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翠娥泡了一杯茶给叶枫,却没坐下,而是蹲在了叶枫的脚下,伸手去解他的鞋带。

  叶枫微微地愣了一下:“翠娥姐,你干什么呢?”

  兰翠娥的脸蛋上多了一抹羞涩的红晕,她吞吞吐吐地道:“我给你绣了一双鞋垫,我给你垫上合不合适。”昨晚她绣的鞋垫果然是给他绣的。

  “谢谢,我就是缺一双好的鞋垫呢。“叶枫笑着说。他看着兰翠娥,他看到了领口曝露出来的一抹雪白,还有一条醉人的深沟。

  兰翠娥脱掉了叶枫脚上的皮鞋,拿出包在纸包里的鞋垫塞进了叶枫的皮鞋里。

  她的动作虽然很快,但叶枫还是看见了,鞋垫上绣的是一双戏水的鸳鸯。他的心中暖暖的,他虽然已经没有可能与她在一起,但这份情意却宛如蜂蜜一般甜美。

  “翠娥姐,你的手真巧。”叶枫试了一下,正合脚。

  “合适吗?”兰翠娥有些紧张的样子,生怕鞋垫大了或者小了,也担心叶枫垫着不舒服。

  叶枫说道:“很合适,这是我垫过的最舒服的鞋垫了。对了,绣的是什么呢?”

  他明明看得清清楚楚,却还假装不知道,兰翠娥知道他是在逗她,她的玉靥一下子就红了,她跟着起身说道:“绣的是鸭子……哦对了,我去给你做饭,你想吃什么?”

  叶枫知道她面浅,没有再逗惹她,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那我……我去看看厨房里有什么。”兰翠娥逃似地跑出了客厅。出了门,她的心才平静下来,心里甜甜的,很舒服。虽然没法和叶枫像夫妻那样在一起,但她现在却像一个妻子一样伺候他,他也接受了,这就就足够了。她要求的真的不多。

  兰翠娥前脚刚走,李婉博后脚就来了。

  她的手里也拿着一只纸包,扁扁的样子,虽然看不见纸包里面包着什么,但叶枫却很容易地猜到了里面的东西——也是一双鞋垫。

  叶枫笑着打了一个招呼:“婉博姐,你最近还好吗?”

  “不好。”李婉博性感直爽,与兰翠娥的性格截然不同,她的回答也是不同。

  “怎么了?”叶枫问。

  “以前天天都能看见你,现在好几个月才能见一次,我当然不开心。”李婉博直勾勾地看着叶枫,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儿不满,一丝儿娇啧,还有一丝儿挑逗。

  她还是老样子,敢爱敢恨,一点也不掩饰心中的想法。

  “我这不是忙吗?国外的生产基地需要管理和经营,还有球队也需要管理和经营,我都恨不得把我自己掰成几个来使了。婉博姐,你就谅解一下嘛。”叶枫笑着说道。

  “抱我一下我就原谅你。”李婉博说。

  叶枫顿时愣了一下,他真没想到李婉博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犹豫了一下,却看见那满腔幽怨的眼神,他的心中顿时一软,他凑了上去,轻轻地将她拥在了怀中。李婉博的胸很大,抵着他的胸膛,一片绵绵软软的感觉。

  “色狼。”李婉博咯咯笑了起来,推开了叶枫。

  叶枫早就习惯了她的作风,跟着转移了话题:“拿着什么呢?”

  “你站着别动。”李婉博蹲在了叶枫的脚边,伸手去解他的鞋带。

  叶枫知道她要干什么,他的嘴角也浮出了一丝苦笑,早知道李婉博这个时候也要来给他换鞋垫,他就先回屋去把兰翠娥的鞋垫给取出来,不然一双鞋垫两双鞋垫,怎么穿啊?

  李婉博脱了叶枫的一只鞋子,随即就发现了兰翠娥垫在皮鞋里面的鸳鸯鞋垫,她的嘴角顿时露出了一丝笑容:“哟,这不是翠娥姐绣的鸳鸯鞋垫吗,看来她比我还快一步啊。”

  “什么鸳鸯,那是鸭子。”叶枫说。

  “管它的,我也给你垫上,不许你取出来,两双你都得垫上。”李婉博将她的鞋垫也拿了出来。

  叶枫一眼就看见了李婉博的鞋垫上绣的是一个大胖小子,这个图案顿时让他愣在了当场。兰翠娥绣鸳鸯还算正常,李婉博绣一个大胖小子,这算什么呢?

  李婉博将鞋垫塞进了皮鞋里,然后又将叶枫的脚摁了进去。皮鞋里两只鞋垫,叶枫感到有些抵脚,穿着很不舒服,可这好歹是人家一针一线绣出来的心意,他怎么能当着人家的面将鞋垫取出来呢?

  李婉博将另外一只胖小子鞋垫也塞进了另一只皮鞋里,然后站起来,凑到叶枫的耳边,就会咬着他的耳朵说道:“还有一个人要来看你,我就不耽搁你们的二人世界了。”

  “谁啊?”叶枫好奇地道。

  “还能是谁?柯书冉呀,她让我先走,她拿点东西就来,这会儿差不多快来了吧,”说道这里,李婉博忽然亲了叶枫的脸颊一下,然后飞快地逃开,一边跑一边说道,“我知道翠娥姐在厨房给你做吃的,我去帮忙。”

  兰翠娥是那样的心思,李婉博又何尝不是,她知道她这辈子也不可能和叶枫像夫妻一样在一起生活,可只要能看着叶枫,与他开开玩笑,甚至占他一点便宜,她也就心满意足了。她的要求也如此简单,很容易满足。

  叶枫摸了摸湿漉漉的脸颊,苦笑连连。

  李婉博走后几分钟柯书冉就来了,她带来了一只纸盒子。她文文静静地站在叶枫的面前,神色尴尬:“阿枫,你难得回来,我特意做了一些糕点给你尝尝。”

  叶枫却还呆呆地看着她,想着昨晚的事情,还有他和她以前的那段甜蜜时光。他仿佛没有听见柯书冉说的话,而她的眼神也显得很热切。他的感受也很复杂,眼前可是与他相爱的女人啊,可她现在已经不记得那段感情了。甚至她的身体也被石玥那娘们给恢复到了原封不动的状态。面对这样的事情,他怎么能保持一颗平静的心呢?

  “阿枫?”柯书冉被叶枫瞧得有些不自然了,也更紧张了。

  叶枫这才回过神来:“坐吧,我给你泡被茶。”

  柯书冉老老实实地坐到了沙发上,叶枫端茶给她的时候,她还客气地说了一声谢谢。如果没有石玥留在她身体之中的催眠禁锢,她此刻肯定会蜷缩在他的怀里,与他说一些肉麻的情话,她也会允许他的手在她的身上使坏。她以前就是这样的,她会像一个港湾一样容纳他的一切。

  “最近还好吗?”叶枫关切地道。

  “还好,每天和孩子们在一起,我觉得很充实,”柯书冉皱起了眉头,“只是……”

  “只是什么?”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隐隐觉得我们……”她没有再说下去。其实李婉博和兰翠娥已经不止一次说她和柯书冉是一对恋人了,可是她就是想不起来她和叶枫在一起谈过恋爱。最重要的是,每次面对叶枫的时候,她都有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很想很想亲近他。这种感觉让她很痛苦。

  叶枫知道她想说什么,这一时间里,他真的很想解开她的催眠禁锢。

  “阿枫,你是医生,如果我真得了失忆症什么的,你能治好我吗?”柯书冉用央求的眼神看着叶枫。

  叶枫心中一动,脱口说道:“我试试吧。”

  “好啊,你给我治一治。”柯书冉跟着起身坐到了叶枫的身边。

  叶枫说道:“我先给你按摩一下头部,然后再做下一步治疗。”

  “嗯,你看着办吧,我相信你的医术,你一定能治好我。”柯书冉背对着叶枫,方便他给她按摩头部。

  叶枫伸手给她按摩头部,她的发丝,她的芬芳,他熟悉她的一切。

  几分钟后,柯书冉慢慢地靠在了他的怀里,闭着眼睛睡着了。她并不知道是叶枫按了她的昏睡穴,她在一片安宁中睡去,很安详。

  叶枫静静地搂着她,眼眶也有些湿润了,这个时候他才能这样抱着她,重温他与她的旧时光。

  “等我,当没人能威胁到你的时候,我会让你回忆起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我们在一起,好不好?”他亲吻了她的脸颊,在她的耳边说道。

  柯书冉听不见他的声音。

  返回大槐树村的第五天,叶小五来到了叶氏庄园,她带来了一些消息。

  “米国政府已经开始向这边施压了,要求这边将你交出去,并在米国受审,”叶小五心事重重的样子,“米国政府派来了一支小组,这个小组里面有负责抓捕的米国特工,也有负责外交的米国外交官,还有熟悉这边法律的律师。看得出来,他们想将你带到米国的心很坚决。”

  叶枫说道:“那这边是什么态度呢?”

  “这里倒不用担心,这边是不会将你交给米国的。目前那支小组正在京都,没准会来大槐树村与你见面。不过我相信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他们是不敢动手抓人的。”叶小五说道。

  叶枫想到了在京都回春居接到的那个电话,那个人曾经向他承诺过只要他在华国,他就绝对是安全的,就算是米国也不能拿他怎么样。所以,就算什么米国的小组来到大槐树村,与他见面,他的心里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