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将手机拿了起来,唤醒查看了一下邮件和联系人,但全部是空的,什么信息都没有。如果兰博在这里,他大概会有手段恢复删除的数据,不过现在要想从这部手机里获得什么信息显然是不现实的了。

  叶枫将那张快递单据拿了起来,那上面有一个地址,就在斯利那加。看到了快递单上的日期,他的心中顿时一动:“快递上的日期不过才过去了十个小时,而且寄的是同城,他完全可以自己将要寄送的东西送过去,为什么会选择快递呢?”

  石玥说道:“很简单,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要么他不想见收包裹的人,要么就是他害怕被人跟踪发现那个地方。”

  “可他为什么保留这张单据呢?”卡妮莎说道。

  叶枫想了一下:“他或许是随手揣进了兜里,也可能是寄送的东西很重要很贵重,他留着单据是防备快递公司那边出点什么意外,他也有一个凭据吧。”

  人都死了,这张快递单为什么会留在那个枪手的身上已经没法得到答案,但第二种可能性更大。人做事,无论是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到天衣无缝,无论是什么事情也都有迹可循。

  石玥若有所思地道:“图基教的人居然渗透进了恐怖组织,这样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知道。看来,图基教已经不甘沉寂了,潜伏了两个世纪,他们已经积累了足够的能量,他们准备复兴了。”

  叶枫心中一动:“如果图基教准备在这个时代复兴,图基教的高层又一直与不死族有联系,这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呢?”

  石玥说道:“我不确定,但我相信一定有不死族的人参与其中。”

  图基教教只是不死族所养的一条狗,自家的狗要干什么,主人怎么会不知道呢?图基教要复兴,这种事情不是小事,如果说不死族一点都不知情,那是说不通的。

  “去快递单上的地址有可能找到一些线索,我们要去看看吗?”卡妮莎说道,“这个地方不难找,开车的话,十多分钟就能到。”

  “尸体都处理了吗?”叶枫问道。

  “处理了,我将他们肢解了,全部放在了浴缸里,然后放了食尸者并覆盖了保鲜膜,明天早晨只需要放水冲一下就行了。”卡妮莎说。

  “肢解”这个词让叶枫感到有些不适,但他并没有说卡妮莎什么。在旅馆这种地方,没有谁能做得比她更好更专业了。

  “好吧,我赞成去看看,”叶枫看着石玥,“你的意见呢?”

  石玥说道:“你去什么地方,我就去什么地方。”

  片刻后,叶枫将辛西娅叫醒,让她住进他和石玥的房间,让她守着那个房间,避免有人进入而发现尸体。离开的时候他把白灵也留了下来,帮助辛西娅守护那间屋子。

  布置好之后叶枫、石玥和卡妮莎从窗户离开了旅馆。

  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大街上没有一个行人。兴许是为了节省电能的原因,街上的路灯也是熄灭的。虽然有月光,但光线也显得很昏暗。

  “没有车,我们得加快速度才行。”叶枫说。

  他刚刚把话说完,卡妮莎就走到了停在街边的一辆丰田汉兰达旁边,掏出了一把小飞刀。只见她用她的小飞刀沿着驾驶室的车窗玻璃划了一圈,然后用手背轻轻一敲,车窗玻璃就掉了下去。

  “还真是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手艺?”叶枫大感意外,“你能搞定车子的电路吗?”

  “这是蜜雪儿教我的,小菜一碟。”卡妮莎说,然后双手抓住行李架,利索地钻进了驾驶室里。

  叶枫忍不住笑了一下,蜜雪儿教她的,那就完全没有问题了。

  仅仅用了两分钟卡妮莎就搞定了汽车电路打燃了火,整个过程汽车的警报系统都没有响动。石玥和叶枫上了车,卡妮莎开着车子往东面的方向驶去。

  十多分钟后,车子开到了新建不久的小区旁边。这个小区干净整洁,楼宇和绿化都很好,算得上是一个高档的小区。在斯利那加这种小地方,能住上这种小区的人,身份不说有多么高贵,但收入肯定不低倒是真的。一个图基教的教徒,混进恐怖组织,专门干些绑架勒索的事情,那个被卡妮莎踩断脖子的家伙的收入肯定不低。

  这个比较高档的小区让叶枫想到了那张照片中的女人和孩子,他的心里暗暗地道:“那个女人和孩子大概是那个叫普西斯的家伙的家人吧。等下到了那个家伙的家里,石玥和卡妮莎要杀了他的老婆和孩子,我是阻止呢,还是什么都不管呢?”

  杀掉一个图基教教徒的老婆和孩子,这种事情无论对石玥还是卡妮莎来说,那都是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事情,更别说是什么心软了。

  三人没有走小区的大门,直接翻越围墙进了小区。几分钟后,三人便来到了一幢单元楼的五层的一道房门前。房门紧闭着,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叶枫将耳朵贴在了门板上,仔细听了一下屋里的情况。屋子里很安静,没有任何声响。随后他退后一步,抬脚准备踢门。

  石玥却一把拉住了他:“我来吧。”

  叶枫点了点头,让开了位置。

  石玥掏出了一只小巧的皮夹子,打开,里面装的全部是钢丝铁钩之类的开锁工具。她看了一眼门锁,然后取出了一根细细的钢丝伸进了门锁之中。只见她转动了几下,抖了了两下,门锁便咔一声打开了。

  叶枫目瞪口呆地看着石玥,他现在都搞不清楚她会多少邪门歪道了。不过他很快就恢复正常了,不意外了,原因很简单,一个活了六百多岁的人,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她没见过以及不会的呢?

  石玥轻轻推开了门,放轻脚步走了进去。叶枫和卡妮莎跟在她的后面也走进了屋子,走在最后面的卡妮莎还反手关上了房门。

  门后的客厅里没有人,茶几上摆着一只拆开了的纸盒。叶枫用战术手电照了一下,随即便发现那是寄来的快递盒子。他走了过去,揭开了盒子的盖子。盒子里面装着一袋子虫草和一颗品相非常上乘的人参,还有一张写着字的便签。不过用的是克什米尔语,叶枫不认识。

  石玥凑了过来,看了一眼便签,随即凑到叶枫的耳朵边上,低声念道:“亲爱的卡西玛,请送到松赞卡布长老那里,这是他需要的东西。顺便告诉你,我今天运气不错,遇到了一只肥羊,我会将他宰了,这一次我们会赚到一大笔钱。你一直想要一辆车,很快你就会有一辆新车了。爱你的,普西斯。”

  便签上的内容让叶枫眼前一亮,他低声说道:“这么看来,那个叫普西斯的家伙的老婆卡西玛也是图基教的人了,她会将东西送到一个图基教的长老那里。如果我们找到那个松赞卡布长老,没准就能挖到拉姆的信息。毕竟,我们刚刚从西省南部地区逃过来,如果拉姆要追杀我们的话,他很有可能就在这附近。”

  石玥抿嘴笑了一下:“你和我想到一块去了,老公,我们真是心有灵犀的天生的一对呢。”

  这都能扯到一块去?叶枫看着她,觉得喉咙有些发痒。

  卡妮莎抬起手,想要碰一下叶枫,问一下他要怎么做,但快要碰到叶枫的肩头的时候,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跟着就将手指调整了方向,轻轻地碰了一下石玥的肩头。

  石玥笑了,给卡妮莎指了一下紧闭的卧室门。

  卡妮莎轻轻地走了过去。

  卧室的房门没有上锁,卡妮莎轻轻一推就推开了。卡妮莎走进卧室之后叶枫和石玥也走了进去,三个人都是潜行的高手,没有半点声音。

  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大约三十来岁的样子,颇有点姿色。她正酣睡着,呼吸声很均匀,一点都没察觉到屋子里已经多了三个人。

  她就是照片中的女人,卡西玛。

  叶枫将战术手电的光束移到了卡西玛的脸上。卡西玛的眼皮动了一下,但没有睁开。不过就在一秒钟之后,她突然一把掀飞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趁着被子阻挡叶枫等人的视线的时候,她飞快地从枕头下抓出了一支手枪。

  卡西玛的反应和速度都非常快,看得出是经过专业军事训练的。不过卡妮莎却比她还要快许多,被子飞起来的时候,她就晃动了一下身子绕了过去,卡西玛抓出手枪的时候,她已经抓住了卡西玛的手腕。她只是轻描淡写地拧了一下,卡西玛手中的手枪就掉在了床上。

  卡西玛惊慌地用另一只手去抓掉在床上的手枪,这时她听到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只要你敢拿枪,你的孩子就会死。”石玥说道。

  卡西玛的拿枪的手僵停在了空中,然后又慢慢地缩了回来。孩子几乎是所有母亲的命门,这一点就算是女恐怖分子也不例外。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