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时后,一辆雪佛兰suburban越野厢车里。

  帕米尔汗和煞夜俐悠悠地醒转了过来,两人苏醒的时间相差仅有几秒钟,可是两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两人的意识回到了昏厥前的一刹那,帕米尔汗想起了他被不知从哪飞来的一颗子弹击中,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煞夜俐想起了她的脑袋被叶枫的头撞击了两次,然后她便昏厥了。

  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帕米尔汗和煞夜俐都不记得了。

  两人的心中都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那就是他们好像经历了什么事情,可是半点都想不起来,这种感觉就像是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醒来的时候对梦中发生的事情却没有了印象。

  煞夜俐和帕米尔汗对视了一眼,然后又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前排驾驶室。

  坐在驾驶室里开车的是泰戈斯,他开得很稳,车速很慢。

  煞夜俐习惯性地扬起了右手,想给泰戈斯的后脑勺发射一枚袖箭,可抬起手来的时候她才发现,她的手腕上空空的,她的暗杀武器早就被摘除了。

  帕米尔汗握紧了右拳,蓄力,准备给泰戈斯的后脑勺一拳狠的,可就在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里他发现了一个让他绝望的事实他引以为傲的原力消失了!他像往常那样去运行那股熟悉而强大的力量,可换来的只是丹田之中的疼痛!

  一片冷汗从帕米尔汗的额头上冒了出来,他的眼眸中也迸出了想杀人的凶悍神光。

  这个情况煞夜俐很快也发现了,她的精神也处在了即将崩溃的边沿,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用脚趾头去想也能猜到是叶枫在她的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煞夜俐给帕米尔汗递了一个眼色,暗示着他什么。

  帕米尔汗心领神会,他慢慢地抽下腰带,准备从后面勒住泰戈斯的脖子。

  却就在这时泰戈斯将车停在了一家医院的门口,一边自言自语地道:“妈的,他们去喝酒庆祝,玩女人,却让老子来处理这两个家伙,老子真想一枪干掉他们,这样省事多了,交给警察,这两个家伙最多坐七八年牢就出来了。”

  正准备从后面勒死泰戈斯的帕米尔汗跟着就将皮带压在了身下。

  煞夜俐也闭上了眼睛,但不是全部闭上,她还留着一条细缝,观察着泰戈斯。

  警笛声忽然传来,一辆警车停在了雪佛兰suburban越野厢车的前面,四个警车从警察上走了下来。

  泰戈斯也打开车门下了车,他并没有抽掉车钥匙。

  泰戈斯走到四个警车跟前跟他们说着什么,说话的时候还搭配了一些肢体语言,动作有些夸张。

  躺在后座沙发上的帕米尔汗和煞夜俐终于得到了逃走的机会。

  帕米尔汗翻到了驾驶座上,发动车子,调头就开跑,泰戈斯拔腿追了几步,险些追上,但也只是使劲地拍了两下车门而已,雪佛兰suburban越野厢车眨眼就冲进了马路,混入车流之中。

  “法克!法克!”泰戈斯挥舞着拳头,愤怒地吼道,“我的车!”

  四个警车这才回过神来,其中一个着急地道:“这是怎么回事?那两个枪手在车里吗?”

  泰戈斯气愤地道:“当然在车里!刚才还昏迷着,不知道怎么就醒了,早知道我就用绳子捆住他们的脚了!你们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追啊,把我的车追回来!”

  “你是我见过的最笨的人!”一个中年警察也气愤得很。

  四个警察跟着钻进了警察,往雪佛兰suburban越野厢车逃离的方向追去。车上,一个警察用通讯器呼叫增援。

  砰!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警车的一只轮胎爆掉了,失控的警车顿时撞在了路边的一棵树上。

  人行道边,一个戴着帽兜的男人向泰戈斯点了一下头,飞快地藏好了射爆轮胎的射钉枪。

  泰戈斯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放长线钓大鱼的计划正式拉开了序幕。

  里卡兹当家球星叶枫在海德公园遇刺,这件事犹如一场风暴席卷了互联网,一时间,文字描述,视频传播,还有现场照片出现在了各大网站和社交平台的网页之上,成了人们谈论和关注的交点。

  别的明星费尽心思地提升自己的受关注度,有时候为了增加一点曝光率甚至不惜自爆果照什么的,牺牲不可谓不大,叶枫本来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和计划,但却因为这次刺杀事件成了整个爱尔格兰国社会的关注的交点,火爆的程度一时无两。

  人生就是这么充满了戏剧性,有时候你本来没想过要中五百万,可一张机打的2元彩票却让你成为了百万富翁,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你本来不想当爹的,但你的套套却在激烈的运动之中破了……

  世事无常,谁能说得清楚呢?

  叶枫被媒体关注,他身上的故事也再次被挖了出来,他的身上也再次被贴满了闪亮的标签:华国神医、仙女集团老总、创业家、慈善家、平民神话、里卡兹当家球星、五球皇帝、绿茵杀手、东方贝克汉姆、帅哥、钻石王老五、完美情人、年度最性感先生……

  这些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贴在了身上的奇怪标签,有一些叶枫还可以接受,但有一些却让叶枫哭笑不得了。

  “年度最性感先生,而且还是一本女性杂志给的荣誉,嗯,这是荣誉吗?”叶枫看着将他称作“年度最性感先生”的一本女性杂志,哭笑不得。

  这本女性杂志的封面赫然是他给“大男孩”所拍摄的照片,而且是那一张将小裤松紧带往下拉到了极限的位置的照片,从照片上可以清晰地看见一些茂密的风景。

  “你不喜欢这样的称号吗?我觉得是一种荣誉,”蜜雪儿说道,“我就挺喜欢这样的称号,嗯,你确实很性感,就你拍的这张照片来说,我觉得如果在你的腿间泼一杯水或者红酒,你的性感指数还会暴增呢。”

  她说的是湿身的诱惑吗?

  叶枫看着她,觉得没办法跟她沟通,不过他庆幸她不是那个摄影师,不然的话,他就没法去见大槐树村的父老乡亲了,柯书冉大概也会拧他的耳朵。

  “你哥那边进行得怎么样了?”叶枫转移了话题。

  蜜雪儿说道:“进行得很顺利,我哥和杰瑞他们已经锁定了帕米尔汗和煞夜俐,那两个家伙目前正躲在一间废弃的仓库之中,目前还没有和任何人联系。”

  帕米尔汗和煞夜俐刚刚逃出去,拉姆大师肯定不会立刻与他们联系,正常的情况下,拉姆大师大概会观察一两天的时间,确定一些情况之后才会跟帕米尔汗和煞夜俐联系。

  “我知道了,我要去赛尔雷斯农场球场熟悉场地了,晚上还有一场重要的比赛呢。”叶枫说。

  “我去开车。”蜜雪儿说。

  坐在沙发上的卡妮莎也站了起来:“我和你一起去。”

  “你受了伤,还是留在酒店休息吧。”叶枫说。

  “吃了你给我的药,我感觉好多了,没事,不知道拉姆大师还不会不会派新的杀手来,我熟悉他们的方式,我跟着去你会更安全一些。”卡妮莎说道。

  “好吧,那我们就一起去吧。”叶枫拍了一下她的肩头,然后向门口走去。

  卡妮莎愣愣地看了一下被叶枫拍了一下的肩头,直到叶枫走出了门口才回过神来,赶紧追着他的脚步离开了房间。

  一个男人拍一个女人的肩膀,这算不上什么亲昵的动作,但卡妮莎却感到自从她给叶枫挡了两颗子弹之后,叶枫对她的态度与以前截然不同了。

  换作别的女人不会有她此刻的奇怪感受,因为她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感受到别人给她的温暖,就连她的父亲和母亲都不例外,叶枫忽然对她好了很多,关心她,她的感觉自然会比别人更为敏感。

  一个饿了三天三夜的人,你给他一块馒头,他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一个衣食无忧的人,你就算请他吃一顿大餐,他也不一定能记住你,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叶枫带着蜜雪儿和卡妮莎来到赛尔雷斯农场球场的时候,球场里已经有很多球迷和赛前采风的记者了,晚些时候会进行一场对决的纳姆特拉队与里卡兹队的球员也都在球场上进行热身训练了。

  一个记者发现了叶枫,跟着就扛着摄影机跑了过来:“叶先生,你能谈谈昨天发生的事情吗?谁想刺杀你?杀手抓到了吗?”

  他一口气问了叶枫好几个问题,叶枫只是简单地道:“改天聊吧,我得去训练。”

  又有几个记者向这边跑来,他要是接受采访的话,他就别想进行训练了。

  “叶先生,请你简单地谈谈吧。”最先跑过来的记者缠着叶枫追问。

  蜜雪儿和卡妮莎挡在了记者的身前,叶枫趁机走进了球场。

  这倒不是他故意耍大牌,而是他根本没法满足所有记者的采访欲望。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