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这种情况出现一次也就罢了,他还可以归咎为小猫小狗什么的,可这种情况已经是第二次出现了,他就只能判断为有人在暗中跟踪他了。

  沉默了半响,叶枫向山林走去。走到山林的前沿他又停下了脚步,转身向山下走去。进入山林去搜寻跟踪者,在黑夜里,这其实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对方既然不现身,那就由他去吧。他的心里也暗暗地琢磨着对策,下一次就不会让对方如此从容地离开了!

  一直都到山下都没有再遇到异常的情况,柯书冉的家亮着灯光,夜色笼罩下,她的家显得格外清新,格外宁静。

  他赠送了柯书冉百分之五的仙女集团的原始股份,从这个角度去看柯书冉,她其实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亿万富翁。可她的家没有任何变化,还和几年前一样。唯一的变化就是屋前屋后栽种了更多的花卉和植物,掩映在花卉和植物之中的瓦房带着点世外桃源般的气息。

  叶枫走过小桥,一个人影忽然从屋后的一棵榕树下走了出来。是个子不高却格外强壮的张优,叶枫一眼就认出了他来。柯书冉作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以包伟为首的保镖团队一直都轮换着保护她,无论柯书冉在学校还是在家里,包伟等人都像是她的一个影子。

  “老板,你来了。”张优很恭敬地打了一个招呼。

  叶枫微笑了一下:“回去休息吧,今晚这里有我。”

  张优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那我回去了。”

  目送张优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叶枫收回视线,抬起手准备敲门。手背即将磕击在门板上的时候,他又犹豫了。他敲门,柯书冉肯定是要给他开门的。他要进去,柯书冉也肯定是会让他进去的。可是,那之后呢?一想到这一点,他的心里就好一阵失落和伤感。

  石玥留在柯书冉脑海里面的催眠禁锢就如同是一道枷锁,一道围墙,将他与她的爱情和那段甜蜜的往事囚禁了起来,如果不打破这道禁锢,她就无法想起她和他之间的那段感情,那段往事,这种情况下夜访她的家,她大概会认为他是好色之徒,又来占她的便宜了吧?

  “我要不要进去呢?进去了我又该说什么呢?”叶枫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

  他的心里充满了纠结,纠结着要不要进去,纠结着要不要解开她的催眠禁锢。对于解开她的催眠禁锢的事情,他虽然思考过很多次了,可是总是无法拿定主意。每一次他都用各种理由说服自己一定要解开她的催眠禁锢,可每一次想到不死族,想到他的那些强大的敌人们,他又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

  视线移到旁边的一扇窗户上,半开的窗户似乎给了叶枫一个灵感,他跟着放弃了敲门进去的念头,来到了窗前,拉开窗户,翻窗跳了进去。

  窗户后面是柯书冉的书房,没人,没灯,书桌上还放着一摞作业本,看样子柯书冉似乎才批完作业不久。

  叶枫走出书房,往柯书冉的寝室潜行过去。还没靠近,他忽然听到了说话的声音。

  “叶枫那小子不知道干了什么事情,他居然被米国通缉了。”这是李婉博的声音。

  “可不是,仙女集团在米国停市,没过几天却又在华国上市。”这是兰翠娥的声音,“他真是一个神通广大的人呐,要知道,我们仙女集团现在都还没有满足在华国上市的条件呢。”

  “他……”柯书冉的声音,“他的生意越做越大,祸也越闯越大,我真替他担心。我前天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可他的那个号码一直都处在关机的状态,根本就打不通。”

  “我也打过,他大概是换号码了吧。”李婉博的声音。

  兰翠娥却说道:“不会,他肯定是有他的原因才会关掉手机的,你们想啊,米国在通缉她,他要是接了我们的电话,那不就暴露位置了吗?我看电影,电影里面就是这样演的,米国能通过卫星信号定位找到目标呢。”

  三个女人叽叽呱呱地说着聊着,说的也都是他叶枫,熟悉的感觉,熟悉的声音,这一切都让叶枫感到舒服。他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寝室的门没有关严实,有一条两指宽的缝隙。透过那条缝隙,叶枫看到了屋里的景象。李婉博、兰翠娥和柯书冉都坐在床头上,柯书冉拿着针线在做针线,李婉博和兰翠娥则拿着绣花针在纳鞋垫。三个女人的身上都只穿着睡衣,灯光一照,薄薄的布料顿时形同虚设。

  一室春光是毫无疑问的,屋里是柯书冉还是兰翠娥还是李婉博,她们的身材都好得无可挑剔。一室无聊也是毫无疑问的,因为这屋里的三个女人都是仙女集团的原始股东,都是亿万富婆,而她们却在织毛衣纳鞋垫。亿万富婆织毛衣纳鞋垫这种事情,全世界恐怕也只有大槐树村才有吧?

  柔和的灯光,年轻而性感的女人,还有毛衣和鞋垫,以及从睡衣里面隐约展露出来的朦胧春光,这些元素混合在一起,这个画面真的很美,让人感到很舒服。叶枫的心里也有一种冲动,他想走进去与她们在一起,哪怕只是与她们拉拉家常,看着她们织毛衣绣鞋垫也好。不过他最终还是忍了下来,他是偷偷潜入进来的,要是被她们发现了,他一个大男人夜里潜入一个女人的家里,那叫什么事呢?

  就这样看看也好。

  “那你们说,阿枫会躲在什么地方呢?”柯书冉说。

  “仙女集团都在华国上市了,他肯定在华国呀,”李婉博的思维是比较清晰的,“公司上市这种事情,有些文件是必须要他来签署的,所以他绝对在华国。我猜呀,他现在多半是在京都吧,和冉莹颖那个狐狸精在一起。”说到冉莹颖,李婉博的口气有些不服气的感觉。

  兰翠娥跟着说道:“婉博,不要乱说,冉莹颖是冉浩辰的姐姐,冉浩辰是阿枫的徒弟,他们两人怎么可能在一起呢。要在一起,那也是跟……”她的视线忽然移到了回来的身上,没往下说下去了。

  柯书冉讶然地道:“你看着我干什么?翠娥姐,我和阿枫是清白的,我是他的老师,他是我的学生,我们怎么可能在一起呢?”

  “你真不记得了吗?”兰翠娥的眼神显得很奇怪。

  “记得什么呀?我们真没什么。”柯书冉说。

  李婉博是个大嘴巴,她咯咯笑道:“你们真没什么吗?我可不这么认为,你们呀,就差没生小孩了。”

  “呸呸呸,我的身子还没让男人碰过呢,生什么小孩?”柯书冉的脸红了。

  站在门口的叶枫听到这句话也大汗了一把,柯书冉居然认为她还是一个冰清玉洁的黄花闺女,这事还真是挺诡异的。不过料想这也必定是跟石玥的催眠有关。

  这句话也同样引起了李婉博和兰翠娥的惊讶,两个女人直勾勾地看着柯书冉,心里也都在想着什么的样子。她们心里想的事情肯定与柯书冉的身体有关,因为在她们看来,柯书冉可以因为生病什么的原因忘记她与叶枫的那段往事,那段感情,可是一个女人究竟是不是黄花闺女这一点却不是得了健忘症或者失忆症就可以遗忘的,因为有些东西有没有被人碰过,那不是明摆在那里的吗?

  “你们干什么呢?不要再这样看着我,你们的样子好奇怪。”柯书冉有些慌张的样子,“我请你们来是教我织毛衣的,不是让你们来看我的。”

  “你真没得失忆症吗?”兰翠娥终于说话了,“我也算是个医生,阿枫教会了我不少东西,我给你看看。”

  李婉博在旁边怂恿道:“就是就是,让翠娥姐给你看看。我其实早就怀疑你患了失忆症了,这种病要是不及时治疗,越往后就忘记得越多。你想连我们姐妹俩都忘记吗?那可不行。”

  “看什么呀?我又没病,我不看。”柯书冉连忙拒绝。

  “大家都是女人,检查一下有什么?”兰翠娥说着就凑了过去,伸手去揭柯书冉的睡衣。

  柯书冉根本就没料到兰翠娥这么低调老实的女人说动手就动手,一时不查近被她把睡衣掀了起来,顿时露出了一双雪白的大腿和一条粉色的小裤。兰翠娥还要伸手去拉她的小裤,她慌忙伸手压住,一边紧张地道:“翠娥姐,你干什么啊?”

  兰翠娥说道:“我给你检查啊,你是病人,我是医生,病不避医,不要不好意思嘛。”说着,她又伸过了手去。

  “不要,不要,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色狼!”柯书冉紧张地往后退,可旁边的李婉博忽然把她抱住,与兰翠娥一起将她掀倒在了床上。

  一边是医生和她的助手,一边是病人,强行检查的事情就发生在了床上,发生在了叶枫的眼皮底下。之前还是朦胧的春光,一下子就变成了春色满园了。

  叶枫也傻眼了,他也是医生,可他从来没有这样给某个女病人检查过身体呢。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