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的心里微微有些感动,他其实很清脆以石玥的身份和地位,她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很“大度”的了。他也没有再让她难堪,便笑了一下:“好吧,你先睡,我待会儿就过来陪你。”

  石玥拥抱了叶枫一下,然后又亲吻了叶枫的脸颊:“快点来,别让我久等。”

  软绵绵的声音让叶枫心中一荡,不过他没敢和石玥过多缠绵,转身离开了他与石玥的寝室。

  石玥目送叶枫离开,却没有去洗澡,而是凑到门口张望。这似乎只是第一步,一旦叶枫把来子馨带到客厅或者书房去的时候,她就会悄悄地跟过去……

  叶枫快步走到电梯间门口,等着来子馨和吉娜?卡普特洛娃她们上来。来子馨还没出现,他的心里已经开始胡思乱想了:“我要不要把来子馨她们带到别处去呢?如果我这样做的话,那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以石玥的精明,她肯定会猜到我和这几个女孩有猫腻,可是如果就在这里见她们的话,她们会不会……”

  叮咚,一声脆响,电梯门开了。

  四张漂亮的脸蛋在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曝露在了叶枫的面前,汉族的,乌克兰族的,朝鲜族的,还有阿拉伯女孩。不同的种族,不同的风格,却是一样的明艳动人,清纯可爱。从她们的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青春气息让人心情愉悦,就像是春天里走进了开满鲜花的山谷一样,满眼都是鲜艳动人,满鼻都是芬芳怡神。

  如果秀色真的是一种可餐的食物的话,那么摆在叶枫面前的便是一道多民族风格的大餐了。

  “你这家伙,你来了纽约也不给我打个电话,你什么意思啊?”一个照面之下,来子馨最先走出电梯间,一粉拳捶在了叶枫的胸膛上。她的拳头并不坚硬,叶枫的胸膛也不是岩石,这一拳是肉碰肉,柔软得很。

  叶枫笑了一下:“我这不才来吗,刚才才准备给你打电话,约你明天吃饭,没想到你这会儿就来了。”

  朴承美说道:“只约子馨吃饭吗?我们就不约吗?”

  吉娜?卡普特洛娃也盯着叶枫,眼神之中有不满和失望的意味。

  朝.鲜族的姑娘和乌克兰族的姑娘和叶枫一样,在波士顿郊区的那个地下室里所发生的一切也是她们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回忆。她们和叶枫之间固然没有爱情可言,可那件事也不能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在潜意识里,她们其实是将叶枫看做是超越普通朋友,却又不是情人的那种人,她们与叶枫的关系也是介乎在朋友与情人之间的暧昧关系。就这么一种关系,叶枫请客吃饭,怎么能忘了她们呢?

  叶枫下意识地往身后的方向看了一眼,还好,他并没有看见超级醋坛子,他的心中稍安,又冲着朴承美和吉娜?卡普特洛娃笑了笑:“你们什么时候也学会抠字眼了呢?我请子馨,肯定是连你们一起请了。”

  顿了一下,他跟着又补了一句:“哦,还有阿法芙。”

  阿法芙面浅,她的脸红了一下:“我不喝酒,不过,我会赴约的,你是我的朋友。”

  如果来子馨、吉娜?卡普特洛娃和朴承美都像阿拉伯女孩这么面浅,又有虔诚的信仰就好了,他也就没有眼前这种麻烦了——来子馨、吉娜?卡普特洛娃和朴承美就像是三颗不定时的炸弹,说不定哪个时候线路出点问题就轰一声炸了。

  “我们去客厅吧,我让人给你们做点好吃的,然后我们再喝点酒,好好聊聊。”叶枫说。

  来子馨说道:“我们吃过了。”

  朴承美跟着就说道:“吃一个汉堡算是吃吗?我肚子有点饿,枫,你的建议很不错,我要吃烤肉。”

  “我要喝伏特加。”吉娜?卡普特洛娃说。

  来子馨轻啐了一口:“你们两个吃货。”

  吉娜?卡普特洛娃和朴承美却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上,她们笑得很开心。她们没有来子馨那么有钱,很少有机会享受一顿大餐,来了叶枫这里还有不好好搓一顿的道理。

  看到她们的笑容,叶枫却想起了那张照片,那张照片里他与四个女孩合影,朴承美的衣领上却有着那种污渍。那个时候他还曾经想象过,要是朴承美将来当了母亲,她再翻看那张照片的时候会是什么感想呢?

  叶枫打了电话让厨子做了几道好菜,龙虾羊排和牛排什么的送到了客厅来。他开了几瓶顶级拉菲堡与四个女孩在客厅里喝酒聊天,他与四个女孩的话题轻轻松松简简单单,不涉及敏感的内容。他也刻意回避一些问题,在他看来,吉娜?卡普特洛娃、朴承美和阿法芙什么都不需要知道,只要她们玩得开心就行了。至于来子馨,她是知道得越少越好。

  “枫,我跟你说个事,”朴承美打了一个饱嗝,脸红红地道,“你一定要答应我。”

  叶枫心里猜着她要说的事情,一边说道:“说吧,不用客气。”

  “我毕业之后要来你的公司上班,行不行?”朴承美说。

  叶枫笑了笑:“没问题,我会给你开一份让你满意的薪水。”

  “咯咯,你真好!”朴承美凑了过去要亲吻叶枫的脸蛋。

  来子馨的酒杯突然出现在了朴承美的嘴唇和叶枫的脸蛋之间,她说道:“喂,朴承美,你想干什么呢?”

  朴承美愣了一下,尴尬地笑了笑:“喝多了一点,哎哟,我都忘记了,枫是你的未婚夫啊,我怎么能亲吻你的未婚夫呢?我错了,我罚酒一杯。”

  说完,她好不含糊地倒了一杯拉菲堡,一口喝掉,然后抿了抿嘴唇,意犹未尽地道:“我再罚酒一杯。”

  她这是故意骗酒喝的吗?

  叶枫的感觉乱糟糟的,不过他倒是暗暗庆幸来子馨替他挡了这么一下。其实亲一下脸蛋没什么,但关键是家里有一个超级醋坛子,万一被石玥撞见,直接抹掉朴承美的记忆那就不好了。

  吉娜?卡普特洛娃笑着说道:“枫,你现在应该比子馨她父亲还有钱了吧?你真是一个经商的天才。”

  叶枫笑了笑,没说什么。不过,吉娜?卡普特洛娃的话倒是触动了他的心弦,让他想起了两年多以前的事情。当初,来子馨的父亲来永辉来大槐树村找他治渐冻人症的时候,冉浩辰那小子刚刚把他的破屋烧了,师徒二人就连一个争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可是现在,他已经坐拥上百亿的资产,仙女集团也从一个乡镇企业蜕变成了一个大型的跨国集团,且未来不可限量。回溯往事,再看眼前,这一切就宛如一场梦。他还在梦中,没有醒来。

  “所以,我也请你答应我一件事,”吉娜?卡普特洛娃笑得很妩媚,“我也要来公司上班,你不能拒绝我。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老板,我为你工作一定会实现我所有的梦想。”

  叶枫笑着说道:“好啊,我也会为你开一份让你满意的薪水。”

  顿了一下他又说道:“其实,你们假期也可以来打工,先适应一下仙女集团的工作环境。如果你们的能力非常突出的话,将来仙女集团扩展新的生产基地的时候,比如乌克兰基地,比如韩国基地,我便可以让你们出任分公司经理的职务。”

  “哇!真的吗?万岁!”吉娜?卡普特洛娃兴奋得有些得意忘形了,她展开双臂要拥抱叶枫,但一只酒杯同样及时地出现在了她和叶枫之间。

  拿着酒杯的手是来子馨的手,来子馨皱着眉头说道:“你这家伙,你不是说毕业以后要去我家的房地产公司上班吗?你这墙头草也未免倒得太快了吧?”

  吉娜?卡普特洛娃尴尬地笑了笑:“我罚酒一杯。”

  然后倒酒,喝酒的时候还像叶枫眨了一下眼睛:“就这么说定了,我的未来就全交到你的手上了。”

  吉娜?卡普特洛娃和朴承美都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她们和来子馨这样的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公主不同,她们肯定是要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的。来子馨家的地产公司只是华国的一家地产公司,而仙女集团却是一家跨国集团,随时都可以在海外扩张基地,发展前景远远超过了来家的地产公司。所以,就凭这一点而言,朴承美和吉娜?卡普特洛娃肯定是更愿意为叶枫工作的。

  吉娜?卡普特洛娃和朴承美的心里其实也打着小算盘,那就是凭借着在波士顿郊区地下室所发生的事情,叶枫还能不关照她们吗?

  “我呢?”阿法芙忽然说道,“枫,你不会把我忘记了吧?”

  她很少说话,也不喝酒,显得很规矩,叶枫几乎都将她遗忘了,他笑着说道:“阿法芙,我记得你是阿联酋人,你们那里的女人是不需要工作就能过得很舒服的,不是吗?”

  阿法芙的嘴角微微翘了一下:“我可不是传统的阿拉伯女孩,我不想依靠我的家庭活着,我也不需要嫁一个有钱的男人来活着,我要用我的双手来创造属于我的生活,属于我的幸福。”

  “好吧,如果你愿意,仙女集团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叶枫说道。

  “不,我想去你的球队工作,”阿法芙说道,“我喜欢足球,我喜欢去你的俱乐部工作。”

  叶枫以为她想要的工作与吉娜?卡普特洛娃和朴承美是一样的,却没想到外表文静,又有着诸多清规戒律的阿法芙居然喜欢男人所热爱的足球运动,并想去里卡兹俱乐部工作,这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不过更让他感到意外的是阿法芙似乎是一个外表文静,内心却很狂热的女孩。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