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目送叶小五消失在视线之中才转身往来府的餐厅走去。

  “小枫,你妈呢?”来永辉一边问一边看叶枫的身后,却没有看到叶小五人。

  来子馨也问道:“是啊,你不是说等到阿姨一起过来的吗?阿姨人呢?”

  叶枫走了过去,压低了声音:“上面突然召唤我妈,有很重要的任务要执行,你们也知道的,我妈的身份比较特殊。如果不是国家大事,她肯定是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的。她特意让我转达她的歉意,真是不好意思。”

  一次愉快的“相亲”就这么提前结束了,来永辉和来子馨满脸失望。来家的一些至亲似乎也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虽然不知道叶小五离开的原因,但失望肯定是有的。

  “好了好了,吃饭吧。”来永辉发了话。

  几十个来家人,一个叶家人坐在来家专门宴请宾客的大餐厅里就餐。来家来给叶枫敬酒的人当然不会少,叶枫这边也是来者不拒,别人敬他多少他就喝多少。这样喝酒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他不用那些让他不好回答的问题,以及来子馨为他夹的那许多大鱼大肉。

  “哇,大伯,你女婿好好的酒量,我看他都喝了几十杯了,少说也有几斤酒了吧?真是海量啊。”一个来家的后辈在来永辉耳边讨好地说。

  来永辉呵呵笑了笑,很是得意的样子,桌下却伸脚踢了一下来子馨,示意她做点什么。

  来子馨心领神会,凑到对坐在她身边的叶枫说道:“枫哥,你少喝点,酒醉伤身呀。”

  这次见面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叶枫哥”变成“枫哥”了。还有一个变化就是以前在一起吃饭,来子馨是想方设法灌叶枫酒喝,现在却关心他的身体,劝他少喝一点了。虽然两人的关系其实并没有最终确定下来,但来子馨却已经提前进入了温柔好贤妻的角色。

  “没……没事……我高兴……”叶枫说话都哆嗦了起来。

  几斤白酒,这是一个可怕的量,一般人想都不敢想。

  “算了,子馨,你扶小枫回去休息吧。他已经醉了,不能再喝了。”来永辉也心疼爱胥,赶紧出面挡酒。

  来永辉一发话自然没人敢再去灌叶枫酒喝,来子馨也趁机将叶枫搀扶起来,踉踉跄跄地往餐厅外走去。

  一走出餐厅,叶枫眼眸中的醉意顷刻间就消失了一大半。他其实根本就没醉,是装醉。几斤白酒对他来说与几听啤酒没什么区别。自从变成了不死族的体质之后,他对酒精的免疫力便提升到了一个让他自己都感到害怕的高度。事实就是,他几乎能把白酒当作苏打水来喝。

  不止是对酒精的免疫,变成不死族的体质之后他对寒冷、高温以及很多种病毒都具有超强的抵抗力和免疫力。

  这些变化看似不可思议,但却是很正常的——不死族的人寿命长达几百上千年,如果是个病毒都能祸害,那还怎么活几百上千年呢?如果稍微冷一点就感冒,那还算是不死族吗?

  心中很清楚自己的情况,但叶枫却也没有立刻揭穿自己,他心里暗暗地道:“我假装喝醉,来子馨也没法烦我了,等夜里我留一张纸条就走。”

  来子馨根本就不知道叶枫此刻是个什么情况,她一直都还以为叶枫是喝醉了,她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叶枫往她的房间走去,一边嘀嘀咕咕地道:“你呀你,喝那么多酒干什么?我还指望你待会儿陪我看电影呢,你喝醉了,我和谁看去啊?”

  “我……没醉……嗯嗯……”叶枫吐词含混不清。

  进了房间,来子馨将叶枫扶到了床上去躺着,然后站在床边静静地端详着叶枫。

  叶枫用眼睛缝隙的余光也瞧着来子馨,心里暗暗地道:“这家伙想干什么呢?我都已经上床休息了,你也该离开了吧?”

  就在这时来子馨忽然凑了过来,麻利地解开了叶枫的衬衣纽扣,露出了他的结实的胸膛和拥有八块腹肌的小腹。

  男性的健美让来子馨一阵心慌,她红着脸说道:“我可不是占你的便宜啊,喝醉了酒的人都是要做一些解酒处理的,敞开衣襟是第一步。第二步,嗯,我得把你的裤子脱下来。我这是为你好,真的,你肯定不会怪我的吧?”

  叶枫:“……”

  裤子也没了,衬衣也没了,叶枫的身上就只剩下了一条小裤和一双袜子。而来子馨似乎没有帮他脱掉那双袜子的兴趣,她转身去了浴室,很快就端着一盆清水走了出来。她开始用打湿的毛巾给叶枫擦拭身体上的汗珠。

  冷冰冰的毛巾在肌肤上爬行,胸肌、腹肌还有大腿和脸蛋,带来的却不是凉爽,而是燥热。好几次叶枫都想不装下去了,可一考虑到揭穿自己之后将要被她烦上大半夜的时间,他也就放弃了,暗自祈祷着她赶紧擦完走人。

  足足二十分钟来子馨才将叶枫的身子反反复复擦完三遍,然而她却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她直盯盯地看着叶枫,那眼神好奇怪,而且显得有些紧张和兴奋。

  “不会吧……”叶枫想到了一个让他头疼的地方。

  “枫哥,你说你的小虫虫不能变成小朋友,我应该相信你吗?”来子馨忽然自言自语地道,“你这个人骗了我很多次,我不太相信你啊,你说怎么办呢?”

  叶枫的额头又悄悄地冒汗了。

  “与其被你骗,不如我自己来验证。不好意思,我取一点样拿去化验,你不会介意的吧?”来子馨碎碎念叨,忽然伸手抓住了叶枫的小裤往下一拉……

  刚才叶枫还能沉住气,可是这会儿再也沉不住气了,他猛地支身坐了起来,一根指头戳在了来子馨的昏睡穴上。

  再顽皮的千金大小姐也不能让她这样胡闹不是?

  来子馨软绵绵地趴在了叶枫的身上,那姿势让人充满联想。

  叶枫呆了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她要取样,她用什么工具取样呢?”

  流氓!

  仙女集团京都基地办公大楼。

  “师父,你老人家回来也不说一声,你打个招呼我也好来接你的机啊。”办公室里,冉莹颖面带微笑,讨好地道。她此刻的样子很像是古时候宫廷里的宫女,但绝对不会让人讨厌。

  如何去讨好一个人,这其实是一门很深的学问,而冉莹颖将这门学问显然已经学到了极致。

  “就是不想你麻烦,所以才没告诉你嘛,”叶枫说道,“对了,这段时间公司没什么事吧?”

  “没事,一切不都好好的吗,师父你喝茶。”冉莹颖将一杯泡好的乌龙茶放到了叶枫的面前。

  叶枫看了一眼晶莹剔透的骨瓷茶杯,然后又看了一眼冉莹颖的领口。领口里一抹雪白的冰肌,那色泽,那细嫩,比之眼前的骨瓷茶杯还要漂亮。还有那两团相互挤压的形状,巍峨,挺拔,雄壮,是山却又给人一种没有骨头的柔软感。

  美妙的风景曝露眼前,深沟浅香的顿时勾起了叶枫的一些回忆。他想起了与冉莹颖在一起的那一些时光,她的放纵,她的如火一般的热情,还有她的温顺与侍奉……

  “嗯。”冉莹颖捂住了胸口,然后退了一步。她的眼神里带着些许恼意,带着些许羞涩。

  这个眼神让叶枫忽然有一种立刻就解开她的记忆枷锁的冲动,可是一想到背负在他身上的那些稀里糊涂的感情债,他就没有这么做的勇气。

  可以预想到的情况是,一旦解开石玥留在冉莹颖大脑中的催眠禁锢,她恢复了那部分与他在一起的记忆,她肯定会回到他的身边,继续从前的情人关系。而如果将这段关系继续下去,那么随着这段关系的发展,她会索要更多,她会要他的陪伴,她还会要她与他的小孩,她会要他永远与她在一起……

  “她想要的东西我没法给她,尤其是小孩,哪个女人不想做母亲呢?我既然没有能力让她做母亲,我又怎么能将那种女人的最大的痛苦带给她呢?这对她不公平。算了,暂时就这样吧,过上一段时间,等我搞清楚了不死族的事情,等我的生活回归到正常人的生活之后我再来决定解不解开她的催眠禁锢吧。”叶枫的心里暗暗地想着。

  他还想到了柯书冉,对冉莹颖是这样,对柯书冉也应该是这样。暂时就这样,等一切问题都解决了,等生活回归正常人的生活之后再来解决这个问题。

  “师父,你在想什么呢?”冉莹颖好奇地看着走神状的叶枫。

  叶枫回过了神来:“呃,没什么。”他看着冉莹颖,笑着说道:“对了,问个问题。不过你先得答应我,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冉莹颖也笑了:“师父,什么时候你也变得如此婆妈了呢?你想问什么都可以,我不会生你的气。”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