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拉书巴多尔先生,你不想知道我是怎么翻译出碑文的吗?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叶枫说。

  贾拉书巴多尔却摇了摇头:“我确实很好奇你是怎么翻译出这段文字的,但与图基教有关的东西……呵呵,我还是不知道为好,我们这里流行着一句谚语,好奇害死猫,我可不想做那只好奇的猫,我知道碑文上的内容,这就足够了。”

  “嗯,”叶枫说道,“我要走了,这次来也是向你告别的。”

  “那就保重吧。”贾拉书巴多尔的脸上露出了诚挚的笑容。

  “贾拉书巴多尔先生,我还有一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叶枫说道。

  “不用客气,叶先生,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呢?”贾拉书巴多尔很诚恳地道,他看了站在叶枫旁边的拉赫曼一眼,拉赫曼的眼神让他猜到了点什么。

  “这事还真是不好开口,不过我还是想请贾拉书巴多尔先生帮我一个忙,这个孩子叫拉赫曼,他的父亲去世了,我想请你帮我照顾他,我会支付一笔足够的抚养金,这笔钱,足够你和他过上富足的生活。”叶枫说道。

  “呵呵,就是这件事吗?”贾拉书巴多尔先生笑着说道。

  叶枫的心里有些紧张,试探地道:“可以吗?”

  不等贾拉书巴多尔表态,拉赫曼就抢着说道:“爷爷,我会做饭,我还会扫地和洗衣服,我不会惹你生气的。”

  叶枫听得心中一酸,都想流眼泪了,因为大致相同的话他也说过,对叶满贵夫妇说的,那个时候他没少受叶满贵一家人的白眼。

  每个人的命运不同,有的人含着金钥匙出生,无需奋斗便可以大富大贵一生,有的人却命运多舛,就连一日三餐都要苦苦争取,可无论是多么苦难的人生,如果不能躺着享受,那就站着去争取吧!

  拉赫曼眼巴巴地看着贾拉书巴多尔,等着决定他命运的那句话。

  贾拉书巴多尔伸手摸了摸拉赫曼的脑袋:“好吧,我反正也没有后人,将来也总得有个人给我送葬,好吧,叶先生,我就当拉赫曼当作我的孙子来收养了,我会好好照顾他的,嗯,看来我得找一下学校的校长了,他这个年龄应该进学校。”

  叶枫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赶紧将一张银行卡取了出来,递到了贾拉书巴多尔的手中:“这张卡是我来印地斯坦的时候办理的,里面有二十万美金,你们先用着吧,不够的话联系我,我会往里面打钱。”

  “不不不,这已经够多了,其实用不了这么多的,你给得太多了,叶先生,我不能接受这么多钱啊。”贾拉书巴多尔连连推却。

  叶枫说道:“拿着吧,贾拉书巴多尔先生,剩下的给拉赫曼将来用吧,他会考上大学,娶妻生子,这些钱能让他过得更好一些。”

  贾拉书巴多尔看了拉赫曼一眼,终于点了点头。

  “好了,我要走了,再见贾拉书巴多尔先生,再见拉赫曼。”叶枫准备离开了,他的心情充满了离别的伤感。

  贾拉书巴多尔拍了一下拉赫曼的肩头,“孩子,还不谢谢你恩人。”

  拉赫曼跟着就跪在了叶枫的跟前,“叶叔叔,谢谢你,我会记住你的恩情的,将来我一定要报答你。”

  叶枫将他扶了起来:“拉赫曼,你要记住,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要轻易下跪,好好学习,做一个好人,不要让你父亲和我失望。”

  拉赫曼重重地点了点头,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叶枫瞧着心酸,他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叶叔叔,保重!”拉赫曼哭着说。

  “叶先生,保重。”贾拉书巴多尔也说道。

  叶枫回头看了爷孙俩一眼,然后加快了脚步。

  他的心里还在想着那个问题:“我隐瞒了拉赫曼他父亲死亡的真相,这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呢?算了,如果他知道他父亲死亡的真相,将来他肯定会调查,然后他就会知道他父亲所干的那些事情,那个时候他父亲在他记忆里的美好印象就会消失,嗯,这样是最好的结果。”

  解开了这个心结,他的心里就像是放下了一颗石头,一下子就轻松了许多。

  街道边,蜜雪儿用那辆哈雷机车换来的三菱越野车已经上好了牌照,两个女人也在等着他上路了。

  “贾拉书巴多尔收留了拉赫曼吗?”叶枫上车的时候,蜜雪儿出声问道。

  叶枫点了点头:“他答应了,贾拉书巴多尔先生很喜欢拉赫曼,他们会相处得很好的。”

  “这就好,”启动车子之前,蜜雪儿又回头瞪了卡妮莎一眼,“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心里就没有一点愧疚感吗?”

  叶枫也看着卡妮莎,他很想知道卡妮莎是什么反应。

  卡妮莎淡淡地道:“如果时光能回到昨晚,我会换一种做法。”

  “什么做法?”叶枫问。

  卡妮莎想了一下:“我大概会割破他的喉咙吧,或者一刀扎进他的脑袋。”

  叶枫:“……”

  蜜雪儿:“……”

  “我是认真的,没开玩笑。”卡妮莎又补了一句。

  没人理她。

  三菱越野车向新德里方向狂奔而去。

  ******

  咚咚咚……

  卡妮莎抬头看了一眼被敲响的房门,说道:“谁?”

  说话的时候,本来打算用来切开伤口取出弹头的小刀也被她捏在了手中,随时都有可能脱手飞出,或扎人心脏,或割人咽喉,或插人眼眶,多种选择,尽在随意中。

  “是我。”叶枫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已经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卡妮莎警惕地道。

  “别废话,开门。”叶枫的声音,一点都不客气。

  卡妮莎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一瘸一瘸地走了过去,给叶枫开了门。

  “我来给你治伤。”进了房间,叶枫开门见山地说道。

  卡妮莎说道:“不用,我自己能处理。”

  叶枫看了她一眼:“你以为我想给你治伤吗?机票已经定好了,明天一早我们就要飞爱尔格兰国了,我可不想在过机场安检的时候,你的大腿中还有一颗弹头。”

  “这么快?”卡妮莎感到有些意外,“护照和签证都办好了吗?”

  叶枫说道:“我让蜜雪儿去黑市给你买了假护照,签证的问题去爱尔格兰国再解决,学习签证,劳工签证,到时候你想要什么签证都没有问题,我在那边有朋友,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是小事。”

  他说的是卡拉索夫,这个时候,卡拉索夫大概正在训练场上看里卡兹的球员训练,抑或则是在球场上看里卡兹与别的球队竞技吧?他答应要为里卡兹多踢几场球,这个赛季进入英超联赛,这对他而言其实也是小事。

  卡拉索夫的影子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的注意力重新落在了卡妮莎的身上,灯光下的卡妮莎别有一番冷艳的美感,身材和脸蛋都好到了极致,他想起了一句形容印地斯坦雅利安女人的话——印地斯坦的女人实在是太美丽了。

  这句话完全可以用在卡妮莎的身上。

  “好吧,我们在印地斯坦多停留一天也就多一分危险,早点离开也是好事,不过,你会治伤吗?”卡妮莎看着叶枫,她的眼神里有点不相信的意味。

  “我曾经是你暗杀的目标,你在杀我之前就没有好好看看我的资料吗?”

  卡妮莎摇了摇头:“莫翰达给我的资料就只是一张照片,一个地址。”

  叶枫笑了笑:“看来他真是想要你死,不说了,去床上躺着,这用不了多少时间。”

  卡妮莎躺在了床上,然后安静地等待着叶枫给她治伤。

  她看见叶枫掏出了一只很精致的金属小盒子,然后从金属小盒子里面拿出了几根细细的很长的针,还有一颗花生米大小的黑色药丸,她好奇地道:“这些东西是什么?你不会就拿这些工具来给我做手术吧?”

  叶枫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很干脆地掀起了卡妮莎身上的黑色长裙,一双白皙娇嫩的长腿顿时显露了出来,腿型很好,圆润且结实,一看就给人一种很有力量的感觉。

  她的伤口靠近大腿根部,距离一条白色的小裤仅有两指头的距离,位置很敏感,伤口没有得到及时的处理,现在已经出现了发炎和溃烂的症状。

  这样的症状通常很疼痛,但卡妮莎的神色却如此淡定自然,一点感觉都没有的样子,她对疼痛的忍受能力可见一斑,显然是经过特殊训练的。

  叶枫特意避开了她腿间那微隆的地方,他观察了她的伤口之后说道:“你把这颗药吃了吧,然后我们就可以开始治疗了。”

  卡妮莎接过了叶枫给她的大病丸却没有吃下,她好奇地道:“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药?”

  “哪有这么多问题?你老实躺着就行了。”叶枫拿起了一根银针,手起针落,轻轻巧巧地扎进了她的大腿根处的一个穴位之中,然后再起第二针、第三针……

  几根银针扎在伤口周围,卡妮莎惊讶地发现她的伤口一点都不疼痛了,她甚至感觉不到大腿中还有一颗弹头存在,她对叶枫的这个手段好奇得很,可是着一次她没有出声问叶枫,因为她知道就算是她开口问了,叶枫也是不会回答她的。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