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针完毕,叶枫看了一下手上的腕表,这次施针他总共用去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小时的时间扎遍四百零二处医用穴位,不知不觉他其实已经创造了一个世界记录。

  “好了吗?”依莲朵娜公主颤声问道。

  叶枫说道:“好了,现在是涂抹药泥的阶段,依莲朵娜,你到床下来吧,站着就行了。”

  依莲朵娜公主这才睁开眼睛,可看了叶枫一眼,她跟着就移开了视线,不敢看他。她捂着身上的重要的部位,小心翼翼地从床上爬了下来,背对着叶枫站在名贵的波斯地毯上。

  叶枫将银针放回药箱,拿着药泥来到了依莲朵娜公主的身后。他用手掬起一把药泥,往她的香肩上涂抹。他的手指触碰到她的肌肤的时候,她骤然紧张,皮肤上也泛起了一团红斑。

  “有些疼……”依莲朵娜公主说,很痛苦的样子。

  “忍一忍就好了。”叶枫没有过多解释,他继续往她的肌肤上涂抹药泥。

  “好疼,好疼……”依莲朵娜公主越来越痛苦了,她的眼眸里已经泛起了泪花,“叶医生,你的治疗没效吗?我好紧张,我感觉我好像要死了。”

  “不用紧张,很快就好了。”叶枫加快了涂抹药泥的速度。

  依莲朵娜公主的双脚开始打颤了,她拼命地忍着。此刻她不仅怀疑叶枫的治疗手段没有效,而且开始怀疑她会因此而死去。她越是往可怕的方向去想,她就越是紧张,痛苦的感觉也就被她无限放大。不等叶枫涂抹完她背部的皮肤,她便一个踉跄往叶枫的怀里倒去。

  叶枫慌忙抬起一只手撑住了她,帮助她站稳。

  这个时候,依莲朵娜公主的背部皮肤已经出现了破皮的现象。叶枫涂抹在她皮肤上的药泥仿佛是一种硫酸制品,飞快地破坏着她的皮肤。原本好好的皮肤先是出现红斑,然后直接破皮。黑色的药膏则快速地接触到她的皮下组织和毛细血管,滋养着失去表皮的皮下组织。

  “好奇怪,我感觉有些清凉的感觉,那是什么?”不等叶枫涂抹完她的双腿,依莲朵娜公主的感觉就好转了很多。她已经不需要叶枫撑住她的后背也能站稳了。

  “那当然是药泥在发挥作用,你放心吧,你不会有事的,经过这次治疗之后,你可以与任何人拥抱而不用担心你的皮肤会出什么问题。”叶枫说道,然后他继续涂抹她的双腿。

  “你的药泥都有一些什么成分呢?”依莲朵娜公主的心情舒缓了许多,好奇心也冒出来了。

  叶枫却说道:“这个你就不必知道了,我说了你也不会明白的。”

  真实的答案是美人膏原膏加了一些不死丸的粉末,还有几味活血生肌的药材,以及一点硫酸。这就是叶枫的药泥,他之所以会加入一些不死丸的粉末,那是因为不死丸具有断骨重生的神奇能力。药泥之中的硫酸成分会毁掉她的肌肤的表皮,但不死丸的成分却能让她生长出新的表皮。这么一来,原有的敏感和携带未知病因的病肤彻底更换,拥有新生皮肤的她又岂会害怕与人接触?

  这就是叶枫的治疗方案,简单且充满暴力,但却是最直接有效的治疗方案。在制定出这个治疗方案之前,叶枫其实方方面面都琢磨过。如果依莲朵娜公主的奇怪的皮肤病能查出病因,那么别的医生恐怕早就治好她了,又怎么会请到他的头上来呢?而他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解析依莲朵娜公主的病因,所以用这种方式来治疗便是最正确的了。

  这就是拥有不死丸的医生,就连王景弘的断鸟都能重生,换掉一个人的皮肤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用药泥涂抹了依莲朵娜公主的双腿的后面之后叶枫绕到了依莲朵娜公主的前面,掬起一团药泥准备往她的胸前涂抹。

  依莲朵娜公主本能地退后了一步,脸红红地道:“那个,叶医生……前面我自己来行吗?”

  叶枫却摇了摇头:“不行。”

  “为、为什么啊?”依莲朵娜公主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叶枫。

  叶枫淡淡地道:“老实告诉你吧,你的手不够力道,你刚才感觉很疼痛,那是我用力揉.搓你的皮肤的原因,我的手差不多磨掉了你的一层皮。如果你有这样的能力你就可以自己来,你有吗?”

  药泥之中的硫酸成分再加上叶枫的内力,这其实是更换皮肤的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依莲朵娜公主愣了一下,然后闭上了眼睛:“你来吧。”

  叶枫暗暗地吸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然后他的手落在了她的欺霜赛雪的嫩肤之上……

  转眼两天的时间过去了。

  这两天的时间里里卡兹以比0的比分主场胜了女王巡游队,三个锋线球员,巴洛特利、法尔考和刚德斯都有进球。整条后防线的表现也都非常出色,零封对手。至于中场的组织能力也不错,全场里卡兹的控球率达到百分之六十五,传球准确率也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这场胜利让叶枫心情大好,球赛结束的当天晚上他便来到了依莲朵娜公主的房间。经过这两天的时间,也是到了给依莲朵娜公主最后一步治疗的时候了。而他也准备在今晚收获属于他的果实。

  最后一步治疗是精神治疗,但这个步骤他并没有写在治疗方案之中。

  依莲朵娜公主的病情已经发展到了精神层面上,如果不根除她在精神层面的疾病,就算治好了她的皮肤,她仍然会害怕与人接触。

  这个精神治疗的步骤之所以没有写入治疗方案,也没有告诉依莲朵娜公主,那是因为叶枫有着他自己的打算。从他来到小依莲朵娜城堡开始他就有催眠依莲朵娜公主的想法,可是没有摸清楚依莲朵娜公主的情况,他不敢贸然出手。经过这三天的观察,他觉得已经到了出手的时候了。所以,就算依莲朵娜公主遵守承诺,告诉他关于乌拉扎卡的信息,他也会给她精神治疗的时候顺便验证她提供的信息,或者挖出更多的依莲朵娜公主不愿意告诉他的信息。

  来到依莲朵娜公主的房间里的时候,霍华德正在向依莲朵娜公主禀报什么,叶枫一来霍华德就闭上了嘴巴不说了。

  身上缠满纱布的,只露了一双眼睛和鼻孔还有嘴巴在外面的依莲朵娜公主说道:“霍华德,你下去吧。”

  “是,公主殿下。”霍华德很谦卑地退了下去,与叶枫擦肩而过的时候,他还想叶枫折了一下腰,以示敬意。

  叶枫也不怠慢,微笑并头致意。

  “叶医生你来了。”依莲朵娜公主亲切地打了一个招呼。

  叶枫走了过去:“我来给你拆纱布。不出意外的话,今晚之后你就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了。”

  “你要离开这里了吗?”依莲朵娜公主的语气里带着一淡淡的失落。

  叶枫笑着说道:“我只是你请来治病的医生,治好了你的病,我当然要离开这里。我很喜欢这座古堡,还有这里的环境,不过对于这里来说我只是一个过客,无论停留多久都是要离开的。”

  “你是我这么多年来见到的第一个华人。”依莲朵娜公主的声音很小。她的心里想说的似乎并不是这句话,所以一说出口她就显得有些尴尬。不过还好她的脸上缠着一层纱布,叶枫根本就看不见她的神色变化。

  叶枫假装没有听见这句话,他打开药箱从里面取出了一把剪刀开始拆解依莲朵娜公主身上的纱布。

  头上的纱布一层一层地褪去,依莲朵娜公主颤声说道:“叶医生,我……我很紧张。”

  叶枫安慰道:“不用紧张,你会和以前一样漂亮的。”

  “你觉得我很漂亮吗?”

  “嗯,你很漂亮。”

  轻松的对话让依莲朵娜公主放松了下来,她微微仰着头看着叶枫,她的眼神有些特别,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事情。

  叶枫很快就拆除了依莲朵娜公主头上的纱布。最后一层纱布揭除的时候,纱布上粘着一层黑色的粉末,那是药泥所残留的药渣,而她的脸蛋上居然只是留下了很少一药渣,看上去很干净。不止是干净,她的皮肤雪白娇嫩,比之以前似乎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个成年女人拥有堪比婴儿一样的娇嫩肌肤,这真的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依莲朵娜公主抓过了放在床头的一把镜子,她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她没有看到任何变丑的地方,她的紧张心情顿时放松了下来:“叶医生,我看上去没什么变化呀,我会不会……”

  叶枫知道她想说什么,他二话没说直接伸手双手摸住了她的脸颊,而且手上还做了一个轻微挤压的动作。他的这个动作将她的嘴唇都挤压了起来,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可爱的粉嘟嘟的白玉猪头。

  这样的动作换做是以前,她肯定会痛苦万分,可是今天她除了紧张之外并无别样的感受。感受了一下之后,她激动地道:“我的上帝,你治好了我!我、我……我已经没有以前那种痛苦的感觉了!”

  “可是你仍然很紧张,不是吗?”叶枫说,他松开了挤压她的脸蛋的双手。

  “我忍不住呀,不过我会克服的。”因为紧张,依莲朵娜公主的嘴角有一个轻微的颤动的动作。

  这一切都落在了叶枫的眼里,也更加坚定了他还需要做最后一步治疗的想法。他一边暗中准备着催眠治疗,一边揭除她身上的纱布。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