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井盖,一股腐烂的臭味顿时扑鼻而入,叶枫和卡妮莎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虽然在来之前两人都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可是真正面对一条污水管的时候,两人还是无法接受那黑黑的污水和刺鼻的臭味。

  “那个……就没有别的通道了吗?”卡妮莎郁闷地道,“我宁愿从正面杀进去,也不愿意从这里进去,这太脏了。”

  叶枫苦笑道:“忍忍吧,我先下去吧,然后你再跟来。”

  “好吧……我这么做是为了你,不是为了那个女人。”卡妮莎说,她希望叶枫明白这一点。

  叶枫猫着腰准备跳下下水道的时候,从安全大厦的方向突然传来一个剧烈的爆炸声,爆炸的震荡波竟让地面都颤动了一下!

  叶枫的身体晃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保持住了平衡,他循着爆炸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安全大厦的顶层正燃烧着熊熊的火焰。爆炸掀掉了安全大厦顶层的几乎所有的落地窗,楼面也被熏黑了一大片!

  这是什么情况?

  叶枫和卡妮莎对视了一眼,什么都没说,两人却都同时往小巷外跑去。

  哒哒哒……哒哒哒……

  激烈的枪声响起,也是从安全大厦的方向传来。跑出小巷口的叶枫和卡妮莎便看见周围冲出了不少身穿便衣的特工,他们拿着枪械往安全大厦内部冲去。几幢楼的楼顶上也隐约出现了人影,那显然是狙击手在移动。

  这阵仗,果然是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倘若没有这次爆炸,叶枫和卡妮莎潜入安全大厦内部,稍微出现一点纰漏,这些埋伏在周围的特种兵和狙击手,还有安全大厦内部的军事人员也会像现在一样包围他们,抓捕他们!

  那么,是谁制造了爆炸呢?

  叶枫想到了萨摩德,想到了那些忠于依莲朵娜公主的苏格兰战士,可是他很快就否定了他们。愿意很简单,就算是萨摩德和那些忠于依莲朵娜公主的苏格兰战士,他们也不敢与英美的特种兵部队对抗,更何况地点还是伦敦!

  不是萨摩德,也不是那些忠于依莲朵娜公主的苏格兰战士的话,那会是谁呢?

  “难道是他?”叶枫忽然想到了一个人,那个将依莲朵娜公主当作孙女来看待的男人。

  轰隆——

  又是一声爆炸,整个安全大厦都在颤动。火光和浓烟笼罩了大楼,点亮了漆黑的夜空。枪声,吼叫的声音从安全大厦的内部传出来。一片混乱。

  叶枫忽然说道:“我们得离开这里了。”

  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明朗了,已经有人来救依莲朵娜公主了,而且是如此惊心动魄的大场面,如果他和卡妮莎再贸然冲进安全大厦,非但没有一点帮助不说反而会惹来一身麻烦。现在最明智的选择就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然后视情况再做打算。

  一分钟后,一辆奥迪a6调转车头疾驰而去。坐在副驾驶座上,叶枫从车窗里探出了头,在他的视线里,安全大厦渐渐远去,它燃着火,冒着烟,时光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二战时期。

  安全大厦变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战场,到处都是尸体,到处倒是弹片和弹孔,还有被炸药撕碎的家具和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鲜血在地板上流淌,然后在火焰之中烤干,血腥味充塞着每一寸空间。

  然而,这并不是让安全大厦之中的人感到恐惧的真正原因,留守在安全大厦里的人都是高桥凉介手下的精锐的特种兵,他们大多是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场上战斗过,什么场面没有见识过?让他们感到恐惧的真正原因是直到尸横遍野,他们连敌人的照面都没打上一个!

  或许有人看见了那个敌人,可是看见他的人都死了。

  仿佛,是一个来自地狱的魔鬼制造了这场杀戮。

  安全大厦的顶层已经被掀掉了一大半,两部电梯被炸毁,楼道也垮塌了。下面的人上不来,上面的人下不去。还活着的人快速地往走廊的尽头撤退。走廊的尽头有一间办公室,依莲朵娜公主就被囚禁在那间办公室之中。

  依莲朵娜公主坐在一张椅子上,很安静的样子。外面的爆炸声和枪声对她而言没有半点影响,她的样子不像是坐在一个生死杀局之中,而是坐在一个电影院之中。眼前的一切,是电影。

  沃米拉夫和高桥凉介就没有这份镇定了,他们的心情也糟糕到了极点。

  “是叶枫,一定是叶枫!“沃米拉夫毫无来由地暴怒了,他握着拳头,用很大的声音吼道,“是他,叶枫杀来了!他太狂妄了,居然敢杀米国的军人!还敢炸爱尔格兰国的军用大厦!他疯了吗?他疯了了吗?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把他给我抓来,不,干掉他,你们去干掉他!”

  屋里的几个特种兵面面相觑,直到现在为止他们连一个敌人的面都没有见到,等于是在与一个影子战斗,谁又能干掉一个影子呢?

  没人去执行沃米拉夫的命令,因为无处可去。他们留在这里也只是处于一个保命的举措,在出去战斗与留在这里等待救援的选择前,他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见没人听自己的命令,沃米拉夫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他冲着高桥凉介吼道:“你难道不准备做点什么吗?快让你的人行动起来!”

  “够了!”高桥凉介也吼道,“你冷静一点!你这样有用吗?我们被困在这里了,如果把人都派出去,谁来保护我们?”

  沃米拉夫总算是冷静了一些,不过他的脸色还是很阴沉。他急于宣泄他心中的怒火,可他也不是傻瓜,把所有的人都派出去战斗,谁来保护他这个指挥官呢?谁又来控制依莲朵娜公主呢?

  咚咚咚,门外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

  敲门声顿时引起了屋里的一片紧张,几个特种兵的枪口一致对准了门口的方向。就连沃米拉夫和高桥凉介也都将手中的手枪对准了门口。

  “谁?”高桥凉介试探地道,“谁在外面?”

  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是我,夏卡,高桥准将,请开门。”

  高桥凉介顿时松了一口气,屋里的几个特种兵也将枪口放了下来。夏卡是他们的人。

  一个特种兵上前开了门,一个佩戴上尉军衔的人走了进来。他就是夏卡。在他身后还跟着好几个荷枪实弹的特种兵。他们的脸上都涂着油彩,一身的硝烟味道。

  “外面是什么情况?”高桥凉介问道。

  卡夏说道:“电梯被炸毁了,就连楼梯也被毁了。我们被困在了这里。”

  “你们看见他了吗?”沃米拉夫着急地道。他说的他显然是指叶枫。

  卡夏摇了摇头:“我们没有看见任何敌人,在来这里之前我们已经搜索了这一层的所有的房间,没有任何可疑的目标。”

  “这怎么可能?”沃米拉夫生气地道,“难道你们是在和一个影子作战吗?你们是怎么做事的?”

  卡夏微微低下了头,有些羞愧的样子。确实,跟随沃米拉夫和高桥凉介来爱尔格兰国执行任务的都是从特种兵部队挑选出来的精锐,每一个都是以一当十的好手,可是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之后居然连敌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作为职业军人,这确实是一件让人感到羞愧的事情。

  “把门关上,不准任何人进来。”高桥凉介对一个特种兵说道。事情发展到这一个地步,只有坚守这里等待救援了。

  一个特种兵转身去关上了房门,然后站在了门边。

  房门一关上,这间办公室就像是一个孤岛。办公室里的人就是困在孤岛上的人,在绝望和恐惧之中等待外界的救援。

  屋子里的气氛很压抑,很紧张。

  沃米拉夫的视线落在了依莲朵娜公主的身上,他冷冷地道:“你现在很高兴吗?叶枫来救你了。”

  依莲朵娜公主淡淡地道:“你想说什么呢?我根本不认识什么叶枫,你们非法囚禁我,这才是你应该好使解释一下的事情。我不会罢休的,我会控告你们。”

  沃米拉夫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你别高兴得太早了,这次叶枫闹这么大的事情,他算是彻底地完了。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你也一样,你也完蛋了。”

  “你还是想想你现在的处境吧,”依莲朵娜公主讥讽道,“如果我是你,我会想我会不会死在这里。”

  “臭女人!你这张嘴刚刚伺候过男人吗?”沃米拉夫恼羞成怒地道,骂了人他还不解气,他往依莲朵娜公主的身前走去,然后挥手抽向了依莲朵娜公主的脸蛋。

  就在这时,站在门口的那个特种兵往地上丢了一个东西。

  轰!震耳的爆炸声中,一片灼眼的白光突然在狭窄的空间里释放出来,所有人的眼睛都被强光所致盲,耳朵也被爆炸声致聋。听不见声音,看不见东西,谁也无法逃离。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