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见面仍然是弗兰克提前打过了招呼,得到了便利。

  一个监守将哈里送到了会客室之后便离开了,站在门外。

  金枪哈里大大咧咧地坐到了叶枫的对面,一张满是疙瘩和伤痕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叶先生,我就知道你会来,这两天我一直再想那个家伙的结局,你能告诉我吗?”

  那个家伙显然就是杀了他女儿的瓦奎斯,他做梦都想宰了瓦奎斯,可是还有十几年刑期的他几乎没有亲手报仇的机会,直到叶枫的出现,他才看到了一丝报仇的希望。

  叶枫没说,却用手指了一下脚下。

  他的意思也很明显,他已经送瓦奎斯下地狱了,瓦奎斯这样的人肯定是没法搞到去天堂的门票的,地狱才是他的归宿。

  哈里将叶枫的动作看得很清楚,以他的经验他很快就明白了叶枫暗示的意思。

  “哈哈哈……”哈里笑了起来,“今天真的是个好日子,如果不是在这个鬼地方,我一定要请你喝一杯。”

  叶枫淡淡地道:“你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我们之间的约定还有效吗?”

  “当然,”哈里回头看了门口一眼,“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

  叶枫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只纸包,从桌下递给了哈里,一边小声地说道:“里面有一万英镑的现金,一张存有九万英镑的银行卡,密码在卡背上写着。”

  “你给我银行卡?”哈里打开纸包看了一眼,神色有些不满。

  监狱里没有ATM机,他要取钱很麻烦,会产生一些额外的成本。

  叶枫说道:“你是个聪明人,十万英镑的体积很大,我没法带进来,你也没法骗过监狱的监控,如果你是担心卡里面的金额不对那就没必要了,我还不至于坑你九万英镑。”

  哈里咧嘴笑了一下:“监狱里有电视,我可知道你是谁,我一点也不担心你会骗我几万英镑,好吧,我这边其实也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他也从裤子里掏出了一只折叠得很小的信封,然后从桌下递给了叶枫。

  他藏信封的地方让叶枫挺无语的,不过他还是利索地将信封塞进了衣兜,然后问道:“里面装着什么?”

  哈里说道:“当然是你想要的东西,这两天我一直在准备,我有我的渠道,你看一下吧,你会发现你花的钱是值得的。”

  叶枫并没有将信封掏出来看,这点耐心他还是有的,他试探地道:“你不会骗我吧?”

  “哈!我会骗你吗?”哈里笑道,“我可是想和你交朋友的人,你去杜兰戈打听打听我金枪哈里是什么样的人,我是讲信用的人,有一次一个家伙出卖了我,让我损失了一大批货,我放话说要在大街上****老婆,我兑现了我的承诺,那天我拥有差不多一百个观众。”

  这就金枪哈里的信用。

  哈里说道:“我的朋友,你去杜兰戈,我的人会将你视为最尊贵的朋友来接待的,毒品你想吸吸多少,女人想玩多少玩多少,你看谁不顺眼,我的手下就会将那个人打成筛子。”

  “谢谢,就这样吧,再见。”叶枫起身离开,他肯定不会去杜兰戈。

  与金枪哈里这样的人成为朋友?他脑子有没病,这一次见面应该是他和金枪哈里的最后一次见面了。

  离开麦基山监狱,叶枫才掏出哈里给他的信封,将里面装的东西拿出来看。

  信封里装着一张信纸,一张照片。

  看到照片上的人物,叶枫的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照片上不上一脸横肉的壮汉,也不是意大利老头,而是一个女孩。

  她看上去仅有十六七岁的样子,稚气未脱,她有着意大利女人特有的精美五官,以及高挑劲爆的身材。

  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正在读高中的学生,满脑子的数学题和帅气的男友,而不是什么黑手党的首领。

  她那颗漂亮的脑袋瓜子里面装着暴力、暗杀与毒品吗?这让人无法相信。

  照片的后面有一个很特别的名字:蜜饯饼干,辛西娅。

  “蜜饯饼干”显然是这个意大利少女的外号,辛西娅才是她的名字。

  混****的大都有一个外号,真实的名字反而很少人知道。哈里的“金枪”,瓦奎斯的“收割斗篷”,这些都是例子,可是,洛斯哲塔斯组织的首领居然是“蜜饯饼干”这么诡异的外号,这真的是让人大跌眼镜。

  “蜜饯饼干?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是洛斯哲塔斯组织的领袖,这已经是很诡异的事情了,而她居然还有这么奇怪的一个外号,她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一张照片,一个外号,叶枫的脑袋仿佛被塞进了一团稻草,乱糟糟的。

  他打开了信纸,信纸上用潦草的英文写着一段话:叶先生,这就是你要找的小贱人,蜜饯饼干,别被她的外表迷惑了,她比魔鬼更凶残,据我所知,她是洛斯哲塔斯前教父布冯的女儿,布冯被人暗杀之后她就成了洛斯哲塔斯组织的头,她的枪法非常厉害,别让她对你开枪,她非常狡猾,见过她真面目的人不超过五个,我是其中一个,我永远忘不了她在我下面踹的那一脚,她穿着装了钉子的高跟鞋,她个小****!如果可以的话,杀了她!

  这十万英镑花得很值得,就连瓦奎斯都不知道的秘密,哈里却卖给了他。

  站在车旁的蜜雪儿和卡妮莎走了过来,叶枫并没有将照片和信纸收起来,而是将信纸递给了蜜雪儿,将照片递给了卡妮莎,让她们也看看这份用十万英镑买回来的情报。

  辛西娅的身份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秘密,但在叶枫这边,他却是要让他的人知道的。

  这是一种防范措施,不然,如果有一天辛西娅带着杀手出现在身边,而他的人却不认识,那岂不是很被动?

  在蜜雪儿和卡妮莎交换了信纸和照片之后,叶枫说道:“把它们也给泰戈斯他们看看吧,大家都记住这个女人。”

  卡妮莎说道:“让我再去一趟意大利吧,我能彻底解决这个麻烦。”

  叶枫想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洛斯哲塔斯组织是一个雄霸一方的黑手党,要人有人,要枪有枪,你杀了布莱恩卡特,那个人是洛斯哲塔斯组织的二老板,地位仅次于辛西娅,他们现在肯定会加强防范的,你再去没准是自投罗网。”

  “如果他们找上门来呢?”卡妮莎说道。

  叶枫说道:“这里是英国,不是那不勒斯,他们想在英国报仇的话,有力也使不上来,还有,布莱恩卡特是想私吞这笔钱,所以我们目前也没法确定他与辛西娅有没有矛盾,贸然展开行动的话,反而不好,暂时就这样吧,如果那个辛西娅想为布莱恩卡特复仇,对我们动手了,你再去意大利拜访她吧。”

  卡妮莎露出了一丝笑容,她明白叶枫所说的“拜访”是什么意思,她拜访了布莱恩卡特的家,结果布莱恩卡特的家里就只剩下了一条金鱼是活着的,这就是她的“拜访”的风格。

  泰戈斯和杰瑞等人也看了辛西娅的照片,还有那张信纸上的内容,随后叶枫和保镖们又分乘两辆车往索尔福德驶去。

  麦基山监狱渐渐远去,叶枫从车窗探头看了一眼,心里也在想着他刚才做出的决定。

  站在他的角度,他肯定不愿意与洛斯哲塔斯组织全面对抗,原因很简单,他是生意人,是医生,事业有成,身家亿万,他为什么要跟一群亡命徒火拼呢?

  事实上,如果布莱恩卡特不派瓦奎斯杀叶枫,不干掉叶枫的保镖库克,叶枫就不会派卡妮莎去暗杀他,而他也不会死。

  兔子被逼急了都会咬人,更何况是人呢?对方都杀上门来了,还干掉了他的保镖,甚至准备绑架他的女人,如果他都还无动于衷的话,那就离死不远了!

  叶枫反击了,所以布莱恩卡特的家里就只剩下了一条金鱼。

  “但愿那个辛西娅是个聪明的女人,我的人既然能杀布莱恩卡特同样也能杀她,她最好不要再点燃战火。”叶枫的心里暗暗地想着。

  辛西娅会怎么做呢?谁也猜不到。

  但如果她也像布莱恩卡特那样做的话,叶枫并不介意她们家也只剩下一条金鱼!

  接下来的几天很平静,洛斯哲塔斯组织没有任何动静,印度图基教和曼加尔生物科技公司也是同样的情况。

  叶枫现在已经不是他们想对付就能对付的人了,无论是哪一方势力,他们要想对付现在的叶枫,首先就得考虑他身边的一群精悍的保镖,还有他们拥有的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斗装备,其次还要考虑叶枫现在拥有的财富和知名度,掂量一下正面去碰叶枫会带来的后果。

  很简单的一个例子,曼加尔生物科技公司特殊事务部主管S先生曾经混进仙女集团索尔福德基地,率领他所统领的一支特战队直接对付叶枫,这样的事情已经不可能再出现第二次了,因为,他如果再带着那支特战小队过来,叶枫的仙女特战小队就会将他和他的人活生生地吃掉!

  不过,这必然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经过沉淀和酝酿的风暴一旦来临,叶枫和他创建的事业都将经受最严峻的考验。

  在那之前,叶枫的日子过得简单而充实,处理公司事务,训练球队,翻译人皮书,继续从当初从乌卡扎手中得到的古老地图册和那本胶皮笔记本中梳理内容,寻找与石玥有关的线索。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