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叶枫却没有半点睡意。

  经过了那么长一段时间,当初从唐纳德神父那里得到的人皮书终于翻译完了。人皮书原件和他翻译的译文笔记本都放在他的面前,很安静,但静谧的空间里却像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述说着几百年前的那一段历史,沧桑、厚重,充满了神秘感。

  这一刻,什么十八亿英镑的彩金,什么庞巴迪8000都从他的脑海里离开了,剩下的只是一段段文字。

  他的视线落在了笔记本上的一段文字上:港口上只有几艘海盗船,船上的海盗完全没有意识到我们会突然攻打他们。我们的出现让他们陷入了恐慌与混乱之中。港口的海面下,那几艘海盗船根本就没有办法躲避,我们利用快艇的灵活性将几艘海盗船切割开,分批包围它们。战斗随即打响,经过药物改造的撒尔逊人战士非常勇猛,他们用绳钩爬上了海盗船,砍杀船上的海盗,鲜血然后了海盗船的甲板,还有海面。占领了港口,我下令杀掉了所有投降的海盗。投降就可以不死吗?那些投降的海盗真是天真,在我们不死族的历史里,只有受到尊敬的对手才可以得到赦免,投降的懦夫只有用他们的鲜血才能洗掉他们的耻辱。而我,我乐意帮助他们……

  我们的快艇穿过了狭窄的山腹航道,石玥那个贱人派了一些弓箭手躲在暗处向我们放箭,给我们制造了一些麻烦,不过勇猛的撒尔逊战士很快就解决了这个麻烦。那些躲在航道两侧的海盗弓箭手被撒尔逊战士的射杀,我们长驱直入,很快就杀到了海盗峡谷之中。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座原始森林,我看见了参天的古木,还有凶残的鬣狗。那些畜生不敢来招惹我们,尽管它们很想吃掉我们的肉。沿途我们受到了很多骚扰性的攻击,但这样的游击战术根本抵挡不了我们前进的脚步,我们向海盗山挺进,一路所向披靡……

  真是好笑,她居然在海盗山脚下建立了一座城镇。一路杀到海盗山脚下的时候,我被眼前的景象逗笑了。她想干什么?她想在这个地方做一个女王吗?哦,是的,她曾经说过,她小时候有一个当女王的梦想,那个时候她才八岁吧?相对于不死族人的漫长的寿命来说,这是非常幼稚的一个年龄。我没想到,她在幼稚的童年里所做的一个童话美梦,她居然还会去实现她。如果这就是她背叛不死族的理由的话,这真的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不管怎么样,我是执法官,她违背了我们的律法,我就得惩罚她,我早就宣判了,她会得到一个灭亡的结局……

  她和她的海盗手下躲藏在简陋的石头城墙厚,利用城垛和箭塔向我们射击,这给我们带来了一些麻烦。威瑟利让撒尔逊战士砍伐了木材,做成了巨大的方盾阻挡箭矢和弩矢。费罗拉那边赶制了两台投石车,向海盗小镇发射石弹。我们互有攻防,也都有一些伤亡。我想尽快结束战斗,但事与愿违,我们似乎陷入了一场焦灼的攻城战,如果我再有两倍的兵力就好了,一千撒尔逊战士实在不够……

  战斗进行到第二天,我派出去的斥候带回来一个好消息,海盗山后有一处水源,那是海盗小镇唯一的水源。这个情报让我们为之振奋,干掉她和她的海盗军团的机会终于来了。我让人占领了那处水源,我让人将腐烂的尸体丢尽了水源之中,污染了水源。失去了水源,我倒是想看看她和她的海盗军团还能支撑多久……

  一如我料想的那样,失去了水源,海盗军团的士气很快就崩溃了。我亲眼看见城墙上有海盗在争吵,他们争吵的内容是还要不要留在这里等死,还要不要继续效忠他们的海盗女王。我乐意看到这一种情况,现在我们这边不着急了,着急的应该是她和她的海盗军团。人可以七天不吃东西,但却不能三天不喝水,我们只需要围困这座海盗小镇几天,等到他们消耗掉了储存的水,他们将不攻自破……

  三天的时间过去了,海盗军团的士气更加低落了。我看见城墙上的海盗将自己撒的尿用陶瓷罐子装了起来,看来他们并没有储存多少水,现在已经到了要喝自己的尿的程度。我估计,最多再两天的时间她和她的海盗军团就会瓦解。我应该用什么方式结束她的生命呢?绞刑还是砍头呢?不管是什么样的死亡,她的人皮我要定了,我要用他的人皮制作成一本书……

  根本就没有等到第五天,在断水之后的第四天她终于出现了。她带着她的心腹手下来到阵前叫嚣,要与我谈话。我答应了她的请求,我带着威瑟利和费罗拉,还有几十个精锐撒尔逊战士与她在战场上见了一面。她还是那么漂亮,不愧是不死族最美丽的女人。每每想起这么惊艳的一个女人就要死在我的手下,我的心中居然有了一种负罪的感觉。我们见面之后,她大言不惭地要求我们离开海盗峡谷,还说是给我们的最后一次机会。我觉得她一定是因为缺水而坏掉了脑袋,神志不清了。再有一天的时间我就能摧毁她所建立的海盗王国,她居然让我撤兵,还说是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她还能再搞笑一点吗?我也旗帜鲜明地阐明了我的立场,她要么投降受死,我则给她一个体面而干脆的死亡方式,不然的话,我就摧毁这里的一切,给她一个痛苦万分的死亡方式。谈判不欢而散,我们双方都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临走的时候,她留下了一句话说我会后悔的,我会后悔吗?可怜的脑子坏掉的女人啊……

  夜晚降临,撒尔逊战士在营地升起了篝火,熊熊的火焰驱散了黑暗也赶走了在四周窥视的鬣狗。今晚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胜券在握,我却心生忧虑,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无法在这种状态下入眠,于是我拿起了笔,准备写点什么。我想用一百个最美丽的词汇来描绘她的美貌,然后再用三张纸来书写她所做过的那些事情。我应该从什么地方下笔呢?好吧,就从她所坚信的那个传说开始吧。她说她找到了不死族能生育的办法,说不死族不需要再用那种古老的方式延续。这是违背天神的旨意,是荒谬的言论。如果不死族能像普通人那样生育,用那种肮脏的方式繁衍后代,那我们还是天神的子民吗?她因为撒播这个言论而被列为罪犯,她逃走了,这也是我出现在海盗峡谷的原因。我要将她和她的传说一起消灭掉,洗掉她的罪。可是,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知道那个传说故事的,我更不知道她怎么就相信了,在我看来,她其实是一个博学多才的女人,她的知识面非常广泛,她应该大有作为的……

  夜里,袭击突然就来临了,毫无征兆。我们的营地被点燃,弩矢从四面八方倾泻过来,我们的营地就像是初冬的小麦田,插满了木杆,我们的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身上扎满了弩矢。发动这次袭击的不是石玥和她的海盗军团,他们没有这么强力的弩箭。发动这次袭击的是明朝的军队,还有那些让人生畏的锦衣卫。一轮弩矢发射撂倒了我们差不多一半的人,然后明军战士和锦衣卫冲进了我们的营地,他们就像是农夫在麦田里收割麦子,凡是还能动弹和呼吸的撒尔逊战士,他们都会上去给一刀,或者捅一枪。我忽然意识到,王景弘和他的战舰离开只是一个幌子,那个阉人和石玥一起设计了这个圈套……

  我们辛辛苦苦招募和改造的撒尔逊战士全军覆没,威瑟利和费罗拉也战死了。他们本应该有漫长的生命,他们可以活到一千年之后,甚至更久远,可惜他们的高贵的生命却总结在了这块蛮荒的谷地里。不过我没有悲伤,他们只是回归到了天神的宫殿之中侍奉天神,这是他们的荣耀,他们的归宿。我被他们包围了,我清晰地听到军帐外的脚步声,还有我听不懂的汉语,那是一种神秘的语言,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已经被包围了,我知道我的结局是什么……

  我被俘虏了,石玥将我关进了石牢,这里的环境潮湿肮脏,很多老鼠成了我的邻居。我没想到,石玥居然会把笔记本和我的笔还给我,让我继续书写这本传记。石玥让她的手下将威瑟利和费罗拉的人皮剐了下来,她将费罗拉的人皮交给了我,让我将我的传记制‘成’人皮书。这是我们不死族的一个传统,不死族的族人死了之后,他的人皮会蒙在一本书上。看着费罗拉的人皮,我在想,我的人皮什么时候会被剐下来,也变成一本书的封皮呢?不管怎么样,我愿意将这本传记写完。我虽然很恨她,但在这件事上,我却对她心存感激,至少,她让费罗拉和威瑟利保留了传统……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