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优说道:“我正想告诉你这件事,昨天接到你要来京都的通知之后冉小姐整个人都很开心,她还亲自操办接机的事情。她还安排了很多员工举行欢迎仪式,可是今天上午她的心情就变了,整个人都闷闷不乐的,我跟她打招呼她都不理我。下午接机的时候,她说她不舒服,然后就独自去了医院。”

  以冉莹颖的超opn的性格,还有她与他的关系,她会因为身体不舒服而不来接他的机吗?她肯定会来的,而且会要求叶枫坐她的车,说很多很多露骨的情话。如果她不这么做,那她就不是冉莹颖了。

  “我知道了。”叶枫的心情变得沉重了起来。

  先是莫妮卡,然后又是柯书冉,现在又是冉莹颖,与他最亲密的三个女人都出现了相同的情况,她们都被某个人催眠了。虽然还没有与冉莹颖见上面,但他已经可以确定,就算是见了面,冉莹颖也不会再像从前那样粘着他,爱着他了。

  从张优所说的情况里,他也终于抓到了一条线索,那就是冉莹颖在昨天都还是好好的,一夜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那么可以肯定的是那个人催眠她的时间是在昨晚。

  “不是车雪蕾,不是杨冰凝,公孙子翰和郭德明还有汤镇涛又都关在监狱里,没有能力做这件事。除开这几个人,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曼加尔生物科技公司和图基教,还有洛斯哲塔斯组织了。这三方都是他的死敌,那么在这三方势力里,哪一方拥有这么厉害的催眠大师呢?

  这是一个怎么也猜不到答案的问题,而且,那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叶枫,那就是——那个催眠大师的目的是什么呢?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只是催眠了莫妮卡、柯书冉和冉莹颖,抹除了她们对他的爱恋,抹除了她们与他一起度过的甜蜜时光,但却没有伤害她们,这明显不符合曼加尔生物科技公司、莎忌利教和洛斯哲塔斯组织的立场。

  但如果不是洛斯哲塔斯组织的人,不是曼加尔生物科技公司的人,不是图基教人,那个催眠大师又是来自何方的神圣呢?

  在一大堆问题之中叶枫来到了仙女集团京都基地,与大槐树村主基地的情况有些类似,很多员工都站在路边夹道欢迎,给予叶枫最高规格的尊重和敬意。

  面对一张张笑脸,还有一双双热切而充满敬意的眼神,叶枫将心事暂时放在了一边,他也面带笑容地与员工们打招呼,与他们握手,简单地寒暄几句。随后,安伯请叶枫讲话。叶枫即兴发挥讲了一段话,激励员工奋进,给他们勾画仙女集团的美好的未来。

  就仙女集团的前景而言,其实无需叶枫用言语去描绘,只需要将纽约股市的线图展露一下,它就会成为最有利的说明。直到今天,仙女集团的股价已经飙升到了15美元一股,相比上市之初的股价,它已经翻了十倍!

  一段充满激情的演讲结束,安伯接替了叶枫的位置,叶枫也得以脱身。恰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开车回来的冉莹颖。

  一身黑色的职业o装,配以肉色丝袜,冉莹颖的一身********被完好地勾勒了出来。脖颈和耳垂上的钻石首饰又给她增添了几分贵气,再加上她那招牌式的轻佻眼神,她活脱脱就是一个活跃职场的白骨精。

  叶枫的脑海里情不自禁地就浮现出了那些与她缠绵的美好回忆,可这让他不敢上去与她打招呼,他害怕再感受到那种“熟悉的陌生人”的感觉。他已经先后两次饱尝了那种感觉的苦楚,不想再经历第三次了。

  叶枫不敢面对冉莹颖,冉莹颖却主动走了过来,面带笑容,亲切地与叶枫打了一个招呼,“嗨!叶总。”

  叶枫也笑了一个下:“最近过得怎么样?”

  “还行,师父,今天我亲自给你下厨,给你做好吃的怎么样?”刚刚还叫叶总,转眼就叫师父了,冉莹颖还是那么活泼。

  叶枫点了点头:“好啊。”

  她看上去没什么变化,言谈举止和以前没有明显的变化,可是叶枫却可以感觉得到,她的眼神之中已经没有了那种他所熟悉的爱恋了。如果她还是以前的那个她,这会儿肯定已经在暗示他今晚必须跟她睡了。

  活动结束,叶枫召开了京都基地的高层会议,冉莹颖也有参加。

  会议结束之后安伯等人陆续离开,叶枫叫住了冉莹颖:“莹颖姐,你等一下,我有点事要跟你谈谈。”

  冉莹颖抿嘴笑了一下,娇媚地道:“师父,干嘛还叫我姐啊,你是我弟弟冉浩辰的师父,自然也是我的师父,你和我爸是一个辈分的长辈啊,你叫我小颖就行了。”

  果然是被催眠洗脑了,如果是以前的冉莹颖,这会儿会议室里只有她跟叶枫,她一准都扑到叶枫的怀里去了,哪里还会跟叶枫废话什么长辈不长辈的问题。

  虽然已经前后经历了两次,但叶枫的心还是里还是很难受。他避开了这种让人尴尬的话题,他说道“那么小颖,麻烦你把门关上好吗?”

  冉莹颖微微地愣了一下,有些奇怪,又有些警惕地道:“师父,关门干什么呢?”

  以前从来都是她主动关门,然后她对叶枫做坏事,现在变成她担心叶枫对她做点什么坏事了。这样的变化还真是让人挺无语挺伤感的。

  叶枫也没有继续要求她去关上会议室的门,他主动起身去关门。

  门口站着包伟和张优,两个保镖就像是两只镇宅的石狮威武雄壮。

  叶枫吩咐了一句:“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包伟和张优同时点了点头。

  叶枫关上了房门,然后转身向冉莹颖走了过去。行走之间,他的眼神悄然地变得明亮了起来。

  他准备对冉莹颖使用催眠术了,他想知道那个催眠大师有没有在冉莹颖的身上留下什么东西,也能干扰和破坏他的催眠术。

  看着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叶枫,冉莹颖越发地紧张了起来,她胆怯地往后退,一边说道:“师父,你想干什么?不可以的,我是你的弟子呀,你不能……呀!”话还没有说完,她的小腿便撞在了一只沙发上,整个人都倒在了沙发上。

  叶枫大步走了过去,双手按住了她的肩头,双眼也直视她的眼睛。冉莹颖挣扎了一下,可她哪里是叶枫的对手,她被叶枫压在沙发上根本就没机会爬起来。

  “不要,不要,师父你不可以的呀,你是我师父……”很显然,冉莹颖以为叶枫要对她霸王硬上弓了。不过她的担忧显然是多余的,没等她把话说完,她的眼神就变得空洞和呆滞了起来。

  不到十秒钟,叶枫的脑袋突然震动了一下,随即又是让人难受的灼烧和刺痛感传来,他整个人都瘫倒在了冉莹颖的身上。

  冉莹颖的身子很柔软,但态度却很强硬,她果断地将叶枫推开,羞愤地道:“师父,你怎么能对我这样?你、你……色狼!”骂了这么一句,冉莹颖往门口跑去,然后冲出了门。

  张优和包伟本来是想拦住冉莹颖的,可叶枫给的指令只是不然别人进去,却没说不让冉莹颖离开啊。再说了,无论是包伟还是张优,他们其实都是知道冉莹颖和叶枫的那种说不得的关系的。这么一来,他们就更不方便拦住冉莹颖了。结果这一犹豫,冉莹颖就跑没影了。

  包伟和张优看到了倒在沙发上的叶枫,正准备进去看看情况,叶枫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把门关上,我想静一静。”

  包伟和张优对视了一眼,跟着又把门关上了。

  房门关上之后会议室里静得落针可闻,但叶枫的心却没有半点安宁,他的思绪就像是灌木丛中的荆棘和藤蔓,乱透了,根本就梳理不清。

  冉莹颖身上的情况与柯书冉身上的情况是一样的,那个催眠大师在她的身体之中,或者是意识之中留下了什么东西,一旦他对这两个目标进行催眠,他就会遭到那股神秘力量的反噬,不仅催眠术无法进行,他本人也会受到惩罚性的伤害!

  这一次尝试,叶枫也百分之百确定确定了一个情况,那就是对方在催眠领域远比他强大!

  这个对手还没有露面,但叶枫却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他身上的强大压力。以前,就算是面对图基教和洛斯哲塔斯组织的时候他的心里都没有半点恐惧,但这一次他居然害怕了。

  恐惧是人类与生俱来的一种情绪,叶枫也免不了有担心害怕的时候。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打来电话的是拜纳德主教练:“老板,我已经物色好了差不多十个球员,他们都是南美地区的年轻球员,他们没什么名气和比赛经历,转会费不高。我看过他们的比赛,还有录像,都是一些可以培养的球员,我觉得要是买下他们的话,他们完全能适应老板你制定的训练方体系。”

  “嗯,那就买下他们,你自己拿主意就好了,我相信你的专业眼光。”叶枫说,这个节骨眼上,他实在没有心情去操心购买球员的事情。

  “我和我的团队已经分别和这些球员的经纪人和所在的俱乐部接洽过,因为我们球队下个赛季就会在英超联赛踢球,所以他们倒是很乐意转会到我们的俱乐部踢球,不过十个球员只有五个是自由转会,另外五个需要支付总额为一千三百万英镑的违约金,再加上其它的费用,这十个球员我们总共需要花掉五千万英镑。”拜纳德将情况描述得很清楚。

  “买买买,”叶枫很干脆地道,“我说过,这件事由你来做主。”

  “好吧,”拜纳德笑道,“那我就做主买下了。”

  顿了一下,他又说道:“老板,一次性买下十个球员,我们的阵容还不足以征战英超联赛,如果下个赛季你踢球的次数很少的话,我想我们的成绩不会很好。”

  下个赛季叶枫会在英超联赛上踢多少场球呢?这还真是难以预料的事情。眼前又出现了这种棘手的事情,叶枫的心里就更没底了,他想了一下才说道:“如果我踢球的次数很少,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呢?”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