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门外传来不知是谁的笑声,“搞定了,杀了那个入侵的人,我们把卡妮莎那个贱民玩到死!”

  门外的僧侣们顿时爆出一片淫笑的声音。

  一颗光头出现在了门口,却还没等他看清楚图书馆里面的情况,他的脑袋就爆开了一朵漂亮的血花,然后脑浆和碎肉就像是榨汁机里的豆浆和番茄的混合物一样从脑袋里面喷射了出来。

  直到心脏停止跳动,他都还不知道他已经死了。

  紧接着,门外又传来人体倒地的声音。

  “有……狙击手!”有僧侣惊恐地叫道。

  “狙击手在石塔——”说话的人还没有将话说完,又倒在了地上。

  “先躲进图书馆里!”有人叫喊道。

  一群僧侣狼狈地从门口冲了进来,口鼻上捂着打湿的毛巾,在决定使用毒烟的时候,他们显然就准备好了。

  一大群僧侣占据了大门两侧的空间。

  这个图书馆修建在地下,没有窗户,头顶也是坚厚的石板,就只有一条通道可以进来,这样的地方,藏在暗处的狙击手根本就没有办法在狙杀他们了,而他们也可以凭借坚固的掩体进行防御,直到找到干掉狙击手的办法。

  “怎么会有狙击手?”一个僧侣冷声说道。

  “不知道,卡妮莎或许会知道,我们弄醒她问问。”有个僧侣提出了建议。

  “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得想办法干掉那个狙击手。”

  “那个入侵者呢?谁去确定一下入侵者的身份?”

  “等毒烟消散的时候再去吧,现在看不清楚。”

  一大群僧侣并没有一个能统领全局的领导者,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意见。

  氤氲的白色毒烟中,叶枫突然从藏身的柱头后面闪了出来,双枪齐射。

  砰砰砰……

  哒哒哒……

  枪身颤动,弹头怒射,一个个僧侣倒在了地上。

  这些僧侣防备着狙击手的狙杀,却将自己送给了另一个屠夫,一个被他们所有人都忽略了被毒烟“药倒”的人。

  今晚,面对这些邪教教徒,叶枫并不介意做一回屠夫。

  有毒的气体消散了,大门两侧的地面上躺满了僧侣的尸体,卡妮莎也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她的伤口还在流血,不过已经减少了流量,大概不会威胁到她的性命,叶枫能轻易给她止血,可他没有那种兴趣。

  他现在没走过去对着她的脑袋开一枪就已经很克制了,又怎么会主动去救治她呢?

  蜜雪儿出现在了图书馆门口,她的手中拿着一支突击步枪,那支狙击步枪被她背在了她的背上,远程杀敌用狙击步枪是利器,但近战却却不适合,所以她换那支带榴弹发射装置的突击步枪。

  门口地面上的一个僧侣动了动,似乎有醒转过来的迹象,刚刚走到门口的蜜雪儿二话没说,对着他的背心就开了一枪。

  近距离开枪,她不会去打脑袋,因为那会像熟透了的西瓜一样爆开。

  “你可真厉害,看见这些头躲进图书馆里面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会有这样的下场。”蜜雪儿的心情看似不错,一点都没受到开枪杀人的影响。

  叶枫却没办法像她这样放松,刚才从背后射杀这些图基教的僧侣的时候,他心里想的只是如何根除掉这些毒瘤,如何自保,而没有去想别的。

  现在看着地上躺着的一具具尸体,他才想起他们也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而他刚刚夺走了他们的生命,这种感觉并不好,他的心头好像堵着什么东西,沉甸甸的。

  “别想太多了,这些家伙可不算是人,他们都是魔鬼,你对他们仁慈,他们对别人就不会仁慈。”蜜雪儿看出了叶枫的心思,安慰地道。

  叶枫苦笑了一下:“有不舒服的感觉很正常吧,如果我连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才有问题了呢。”

  “算了,你喜欢自己找郁闷那就随便你吧,我看看还有没有活的。”蜜雪儿说,说话的时候,她对着一个趴在地上的僧侣又开了一枪,她可不管对方有没有死亡先开一枪再说。

  砰砰砰,枪声不断,几乎每个僧侣都被补了一枪,死了的固然没有感觉,但一息尚存的僧侣却连最后一点喘气的权利都被女飞贼剥夺了。

  叶枫看得背皮凉嗖嗖的,他早就知道蜜雪儿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却没想到她心狠手辣到了这种程度,看她开枪杀人,感觉就像吗是在电脑里面打《使命召唤》之类的游戏一样,轻松流畅,毫无恻隐之心。

  “枫,你看着我干什么呢?你不是要那本书吗?赶紧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吧。”要说蜜雪儿还在乎什么的话,那也只是在乎叶枫对她的看法了。

  叶枫这才回过神来,他说道:“马索尤里先生死了。”

  “死了?”蜜雪儿叹了一口气,“真是可惜。”

  “杀她的人还活着,就是那个在卡久拉霍小镇刺杀我的女杀手,”叶枫指着趴在地上的卡妮莎说道,“就是她,她叫卡妮莎,刚才这些僧侣也想杀了她,她是前任长老的私生女。”

  “你告诉我这些是想让我杀了他吗?”蜜雪儿端着她的突击步枪向卡妮莎走了过去。

  叶枫的嘴唇动了一下,想叫住她,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卡妮莎应该为马索尤里的死负责,而且她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留着她将是一个很大的麻烦,杀了她或许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

  就在叶枫犹豫的时候,蜜雪儿已经走到了卡妮莎的身边,她用脚踢了卡妮莎一脚,然后又用脚将卡妮莎翻转了过来。

  卡妮莎呻吟了一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她就看见了一个乌黑的枪口,还有一个面无表情的女人。

  “果然还活着,看上去还挺漂亮的嘛,”蜜雪儿用枪戳了戳卡妮莎的肥圆的胸丘,嘿嘿笑道,“我得问一下了,枫,你真要我杀了她吗?”

  “你这家伙,回爱尔格兰国之后我一定要带你去最好的精神病院去看看医生了,你不动手就让我来吧,真是的。”叶枫拉起了海盗手枪的枪栓,大步走了上去,枪口对准了卡妮莎的心脏部位。

  “等等……”卡妮莎说道,“我知道你想要什么,那也是我想要的,我可以帮你。

  叶枫很清楚他想要什么,卡妮莎也有同样的目的吗?他不确定这一点,但他却知道,卡妮莎不想死,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总是会想尽一切办法保命,这或许是她为了保命的一种手段。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叶枫试探地道,“让你说说看,你能为我做什么呢?”

  “石玥,”卡妮莎说出了一个名字,“她还活着,我能为你找到她,你手上的戒指,我知道它的来历,我有办法让你摘掉它。”

  就这么一句话,叶枫的心里已经无法平静了。

  “枫,不是吧?”蜜雪儿不满地道,“她在欺骗你,她只是为了保命而已。”

  “保命?”卡妮莎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轻蔑的笑意,“图基教的人没有怕死的,在我的信仰里,死是另一种生的开始。”

  “闭上你的嘴,别跟我说你们的信仰!否则我杀了你!”蜜雪儿恐吓道。

  “等等,蜜雪儿,让我和她谈谈。”叶枫最终还是心动了。

  “好吧,我没法说服你,”蜜雪儿又对卡妮莎凶巴巴地说道,“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然我的枪可不会对你客气!”

  面对蜜雪儿的威胁,卡妮莎却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叶枫却看得出来,蜜雪儿虽然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但比起卡妮莎来却是小巫见大巫了。

  “卡妮莎,那你告诉我石玥在什么地方?”叶枫试探地道。

  “我不知道,”卡妮莎说道,“我一直在找她,我有一些线索,我需要时间。”

  “你说你知道我手上的戒指的来历,告诉我你都知道一些什么?怎么摘除它?”叶枫又问道。

  卡妮莎却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叶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刚才我在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的时候,你的眼睛里就有了杀人的眼神,不过你隐忍了下去,如果我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你随后就会开枪杀了我是吗?”

  叶枫:“……”

  还真被她看出来了,他还真是想在知道怎么摘除太极戒之后一枪干掉她,寻找石玥,他确实有这样的愿望,可那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他可不相信卡妮莎一定能做到。

  “你们不是要去爱尔格兰国吗?带上我,到了爱尔格兰国我就告诉你关于戒指的事情。”卡妮莎很聪明。

  叶枫又犹豫了。

  太极戒对他来说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它总是在他最危险的时刻给他带来帮助,让他度过了几次难关,可它的坏处也让他头疼,那就是它无法摘下来,它似乎也是他无法使女人怀孕的原因所在。

  不能摘除这一点他倒还可以忍受,可是无法当爹这一点他就没法忍受了。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的父母早逝,他要是连个后代都没有,他怎么向他逝去的父母交代呢?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