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扎卡说道:“古希腊的战争发生在公元前1193年,那个时候阿瑞斯不过二十八岁。他现在刚好七百九十五岁。”

  七百九十五岁,这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但对于不死族来说却是很正常的。从不死族的动辄几百上千年的漫长寿命而言,古希腊的战神阿瑞斯活到2015年,这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只是,一个股希腊的传奇战神变成了不死族的战神,这一点却多少带着点荒诞的感觉,让人不敢相信。

  其实,研究不死族到今天,叶枫也弄明白了一点,那就是不死族的传承不是通过生育来传承的,而是通过药物的方式来传承的。或许还有药物之外的步骤,只是他还没有经历过,不了解而已。发生在狮之心教堂里的事情便是一个例子,石玥想把他也变成不死族,所以才有了辛西娅之死,才有了石棺里的长达半月的长眠。

  从这种传承的方式来看待古希腊的阿瑞斯,他大概也经历了类似的经历,然后成了不死族。他是古希腊最强大的战士,有着战神的美誉,战斗和杀人是他最擅长的事情,他成为不死族之后再成为不死族的战神,这似乎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然而,一想起一个来自古希腊的传奇战神犹如影子一般跟踪自己,叶枫的背皮就凉飕飕的,压力山大。

  “乌拉扎卡先生,阿瑞斯跟踪我干什么呢?”叶枫收起了思绪,出声问道。

  乌拉扎卡说道:“这也是我今晚来找你的原因,长老会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阿瑞斯将取代我的位置,成为不死族的新一代的审判官。他将接手石玥的案子,而你,恰好牵扯其中。你的前景不容乐观,而我也想顺利完成交接。所以我来见你,给你一个机会。”

  叶枫笑了一下:“其实,你是不想被长老会视为无能之辈,更不想失去你的审判官的职位吧?”

  乌拉扎卡看着叶枫,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叶枫接着说道:“如果你想从我这里知道石玥的下落,那么你可以回去了,我真的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在古巴的时候,她确实给过我一张纸条,但她没有现身,我也找过她,可是你也知道她有多厉害,除非她主动现身,否则我就算是将整个地球找遍都不可能找到她。你不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吗?你应该能判断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这一点我并不感到意外,”乌拉扎卡的眼神忽然变得锐利了起来,“我这次来的目的其实是想知道,石玥和你究竟有没有孩子!”

  他的眼神锐利而妖异,叶枫的心中顿时提高了警惕性,也做了防备,不过乌拉扎卡并没有尝试崔曼他。

  “叶枫,你只有这一次机会,”乌拉扎卡的声音很严厉,也带着一点淡淡的威胁的意味,“告诉我真相,不然你将面临阿瑞斯的审判,他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我要告诉你的是,阿瑞斯出面,你现在就连石玥也指望不上,没人能帮助你,除了和我合作。”

  叶枫沉默不语,他的心里暗暗地道:“石玥已经怀上了我的孩子,这是事实,她发现自己怀孕之后性格反常,狮之心教堂一别之后就离开了我。现在看来,她一定是料到了不死族不会放过她和她的孩子,会派出更厉害的人物来追捕她,所以就离开了。在古巴,她给我一张纸条,让我别回华国,现在看来她提醒我要小心的不是米国政府,而是不死族的阿瑞斯!”

  “你考虑清楚了吗?”乌拉扎卡催促地道。

  “没有。”叶枫摇了摇头。

  “没有是什么意思?是没有孩子还是没有考虑清楚?”乌拉扎卡显得很着急。

  乌拉扎卡越是着急,叶枫的心里就越是清楚。不死族是以特殊的方式来传承和延续的,而石玥打破了不死族的传承方式,颠覆了不死族的根本。所以,不死族是不会允许这个孩子存在的,他们一定会千方百计地杀掉这个孩子。作为这个孩子的父亲,他怎么可以出卖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换取自己的安全呢?这种不是人做的事情,他断然做不出来。

  叶枫说道:“两者都是,我说的没有的意思是石玥没有孩子,我也没有考虑清楚要不要和你合作。”

  “那你是准备面对阿瑞斯吗?”乌拉扎卡的声音有些冷,他并不满意叶枫的态度。

  “面对你,面对他,有什么区别吗?”叶枫不以为然地道,“我这个人做事只求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够了。无论对你,还是对阿瑞斯,我的心中都没有畏惧。”

  “你不怕被阿瑞斯杀掉吗?”

  叶枫没有作答,但神色坦然。

  对阿瑞斯这样的人物他的心中肯定是心存畏惧的,可是这种畏惧并不是说他胆怯,他也绝对不会做出出卖自己的老婆孩子的决定。男人大丈夫,如果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保护不了,甚至是出卖,这还算是男人吗?

  “我最好问你一次,你愿意和我合作吗?”

  叶枫说道:“你不用再游说我了,我是不会和你合作的。”

  “好吧,看来你是心意已决了,”乌拉扎卡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希望你别后悔,再见。”

  叶枫说道:“下次别再用这种方式闯进我的房间了,下次我会准备一支散弹枪,你带着那手套也没用。”

  乌拉扎卡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然后才跃出窗台,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确实,他带着那双金属手套可以接住手枪的子弹,但散弹枪和手枪是不一样的,一颗散弹爆开之后有上百颗钢珠,他一双手能接多少呢?

  其实,叶枫说这话也是给乌拉扎卡一个提醒,无论是他乌拉扎卡,还是阿瑞斯,无论是谁想要杀他,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甚至是性命!

  阿瑞斯是古希腊的战神,现在是不死族的战神,但即便是他也不是一个真正的不死的存在,他一样有弱点,一样需要呼吸和进食,所以只要方法得当,一样可以干掉他!

  乌拉扎卡离开后的几分钟叶枫也走出了房间,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他突然跃上了屋檐,爬到了最高的屋脊上。举目远眺,仙女山屹立在苍穹之下,雄姿挺拔。山中的大槐树村沉浸在夜色之中,美丽而宁静。山村四周,山林茂密,夜风拂动这树冠,仿佛一层层波浪。阿瑞斯就藏在这里的某个地方吗?

  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敌人。

  “他跟踪我,是想以我为饵,引诱石玥出现吗?一定是的,这肯定也是在古巴石玥不敢现身的原因,”叶枫的心里想道,“这么看来,石玥十月怀胎的这段时间,阿瑞斯是不会对我出手的。失去我这个诱饵对他没有半点好处。可是,十月怀胎期一过,一旦石玥生下我们的孩子,她会兑现她的承诺,带着我们的孩子来看我,那个时候就危险了。我应该怎么办呢?”

  “枫,你在上面干什么呢?”卡妮莎的声音忽然从下面传来。

  叶枫循声看去,一眼便看见了穿着睡衣的卡妮莎,她清冷得就像是冰雪里的一朵玉兰花。

  “你还没睡吗?”叶枫从屋顶上跳了下去。

  “没睡,听到一点响动就出来看看。”卡妮莎说道。

  “陪我聊聊吧,有些事情我想告诉你。”叶枫说道。

  卡妮莎微微地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事情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作为身边最重要的一个手下,叶枫觉得也是时候告诉她真相了。一是出于他对卡妮莎的信任,还有就是他需要卡妮莎的帮助。

  虽然是秘密返回,但第二天叶枫返回大槐树村的消息还是传开了。一些以前关系要好的大槐树村的父老乡亲都来拜访,叶枫也都一一礼待。送走了父老乡亲,兰翠娥又登门了。

  兰翠娥拿着一只纸包,看见叶枫的时候,她的眼神很热切。在叶枫的面前,她一点也不掩饰她心中的情感与思念。她虽然不是叶枫的女人,但在她的心里,已经没有男人能替代叶枫在她心中的地位。这两年的时间里,她回想得最多,梦到最多的也是两年多以前叶枫给她治病的那段往事,每每想起她赤果果地泡在木桶中,而叶枫用双手给她针灸和推拿的情景,她也忍不住羞涩和兴奋。

  她其实是一个活在过去的女人。

  “翠娥姐,你还好吗?”叶枫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我还好,你还好吧?”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兰翠娥的眼眶竟有些湿润了。

  “我也好,宝儿还好吧?”叶枫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那个管他叫爸爸的孩子了。

  “宝儿也还好,她在冰玉小学读书,由柯书冉照看着,学习成绩很好呢。”说起杨宝儿,兰翠娥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笑容,格外娇艳。

  “进屋坐吧。”叶枫将兰翠娥领进了客厅,然后又去给兰翠娥泡茶。

  兰翠娥赶紧抢过了他手里的茶杯:“你坐着,我来给你泡茶。”

  叶枫笑了笑:“好吧,你来给我泡,我喝。”他坐到了沙发上,看着兰翠娥给他泡茶。兰翠娥的背影窈窕而丰腴,臀部的形状宛如满月,好到了极致。他也想到了两年前给她泡药汤澡的情景,那雪白丰满的所在让那个时候的他激动难抑。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