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分钟后……

  “我的天啊,你还真是……”兰翠娥一副傻眼的样子。

  李婉博也是一样的,她脸上的神情也好生奇怪:“柯书冉,你以前和阿枫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没有碰过你吗?”

  柯书冉羞恼地推开了兰翠娥和李婉博:“你们要怎么才能相信呢?我和阿枫根本就没什么。”

  李婉博和兰翠娥面面相觑,因为她们是知道柯书冉与叶枫的关系的,叶枫和柯书冉在一起好几个月的时间,叶枫在她的家里过夜也不知道有多少次了,她怎么还是原封不动的女人呢?可是,检查的结果还真是那样的,她就是一个原封不动的女人。这太奇怪了,奇怪得她们不敢相信。

  站在门口偷窥的叶枫也傻眼了,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呢?

  “难道是石玥?一定是她,我师父的医术都是她教的,她要做到这点不是什么难事,可是她为什么这么做呢?”叶枫的心里暗暗地想着,可想破了脑袋都找不到半点头绪。

  “对不起,书冉,我的好书冉。”兰翠娥搂着柯书冉的香肩,跟她陪不是。

  柯书冉白了兰翠娥一眼:“算了,你帮我把领口织好我就原谅你。”

  “没问题,我一定给你织好。”兰翠娥放下她手中的鞋垫,接过柯书冉手中的毛衣就干起了活来。

  这时叶枫才发现,柯书冉织的是一件女式毛衣,而兰翠娥和李婉博绣的鞋垫却是男式的,那尺码看上去和他的脚的尺码差不多。这种情况倒是很容易猜测的,柯书冉是给她自己织毛衣,李婉博和兰翠娥是在给他绣鞋垫。

  屋子里的三个女人做着女工聊着天,气氛恢复了之前的平静和融洽。叶枫在门口站了很久,最后才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这样也好,悄悄地看看柯书冉,满足一下心中的思念。他还是维持了最初的决定,暂时不解除柯书冉身上的催眠禁锢,维持现状。等到解决了那些麻烦的事情,一切都恢复正常之后再来解除她身上的催眠禁锢。这样做才是明智的。

  叶枫回到回春居,张优又离开了回春居,回到他之前的岗位,暗自保护柯书冉。

  叶枫洗了一个澡,躺在了床上,脑子里却不断地浮现出之前兰翠娥给柯书冉检查身体的情景,越是想,他的身体就越是燥热,那种欲-望也越来越强烈。

  他苦笑了一下,晃了晃脑袋,将那些坏坏的幻想驱除了脑袋,安静下来之后他的思维也渐渐清晰了起来,他的心里暗暗地道:“柯书冉的身体恢复到原封不动的状态,这肯定是石玥动的手脚。那个时候,我是准备和柯书冉结婚的,石玥不仅催眠了柯书冉,抹除了柯书冉脑子之中关于我的一些记忆,还恢复了柯书冉的处子之身,她这么做其实是想让柯书冉彻底离开我。”

  不仅抹除相爱的记忆,就连相爱过的身体都恢复出厂状态,由此可见石玥的嫉妒之心有多么强烈。

  想着想着,倦意袭来,叶枫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不过没睡多久,他突然又睁开了眼睛,猛地从床上跳了下来。恰在这个时候,一道人影从窗户口跳了进来,落地无声。

  侵入卧房的人身高身材,一头花白的长发,两只眼睛散发着慑人的神光,正是给冉浩辰留言,等他返回大槐树村之后要来找他的乌拉扎卡。

  四目相对,彼此都没有语言,直到一分钟之后叶枫才打破沉默:“你来干什么?”

  乌拉扎卡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怎么,不欢迎我吗?”

  叶枫的视线落在了乌拉扎卡的手上,他发现乌拉扎卡的手上戴着那双他见过一次的金属手套。乌拉扎卡使用这双金属手套能接住子弹,他带着这双手套说明他是处在战斗状态下下。乌拉扎卡在防备着他。

  叶枫反问他:“半夜三更你用这种方式闯进我的房间,你还指望我给你泡杯茶欢迎你吗?”

  “茶就不必了,我来可不是为喝你的茶的,”乌拉扎卡说道,“我们谈谈吧。”

  叶枫说道:“你想谈什么?”

  “首先,我申明一下,我是来给你一个机会的。”乌拉扎卡说道。

  叶枫笑了笑:“你给我机会?你给我什么机会?”

  “告诉我石玥在什么地方。”乌拉扎卡直直地看着叶枫。

  “笑话,她在什么地方我怎么知道?你追捕了她几百年都没有得逞,她有多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叶枫说道。

  乌拉扎卡冷哼了一声:“我得到了一个情报,她在古巴现身过,而且给你留了一张纸条。还有,你在古巴干掉了龙牟华和龙江涛。我说得对吗?”

  叶枫的心中顿时一震:“谁给你的情报?”

  乌拉扎卡冷笑道:“最近你是不是感觉总有一个影子一般的人物在暗中跟着你呢?”

  叶枫忽然就想起了早前一些时候他所听到的在山林里的响动,还有在京都回春居所发生的事件,他的眉头也顿时皱了起来:“你在暗中跟踪我?”

  乌拉扎卡耸了一下肩:“我倒是想时刻跟踪你,可我还没有那么强大的实力。就以刚才为例,我还在窗外,你就已经察觉到我的存在了。我一进屋,你也从床上起来了。如果我是那个影子,你根本就发现不了我。”

  这倒也是的,乌拉扎卡的目的是见面,他根本就没有必要藏在山林里玩藏猫猫的游戏。再就是乌拉扎卡的实力虽然强,但也不至于强到完全压制他的程度。刚才发生的事情也真是一个很好的说明,乌拉扎卡还在窗外他就已经察觉到了,乌拉扎卡进屋的时候,他也从床上起来了。但是那个影子一样的人物却要强大得多,他听到声音出来的时候,对方早就不知所踪了。

  从乌拉扎卡的话里,叶枫也梳理出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乌拉扎卡所得到的情报多半是那个影子提供的,而那个影子早在古巴的时候就开始跟踪他了。

  梳理出这个信息,叶枫也惊出了一声冷汗,这人如此之强,如果他要下手杀人,那么他不知道有多少机会!

  一个影子一样的人物,他居然给不死族的乌拉扎卡提供情报,他是谁呢?

  这一点似乎不难猜测,但要确认,却还是需要从乌拉扎卡这里来确认,短暂的沉默之后,叶枫将心中的惊骇也隐藏了起来,他试探地道:“乌拉扎卡先生,我们先不谈你给我的什么机会,我知道,你一定知道那个人的身份,你来找我谈话,你就应该拿出一点诚意,告诉我吧,他是谁?”

  “呵呵,”乌拉扎卡笑了一声,“你现在越来越像一个生意人了,你其实把你的身份搞错了。”

  “你什么意思?”

  “你现在是半个不死族的族人,这才是最重要的,商人,只是你的一个伪装,”乌拉扎卡说道,“叶枫,你应该从这个角度来看待你的身份,这才是正确的。”

  叶枫微微地愣了一下,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医生和球员,却还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不死族的族人。这也是第一次有人用不死族的族人的身份称呼他,之前就连石玥都没有这样称呼过他。

  “你的归宿不在商场,也不在绿茵场上,也不是你作为医生的那一部分,”乌拉扎卡淡淡地道,“你已经走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路,这条路的尽头就是不死族。”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叶枫打断了他的话,“告诉我,他是谁?”

  “好吧,你是一个固执的人,”乌拉扎卡说道,“他叫阿瑞斯。”

  “阿瑞斯?”叶枫念了一下这个名字,他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名字,这个名字也给他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可惜他实在想不起在什么地方听过或者见过这个名字。

  “看过荷马的《伊利亚特》吗?”乌拉扎卡说道。

  叶枫摇了摇头:“没有看过。”

  “那你看过好莱坞的电影《诸神之战2》吗?”乌拉扎卡又说道。

  叶枫顿时回想了起来,阿瑞斯是这部电影之中的一个角色,他是古希腊的战神。这部电影上映了几年时间了,而他却是在读高中的时候,在柯书冉的家里的电脑上看的。这部电影的宏伟的战斗场面和埃德加拉米雷兹所饰演的战神阿瑞斯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所以,刚才乌拉扎卡说到“阿瑞斯”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心里便生出了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的感觉。

  “古希腊的战神?”叶枫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乌拉扎卡先生,你开什么玩笑?是借用的阿瑞斯的名字吧?他自诩是战神,不死族的战神吗?”

  乌拉扎卡却是一副严肃的表情,“他确实是不死族的战神,他也确实是古希腊的阿瑞斯。”

  叶枫顿时僵在了当场。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