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机场,叶枫乘坐出租车去了来子馨的住处。在乘车的过程中他给来子馨打了一个电话,将见面的地点约在了来子馨的家里。

  出租车开到了来子馨的住处所在的社区,叶枫和里克还有杰瑞下了车,然后进了小区。

  “待会儿你们在门外等我就行了。”叶枫说道。这次见面难保不会被来子馨、朴承美和吉娜?卡普特洛娃还有阿法芙数落,那种场面也肯定会很尴尬,他可不想在自己的保镖面前丢脸。也倒是的,如果来子馨和她的闺蜜们拿他和石玥的事情向他开炮,骂他是负心汉什么的,他总不能给她们一耳光吧?也不可能跳着脚与她们对骂吧?

  “我上天台,”杰瑞说道,“里克,你守着门吧。”

  “好的。”里克的话不多。他也完全理解杰瑞的这种安排,因为杰瑞是狙击手,当然要在天台设防保护叶枫了。而他也是很适合在近距离保护叶枫的。

  走出电梯,里克便从随身背着的背包之中掏出一只微型监控摄像头贴在了面对电梯门的墙壁上,随后他又在楼梯口安装了同样的监控摄像头。这两只监控摄像头的终端不过是一只巴掌大小的显示器,通过显示器上的画面,他便能及时掌握来自电梯和楼梯里的情况。

  来到来子馨的家门口,叶枫敲了敲门。里克在门边停下了脚步,他拿着那只显示器,背对着墙壁,已经进入到了保镖模式。

  “谁啊?”门里传来了朴承美的声音。她的英语总是带着点泡菜的味道。

  “是我,”叶枫说道,“叶枫。”

  “呀,是枫……”朴承美的声音,很是激动的感觉。

  “别开门!”来子馨的声音忽然也传了出来,“谁是叶枫啊?你认识一个叫叶枫的人吗?我可不认识。你要是敢开门,我收你双倍房租。”

  朴承美没声音了,她显然已经屈服在了双倍的房租下了。

  “别闹了,”叶枫苦笑道,“子馨,是你叫我来的,我来了,你却连门都不开吗?你是什么意思?”

  “哦,原来是叶枫啊,”来子馨的声音,“叫姐,叫姐就给你开门。”

  “姐你个头啊,小丫头片子……”叶枫的心里这样骂着人,嘴上却硬着头皮叫道,“姐!好了吧,快开门!”

  一串拖鞋踩踏地面的声音之后房门被打开了,一身学生裙打扮的来子馨进入了叶枫的视线,身材丰满,穿着丝袜的长腿也颇有肉感。不知不觉,她似乎比以前成熟多了,也性感多了。

  “看什么看?色狼,小心我挖你的眼睛!”来子馨凶巴巴地道,她的眼眸里却闪过一抹幽怨的神光。显而易见,她还在悲伤之中,因为叶枫莫名其妙地取了那个被她认为是是狐狸精的女人。

  叶枫知道她还在生他的气,所以也不想跟她计较,于是笑着说道:“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哼!”来子馨没请叶枫进屋,但身子却侧开了,给叶枫让出了进门的路。

  叶枫进了屋,他看到了朴承美和吉娜?卡普特洛娃,还有阿法芙。这三个女孩都眼直直地看着他,那眼神仿佛是在看着现代版的陈世美。而她们也恨不得给他来一个断子绝孙铡什么的,以示惩罚。这一个景象让他大感头疼,却也无可奈何。

  就事论事,他也确实是辜负了来子馨的一番情意。他虽然不曾伤害过来子馨,但来子馨却还是因为他而受伤,所以他的心里其实也有些觉得对不起来子馨。

  “负心人,”吉娜?卡普特洛娃打了一个招呼,“你要喝点什么吗?啤酒还是饮料?咖啡就免了,我是不会给你泡的。”

  “随便吧。”叶枫客气地道。

  “我们这里没有随便这种饮料。”朴承美说道。

  叶枫:“……”

  “你老婆呢?怎么没跟你来呢?”阿法芙调侃地道,“枫,你一个人来我们这里,你老婆她放心得下吗?她就不怕我们吃了你吗?”

  叶枫摊开了双手,“我们能不能不谈这个话题?”顿了一下,他看着来子馨,“子馨,你说有人要见我,他人在哪呢?”

  来子馨有些幽怨地道:“怎么?如果不是因为有人要见你,你就不来我这里了吗?”

  确实,如果不是因为有人要见他,叶枫吃饱了撑着了跑这里来受罪?就算龙牟华也来了波士顿,有这层原因,他也大可以绕开这里直接去圣仆之家吧?

  不过,这样的话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他是绝对不会蠢到说出来的。他看着来子馨,等着她的答案。

  不仅是叶枫直盯盯地看着来子馨,就连朴承美、吉娜?卡普特洛娃和阿法芙也都直盯盯地看着来子馨,似乎来子馨会说出一个石破天惊的名字,比如蜘蛛侠,比如钢铁侠,比如超人,比如喜羊羊什么的。

  “是……”来子馨就要说出那个名字。

  朴承美突然打断了她的话:“子馨,你就这么没有出息吗?你不是说他是你们华国古代的那谁……”

  吉娜?卡普特洛娃补充道:“陈世美。”

  朴承美笑道:“对,就是陈世美,那个负心的臭男人。”

  叶枫无语地看着朴承美,因为他觉得朴承美是在指桑骂槐。

  “他那样对你,你为什么还要对他这么好呢?”朴承美说道。

  来子馨犹豫了一下,果然还是不说了。

  叶枫郁闷地道:“我不就问一个名字吗?而且还是你们把我叫来的,这哪里是对我好了?”

  一个人去问另一个人第三个人的名字,第二个人告诉了第一个人,这就算是对第一个人好吗?这未免也太扯谈了吧。

  “算了,你们自己玩吧,我还有一点事,我先走了。”叶枫起身准备离开了。他已经认得了,根本就没人要见他,这件事根本就是来子馨她们搞的恶作剧。

  “不许你走。”来子馨忽然挡在了叶枫的身前,蛮横地阻断了叶枫的路。

  叶枫苦笑道:“子馨,你究竟想干什么?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如果没人要见我的话,我就得离开了。下次,下次我陪你们玩好不好?”

  来子馨翘起了小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不过,她还是固执地挡在了叶枫的身前。叶枫横移一步她就横移一步,始终就是不要他走。叶枫要推她的时候她不退,反而将丰满的胸膛挺出去,让他推。结果,每每她这样拒敌的时候,叶枫反而拘谨了,胆怯了,不敢推她。

  纠缠了两分钟,叶枫无可奈何地笑了一下,“子馨,真别胡闹了。”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从叶枫以前睡过的那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一看清楚他的模样,叶枫的脑袋顿时暴涨一倍的体积,疼痛指数也从十暴涨到一百。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来子馨的老爸来永辉。

  来永辉似乎才刚刚起床,身上穿着睡衣,脸都没有洗,眼角甚至还挂着两颗黄黄的眼屎。他这个样子哪里像什么地产大鳄,倒像是一个邋遢的老男人。

  “来叔,你……”叶枫愣了半响才吐出半句话来。他想破脑袋都没想到要见他的人是来永辉。

  来永辉尴尬地笑了笑,“叶医生,我刚才在睡觉,不知道你来了。你知道的,倒时差的感觉很不好。”

  来子馨放下了拦挡叶枫的手臂,故意挺得很高的胸脯也缩了那么一点点回去。来永辉出现,叶枫肯定是走不了了的。

  朴承美说道:“呃,我们去学校了。伯父,枫,你们慢慢聊。”

  吉娜?卡普特洛娃和阿法芙也赶紧开溜。来子馨却留了下来,默不作声地去给来永辉和叶枫泡茶。

  来永辉招呼叶枫到沙发上坐下,笑着说道:“叶医生,算来我们已经一年的时间没见了,我这条老命是你给的,又多活了一年啦。”

  叶枫只是笑了笑。他已经治愈了来永辉的渐冻人症,所以来永辉这样说也无可厚非,如果没有他,来永辉也早就作古了。不过他也清楚,这只是一个开场白,后面才是来永辉想说的事情。

  来子馨在全自动饮水机前泡好了两倍乌龙茶,却往其中一杯吐了一口口水。她端着两杯茶走了过来,将有口水的那一杯递给了叶枫,将没有口水的那一杯递给了来永辉。然后,她笑着对叶枫说道:“叶枫哥,喝茶。”

  她的笑容让叶枫的背皮微微一紧,似乎嗅到了什么阴谋的味道。不过他还是端起来子馨给他泡的茶,浅浅地喝了一口。

  来子馨笑得更甜更开心了,“我在你的茶里吐了一口口水。”

  叶枫:“……”

  “叶医生,实在不好意思啊,小女疏于管教,调皮了,让叶医生见效了。”来永辉有些尴尬地道,然后拿眼瞪着来子馨。

  来子馨说道:“爸,我开玩笑的,我能干那种小孩子才会干的事情吗?他这么欺负我,我开个玩笑不行吗?”

  来永辉佯装生气地道:“胡闹,给我去旁边坐着。”

  来子馨一屁股坐在了叶枫的身边,鼓着香腮生闷气的样子。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