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好些学生和行人都停下了脚步看着华裔男生和瓦墨菲。

  “你得向我道歉!”华裔男生蛮横地道。

  “我为什么向你道歉?明明是你不对!”瓦墨菲气愤地道。

  “你再说一次试试!”华裔男生用手指着瓦墨菲的鼻子,气焰很嚣张的样子。

  瓦墨菲被他的气势吓到了,愣在了当场。

  瓦奎斯挤开人群走到了瓦墨菲的身边,强忍着心中的怒火说道:“瓦墨菲,怎么回事?这家伙欺负你吗?”

  “哥哥?”瓦墨菲突然看到了瓦奎斯,赶紧说道,“没有,一点误会,没事了。”

  她跟着又对华裔男生说道:“对不起,我向你道歉。”

  瓦墨菲很清楚与她相依为命,供养她读大学的哥哥是什么样的人,如果她将真实的情况告诉瓦奎斯的话,她担心瓦奎斯会做出可怕的事情,所以刚才她不愿意道歉,瓦奎斯出现之后她却愿意道歉了,为的只是不想她的哥哥惹麻烦。

  华裔男生的态度也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他笑了一下:“没什么,是个误会而已,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瓦奎斯阴冷地盯着华裔男生,他并没有放弃心中的想干掉华裔男生的想法。

  “哥哥,没事了,我们走吧。”瓦墨菲捡起了掉在地上的书本,挽着瓦奎斯的手臂。

  她想尽快将瓦奎斯带离这个地方,她太熟悉瓦奎斯此刻的眼神了,她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小子,这次算你走运。”瓦墨菲软化了瓦奎斯的戾气,他狠狠地瞪了华裔男生一眼,准备与瓦墨菲离开。

  却就在这时,一个围观的女生忽然贴住了瓦墨菲的后背。

  华裔男生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意:“瓦奎斯,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吧。”

  这一瞬间,瓦奎斯的脸色变得苍白了,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华裔男生是谁,也不知道贴着瓦墨菲后背的女生是谁,但他却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只要他乱动一下的话,他和他的妹妹都得死在这里!

  一种熟悉的感觉忽然从瓦奎斯的心头冒了出来,他移目看着瓦墨菲身后的女生,他看到了一张陌生的脸,但那种让他恐惧的气息却又是如此的熟悉!

  “走吧,车在那边。”华裔男生指了一下停在咖啡店旁白的别克商务车。

  瓦奎斯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高层建筑,天台上忽然有镜头闪烁了一下,他没有看见人,但他却很清楚,那是对方的狙击手在用这种特殊的方式跟他打招呼。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想干什么?”瓦墨菲紧张极了,她不敢动,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抵在腰间的硬物。

  “我跟你们走,放了我妹妹。”瓦奎斯说。

  “我答应你,不过不是现在。”华裔男生说道。

  瓦奎斯的心坠入了冰窖。

  别克商务车驶过两条街道,抱着书本的瓦墨菲下了车,春天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她感到很温暖,很明媚,但是除了阳光,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好像突然丢失了灵魂,只剩下了感官一样。

  别克商务车继续前行,眨眼就在车流之中走远。

  大约一分钟后瓦墨菲才晃了晃脑袋,这个动作让她醒过了神来,她看了看四周,半响之后才自言自语地道:“我怎么会走到这里来了呢?哥哥不是说要来见我吗?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他在哪呢?他还是老样子,神神秘秘,就连和我见面也像一个特工什么的。”

  想起哥哥,她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温暖的笑意,然后她掏出手机准备给瓦奎斯打电话,她看见了收件箱的一条新短信的提示,她跟着打开了那封邮件。

  邮件的内容很简单:瓦墨菲,我有事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你知道的,我不方便告诉你太多,下次再见吧,好好完成你的学业,我为你感到骄傲,爱你的哥哥,瓦奎斯。

  短信是瓦奎斯的手机发来的。

  “真的是,难道就不能打电话跟我道别吗?”瓦墨菲很想听到瓦奎斯的声音,她跟着拨出了瓦奎斯的手机号码。

  手机里传来了对方关机的提示。

  “好吧,哥哥,我也爱你,祝你一路顺风。”瓦墨菲叹了一口气,然后抱着书本往伦敦国王学院走去。

  阳光洒满路上,她的心里一直在思考着刚才的问题,她怎么就走到这里来了呢?

  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本《归元内经》,更不知道那上面还有一种催眠术,她更加不知道他被催眠之前见到的华裔男生和那个女孩都是一张伪装的脸,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

  十个小时之后,奔宁山脉,一座连名字都没有的山峰上。

  夜风吹拂着山林,发出沙沙的声音,星月的光辉清冷,却也照不透茂密的山林。

  在黑暗的地方,总有黑暗的人物,做着黑暗的事情。

  一瓶冷水浇在头上,瓦奎斯猛地惊醒了过来,他的大脑在短短的两秒钟之间就进入了正常的状态,他回忆起了已经发生的事情,他也下意识地去抓插在腰间的手枪。

  可这一个娴熟无比的动作却在今天没法完成了,做出动作之后他才发现他的手被反绑着。

  不仅是他的手,还有他的双脚也被绳子捆着,而他跟着又发现,他居然是头下脚上地被吊在一棵树上的。

  这里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没有道路,没有民居,只有树木和野草,还有人,八个人,六男两女,他们就站在他的对面,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瓦奎斯的视线落在了一个华裔青年的身上,他一眼就认出了华裔青年的身份,那是他要干掉的目标——叶枫。

  瓦奎斯还看见了那个让他心生恐惧的女人,印度女人,他终于想起在伦敦国王学院所冒出来的可怕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了。

  在这个印度女人的注视下,他能清晰地感到她身上的煞气,她的冰冷和她的无情,他顿时有了一种错觉,他至少一条猎狗,而这个印度女人是狼,不是一个量级。

  瓦奎斯避开了卡妮莎的视线,移到了叶枫的身上,他吞了一口口水,润了一下艰涩的喉咙,然后才硬着头皮说道:“我妹妹呢?”

  “她现在很安全。”叶枫淡淡地道。

  “我不相信。”瓦奎斯很紧张,他怀疑他妹妹正在某个冰冷的坑里,或者在某张松软的床上,一个黑人大汉正在侵犯她……他不敢往下想。

  叶枫微微耸了一下肩:“那我也没办法,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我没有必要争取你的信任。”

  “你要是敢动我妹妹,我杀了你!”瓦奎斯冲叶枫吼道。

  他就像是动物园中的笼子中的猛虎,没有利爪和牙齿,就连三岁小孩都吓唬不了。

  泰戈斯突然走了上来,一脚踹在了瓦奎斯的小腹上。

  他这一脚很狠,瓦奎斯咬紧了牙齿,没有叫一声,但嘴角却冒出了一丝血丝。

  泰戈斯又一拳抽在了瓦奎斯的脸颊上,愤怒地道:“你今天死定了!我要为我的兄弟库克报仇!”

  “啐!”瓦奎斯张嘴吐出了一口血水,还有一颗雪白的牙齿,明知要死,他的心里反而不害怕了,“我没想过我能活下去,来吧,动手吧!”

  泰戈斯扬起了拳头,叶枫却一把拉住了他:“现在还不是时候。”

  泰戈斯没有说话,却顺从地退了下去。

  叶枫说道:“放他下来吧,大脑充血会让他分辨不清形势。”

  卡妮莎忽然一扬手,一把系着链子的飞刀干脆利落地割断了将瓦奎斯吊在树上的绳子,瓦奎斯的脑袋重重地撞在了地上,然后又倒了下去。

  叶枫蹲在了瓦奎斯的身边,摸出了瓦奎斯的手机,说道:“你是一个聪明人,你应该知道你的结局,我可以让你走得愉快一点,也可以让你走得很痛苦,你愿意配合我吗?”

  瓦奎斯看了叶枫手中的手机一眼,嘴角却浮出了倔强的笑意:“你去死吧。”

  叶枫一点都不生气,他笑着说道:“看来你是一点都不关心你妹妹了,我一个电话,她就会坠入火坑,我会将她卖到华国的东莞,我估计像你妹妹那种姿色的女孩,老鸨的生意一定很好吧?”

  “你敢!”瓦奎斯咆哮道。

  叶枫拍了拍瓦奎斯的脸:“你的大脑已经没有充血了,怎么还怎么固执和愚蠢呢?你现在用什么威胁我呢?凭你的声音很大吗?”

  话音刚落,叶枫忽然一指戳在了瓦奎斯的肋骨上。

  “啊——”瓦奎斯忍不住突然传来的剧痛,惨叫了一声,可是他的声音却非常小,是那种想大声惨叫却没有力气,充满颤栗的惨叫!

  泰戈斯的重腿和铁拳都没让瓦奎斯叫一声,但叶枫一指头却能让他痛苦得想死!

  “这是为了卡拉索夫,”叶枫说,然后又一指头戳在了瓦奎斯的另一根肋骨上,“现在,这一下是为了伊马索夫。”

  瓦奎斯张大了嘴巴,却只有喘出来的气,没有呼出来的声音。

  “这一下是为了库克!”叶枫一掌拍在了瓦奎斯的小腹上,他的内力就像是烧汤了的针,全部扎进了瓦奎斯的五脏六腑之中。

  这一下,瓦奎斯的鼻涕和眼泪都涌了出来,整个身体蜷缩着,就像是一只虾仁。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