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笑了笑:“你醒了?”

  这似乎是他的第一个问题。

  “呸!”弥洛卡尔往叶枫啐了一口血水,可惜叶枫早有防备,一侧头就躲开了。

  蜜雪儿挥下镰刀,一刀就割在了弥洛卡尔的手背上,一条血槽顿时出现,皮肉翻卷,鲜血直流,她用染血的镰刀敲了敲弥洛卡尔的脑袋,恶狠狠地道:“光头,你最好清醒一点,认真回到我老板的问题,不然的话,我一刀一刀把你身上的肉全部割下来去喂狗!”

  没人会怀疑她做不出那么恐怖的事情。

  弥洛卡尔却没有露出丝毫惧意,相反的他的嘴角还浮出了一丝轻蔑的笑意:“我不怕死,你能杀死我的肉身,却无法杀死我不死的灵魂,你们都要死,没人能幸免,我死了会上极乐的天堂,你们会下全是火焰的地狱,来吧,杀了我!”

  蜜雪儿气急,又是一镰刀割在了弥洛卡尔的脸上,他的脸上又多了一条烂糟糟的伤口,皮肉翻卷,鲜血直流。

  “割我的脖子吧,快!”弥洛卡尔叫嚣地道。

  蜜雪儿似乎没辙了,面对这么一个极端分子,正常的审问手段根本就不管用,她求助地看了叶枫一眼,叶枫却没说话,他正在考虑想个什么借口让蜜雪儿和马索尤里离开这个地窖,然后他对这个顽固的家伙使用催眠术。

  马索尤里忍不住了,拔出枪指着弥洛卡尔的头:“你最好识趣一点,不然我一枪打爆你的头!”

  “哈哈哈……”弥洛卡尔病态地大笑了起来,“你们这些可怜的人还不知道等待你们的是什么样结局,你们的灵魂会永远留在地狱接受煎熬,永世不得转生!”

  话音落下,他的脖子忽然往后仰,整个人抽搐了起来。

  “他怎么了?”蜜雪儿惊讶地道。

  “糟糕,他的嘴里藏着毒!”叶枫顿时反应了过来,他赶紧伸手捏住弥洛卡尔的下颚,想将他吞下去的毒药掏出来,然后给他进行急救措施,可是,他的手刚刚捏开弥洛卡尔的下颚,弥洛卡尔的心脏就停止了跳动。

  弥洛卡尔的口中冒出一团白色的泡沫,气味很难闻,他服用的是藏在牙齿之中的自杀胶囊,那种胶囊是针对神经的毒素,几秒钟内就能让控制心脏跳动的神经停止跳动。

  确定弥洛卡尔已经死亡,叶枫连急救的兴趣都欠奉了,救弥洛卡尔至少要使用逆天转命丸,那是非常珍贵的药物,他可不愿意浪费在一个邪教的教徒身上。

  “可恶!他居然自杀了!”马索尤里愤怒地踢了弥洛卡尔一脚,然后踢第二脚,第三脚……

  叶枫和蜜雪儿都没有拦阻他,他没有亲手为死去的妻子报上仇,心中肯定是有怨气的,通过这种方式发泄出来也是好的。

  发泄了一阵,马索尤里总算是平静下来了,他要的结果是弥洛卡尔死,这个目的其实是达到了的,所以发泄一下也就没事了。

  “我去挖个坑将他埋了吧。”马索尤里说道。

  “好吧,不过你得等我把他的衣服拔下来之后再去埋他的尸体。”叶枫说。

  “你要他的僧衣干什么?”马索尤里不解地道。

  叶枫说道:“你忘了我有一张价值十万美金的人皮面具吗?我将它覆盖在这家伙的脸上,用药水处理一下,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能将他的脸复制下来,这段时间,你正好可以去挖个坑,我这边弄好之后,你就把尸体埋了吧。”

  “好吧,我这就去挖个坑,我会在坑里放一些大粪!”马索尤里恨恨地道。

  马索尤里离开之后,叶枫从蜜雪儿的身上取下了他的背包,然后又拿出了他的化妆专用工具箱。

  他确实是要复制弥洛卡尔的脸,可不是拿什么人皮面具覆盖在弥洛卡尔的脸上,他得仔仔细细地捏出一张和弥洛卡尔大致相似的脸出来。

  这个弥洛卡尔的身体很壮实,也有一米八的高度,与他差不多,穿上他的僧衣,然后再捏一张与他大致相似的脸出来,他大摇大摆地进入迦梨女神的神庙,谁又会怀疑他呢?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枫,我怎么办呢?难道我也要化妆成一个和尚吗?”蜜雪儿直盯盯地看着捏脸的叶枫。

  叶枫看了她的胸一眼:“你扮僧侣?你胸前的那两团怎么处理呢?”

  蜜雪儿顿时愣在了当场,然后打了叶枫一拳:“色狼!”

  叶枫笑了笑:“别闹了,你得为我掩护,你不是有一支狙击步枪吗?正好用上。”

  “好吧,我把那支枪组装起来,顺便给你看着门,我知道你不想让马索尤里知道你有这么厉害的化妆术,”蜜雪儿转身离开,走了一步又回头说道,“不过你能告诉我这个秘密,还愿意教我,我感到很高兴,嗯,我们……”

  “我们是能分享一切的朋友。”叶枫接了一句嘴。

  蜜雪儿耸了耸肩,走了。

  半个小时之后,叶枫离开了地窖,他的身上已经换上了弥洛卡尔的僧衣,他的脸也变成了弥洛卡尔的脸,一脸横肉,很凶悍的样子。

  蜜雪儿也在地窖入口处装好了那支狙击步枪,别的枪支也都被她装上了弹夹,弹药也都被她装进了所有的备用弹夹之中,她的面前摆着长枪短枪,远程狙击,近战冲锋,带有榴弹发射器的军用步枪,看得人眼花。

  “我真为那座神庙担心。”叶枫笑着说道。

  虽然明知道叶枫是使用了那种神奇的化妆术才变成弥洛卡尔的样子的,但第一眼看见的时候蜜雪儿的心里居然还是紧张了一下。

  刚刚返回的马索尤里的反应则更强烈,他都下意识地伸手去拔枪了,听到叶枫开口说话才反应过来。

  “叶先生,这太神奇了,如果不是你说话,我都忍不住相信是弥洛卡尔复活了,你真的把我吓了一跳。”马索尤里苦笑着说道。

  “死了的人是不会复活的,他的灵魂也不会上天堂,你去把埋了吧,我和蜜雪儿去一趟神庙,你看好你的孩子,还有我们的车,我们随时有可能从这里离开。”叶枫说道。

  “不用我跟你一起去吗?”马索尤里说道,“你不熟悉那里的环境,你进去之后很难找到他们的图书馆,还是让我跟你一起去吧,我曾经往里面送了好几个圣女,那是我做的最丑恶的事情,我要将她们救出来,不然我的良心会不安的。”

  叶枫想了一下,“好吧,我假装抓到了你,我们进入神庙之后你带我去图书馆,我们速战速决。”

  “我很快就会搞定那家伙的尸体。”马索尤里进了地窖,很快就扛着弥洛卡尔的尸体走向午后进行掩埋。

  如果需要及时撤离,那么地窖里的尸体始终是一个隐患,这个时候处理掉虽然会耽搁一点事情,但以后却不会有麻烦,这也是叶枫执意让马索尤里处理弥洛卡尔的尸体的原因,事情已经进行到这个地步,他已经不着急了。

  处理了弥洛卡尔的尸体,马索尤里将拉赫曼抱进了那辆三菱越野车之中,然后跟着叶枫和蜜雪儿向山坡上的神庙走去。

  “大门口通常有守夜的僧侣,一般是一个,遇到有特殊情况的时候会是两个或者三个,这个时间段,神庙里的僧侣应该都睡觉了,除了守门的,所以,只要我们骗过了守门的僧侣,后面的行动就会很顺利。”路上,马索尤里对叶枫说道。

  “那座神庙里谁是管事的呢?”叶枫问道。

  “一个叫莫翰达的僧侣,他是一个非常狡猾和聪明的人,我偷看《天音之书》的秘密也是被他发现的。”马索尤里说,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恨意。

  叶枫问道:“这个叫莫翰达的僧侣是什么来历呢?”

  马索尤里摇了摇头:“我不清楚,他的身份很神秘,我只知道他在那座神庙里拥有绝对的权利,没人敢跟他作对,我每次送去的圣女,都他最先享用的。”

  说到这里他又叹了一口气:“为了报答唐?纳德神父的恩情,我做了这件错误的事情,我恐怕要用很长一段时间来消除我的罪孽。”

  “不要想太多了,你现在所做的正是在弥补你的错误。”叶枫安慰地道。

  马索尤里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神庙越来越近,蜜雪儿停下了脚步:“我不能再靠近了,我得去找一个高点,然后给你们提供火力支援。”

  “小心点。”叶枫叮嘱道。

  蜜雪儿点了点头,提着那支狙击步枪向山坡的高处爬去,黑暗很快就吞没了她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了。

  叶枫和马索尤里继续向神庙的大门走去。

  迦梨女神的神庙里没有灯光,不过大门口倒是有灯光投照出来,在古老的石板上投下一片摇晃不停的光影,这座神庙很像是是中世纪欧洲的一座城堡,使用了大量的石料,看上去很坚固,牢不可破。

  在靠近神庙大门的时候马索尤里用地上的泥灰弄脏了他的脸,然后又把衣服和头发弄得乱糟糟的,看上去很狼狈,很像是刚刚被狠揍了一顿。

  叶枫也将藏在僧袍里面的一支手枪和**********整理了一下,减少被发现的风险。

  这是他第一次带两支枪,能让他这种身手的人带两支枪,这座神庙的凶险就可想而知了。

  蜜雪儿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但可以肯定的是,她此刻正通过狙击步枪的瞄准镜监视着这边的情况。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