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桑姆和乌蒂斯倒是很快就发现了向他们走来的蜜雪儿,两人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亚拉伯先生呢?”拉桑姆向蜜雪儿问道。

  “他的叔叔来找他了,他家里出了一点急事,我们得离开这里了,谢谢你们这几天的照顾。”蜜雪儿说,然后将一只袋子交给了拉桑姆。

  袋子里面装着大约两万美金,那是从莫翰达的房间里搜到的财物,当然不止这些,不过叶枫只取了大约两万美金,其余的都给了那些圣女。

  拉桑姆打开袋子看了一眼,心里所有的问题都似乎得到了答案,脸上也堆满了开心的笑容:“不是说好的十万卢比吗?怎么给我这么多呢?”

  这一笔钱,他就是种十年的地也赚不到。

  “好了就这样,再见。”蜜雪儿转身离开,没多说一句话。

  拉桑姆和乌蒂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都是一头雾水。

  片刻后,一辆三菱越野车离开了希图赛尔村往卡久拉霍小镇的方向驶去。

  蜜雪儿开车,叶枫坐在副驾驶座上翻看着拍摄下来的照片,学习上面的不死族的文字,他答应给贾拉书巴多尔老人翻译石碑上的文字,他就会做到,他的手机里也有石碑的照片,正好比对不死族的文字进行翻译。

  卡妮莎坐在后座的一只沙发上,拉赫曼则还处在昏睡之中。

  叶枫用内力点了他的昏睡穴,他恐怕还要好几个小时才能醒过来,他并不知道他的父亲已经死了,而他的杀父仇人就坐在他的旁边,且若无其事地欣赏着窗外的蛮荒景致。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之前卡妮莎想要叶枫的命,但现在她却需要叶枫的帮助,并与叶枫达成了一种暂时合作的关系,拉赫曼甚至不认识卡妮莎,可是卡妮莎却成了他的杀父仇人,而他的父亲马索尤里处心积虑地想混进神庙,不惜贩卖穷苦人家的女孩进入神庙当圣女,甚至不惜杀害无辜的人,但他最终死在了神庙之中。

  冥冥之中真的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左右人的命运吗?这真的是无法说清楚的事情。

  一个小时后叶枫便将石碑上的文字翻译了出来:永恒的边界,请离开,不然你会丢掉性命。

  不是某个人物的墓志铭,只是这样一句警告的话语,贾拉书巴多尔所收藏的那一块石碑,显而易见是不死族竖立的一块边界警示碑。

  却就是这样一句警示的话语困扰了贾拉书巴多尔和他爷爷一生,这真的是让人很无语的事情。

  有些事物看起来很神秘,可一旦你知道真相之后就会感到失望,觉得不过如此。

  比如看美女,穿着衣服的时候你觉得她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可是一旦在你的面前脱光衣服的时候,你有可能会说——我去,你的胸丘怎么那么小啊?

  叶枫也感到好笑,当初在贾拉书巴多尔家里看见刻有不死族文字的石碑的时候,他也以为上面刻着非常重要的信息,却没想到只是这样一句话。

  “拉赫曼怎么处理呢?”蜜雪儿打破了车里的沉默的气氛。

  叶枫说道:“我想过了,他的父亲已经死了,我将他带到爱尔格兰国去的话谁来照顾他呢?我打算将他交给贾拉书巴多尔先生抚养,这里才是他的故乡,他应该在这里成长,我会给贾拉书巴多尔先生一笔可观的抚养费,我也相信他的人品,他一定会照顾好拉赫曼的。”

  “要告诉他真相吗?”蜜雪儿通过后视镜看了卡妮莎一眼。

  卡妮莎还是很安静,仿佛没有听见她说了什么话,或许根本就不关心不在意这种事情。

  叶枫叹了一口气,“算了吧,告诉他,他会活在仇恨之中,马索尤里先生做了很多错误的事情,不过他已经偿还清楚了,我相信他也不愿意他的儿子活在仇恨之中,更不想他的儿子以后走上犯罪的道路。”

  拉赫曼还在昏睡之中,他并不知道叶枫已经给他安排了一条新的人生道路。

  希图赛尔村发生的事情并没有传到卡久拉霍小镇,那里毕竟是一个非常封闭的地方,就连最基本的电能都没有,更别说是什么手机信号了。

  印地斯坦的警察或许回去调查,但那肯定是在好几天之后了。

  叶枫一点也不担心印地斯坦的警察会查到他和蜜雪儿的头上来,他是以亚拉伯的身份去希图赛尔村的,蜜雪儿也是用碧莎帕的身份去的,这两个人根本就不存在,印地斯坦的警察没有办法查出什么来。

  还有一点就是,希图赛尔村居住的都是最低种姓的贱民,警察通常不会去搭理这些人,更不会重视他们的权益,所以就算有村民报案,他们会不会展开调查都是一个问题。

  希图赛尔村的村民会报案吗?其实这也是一个值得怀疑的问题。

  返回卡久拉霍小镇,叶枫便带着拉赫曼往贾拉书巴多尔先生的家走去。

  “我爸爸呢?”拉赫曼醒来的时候就问了叶枫这个问题,当时叶枫并没有回答他,只是让他跟着他走,现在已经是第二次问了。

  “你爸爸……”叶枫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了出来,“他死了。”

  “什么?这不可能!”拉赫曼的情绪一下子就失控了,就像是一只要咬人的小老虎。

  叶枫按住了他的肩头,表情严肃地道:“你爸爸是一个好人,他为了救那些被困在火场里的圣女而牺牲了,你应该为他感到骄傲,他曾经嘱咐我照顾你,我打算让贾拉书巴多尔先生抚养你,我会给他一笔丰厚的抚养金,我也会给你留下一笔存款,你可以用它来完成学业,将来置办房产,娶妻生子,我能为你做的就这么多,你要坚强起来,明白吗?”

  “我不要钱,我要爸爸!”拉赫曼哭了。

  叶枫一耳光就抽在了他的脸上:“我小时候也没有父母,但我一样长大了,你现在这样,你爸爸也会伤心的!”

  “呜……哇……”拉赫曼扑在叶枫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叶枫抱着他,让他哭。

  拉赫曼哭了好大一会儿才止住哭声,他擦掉了脸上的泪痕:“好吧,我跟你去贾拉书巴多尔先生的家,我会很坚强的,我不会让我的爸爸失望。”

  “这样就好,以后你长大了,大学毕业了,你可以来华国找我,你可以来我的公司上班。”叶枫继续安慰他。

  “不!我要自己开公司!”拉赫曼很认真地道。

  叶枫愣了一下,嘴角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他摸了摸拉赫曼的头,然后带着他继续往贾拉书巴多尔先生的家走去。

  隐瞒马索尤里的死因是对是错呢?叶枫真的不清楚,但他却知道,如果告诉拉赫曼真相,他的心中便会住进一个复仇的魔鬼,他将来的人生肯定是奔着这个方向去的,而不是读书、娶妻生子什么的。

  事实上,他这样做也足够好了,给拉赫曼找一个正直的老人,给拉赫曼一个衣食无忧的生活,让拉赫曼去上学,完成学业等等。

  他给拉赫曼规划这样的人生,已经是很对得起马索尤里所付出的了,他问心无愧。

  两人继续向贾拉书巴多尔的家走去,叶枫走得很慢,一路上他不断地开导拉赫曼,给他将他小时候的故事,拉赫曼只是听着,时不时抹一把眼泪。

  叶枫知道他现在很伤心,他的开导和安慰无法减轻他心中的悲痛,他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从失去父亲的悲痛之中走出来。

  时间是治愈一切心灵伤口的良药。

  老远便看见贾拉书巴多尔在他的庭院之中修剪玫瑰花枝,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他显得很专注,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叶枫和拉赫曼的到来。

  “贾拉书巴多尔先生,你好,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花匠。”叶枫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贾拉书巴多尔这才发现叶枫来了,他也看见了拉赫曼,不过他没问拉赫曼的来历,只是说道:“你好,叶先生,请进。”

  叶枫带着拉赫曼进了他的栅栏门。

  “叶先生,你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贾拉书巴多尔问道,他又看了拉赫曼一眼,拉赫曼也怯怯地看着他。

  叶枫将早就准备好了的石碑译文递到了贾拉书巴多尔的手上:“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我就一定会兑现,这是石碑的译文,你看看吧。”

  贾拉书巴多尔顿时愣了一下,然后才惊讶地道:“这么快?”

  叶枫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解释。

  贾拉书巴多尔着急地打开了手中的纸张,他的视线也迫不及待地移落到了纸张上。

  一段仅有十六个文字构成的话,他却看了足足五分钟的时间。

  这五分钟的时间里,他连动都没有动一下,他的神情也非常奇怪,就像弄丢了魂魄一样。

  “贾拉书巴多尔先生?”叶枫有些沉不住气了,他没想到贾拉书巴多尔会是这样奇怪的反应。

  贾拉书巴多尔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居然是这样的译文,真是没想到啊,我爷爷到死的时候都想弄清楚石碑上刻着什么内容,这也成了他未了的心愿,它也困扰了我大半生,现在好了,我终于知道石碑上刻着什么内容了,它虽然与我想象的不一样,不过总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我已经没什么遗憾了,毕竟石碑就是石碑,谁指望它上面刻着什么惊世的秘密呢?哈哈哈……”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