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步声传来,刚才那个去拿纸笔的特工倒转了回来。

  龙牟华径直向楼梯口走了过去,对方刚刚一现身,砰一声枪响,那个拿着纸笔的特工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前后开了两枪,龙牟华一点都不担心枪声会传到地面上去。原因很简单,这是专门用来审问的地下室,隔音效果肯定是非常好的。修建这间地下室的人也绝对不想他在拷打某个人的时候,那惨叫的声音被附近的人听见。

  “叶枫,我们之间还没完!”龙牟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意,他往地下室的出口跑去。

  阳光洒落在脸庞上,还有凉爽的风,重获自由的感觉对于龙牟华来弥足珍贵。他贴着墙角行走,双眼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他的神经绷得紧紧的,生怕有人从某个角落里蹿出来,惊动叶枫,让他再次落入叶枫的手里。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地下室的位置非常偏僻,距离叶小五和叶枫居住的地方足有五百米远。

  这个地方靠近一片茂密的咖啡田,咖啡田的后面便是一片茂密的森林,只要穿过这片咖啡田他就能进入森林,那个时候他逃脱的机会就更大了。

  走到墙角的尽头,龙牟华回头看了一眼叶枫和凌瑄的临时住处一眼,他没有看到叶枫和凌瑄,却看到了在地面巡逻的杨洪涛的人。他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这帮蠢货,他们大概还以为我正被杨洪涛严刑拷打吧?等他们进入那间地下室的时候,我已经逃出去了!你们等着我的报复吧,你们给我等着!”

  龙牟华猫腰钻进了咖啡田,飞快地向咖啡田后面的森林跑去。

  沙沙沙,一个方向忽然传来了奇怪的响声。

  龙牟华跟着停下了脚步,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他看到了一片咖啡树晃动了一下,好像有个人正向他这边走来。这一刹那间他紧张得就连心脏都快从口腔里蹦跶出来了。他蹲了下去,将手中的枪口对准了那个方向,不过他不敢贸然开枪。

  在咖啡田里开枪和在封闭式的地下室里开枪是两回事,在这里开枪,枪声肯定会传到很远的地方,被人听见。他不敢想象因为贸然开枪而引来叶枫和卡妮莎的追捕的后果。

  沙沙沙,声音越来越近。

  龙牟华咽了一口口水,紧张得要死。

  一只脏兮兮的猪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它也看见了蹲在了咖啡田中的龙牟华,它受到了惊吓,转身就跑了。

  “妈的,原来是一只猪,吓死我了。”龙牟华苦笑着骂了一句,然后继续向森林的方向跑去。

  他一点都没发现,猪出现的时间和方向都不对。他也没有发现,就在他再次奔跑起来之后,那个第一次传来声音的方向又出现了一响动。咖啡田里,似乎有一个影子在跟着龙牟华,他去哪,它就去哪……

  龙牟华在茂密的森林里狂奔的时候,杨洪涛的尸体也被抬出了地下室。

  额头中枪,子弹穿过大脑,杨洪涛死得非常干脆,没有多余的痛苦。不过他肯定是不愿意死的,哪怕这种死法看上去还算不错。

  杨洪涛手下的几个特工警卫垂头丧气地站在叶小五的面前,不敢面对她的严厉的眼神。

  “杨首长死了,你们难道不准备给我一个法吗?”叶小五冷冷地道。

  “我们……”一个组长级别的特工终于话了,“我们只是在执行杨首长的命令而已。”

  “什么命令?”

  “他让我们将龙牟华带到这里来审问,我们有两个同事参与了审问,他们也都死了。”特工组长道,“我们奉命守住外围。”

  “是守住我们吧?”站在叶小五旁边的叶枫插嘴道,“是谁给你们的权利将那么重要的犯人带走的?你们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特工组长垂下了头:“对不起,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杨首长显然是低估了龙牟华的能力,才会出现这种事情。”

  叶小五叹了一口气:“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什么都不能让杨首长活过来。你给我写一份详细的报告,这份报告将呈交上面。我要你出百分之百的事实,不能有半隐瞒,否则,我会治你们一个失职之罪。”

  “是,我会完成这份报告的。”特工组长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他其实很清楚叶小五的意思,人死都死了,也就没必要替杨洪涛掩饰什么了。这件事的责任将由两个人来承担,一个是已经死了的杨洪涛,而另一个便是已经逃走的龙牟华。现在站在这里的人没有谁应该为杨洪涛的死承担什么责任。

  这件事白了其实也是杨洪涛自己找死,如果他不派人偷走龙牟华,龙牟华又怎么会有机会杀他呢?

  杨洪涛和两个特工的尸体被抬了下去,他们的尸体将被转送回国。相关的报告也会出炉,呈交上面。至于以后是个什么处理结果,那已经不需要去操心了。

  “儿子,跟着你的那个女孩子呢?”众人散去的时候,叶小五忽然问道。

  叶枫道:“我让她去附近找找,看能不能找到龙牟华。她很擅长追踪。”

  叶小五道:“我也派了人出去追踪龙牟华,但愿能找到他。那家伙,真应该在米国的时候就杀了他!这次如果被他逃掉了,不仅这个情报基地会暴露,更让我担心的是他会想方设法报复你。”

  叶枫却并不在意的样子,他淡淡地笑了笑:“妈,你放心吧,这里是古巴,他不容易逃出去的。”

  叶小五却摇了摇头:“你这么就错了,你不了解这里的情况。这里距离关塔那摩基地很近,龙牟华如果联系了米国的势力的话,他们很快就会派出一支精锐的战队潜入古巴接应他,救走他。”

  “这样的话,要不我也出去找吧。”叶枫。

  “你又吧擅长这个,你出去也没有用,”叶小五看着叶枫,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儿子,你怎么不让卡妮莎守着龙牟华呢,要是你让卡妮莎守着龙牟华的话,杨洪涛的人根本就没机会偷走龙牟华。”

  叶枫耸了一下肩:“是我大意了,我想这里是你们的情报基地,这里的人都是自己人,再了,我击晕了龙牟华,我认为他没法逃走。还有就是,我也就只是将摄影机交给你而已,耽搁也就十分钟的时间而已,却没想到回去的时候就发现龙牟华不见了。”

  “儿子,你不会……”叶小五的眼神之中有儿猜疑的意味。

  叶枫笑道:“妈,你该不是以为是我故意放走了龙牟华吧?你不是不知道我和他之间有多大的仇恨,你我杀了他倒是很有可能,但如果你我放走了他,那就不可能了。”

  叶小五跟着道:“儿子,不是妈不相信你,只是妈总觉得龙牟华这次潜逃实在是太容易了,这反而不正常了。”

  “等抓到他,你亲自问他不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吗?”

  “但愿吧,”叶小五道,“算了,不了,你去忙你的吧,我也去处理后面的事情了。哎,不知道这次会不会被问责。”

  母子俩分开,叶枫慢吞吞地回到了他和卡妮莎所居住的房间之中。

  客厅里空荡荡的,卡妮莎并不在屋里。

  叶枫径直走到了沙发上,拿起了一只放在沙发上的烟盒大的电子设备。电子设备的的蓝色显示屏上赫然有一个红在移动,往着一片海滩的方向。

  叶枫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他转身出了门……

  夜幕降下,繁华的哈瓦那市仿佛才刚刚苏醒,向看见它的人展露出纸醉金迷的一面。无数的车辆在蜘蛛网一般的道路上奔流穿行,灼眼的车灯构成了一条条光带。这些光带仿佛是这个城市的血管,在为这座城市输送养料与血液。不过拉富埃尔萨古城堡是一个例外,夜幕下的它仅有少许光亮。古老而坚厚的城墙,还有石塔,它向人展示的却是饱经沧桑的一面。

  一片僻静的海滩上出现了一个人,他眺望着海峡对面的佛罗里达半岛,期待着什么出现的样子。他的衣衫褴褛,脸也脏兮兮的,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子啊海滩上拣饮料瓶子的流浪汉。

  他当然不是流浪汉,他是龙牟华。

  从农场逃到这里,他没有休息一分钟,也没有喝过一口水。让他能坚持到现在的是一份对自由的渴望,还有一份复仇的心。

  站在海滩上眺望属于米国的佛罗里达半岛显然不会唤来救兵,龙牟华向古城堡走去。一对在海滩上散布的情侣进入了他的视线,那对情侣肆无忌惮地搂抱在一起,亲吻着,用手掌在对方的身上寻找着什么。

  龙牟华拔出了枪,蹑手蹑脚地潜行了过去。海滩上的嶙峋的礁石成了他的掩体,直到他靠近那对情侣,对方都没有发现他。

  “我龙牟华也要为抢一部手机而杀人吗?这一切都是拜叶枫那混蛋所赐!”龙牟华举起了手枪,将枪口对准了那个古巴青年。

  却就在这时,激吻之中的情侣忽然脱掉了身上的衣服,手拉着手地跑进了海水里。海水里很快就上演了一场水里的游戏。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