始准备治疗威德王子的“治疗方案”。这是给亚妮王妃看的,虽然是忽悠的目的,但也要忽悠得有板有眼,不被瞧出破绽才行。

  一份“治疗方案”书写得差不多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谁啊?”叶枫起身去开了门。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卫兵,身材瘦高,陌生的面孔,但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叶枫却莫名其妙地生出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就是这一丝感觉让他心中升起了一丝警觉,他也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你是……”

  卫兵淡淡地道:“你打算让我站在门口和你说话吗?”

  叶枫跟着就反应了过来,他让开了路。

  卫兵走进了屋里,顺手就关上了门。

  叶枫这才说道:“乌拉扎卡先生,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吧?”

  这个卫兵就是乌拉扎卡,他的脸上虽然戴着人皮面具,但他身上的气质却是不变的,所以叶枫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就有了那种很诡异的熟悉的感觉。

  乌拉扎卡摘下了头顶的卫兵帽子,随手放在了桌上:“如果不是依莲朵娜那丫头央求我帮助你,如果不是那晚你也去救依莲朵娜,我才懒得管你呢。”

  叶枫苦笑了一下:“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出手呢?”

  乌拉扎卡说道:“我这一生珍惜的人很少很少,我将依莲朵娜那丫头视作我的亲人,这种事情我可不想借你的手。再说了,我有能力救她,为什么还需要你呢?”

  这样的话听上去有些不近人情,但却也符合乌拉扎卡的风格,叶枫已经见怪不怪了,他说道:“刚才我就猜到是你催眠了威德王子,我来了,可你为什么又出现在这里呢?”

  “依莲朵娜那丫头让我来看看你。”

  “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只是她破了那个誓言,她的心情不是很好。等这里的事情了结之后,你去看看她吧。”

  叶枫笑了笑:“我当然会去,不过,你来这里恐怕不止这个原因吧?”

  乌拉扎卡的视线落在了叶枫的脸上,语气也变得凝重了起来:“阿瑞斯已经来爱尔格兰国了,你的审判也快来了。”

  叶枫的心情一下子就凝重了。

  乌拉扎卡说道:“好自为之吧,我劝你别折腾你的什么公司和球队了,没有这些束缚,你根本就不会困在这里。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你就会发现你现在所珍惜的东西其实毫无意义。”

  叶枫苦笑了一下:“谢谢你提醒我,不过我所珍惜的东西我是不会放弃的,还有,有些东西如果你从来没有拥有过,你又怎么知道它们毫无意义呢?”

  “好了,我不想听你讲这些可笑的道理,我走了,好自为之吧。”乌拉扎卡说走就走。

  叶枫却陷入了沉默和沉思之中。

  审判将至,他所珍惜的一切真的要烟消云散吗?

  看病治病,然后在闲着的时候逛逛温莎堡的收藏室,欣赏一下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文明的文物珍宝。这样,叶枫在温莎堡的日子过得也挺舒畅的。

  威德王子虽然还没有醒来,但叶枫的医术却已经折服了亚妮王妃和其他的王室成员。其中一个很很简单的例子就是,叶枫居然不给威德王子打点滴仅用一颗小小的药丸就能维系威德王子的生命体征。而且看上去还很不错的样子。当然,亚妮王妃和其他的王室成员根本就不知道叶枫给威德王子吃的是小病丸。

  转眼,一个星期的时间过去了。弗朗西斯那边还没有任何消息传来,叶枫也有些沉不住气了,他派出了兰博去米国与弗朗西斯见面,打探那边的消息。与叶枫一样沉不住气的人还有一个,那就是威德王子的妻子亚妮王妃。第八天一早,亚妮王妃便敲开了叶枫的房门。

  “叶医生,我丈夫什么时候能苏醒?”亚妮王妃很着急的样子,“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承受着多大的压力?”

  叶枫说道:“是来自米国的压力吗?”

  亚妮王妃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但从她的神色来看却是默认了。

  叶枫又说道:“没关系,我能理解你所承受的压力,不过我想请你再坚持两天。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我已经将威德王子的身体调养得差不多了,按照我的治疗方案,两天后我就会进行最后一步治疗。那个时候威德王子就会醒来,而且他的身体会像以前一样健康。”

  “你保证能治好我的丈夫吗?”亚妮王妃的脸色总算是和软了一些。

  叶枫笑了笑:“当然,我来的时候就已经向你保证了这一点。请你相信我,威德王子的病情比舒马赫先生轻得多,可我不也治好了他吗?”

  “好吧,我相信你,”亚妮王妃叹了一口气,“不过你一定要在两天之后治好我丈夫,我最多还能给你争取两天的时间。”

  “是米国当局在向你施加压力吗?”叶枫试探地道。

  这一次亚妮王妃终于点了点头:“是的,不仅是我,还有王室,我们都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我们面对很多质疑的声音,而我们却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

  其实她不说叶枫也能猜到整个王室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爱尔格兰国当局里有人发出质疑的声音也是很正常的。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