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庙的大门是厚重的木门,上面镶着铁条和铆钉,木板上刷着黑色的油漆,看上去特别诡异。

  叶枫伸手扣了扣门环,半响过后木门上的一道观察口便被拉开,从里面露出了一张脸来。

  守门的僧侣看见了马索尤里和叶枫,跟着就说道:“弥洛卡尔,你怎么把这个家伙带回来了?”

  叶枫模仿着弥洛卡尔的声音说道:“这家伙背叛了我们,我杀了他的儿子,我将他带回来交给莫翰达长老处理,我想莫翰达长老一定会给他一个意想不到的死法。”

  守门的僧侣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那个华国人和他的女伴呢?”

  “死了,我杀了那个华国男人,至于那个女的……哼哼,她的皮肤真不错,身材也棒极了,我玩了之后才杀了她。”叶枫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淫笑,满脸横肉的假脸,再配上这样的笑容,他和电影里面演的那种****几乎没有区别。

  “弥洛卡尔,你的声音怎么啦?”守门的僧侣忽然问道。

  叶枫微微地愣了一下,然后说道:“光着屁股的时间太长了,可能是感冒了,我说你是怎么回事?难道要让我一直站在门外跟你说话吗?”

  事实上,叶枫虽然已经尽力去模仿弥洛卡尔的声音了,可是他的时间有限,根本就来不及练习,如果他将弥洛卡尔的声音用录音笔什么的录制下来,然后比对弥洛卡尔的声音揣摩学习,那么他的声音就会更像弥洛卡尔本人的声音,而不至于被对方察觉到。

  其实守门的僧侣也只是察觉到了叶枫的声音有些异样,面对一个一模一样的人,他根本就没有去怀疑什么。

  守门的僧侣打开了大门,叶枫推了一下马索尤里,马索尤里踉踉跄跄地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骂道:“你们会下地狱的!我诅咒你们这些恶棍!”

  “混蛋!闭上你的臭嘴!”守门的僧侣踢了马索尤里一脚。

  马索尤里被踢倒在了地上,他跟着又爬了起来,恨恨地盯着守门的僧侣。

  “看什么?你等着吧,我会把你的头骨当成装饰品摆在厕所里的!”守门的僧侣恶狠狠地道。

  叶枫说道:“好了,我先把他押下去,等明天再交给莫翰达长老处理。”

  说完他轻轻地踢了马索尤里一脚,故作凶悍地道:“走快点!”

  马索尤里很配合,跟着叶枫往前走去。

  “等等!”大门一侧的一间小屋里忽然走出了一个人僧侣来。

  叶枫回头看着那个刚刚走出来的僧侣,他的眉头也顿时皱了起来,因为对方的手中拿着枪,而且正用枪指着他。

  “你这是干什么?”叶枫试探地道。

  “弥洛卡尔,你今天怎么怪怪的?你衣领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刚刚走出来的僧侣警惕地看着叶枫。

  “今晚我杀了三个人,衣服上有一些血迹,这是很奇怪的事情吗?”叶枫说。

  “哼!我与弥洛卡尔是很好的朋友,他走路的姿势可不是你这个样子的……”拿枪的僧侣忽然厉声说道,“你究竟是谁?”

  叶枫心中暗叫糟糕,这些僧侣如此警惕和聪明实在是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噗!一个奇怪的声音突然响起,拿枪指着叶枫的僧侣的脑袋莫名其妙地爆出一片血花,然后扑倒在了地上。

  另一个僧侣愣了一下,张嘴要喊叫,但还没来得及发出一个声音,他的脑袋也被子弹穿透,鲜血和脑浆在弹头的冲击力下四处飞溅。

  开枪的肯定是蜜雪儿,虽然看不见她藏在什么地方,但这根本就是不用去猜测的事情,她如此干脆地射杀了两个僧侣,手段之狠,叶枫还是第一次见到。

  “她还真是敢杀人啊……”叶枫摇头苦笑了一下,感觉怪怪的。

  马索尤里赶紧将一具尸体拖进了守门人的小屋,叶枫也将另一具僧侣的尸体拖了进去,地上还残留着两个僧侣的脑浆和血迹,但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去处理了。

  “这些僧侣怎么这么聪明?”从小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叶枫忍不住问道。

  马索尤里说道:“他们都是图基教的教徒,每一个都是凶残狡猾的杀手,他们不会相信任何人,他们杀人,也总是怀疑自己会被别人暗杀,所以总是保持着常人难以理解的警惕性。”

  从战场上回来的士兵有时候会对别人的一个普通的动作产生激烈的反应,本称之为“战争后遗症”,这些僧侣的情况有些相似,他们以杀人为乐,却又总怀疑别人会趁他们不被的时候干掉他们,所以时刻都绷紧着神经,对任何事物都抱有怀疑和警惕的心理。

  在这种情况下,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也就不足为奇了。

  “带我去图书馆吧。”叶枫说道。

  “跟我来吧。”马索尤里走在前面带路。

  两人穿过大门后的庭院,径直走进了一条走廊,走廊的墙壁上有很多壁画和浮雕,大多是迦梨女神屠杀神灵或者人的内容,充满了血腥的意味,走廊的两侧有几道房门,都紧闭着。

  马索尤里告诉叶枫,这些房间都是神庙里的普通僧侣所居住的房间,等级更高的僧侣居住在神庙的另一个区域,环境比这里要好得多。

  走廊的尽头是一条往下倾斜的通道,马索尤里带着叶枫走了下去,没走多远便看见了一道黑漆木门,门是关着的,也没有灯光。

  “就是这里,这里就是神庙的图书馆。”马索尤里低声告诉叶枫。

  叶枫点了点头,快步走了过去。

  图书馆的房门上了锁,而且是那种很坚固的大铁锁,锁的体积差不多有成年人的拳头那么大。

  “可恶!”马索尤里皱起了眉头,“以前我来的时候都没有上锁,一定是发现我在偷看那本《天音之书》之后他们加强了防范。”

  叶枫已经在考虑要不要给蜜雪儿打个灯光信号,让她来发挥她的开锁特长了。

  “重要的钥匙通常都由莫翰达保管,我带你去他的房间。”马索尤里说道。

  叶枫的考虑已经有了结果,用手电给蜜雪儿打个灯光信号让她过来,这会耽搁很多时间,向外面传递的灯光也有可能被某个起夜的僧侣发现,那就糟糕了,而如果他用内力损坏门锁的话,他肯定他能一脚踹开眼前这道门,但造成的响动却足以惊醒神庙里的僧侣。

  “带我去莫翰达的房间。”叶枫很快就做出了选择。

  让他做出这个决定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想从莫翰达的口中问出一些关于那本《天音之书》的信息,他怀疑那和不死族有关。

  马索尤里带着叶枫退出了直通图书馆的通道,他将叶枫进了神庙的主殿。

  神庙的主殿宽敞开阔,穹顶足有十米的高度,巴多尔严大气,主殿里供奉着迦梨女神像,她有四条手臂,每一条手臂都拿着一件武器,长长的舌头吐在唇外,被染成了鲜红的颜色,看上去特别凶残和黑暗。

  然而,迦梨女神像却不是这座神殿最可怕的,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却是摆在祭坛上的几个白巴多尔巴多尔的骷髅头,它们都是人类的头骨。

  “这只是一部分,”马索尤里发现叶枫在看什么,他说道,“这些人大多是误入神庙的外地游客,那些无辜的游客一旦成为他们的目标,他们就会展开猎杀行动,将全部的人杀掉,手段凶残至极。”

  “这些人真是该死,带我去莫翰达的房间吧。”叶枫说。

  马索尤里带着带着叶枫穿过了神殿,走进了另一条走廊,神殿后面的环境确实要高档一些,房间更精致,景色和光线也都要好一些,这个区域住的想必就是神庙里的高级僧侣了。

  马索尤里将叶枫带到了一个单独的房间前,低声说道:“就是这个房间。”

  说完,他拔出了他的手枪。

  叶枫说道:“不要轻意开枪,会惊醒其他人。”

  马索尤里点了点头。

  叶枫轻轻推了一下门,门没开,门后面有一只门栓,他用一把小刀撬开了里面的门栓,轻轻推开了房门,然后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门后是一个很宽大的房间,家具的风格很古老,但都显得很高端大气,一张宫廷风格的床上躺着一个男人,还有一个女人,因为光线有限的原因,以叶枫的远超常人的视力也只能看到两个模糊的身影,他也是从胸丘的特征辨认出谁是男人,谁是女人的。

  马索尤里也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他一直平举着他的手枪,显得很紧张。

  叶枫没有急着靠近床边,他给马索尤里指了指门口,示意他去门口守着。

  马索尤里点了点头,又退到了门口,拿着枪观察外面的情况。

  他在这方面有一定的经验,知道如果他和叶枫都进了房间,万一有僧侣过来,他和叶枫就有可能被堵在房间里面无法逃脱出来。

  叶枫这才慢慢地向床边潜行过去,床上的男人和女人睡得很沉,呼吸声很平缓均匀。

  床边的一只椅子上放着一套僧袍,黑色并镶嵌着金线,与普通的僧袍不同,就凭僧袍上的区别,叶枫便可以确定在床上的男人是莫翰达,这座神庙里的权利最大的人。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