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库的大门是被锁死了的,这道小门原本也是上了锁的,不过门锁早就被人破坏了。

  小铁门外面是一条狭窄的小巷,小巷的尽头是一条紧邻泰晤士河的马路,车流量很大。

  煞夜俐从小巷里走出来,站在了马路边上。

  她将衬衣的纽扣解下,将一抹嫩肤从领口之中曝露了出来,然后她靠着一只路灯的灯杆,尽量将腰臀的曲线展露出来。

  “嗨!先生,有时间吗?”一辆车子驶过跟前的时候,煞夜俐硬着头皮拉起了生意。

  开车的男人看了她一眼,然后又开着车子走了。

  不过很快又有一辆皮卡车开来,在靠近她的时候放慢了速度。

  “先生,有时间嘛?”煞夜俐硬着头皮问道,说话的时候,她故意趴在车窗前,让开车的肥佬可以看见她的傲人。

  “多少钱?”肥佬舔了一下嘴唇,好不掩饰他眼眸之中的兴奋与贪婪。

  “五十英镑就够了。”煞夜俐说道。

  “成交,上车吧。”肥佬道。

  “不,去巷子里解决吧。”煞夜俐给出了一个通俗易懂的暗示。

  “哈哈,好,我跟你去小巷,今天真是走运,我会让你知道厉害的。”肥佬熄了火,拿着车钥匙下了车。

  煞夜俐走前带路,肥佬忍不住伸手去抓煞夜俐,恨不得立刻就狠狠地发泄一番。

  后面被袭的时候,煞夜俐的眼眸里顿时闪过一抹冰冷的神光。

  两人很快就走进了小巷,黑漆漆的小巷里很安静。

  “还要走到什么地方?我还赶着去看球呢,我是特意从索尔福德过来的,我是里卡兹的球迷,”肥佬口无遮拦说着话,“小妞,你知道叶枫吗?哈哈,他可是我们里卡兹队的当家球星啊,我这次是特意来看他踢球的,要不,我们做完之后一起去看球怎么样?”

  煞夜俐已经走到了仓库的小门前,她推开那道被破坏的小门走了进去。

  肥佬在门口犹豫了一下。

  “我会让你舒服死的。”煞夜俐回过头来,娇媚地笑了笑,然后伸手将肥佬拉了进去。

  男人的警惕与戒备在这种时候趋近与零,一想到白花花的美人,还有那种感觉,肥佬哪里还会怀疑什么,跟着就走了进去。

  小铁门砰一声关上。

  就在这时,帕米尔汗从藏身的角落里蹿了出来,将手中的一根铁钎狠狠地扎进了肥佬的脑袋之中。

  肥佬的笑声戛然而止,起码两百斤重的身体轰然栽倒在地上。

  煞夜俐却还不解恨,她抬脚踩在了肥佬的那只摸过她的手上,就像是要踩灭一个烟头一样,狠狠地跺了又跺。

  帕米尔汗从肥佬的身上收到了一只钱包和一只手机,他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一点:“好了,我去买点东西回来,你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

  “给我买一把刀回来。”煞夜俐说道。

  “你要刀干什么?”帕米尔汗讶然地看着煞夜俐。

  “我要将这个死肥猪的手剁下来。”煞夜俐说道,声音冷得像冰渣。

  帕米尔汗愣了一下,没再说什么,打开小铁门便走了出去。

  同一时间,五十米远外的一座大楼天台上,杰瑞正趴在天台边沿,用狙击步枪的瞄准镜看着从小铁门之中走出来的帕米尔汗。

  他一直都在这里,帕米尔汗和煞夜俐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控之中。

  他无法看见小铁门关上之后的情景,但泰戈斯、李维斯、贝雷得和兰博却能从别的角度,透过仓库的不同方位的窗户监控到仓库里面的情况。

  “那个胖子已经死了,”李维斯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了出来,“他居然是老板的球迷,当时我真想去救他。”

  “你最好不要有这样的想法,”泰戈斯的声音也在通讯器里传了出来,“他为他的好色和愚蠢付出了代价,仅此而已,我们的目标是乌拉扎卡,不是解救一个嫖客,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很多人被谋杀,我们能救多少?你们都要记清楚一点,我们不是蝙蝠侠,也不是警察,我们只是叶老板的保镖。”

  “好吧,我就是随便说说,我不是没去吗?我知道分寸的,泰戈斯,你就别说我了。”李维斯的声音。

  “那个家伙开车去了一家超市,大概是去买东西吃吧,”兰博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出来,“他是一个很狡猾的人,我去过他住过的汽车旅馆,什么都没搜到,连一个指纹都没有留下。”

  “对方毕竟是职业杀手,是专业人士,我们得小心一些,不然会被他察觉到的。”里克的声音也从通讯器里传了出来。

  狙击步枪的瞄准镜里,帕米尔汗并没有将车开很远,很快就在一家路边超市前停了下来,下了车,帕米尔汗迈着微瘸的腿走进了超市。

  这家超市距离仓库的直线距离不超过一千米。

  十分钟后,帕米尔汗从超市里面走了出来,抱着一只购物袋,里面装了很多食物,还有几瓶矿泉水。

  一个老头在门口不小心撞了帕米尔汗一下,但帕米尔汗没有说什么,很低调地离开了。

  杰瑞用瞄准镜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个老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他跟着又将视线转移到了帕米尔汗的身上。

  “他终于找到他的晚餐了。”杰瑞调侃地道。

  “这个时候比赛已经开始了,”李维斯的声音,“真想去赛尔雷斯球场看叶老板比赛,我可是他的球迷啊,嗯,应该是铁杆粉丝才对。”

  赛尔雷斯球场灯火耀眼,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但可以想象那一定很热闹。

  帕米尔汗很快就将车开到了仓库旁边,他抱着购物袋下了车,他并没有急着返回仓库,而是站在肥佬的皮卡车旁,举目眺望着赛尔雷斯球场,好半响都没有动弹一下。路灯的灯光洒落在他的身上,他的影子被拖长,就像是一支长矛。

  “砰。”天台上,杰瑞的嘴里吐出了一个小小的声音,他的手指也触摸了一下狙击步枪的扳机。

  一切都在仙女特战小队之中,想要帕米尔汗死,他只需要轻轻扣一下扳机就行了。

  赛尔雷斯球场。

  用热闹来形容赛尔雷斯球场此刻的气氛其实是错误的,应该用疯狂这样的词来形容。

  开赛仅仅十分钟,叶枫就已经攻入了纳姆特拉队两球,传出威胁性助攻三球,如果不是爱德华太渣,浪费了那三个进球的机会,这个时候的比分恐怕还会加大。

  赛尔雷斯球场是纳姆特拉队的主场,纳姆特拉队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可球场上所体现出的情况却恰恰相反,赛尔雷斯农场球场今晚好像变成了里卡兹队的主场,每一次叶枫拿球的时候,不仅是里卡兹队的球迷在欢呼,就连很多纳姆特拉队的球迷都在鼓掌呐喊。

  叶枫也没有让所有的球迷失望,每一次拿球都有精彩的表演,或来一脚超级远射,或轻松过掉几个防守队员,或来一脚精准到己方队员的脚下的传球,总之,赛尔雷斯球场今晚变成了他的舞台,他一个人的风头甚至压过了球场上的二十一个球员的总和!

  其实,这还是叶枫一直在控制着踢,不想表现得太出色而已。

  他现在不会把他接到的每一个球都踢进对方的球门,两球领先之后,他更多的时候是把球传到爱德华或者拉里的脚下,让他们去完成最后一脚射门,而当他面对球门的时候,他也不是把球往对方的球门里面踢,他会把球往对方的守门员的怀里踢,或者干脆命中横梁、立柱什么的,总之,他控制着自己的节奏,一方面让比赛继续保持悬念,一方面又让自己显得很正常。

  也倒是的,如果他一开始就疯狂进球,半场还没有结束就来一个五球领先,那么比赛就失去了悬念,而他也会被看做是球场上的怪物,这样做,对他没有好处。

  但如果像现在这样控制着比赛的节奏,在最需要的时刻进球,他不仅能帮助里卡兹队收获一场胜利,还能赚足眼球,大有好处。

  既然是这样,那又为什么不这样踢呢?

  比赛在继续,叶枫也继续在球场上表演,收获更多的粉丝。

  看台上,卡拉索夫的眉头却微微地皱了起来。

  她下了五百万英镑的里卡兹大球胜,但叶枫这样踢,如果全场就这个0:2的比分,她的五百万英镑可就打水漂了,如果叶枫再进一个球,甚至更多的球,那么她的五百万英镑的赌注就会变成一千多万英镑!

  一个球价值一千多万英镑,这让她如何不着急!

  卡拉索夫的旁边坐着艾薇儿约瑟夫,一个被称为曼联女神的女人,还有曼联的主教练范内加尔,一位来自荷兰的名帅范内加尔。

  范内加尔两眼放光地看着球场上的叶枫,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但如果此刻卡拉索夫愿意跟他交换球员的话,他愿意提供鲁尼、迪玛利亚或者范佩西让她挑选。

  艾薇儿除了看球场上的比赛,偶尔也会看一眼身边的卡拉索夫,后者的紧张和不安让她心中起疑:“卡拉小姐,你是怎么回事呢?里卡兹两球领先,场面占据绝对的优势,你怎么不见半点高兴的气息,反而这么紧张呢?”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