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牟华的视线移到了那一堆衣物上,然后悄悄地爬了过去。这种情况下已经没有必要再开枪杀人了,而且枪声有可能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很快就爬到了那堆衣物边,从那个古巴青年的裤兜之中摸到了一部手机。然后他又爬回到了礁石群中隐藏了起来。他拨出了一个号码,然后焦急地等待着对方接听电话。

  “喂?”手机里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充满了试探的意味。

  龙牟华激动地道:“爸,是我,我已经逃出来了,快来古巴,我在拉富埃尔萨古城堡下面的海滩上。”

  “两个小时。”对方完就挂断了电话。

  龙牟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然后他从礁石后面探出了头去,欣赏那发生在水里的游戏。他刚才没有半欣赏的心思,现在有了。

  时间在焦灼的等待里一地流走,宛如指缝间的沙粒。龙牟华的心也在等待里备受煎熬,四周的一响动都会让他受惊,让他紧张,让他害怕。

  那对古巴情侣终于离开海滩了,那个古巴青年并没有发现有人偷走了他的手机。在水里忙活了一阵的他心满意足,浑身舒畅,走的时候还哼着歌。

  那首歌是西班牙语的歌,龙牟华根本就听不懂。

  两个时的时间终于过去了,波浪翻滚的海面上行来一艘橡皮艇。隔着很远的距离,那艘橡皮艇便打了一下灯光。那不是橡皮艇上的照明灯,而是战术手电。那只战术手电在黑暗里闪烁了三下,然后熄灭了。

  这是一个信号,龙牟华从礁石群中走了出去,冲到湿润的沙滩上。他唤醒了手机,高高地举过头,然后挥舞着,用手机屏幕那微弱的荧光回应着对方。

  橡皮艇上的战术手电再次闪烁了三下,似乎是表示已经知道了龙牟华的位置。

  橡皮艇调整了方向,直奔龙牟华所在的位置冲了过来。

  龙牟华继续挥舞着他的手臂,激动得想哭。自由近在咫尺,马上就会降临,这对于刚刚从绝境之中逃出来的龙牟华来,没什么比这更好了。

  “叶枫,你会付出代价的,我发誓,”龙牟华自言自语地道,“等我回到米国,我会动用一切能被我所用的势力向你展开复仇行动,你的手下,你的女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我要你尝尝失去至亲至爱的痛苦,然后再去死!”

  现在,什么来生丸,什么生产技术都不重要了,复仇的已经扭曲了他的灵魂。

  那艘橡皮艇破浪而来,很快就来到了龙牟华的面前。

  橡皮艇上有四个人,三个穿着夜间作战服武装到了牙齿的战士,还有一个便是龙江涛。这三个战士龙牟华从来没有见过,不过他知道那是龙江涛的人,可以信任。也倒是的,龙江涛带到这里的人,还有信不过的吗?

  三个战士从橡皮艇上跳了下来,一个稳定橡皮艇,两外两个蹲在沙滩上,监视着左右两侧和龙牟华身后的一大片区域。

  龙江涛最后一个从橡皮艇上跳了下来,他走到龙牟华的身前,伸手抱住了他,激动地道:“逃出来就好,逃出来就好,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龙牟华的眼角有些湿润了:“爸,我也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他们打算把我押送到华国,而叶枫那家伙一直都在想办法要我的命。如果不是你来救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会付出代价的,爸向你保证。”龙江涛的心里充满了恨意。

  “我们走吧,这个地方不宜久留,”龙牟华道,“在路上我在告诉你我是怎么逃出来的。”

  龙牟华了头,他松开了龙牟华:“撤退。”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停泊在浅水处的橡皮艇突然爆出了一个沉闷的响声。充气的橡皮炸开,橡皮艇的一侧顿时焉气了。

  这也是一个信号,龙江涛和龙牟华都下意识地卧倒在了沙滩上。三个武装到牙齿的战士的反应非常迅速,他们将龙牟华和龙江涛围在了中间,同时警惕地盯着各自负责的方向。

  海滩上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影。海滩后面的树林也显得很安静,没有持枪的人出现。

  这是不正常的,因为美制的军用橡皮艇不会无缘无故地爆裂。

  “谁?”龙牟华紧张得要死,“你们看见谁没有?”

  龙江涛抓住了龙牟华的手:“不要紧张,镇定,那个叶枫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人,他不是神,你不应该如此怕他。

  龙牟华了头,他看上去似乎平静了一些,但心中对叶枫的畏惧却是根深蒂固的,并没有因为龙江涛的一句勉励的话而消除。

  这时一个战士取下了腰间的夜视望远镜,开始用这个设备搜索隐藏在暗处的枪手。

  啪!却还没等用夜视望远镜观察的战士有一个初步的观察结果,一颗子弹便从夜视望远镜的一只镜头之中穿透而过,从他的眼眶之中扎进了他的大脑。鲜血从他的前脸和后脑迸射而出,宛如在夜色中绽放的红色的花。

  “在12钟方向!”一个战士端起他手中的m16突击步枪便向着正前方射击。

  另一个战士也加入了进来,举枪进行压制性射击。

  枪声大响,一颗颗子弹呼啸着飞进了树林。这种漫无目的的盲射会让隐藏在树林之中的枪手感到头疼。

  “走!”龙牟华一把拉起龙牟华,飞快地往橡皮艇跑去。

  橡皮艇虽然有一侧焉气,但如果只是两个人乘坐的话,完全可以支撑到佛罗里达半岛。那是米国的国土,只要逃到那里,将没人敢在那片土地上撒野!

  龙牟华是被龙江涛拉着跑的,但却是最快爬上橡皮艇的。一爬上橡皮艇,他就将整个身体都放平在了橡皮艇里,他颤声道:“是他,一定是他!他追来了!”

  龙江涛的神色凝重:“他在跟踪你?”

  “我非常小心,可是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龙牟华的脑海里飞快地回想着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错了,可是他怎么都想不到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他也想不明白着命运为什么如此戏弄他,就在刚才他还在为重获自由而欣喜若狂,可是眨眼间他又陷入了如此危险的境地!

  最糟糕的是,直到现在为止,对方都没有现身。他就像是隐藏在黑夜里的恶魔,厉鬼,先带给人恐惧,再带给人死亡!

  龙江涛没有再问龙牟华是怎么被跟踪的,因为任何答案都无法让给他带来安全感。他一拳轰在了水面上,海水顿时被掀起了一道两米高的水柱。接着冲击力,船头向着海滩的橡皮艇顿时转了个弯,向着了佛罗里达半岛的方向。他拉了一下引擎的启动绳,橡皮艇向着佛罗里达半岛驶去。

  两个被留在沙滩上的战士被抛弃了。然而,就算被如此抛弃,他们也没有忘记他们的职责,他们任用火力压制着那片树林里的枪手,为龙牟华和龙江涛争取逃走的时间。

  一颗子弹忽然飞来,瞬间爆开了一个战士的脑袋。

  剩下一个愣了一下,再也受不了了,撒腿就往拉富埃尔萨古城堡的方向跑去。

  没有任何声音,最后一个枪手刚刚跑出几步,一颗子弹便从侧面飞来,从他的肋腔扎入,撕烂了他的心脏。他摔倒在了地上,面孔向着大海的方向。在呼吸停止的那一刹那,他看到了快要离开浅水区的橡皮艇。那之后,黑暗将他吞噬,他什么都看不见了。

  就在这时,即将驶出浅水区的“瘸腿”橡皮艇一侧突然冒起了一团水花来。水花****,形成了一道薄薄的水帘。一道亮光从水帘之中穿出,狠狠地扎进了龙牟华的胸膛。

  龙牟华惊恐地看着插在胸膛上的尖刀,想什么,却连一丝张开嘴皮的力量都失去了。

  “不——”龙江涛一声怒吼,一脚踹向了水帘后面的人影。

  水帘被撞散,隐藏在水帘后面的人也现出了身影和面容来,正是叶枫!

  叶枫一拳轰在了龙江涛的脚掌上,一个沉闷的响声便在脚与拳对撞的缝隙里产生,巨大的冲击力将叶枫掀得往后仰去,而龙江涛则直接被掀出了橡皮艇,掉进了海水之中。

  橡皮艇往前冲刺,却因为重量不平衡,侧翻在了海水之中。

  哗啦!龙江涛突然从海水之中冒了出来,他的手中多了一把手枪。

  却不等他开枪,叶枫一拳轰在了身前的水面上。轰隆一声闷响,一片海水向龙江涛扑卷了过去。这一拳所掀起的海水起码几百斤,它就像是一道水墙!

  砰砰砰!龙江涛连开三枪,但子弹无法撕开水墙击中水墙后面的叶枫。

  “你还我儿子命来!”龙江涛已经疯狂了,他不顾一切地冲向了正面卷向他的水墙,他要抓到叶枫,一枪打爆他的头!

  水墙撞在了龙江涛的身上,海水让龙江涛难以睁开眼睛。

  一道身影便在这时靠近龙江涛,手中的一把巧的飞刀瞬间割过了龙江涛的咽喉。他的手也抓住了龙江涛的握着枪的那只手,让龙江涛无法开枪。

  水墙烟消云散,站在海水中的两个男人也静止了下来。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