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玥接着说道:“你看见的那只白狼,它叫白灵,你师父六十岁的时候收养了它,他现在已经八十多岁了。它守卫着这座道观,无论是谁进来,都会成为它的食物。最近三十年的时间里,差不多有五十个印地斯坦国士兵被它吃掉了,所以没人愿意上这里来。那些印地斯坦国士兵管这里叫地狱的寺庙。”

  “那么……我师父呢?”叶枫的脑子里乱糟糟的。

  “他已经去世了。”石玥说道。

  “你不是有不死丸吗?你给他的话,他也能活更长的时间。”

  “给他不死丸不是问题,我也曾经给他过,可他不要,”石玥说道,“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漫长的生命。你师父在遇见我之前便信奉道教,他说他不愿意违天道,逆天求生。他说,人的寿命乃天定,能活多久便是多久。他追求的是道教的道法自然,地狱轮回,而不是用药物去逆天求生。他是一个有信仰的人,值得尊敬。他虽然为我做事,但我一直都将他当作是我的朋友来看待。”

  就在刚才,叶枫还留着一丝幻想,那就是师父归元子没有死,他还可以与归元子见一面。归元子是他这辈子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人物,恩同再造,而他却连一杯师父茶都没敬上,这一直都是他心中的无法弥补的缺憾。

  “为什么是我?我师父选上我,是有原因的吗?”沉默了半响,叶枫问出了他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是偶然,也是必然,”石玥说道,“如果你要一个答案,那么答案就是太极戒是它的活的,它是一种特殊而罕见的非常神奇的菌类,能让它寄生的人并不多,而且在你遇到你师父之前,无意中没入你脑袋的蓝色小石头也是机缘巧合的验证你是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什么?”叶枫惊得就连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

  “我以松露为例子,松露的生长环境知道现在都还是一个解不开的迷。而你的身体是可以让火种,也就是太极戒寄生的地方,而且那个蓝色的小石头,原本是你师父制作出来给让他觉得合适的传人来尝试是否能够传承太极戒的,在遇到你时无意中被你融入身体而没有排斥。所以你师父将火种戴在你的手上,并将他的一身所学传给你。当他遇见你,是偶然。他选择你,是必然。”石玥说道。

  关于恩师归元子的迷雾一下子烟消云散,可叶枫的感受却是难以言表的,复杂得很。现在回想起来,当初他最困惑的时候遇见归元子,那并不是他踩中了****走了****运,而是冥冥之中自有的定数。甚至,在归元子出现在他的面前之前,归元子有可能早就在暗中观察他了,只等一个出现在他面前的恰当的时机。

  想明白了这些,叶枫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他的心里暗暗地道:“真没想到是这样的原因,可笑,可笑杨冰凝以为师父偏心将所有的东西都传给了我,处心积虑地与我作对,想要将师父留下的东西都抢走,可是她没想到这不是我想要,而是他定然会留给我的。”

  按照石玥的说法,就算是杨冰凝将叶枫的手指头砍下了,抢走他的太极戒,她也不会成为太极戒的主人。这事,抛开叶枫的身体是适合火种寄生这一个原因,就杨冰凝是女人这一点也无法让她成为给太极戒的主人——石玥是通过火种,也就是太极戒在寻找命中注定的丈夫,而不是同性恋女友。

  “我没法解释你的身体为什么适合火种寄生,我自己也被很多问题困惑着,不过我相信只要我们在一起,我们就能解决所有的难题。”石玥说道。

  她的声音将叶枫的思绪唤了回来,叶枫看着她,直言道:“你安排了这一切,可你问过我的意见没有?你说我是你的丈夫,我不承认这个身份。我不是你的丈夫,我也不会和你生孩子。”

  石玥笑了一下:“你承认与不承认没有关系,你是我的丈夫这件事是事实,这就足够了。”

  叶枫气道:“你讲点道理好不好?”

  石玥翘了一下嘴唇:“我是海盗,而且是海盗女王,我也想讲道理,可惜不会啊,你说怎么办呢?”

  叶枫:“……”

  古时候的山大王抢家劫舍,看中漂亮的女人就会抢走做压寨夫人。如果是母山大王,看见漂亮的后生也会这么干,把俊俏的后生抢到山寨里当老公。石玥这种做法还真是延续了强盗的古老作风,跟她这样的海盗女大王讲道理,那跟拿着吉他对一只奶牛弹奏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已经计划好了我们的未来,”石玥握着叶枫的手,脸上露着甜美的笑容,“我们会生下不死族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孩子,然后,第二个……”

  叶枫的脑门上早就是一片细密的汗珠了。

  “时机成熟之后,我会带着你和我们的孩子一起返回故乡,而我们将改变整个不死族的历史。”石玥的眼眸之中充满了憧憬,还有满满的幸福。

  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便是有一个疼爱自己的丈夫,还有一个或者几个可爱的孩子,普通的女人已经是如此,更何况是身为不死族的石玥呢?她会成为不死族的有史以来的第一个真正的母亲,仅凭这一点就够她幸福的了。

  “你说好不好?”这个时候的石玥不像是什么海盗女王,而是一个温柔甜美的妻子。

  她越温柔,叶枫的头却越疼:“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们之前都不认识,怎么一下子就成了夫妻了呢?还有,你说的故乡,那是指不死族的故乡吗?它在什么地方?”

  “你想知道?”石玥眼勾勾地看着叶枫。

  “嗯。”叶枫应了一声,他确实很像知道。他不止一次想象过神秘的不死族在什么地方,比如百慕大,比如中东的某个沙漠,比如太平洋之中的某座岛屿,它可能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但却不被人所知道。

  “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天都晚了,我们该休息了。”石玥靠了过来,依偎到了叶枫的怀里。

  一把软玉温香,叶枫顿时绷紧了神经,他紧张地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不是告诉过你吗?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

  叶枫:“……”

  “知道吗?在没有遇见你之前,我甚至想象过我命中注定的丈夫也许会是一个糟老头子,一个杀猪的屠夫什么的,可没想到你这么年轻,还挺耐看的。你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我会好好待你的。”说完,石玥张嘴一吹,几米远外的松油灯忽然就熄灭了。

  黑暗中窸窸窣窣。

  “你干什么?不要……别乱来……你……”叶枫的声音嘎然而止,他的嘴巴已经没法说话了。

  长夜漫漫好生产。

  金色的阳光从窗户外面照进来的时候叶枫也睁开了眼睛。屋子里很安静,没有别人,也没有声音。墙角有一张蜘蛛网,可惜没有蜘蛛。空气中还残留着那种非常特别的香味,想它是什么味道,它就是什么味道。它清淡到了极点,但他还是能嗅到。却不知道这是幻觉,还是真的嗅到了。

  发了一下呆,叶枫忽然拉开了被子看了被窝里面的情况。这一看之下他顿时呆住了,他真的没穿衣服。然后,他便看到了堆放在床的另一边的衣物,全套的,都叠得整整齐齐。随后,他的脑海里便浮现出了昨晚所发生的事情,迷迷糊糊却又明明白白……

  昨晚所经历的,与上一次在回春居里所经历的完全不同,那一次他没有任何记忆,更没有感觉,而这一次他记得很多细节,感觉似乎也很美妙。

  “我晕,我又被她……”叶枫不禁苦笑。他的感受很矛盾,一方面他不愿意,一方面却又有着很好的感觉。最让他泄气的是,他居然没有因为这种事情而对石玥有半点厌恶的情绪,更谈不上恨她了。

  难道真的要接受她是他的妻子的身份吗?这一点叶枫还是没有半点主意,犹豫不决。

  房门忽然被打开,叶枫下意识地拉上了被子。不过让他好气又好笑的是进来的不是石玥,也不是石玥的新手下辛西娅,而是那只唤作白灵的白狼。

  白灵进了房间,看到叶枫还躺在床上,它居然倒转甚至用头将打开的房门关上了。关上房门之后它才跑到床边,轻轻一跳就跳到了叶枫的床上。

  一只体重超过一百斤的巨狼,它突然跳到一个人睡的床上,这难免还是给叶枫带来了一些紧张的感觉。

  白灵低声叫了一下,然后用嘴将叶枫的衣服叼到了叶枫的身边,然后冲叶枫摇晃它那条毛茸茸的尾巴。这个动作让它看上去像是一条狗,而不是凶悍的狼。狼与狗有很多共性,但狼肯定是不会向人类摇尾巴示好的。它之所以有这样的举动,这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它真的是一只很有灵性的狼。

  八十多岁的狼,这要是折算成人类的年龄,那都好几百岁了。这么漫长的岁月,白灵通人性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更何况还有归元子的训导,或者给它服用了什么药物之类的手段。总之,没人能将它当作普通的狼。

  叶枫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壮起胆子摸了一下白灵的脑袋。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