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室入口,泰戈斯和杰瑞正抽着眼,看见卡妮莎走过来的时候,两人都打了一个点头招呼。

  “老板还在里面吗?”卡妮莎问道。

  泰戈斯说道:“还在里面,不过他说过,谁也不能进去。”

  卡妮莎说道:“那好,我在这里等他。”

  这时叶枫从地下室入口爬了上来:“没事了,我已经审问完了。”

  泰戈斯问道:“老板,接下来这么做?”

  叶枫说道:“按计划进行吧,你们想办法将帕米尔汗和煞夜俐交给警方处理,乌拉扎卡由我亲自处理。”

  杰瑞笑道:“帕米尔汗和煞夜俐现在被警方通缉,悬赏金十万英镑,我们将他们交给警方还会得到一笔赏金呢。”

  叶枫说道:“那笔赏金你们拿去分了吧。”

  泰戈斯和杰瑞相视一笑:“谢谢老板!”

  一辆雪佛兰suburban越野厢车停在了警局门口,泰戈斯和杰瑞下车进了警局,车里,卡妮莎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后排的帕米尔汗和煞夜俐,眼神显得很平静。

  “卡妮莎,杀了我们,”煞夜俐打破了沉默,“杀了我们吧,看在我们拥有相同信仰的份上。”

  “我们都是图基教的杀手,难道你就不念一点旧情吗?”帕米尔汗出声说道,他的眼神之中含着乞求的成分。

  事情发展到了这种地步,帕米尔汗和煞夜俐已经没有打算活下去了。

  他们触犯了爱尔格兰国的法律,爱尔格兰国的司法体系不会放过他们,他们任务失败,更有暴露图基教的风险,图基教更加不会放过他们。

  横竖是一个死亡的结局,为什么不选择一个既体面又显得很忠诚的死法呢?至少,他们还能坚持他们的信仰,以死殉教。

  “我只问一个问题,”卡妮莎说道,“如果你们能回答我,我就帮你们。”

  帕米尔汗和煞夜俐对视了一眼,然后很默契地点了一下头。

  “拉姆大师会来爱尔格兰国吗?”卡妮莎说道。

  “不知道,”帕米尔汗说道,“我们失败了,教内会做什么安排,有什么计划,会派谁来,我们这种身份的人没有资格知道。”

  卡妮莎皱起了眉头。

  似乎是怕卡妮莎不满意帕米尔汗的回答,煞夜俐跟着又说道:“我想拉姆老师会来爱尔格兰国亲自处理这件事,毕竟,我和帕米尔汗是他目前培养出的最出色的弟子,如果教内要让叶枫和你死的话,拉姆老师很有可能会亲自出手。”

  图基教想让叶枫和卡妮莎死,这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那么拉姆大师亲自来爱尔格兰国收拾他的弟子留下的烂摊子便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警局门口,泰戈斯和杰瑞带着几个警察走了出来,一边谈着什么,一边往雪佛兰suburban越野厢车这边走来,走在最外侧的两个警察早早地拔出了配枪,压低枪口,如临大敌的样子,这显然是在为抓人做准备了。

  “你答应过的,动手吧。”煞夜俐看了一眼车窗外面,着急地道。

  卡妮莎说道:“我是傻子吗?在警局门前动手杀你们,要死,你们自己解决吧,这是你们的东西,进入警局之后再使用吧。”

  说完,她将两颗自杀胶囊放在了煞夜俐和帕米尔汗的手中。

  这两颗自杀胶囊是从帕米尔汗和煞夜俐的嘴里取出来的,现在,她将它们还给了他们。

  “谢谢你。”帕米尔汗将自杀胶囊放进了口中。

  煞夜俐也将自杀胶囊放进了口中,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图基教的教徒早就将身体和灵魂献给了黑暗的迦梨女神,死亡对于图基教的教徒而言不是终点,而是起点。

  图基教的教徒不惧怕死亡,所在乎的只是死亡的方式。

  现在,煞夜俐和帕米尔汗得到了最体面和殉教的死亡方式,这对于他们来说其实是一种最好的结局。

  这时几个警察靠近了雪佛兰suburban越野厢车,一个警察拉开了车门,用枪对准了帕米尔汗,厉声喝道:“下车!”

  帕米尔汗举着戴着塑料锁条的双手下了车,煞夜俐紧随其后也下了车。

  卡妮莎静静地看着被警察带走的帕米尔汗和煞夜俐,心里却在暗暗地道:“我也会死,但是,我的死亡又是什么方式呢?”

  拉姆大师会来爱尔格兰国,她自己其实也能猜到,这让她感到了很大的压力。

  她非常清楚拉姆大师的实力,她和叶枫联手才有一战的机会,那个时候,生或者死,谁也说不清楚。

  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如果拉姆大师来爱尔格兰国,要么是她和叶枫死,要么是拉姆大师死,除了这两种结果之外,不会有第三种结果。

  泰戈斯和杰瑞上了车,启动车子的时候他问了一句:“卡妮莎,东西给他们了吗?”

  卡妮莎微微地点了一下头:“给他们了。”

  泰戈斯说道:“这就好了,麻烦消失了。”

  杰瑞说道:“不知道……老板会怎么处理乌拉扎卡呢?”

  卡妮莎淡淡地道:“死。”

  泰戈斯和杰瑞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但心里却都不赞同卡妮莎的这个说法。

  也倒是的,叶枫那种身份的人,他怎么会动手杀人呢?

  雪佛兰suburban越野厢车离开了警局往杰瑞的家的方向驶去。

  春日的暖阳照在楼宇和路面上,繁华的都市,形形色色的车,形形色色的行人,这是一副很美好的画面。

  一个印地斯坦老人沿着泰晤士河河畔的一条步行街慢吞吞地走着,他的眼神有些呆滞,精神很差,好像一整夜的时间都没有睡觉一样。

  这个看似普通的印地斯坦老人有着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身份,图基教长老,在他的平凡的外表下,是一颗充满黑暗和邪恶的心,从他加入图基教到今天,他亲手杀掉的人早就上三位数了,而经他安排图基教杀手杀掉的人,恐怕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了。

  这样一个老人,他其实没有资格活着,他活着对那些死者来说一点都不公平。

  步行街的尽头有一个地铁入口,有人进入,有人出来,乌拉扎卡跟着两个时髦的金发女郎走下了地铁入口。

  两个金发女郎都穿着紧身的牛仔裤,臀部显得很丰满很挺翘,乌拉扎卡的视线落在两只****上,一动不动,他的眼神还是显得那么呆滞,好像随时都处在走神的状态中一样。

  不过他盯着两个女郎的屁股看,周围的人对他投来鄙夷和厌恶的目光,而他浑然未觉,木然地跟在两个金发女郎的后面走着。

  进入地铁站,站台上站满了等候地铁的乘客,乌拉扎卡挤到了最前沿,翘首看着地铁会驶来的方向,这个时候,他的神色显得有些焦急,似乎是想尽快坐上地铁去某个地方处理一件非常紧要的事情。

  没人会在意一个印地斯坦老头,一些上班族拿着报纸在看着,一些学生用随身听听着流行的音乐,一切都很正常。

  几分钟后,铁轨传来颤动,还有地铁驶来的噪音,随后,一辆地铁从弯道处驶来。

  没有任何征兆,乌拉扎卡忽然纵身一跃,在地铁驶来的一瞬间,他的身体撞击在了车头上……

  鲜血,尸体的碎块,尖叫的乘客,原本平静的站台一下子就混乱了。

  同一时间,一个长相普通的华裔青年转身离开了站台,他的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华裔青年离开地铁站,在街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几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杰瑞的家门前,华裔青年付了车资,然后进了门。

  蜜雪儿看着陌生的华裔男子却没有半点警惕的反应,相反的还露出了好看的笑容:“枫,你真的放乌拉扎卡离开了吗?”

  这个华裔男子确实就是叶枫乔装改扮的,他没有回答蜜雪儿的问题,只是说道:“收拾行李吧,我把这张脸处理一下,然后我们就离开这里。”

  “我早就收拾好了,我等你。”蜜雪儿坐到了客厅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叶枫带着他的工具箱进了洗手间,要处理脸上的人皮面膏需要用到特制的药水,仅靠水和香皂是没法处理掉的。

  电视里正播放着一个新闻节目,蜜雪儿看得索然无味,她正准备换台的时候,电视的画面突然转换到了一个地铁站,一个女主持人拿着话筒,对着镜头说道:“大约十五分钟前这里发生了一起伤亡事故,一个印地斯坦裔老人跳向了正在行驶中的地铁……”

  在女主持人的报道中,电视的右上角出现了一张印地斯坦老人的照片,赫然便是乌拉扎卡。

  蜜雪儿顿时惊得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她所看见和听见的。

  早晨,泰戈斯和杰瑞还有卡妮莎按照叶枫的吩咐将煞夜俐和帕米尔汗送到半个小时车程的伦敦警局,随后,叶枫自己也带着乌拉扎卡出了门,他并没有带上她,只是让她在家里等着。

  她没法说服叶枫让她跟着一起去,她在杰瑞的家里也有过猜测,她甚至猜到叶枫不想她看见他杀人的画面,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乌拉扎卡居然自己跳向了一辆行驶中的地铁自杀了!

  她没法猜到叶枫带走乌拉扎卡的期间发生了什么。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