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妮莎跟着就起身往跟踪萨摩德的跟踪者走去,她与萨摩德擦肩而过,她用肩头碰了一下萨摩德。萨摩德愣了一下,她却什么都没说,甚至连看都没有看萨摩德一眼便走了过去。

  卡妮莎没走几步便靠近了那个跟踪者,她突然大声地吼道:“切尔西踢的是什么****?垃圾!里卡兹必胜!”

  这句话就像是一块炸弹爆炸了一下,跟着就有球迷向她叫骂,还有球迷向她扔水瓶和爆米花。

  “我说的不对吗?垃圾就是垃圾!切尔西是垃圾!”卡妮莎继续挑衅切尔西的球迷。

  几个极端的球迷再也受不了了,一窝蜂地向卡妮莎涌来。一时间看台和过道上乱成一片,那个跟踪者再也没法跟踪下去了。就连坐在后排的那个拿着望远镜的监视的人也失去了萨摩德这个目标,他能看到的只是混乱的人群。

  趁着混乱,叶枫起身追上了萨摩德,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是我,跟我来。”

  萨摩德愣了一下,但跟着就反应了过来,他听出了叶枫的声音。他没有说话,却点了一下头,然后跟着叶枫往紧急通道的方向走去。

  看台上的混乱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愤怒的切尔西的球迷冲过来的目的是打人,但他们很快就发现那个讨厌的女人离奇地消失了。

  人群散开,跟踪萨摩德的跟踪者着急地寻找萨摩德的身影,可是哪里还看得见萨摩德人在。

  紧急通道里,叶枫停下了脚步:“我们的时间不多,告诉我,依莲朵娜公主被关在什么地方?”

  萨摩德说道:“她被关在安全大厦,沃米拉夫和高桥凉介的人守卫着那座大厦,那里戒备森严,很难进去。”

  “我想试试,”叶枫说道,“和上次一样,你能给我安全大厦的地图吗?另外,守卫的情况我也需要了解。”

  “接到你的电话我就为你准备好了。”萨摩德掏出了一只信封递给了叶枫。

  叶枫没拆开看,顺手将信封揣进了裤兜:“你走吧,小心一点,他们已经知道你和依莲朵娜公主的关系了,这对你很不利。”

  “我知道,”萨摩德拥抱了叶枫,“叶先生,你一定要救出依莲朵娜公主,她现在很危险,而且她破了那个古老的誓言,我担心她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放心吧,等我的好消息。”叶枫说道。

  随着主裁的一声哨响,切尔西与里卡兹的比赛结束了。凭借加时三分钟的最后一分钟的进球,里卡兹3比2的比分赢得了这场比赛的胜利。

  这样的比赛结果让里卡兹的球迷无比兴奋,因为他们的球队已经取代了切尔西站在了英超积分榜的首位。一支升班马球队领跑整个英超联赛,这真的是一个奇迹。

  这个奇迹是一个来自华国的男人建立的,他斥资两亿欧元引进了巴洛特利和法尔考还有一大票来自南美洲的优秀球员。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方面,最主要的方面却是他的“斯巴达训练体系”,那是一个以固原补气汤原汤为基础的训练体系。里卡兹的球员们在这个训练体系里便得越来越强壮,体力也越来越充沛,根本就不是别的球队的球员所能比拟的。别的球队在下半场体力就会不支,但里卡兹的球员在场上却能疯狂地奔跑九十分钟甚至更多。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就是,赛后的数据统计,整场比赛里,法尔考奔跑了一万五千米,巴洛特利奔跑了一万七千米,而里卡兹的左边锋刚德斯更是奔跑了恐怖的两万米,而最后一个绝杀球也正是他攻入的!如此惊人的跑动数据,冠绝全球,还有那支球队敢轻言战胜里卡兹呢?不谈球员的身价,不谈整体的实力,就算跑也要跑死你!

  “叶枫——叶枫——叶枫——”里卡兹的球迷还在呼喊叶枫的名字。

  叶枫没有参加这次比赛,里卡兹的球迷们甚至不走到他就在斯坦福桥球场里,但球迷们对他的尊敬和期望却是如此真诚的,因为他就是那个一手打造了里卡兹王朝的男人。

  对于叶枫来说,能获得这样的尊敬,他之前的付出也就物有所值了。比赛结束之后,他和卡妮莎一起离开了斯坦福桥球场。

  回到下榻的酒店房间,叶枫将萨摩德给他的信封拿了出来。

  信封里装着一张图纸。图纸是安全大厦的内部构造图,楼层间用红色的记号笔标注了很多个小红点,在顶层有一个“*”记号。不难理解,那些小红点便是守卫安全大厦的特种兵,那个位于顶层的“*”记号便是依莲朵娜公主所在的位置。

  叶枫所需要的东西这张图都满足了,知道了安全大厦的守卫的分布,还有依莲朵娜公主的位置,他的营救计划随时可以进行了。

  叶枫默默地记下了地图上的内容,他的脸色显得很凝重,没有一丝笑容。

  “枫,你应该知道这是一个陷阱,”卡妮莎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这大概也是沃米拉夫和高桥凉介将依莲朵娜公主囚禁在安全大厦的原因,她是沃米拉夫和高桥凉介的鱼饵,而你是他们想钓到的大鱼。”

  叶枫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不过却是苦涩的笑意,他说道:“我又何尝不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不过就算是陷阱我也要将依莲朵娜公主救出来。”

  卡妮莎的嘴唇动了一下,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来。在她看来,叶枫执意要救出依莲朵娜公主的原因并不只是因为依莲朵娜公主是他的秘密情人的原因,还有一份情义在里面。在依莲朵娜仙境的时候,依莲朵娜公主为了让她和他逃走,一个人面对沃米拉夫和高桥凉介,与一群如狼似虎的人周旋,为她和他争取逃走的时间。抛开别的不说,仅凭这一点就值得她和他去救依莲朵娜公主。

  情意之所在,陷阱又算得了什么呢?

  “假如……”半响之后卡妮莎终于说话了,不过她的语气有些奇怪,“假如有一天我也被抓住了,用来要挟你,你会来救我吗?”

  叶枫的视线从地图上移到了卡妮莎的身上:“这还用问吗?无论是谁抓了你,无论是多么危险的情况,我都会来救你。”

  卡妮莎忽然一声嘤咛,一把抱住了叶枫,狠狠地吻住了他的唇。

  她是一个从小缺爱的女人,生长的环境又非常极端,所以也造就了她的非常极端的性格。在没有遇到叶枫之前,她只是图基教的一部杀人的机器,没有情感,不会相信任何人,更不会爱一个人。直到叶枫出现在她的生命之中,她的人生才得到转变。她对叶枫的感情也一直在潜移默化之中增长着,越来越强烈。现在,她愿意为叶枫做任何事情,甚至愿意为叶枫去死!

  好半响两人才松开对方,叶枫的裤子的布料略显紧张,而卡妮莎的面颊上也多了一抹红晕。两个人尴尬地笑了笑,又开始干着各自该做的事情。人就是这么的奇怪,有时候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感而做出一些不适宜的事情。就像是现在,本来是非常严肃的时刻,非常紧张的气氛,但两人却莫名其妙地接吻和抚摸了对方。

  叶枫足足花了半个小时才将地图上的内容全部记下了,他闭上眼睛默默地回想了一遍,确认已经记下了地图上的内容之后才将地图毁掉。然后他将他的金属小药盒拿了出来,取出了一颗药丸递给了卡妮莎。

  “这是什么?”拿着叶枫给的药丸,卡妮莎不解地道。

  “这是鬼香的解药,这一次行动没准会用上鬼香,如果我要使用鬼香的话,你就要服下这颗解药。”叶枫说道。

  卡妮莎将解药收了起来:“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叶枫说道。

  一个小时之后,摄政街。

  一辆普通的奥迪a6轿车停在了路边的一个停车位上,车门打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的西亚青年从车上走了下来。两人相互搂着对方的腰,姿势亲昵地走在人行道上。人行道的尽头有一幢古老的大楼,它曾经在二战时期遭受德军的重创,后经修复之后交给英军使用。也就在那个时期,它被命名为安全大厦。

  这对西亚情侣便是叶枫和卡妮莎,两人的目标正是人行道尽头的安全大厦。

  “记住我说的话,不要滥杀无辜,”叶枫再次提醒着卡妮莎,“你负责救人,沃米拉夫和高桥凉介留给我来对付。”

  卡妮莎轻轻地应了一声:“你也小心一点。”

  距离安全大厦越来越近,可以看到站在门口的荷枪实弹的警卫,大楼的周边也有监控摄像头。虽然没有看见,但可以肯定是在这座安全大厦的周边还潜伏着狙击手和伏兵。这里确实是一个陷阱,处处都透露着危险的气息。

  叶枫和卡妮莎避开了有监控摄像头的路段,也没有再靠近安全大厦,而是走进安全大厦旁边的一条小巷。小巷的地面上有一个井盖,那是排污的管道。在萨摩德所给的地图之中,这个井盖是最佳的潜入安全大厦的通道入口,只是有点脏而已。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