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玥亲吻了叶枫的嘴唇,然后将他抱了起来,缓步走向了石棺。

  石棺里,辛西娅的尸体还在渗透出黑色的血液,那些血没有半点凝固的迹象,它们已经覆盖了石棺的底部,且有了几英寸的深度。黑色的血液,年轻的少女的尸体,这一切都让人毛骨悚然。

  “她想干什么?”叶枫的心里既紧张又害怕,他控制不住自己往可怕的方向去思考,“她会杀了我吗?就像杀掉辛西娅一样?她一直都没解释为什么杀了辛西娅,现在看来我是永远都不会知道答案了。我会死在这里,肯定是的,这口棺材将是我的最后的居所,我……”

  石玥将叶枫放进了石棺之中,黑色的血液被挤压了起来,淹没了他的身体。叶枫这才看见,石玥放置辛西娅的尸体的时候是侧着放的,辛西娅的背靠在左侧的棺壁上,刚好给他留下了一个平躺的空间。却正是这种平躺的姿势,让他可以看见辛西娅那七窍流血的恐怖面孔。辛西娅那一双流着黑色血液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仿佛在哭泣,而她也随时都会扑上来,掐住他的脖子。

  叶枫的胆子向来很大,但在这口石棺之中,他的胆子似乎被吓破了。

  放好了叶枫,石玥将瓷罐放回了石棺之中。她伏下身来,再次亲吻了叶枫的嘴唇,然后说道:“老公,好好睡一觉吧,然后就没事了。在那之后,你会领悟到生命的新的含义。”

  叶枫的嘴唇动了一下,想说点什么,可是却无法说出半点声音来。

  石玥接着说道:“你问了我很多问题,我一个都没有回答你。我有我的苦衷,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苦衷的,你也会找到所有的答案。好了,我要走了,你好好睡一觉吧。”

  这个时候叶枫真的想一把抓住她的衣领将她扯进石棺里,让她在石棺里躺着,他出去。或者更干脆一些,他一把掐死她!可是他心里虽然恨她恨得要死,但他却没有力气去做任何事情。

  石玥将石棺的棺盖缓缓合上。

  光线一点点地消失,叶枫的感觉就像是从阳间一点点地陷落到了阴间。石棺合上的时候,光线却没有完全消失。他惊讶地发现石棺的棺盖与棺厢并不是完全合缝的,有着很多锯齿状的缝隙。地下室里的油灯的光线便从那些缝隙里照射进来,还有空气。

  随后,叶枫听到了石玥捡起十字军铠甲的声音,然后又听到了她离开的脚步声。

  石玥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最后消失了,再也听不见了。可以预见的是,这一次石玥不仅是杀了辛西娅,她这一离开,辛西娅留在外面的手下也都会被干掉,一个不剩。

  叶枫已经没有半点机会去阻止她杀人了。

  “她不杀我,这口棺材有空气流进来。这口棺材,还有棺材里面的瓷罐显然是她一早就准备好了的了。这个见面的地方,也是一早就准备好了的了。可是,她计划了这一切,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她究竟想得到什么呢?”叶枫的心里不断地思索着这个问题,可是想来想去都找不到答案。

  鬼香不断地从瓷罐之中渗透出来,叶枫的意识也渐渐昏沉了起来。借着微弱的光线,他看到了近在咫尺的辛西娅的脸庞。这一看,毛骨悚然的感觉又冒了出来。最后,黑暗笼罩下来,他的意识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什么都看不见,听不到了……

  半个月之后。

  米国纽约,曼加尔生物科技大厦,顶层龙宫。

  一层层的纱布从头上揭落下来,龙牟华直直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等待着纱布完全揭落的时刻。随着纱布的揭落,伴随着轻微的疼痛,他的心也渐渐紧张了起来。他在圣仆之家的爆炸之中幸存了下来,但爆炸的热浪和火焰却烧毁了他的脸庞。这就是他紧张的原因,当了差不多三十年的帅哥,泡妞无数,可一旦变成一张火烧脸,哪个女人还愿意亲近他呢?

  最后一层纱布从脸上揭落下来,身后的护士捂住了嘴巴。

  镜子中的脸是一张坑凹不平的脸,嘴角歪斜着,露出腥红的鲜肉。这样一张脸,就算以恐龙的审美标准也与帅字不沾边,更别说已经高度进化的人类了。

  看着镜子中的脸,三秒钟后龙牟华突然站了起来,一脚踹倒了身前的穿衣镜。哗啦啦的响声中,玻璃的碎片洒落了一地。

  “龙总……你别着急,这才是第一次手术,”护士紧张地道,“再经过几次整容手术,你就会变漂亮了。”

  龙牟华忽然转过身来,一耳光抽在了女护士的脸上。

  啪!这一耳光抽得很狠,女护士跌倒在地上。她惊恐地捂着她的脸,嘴角冒出了一缕血水。

  “滚!”龙牟华冲女护士怒吼道。

  女护士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地往外跑。她就连她的工具车都顾不上了。

  女护士刚刚离开,曼加尔生物科技公司的明面上的老总卡扎尔出现在了门口。他伸手敲了敲门:“龙总,你没事吧?”

  龙牟华冷冷地看着卡扎尔,没有说话,但他的眼神却冷得可怕。现在的他,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他的敌人,所有美好的事物他都想去破坏。

  卡扎尔说道:“情报组传回来了最新的情报,你要看看吗?”说完,他举起了手中的一只文件袋。

  龙牟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进来吧,把门关上。”

  卡扎尔关上了门,然后向龙牟华走了过去。走到龙牟华的身边的时候,他将手中的文件袋交给了龙牟华。他尽量不去看龙牟华那张丑陋的火烧脸,但他还是忍不住偷偷地瞄一眼。人都有这样的心理,越是漂亮的东西越想看,越是丑陋的东西也想看,夹在两者中间的不美不丑的反而不想看。

  龙牟华打开了那只文件袋,里面装着一叠照片,还有一只优盘,以及一份行动报告。

  龙牟华草草地扫了一眼情报人员提供的行动报告,然后便拿起了那一叠照片。这些照片都是叶枫身边之人的照片,有陈浩敏的,有莫妮卡的,也有卡妮莎和蜜雪儿等人的。他看过了所有的照片却没有一张叶枫的,他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还是没有叶枫的消息吗?”

  卡扎尔摇了摇头:“没有,叶枫半个月前突然消失,这半个月的时间里他没有一次露面。针对这个情况,我派出了我们公司最精锐的情报人员,甚至还动用了我们与中情局的关系,从他们那里获得情报,可惜都没有找到叶枫。”

  “他不可能凭空消失了,”龙牟华恨恨地道,“不管花多大的代价我都要找到他,还有他身边的那个女人!”

  卡扎尔说道:“那个女人叫叶玥,但我估计是一个假名字。叶枫失踪之后她也消失了,我们的情报人员也无法找到她的下落。”

  “废物!”龙牟华怒斥道,“都是一群废物!”

  卡扎尔垂下了头,歉然地道:“龙总,对不起。”

  “算了……”发泄了一下,龙牟华的心情总算是平息了一点,他拿起了那只优盘,“这里面装着什么?”

  卡扎尔说道:“那是一分资金流动记录,是我们的黑客进入仙女集团搞到手的情报。在叶枫失踪之后的第二天,有人以叶枫的身份从仙女集团划走了二十亿美元。”

  “二十亿美元?”龙牟华惊讶地道,“谁划走了这笔钱?他要用这笔钱干什么?”

  卡扎尔摇了摇头:“这笔钱离开仙女集团的账户之后便分成数百笔存入了瑞士银行的一个秘密账户之中,我们至今没有查到那个账户的主人是谁,也无法查到那个账户的信息。事实上,我们只是猜测有一个这样的账户,根本没有证据来证明。”

  龙牟华摸了一下他的坑凹不平的下巴,若有所思地道:“叶枫不会偷他自己的钱,仙女集团的股东也大都是他的女人,与他关系亲密,她们也不会偷他的钱。那么,谁会偷他的钱呢?”

  卡扎尔苦笑了一下:“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可是我想不到谁会去偷叶枫的钱。”

  龙牟华忽然说道:“我们错了。”

  “我们错了?”卡扎尔不明白龙牟华的意思。

  龙牟华冷笑了一声:“我们总是从谁会偷叶枫的钱这个角度去思考,这当然错了,我们应该从谁能偷到他的钱去思考。这或许也是叶枫失踪有关。”

  “龙总,你的意思是……”卡扎尔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是又说不出来,那只是一种感觉。

  “我的意思还不明显吗?”龙牟华说道,“是叶枫身边的那个女人,那个叫叶玥的女人。这个世上没有那么巧的事情,叶枫失踪她也失踪,而且是和二十亿美元一起失踪。”

  “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现实,那个女人自称是叶枫的妻子,她与叶枫非常亲近,这么说来,如果有一个人能偷走叶枫的钱,那一定是她了。”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