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莎帕,亲爱的,我们也睡觉吧。”监听隔壁声音的时候,叶枫自言自语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蜜雪儿愣了一下,跟着就配合地道:“好啊,亲爱的,乌蒂斯大姐说我们会有自己的孩子的,今晚你可得努力一点才行啊。”

  叶枫:“……”

  很严肃的事情,因为这句话忽然就不严肃了。

  蜜雪儿的配合有些过了头,她把被子揉来揉去,发出类似滚床单的声音,她的嘴里也模仿出那种特别销魂特别快活的声音,她全然没把站在门口的马索尤里当作是一个鲜活的男人,她仿佛把人家当成了一根木头,一只水桶什么的,所以一点都不在乎人家的感受,而她自己也没有半点不自然和尴尬的感觉。

  爱尔格兰帝国的女孩子都这么开放吗?

  这时叶枫离开了石头墙,慢慢地退后,他往后退的时候也比划着手势,让蜜雪儿和马索尤里离开房间。

  蜜雪儿和马索尤里同时往后退,马索尤里是安静地往后退,蜜雪儿却一边退一边呻吟。

  就在三人退到门口的时候,从石头墙与房梁之间的空隙中忽然飘来一团淡蓝色的烟雾,烟雾快速地向屋子里扩散和下坠,空气之中也多了一种淡淡的植物香味。

  “亲爱的,你倒是动一动呀。”蜜雪儿说。

  叶枫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亲爱的,我怎么感觉我的头也好昏……”

  他没说下去,推着马索尤里和蜜雪儿离开了房间。

  一离开房间,叶枫便蹑手蹑脚地向拉桑姆和乌蒂斯的房门口潜行过去,无需他交代,蜜雪儿也握着枪来到了房门的另一侧,马索尤里也抱着孩子躲到了停在院子里的三菱越野车后,他将还在昏睡之中的拉赫曼放在了地上,然后掏出枪,以车体为掩体,枪口对准了门口。

  乌蒂斯和拉桑姆的房间里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不过这种寂静只持续了两三分钟,很快就从屋里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又传来了脚步声,屋子里的人正向门口走来。

  门口,叶枫和蜜雪儿都紧张了起来。

  三菱越野车旁的马索尤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叶枫和蜜雪儿的紧张还算是正常的心理反应,他却多了一层畏惧。

  房门突然打开,一个穿着僧衣的僧侣忽然从门后现身,他的手中没有枪械类武器,却有一根长长的吹管,吹管的另一头还有一只软皮气囊,还有一把刀,刀锋在内侧,前端弯曲,给人一种非常锋利,非常诡异的感觉。

  僧侣突然看到了叶枫和蜜雪儿,他的脸色顿时变了。

  就在那一刹那间,叶枫突然抢步上前,一枪柄砸向了他的脑袋,僧侣本能地抬起手格挡,同时往后退去,可是他低估了叶枫的速度和力量,他的手臂还没有完全抬起来,金属枪柄就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剧痛和眩晕瞬间淹没了他的神智,却还没等他昏厥倒地,蜜雪儿的一只脚就狠狠地踢在了他的腿间,难以形容的痛苦瞬间传遍每一根神经,他轰然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

  “看着他,我去看看乌蒂斯和拉桑姆。”叶枫迈过僧侣的身体向床边走去。

  拉桑姆和乌蒂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拉桑姆的身上仅有一条小裤,乌蒂斯的身上却是没有丝毫衣物,床边的地上丢弃着她的小衣小裤,有明显的被撕裂的痕迹。

  拉桑姆肯定不会去撕扯乌蒂斯身上的小衣小裤,他就算再心急,那也得他花钱买不是?乌蒂斯身上的小衣小裤肯定是门口的僧侣撕扯掉的。

  不得不说乌蒂斯的身材真的很不错,该大的地方大,该细的地方细,只是皮肤稍显粗糙而已,不过也正是这种农村妇女所特有的粗糙,看上去也别有一种纯朴自然的美感。

  “嗯哼。”蜜雪儿咳嗽了一声,似乎是在提醒某个盯着别人家媳妇看的男人。

  叶枫尴尬地笑了笑,伸手摸了摸拉桑姆的颈动脉,然后又伸手摸了摸乌蒂斯的颈动脉,两人只是昏厥了,没有受伤和中毒的迹象,这个发现让叶枫放下了心,如果拉桑姆和乌蒂斯因为他的借宿而丢掉性命,他的良心会不安的。

  简单地检查了一下之后叶枫给乌蒂斯和拉桑姆盖上了被子。

  “我们把这家伙带走吧,找个地方问问他迦梨女神神庙的情况,他一定知道不少。”叶枫说道,这也是他没有干掉僧侣,只是将他击晕的原因。

  “马索尤里家后面的山林就是一个不错的地方,我们把他带到那里去审问。”蜜雪儿说,她将僧侣扶了起来,然后扛在了肩头上。

  僧侣很壮实,体重起码有一百五十斤,叶枫见她扛得有些吃力便说道:“我来吧,你把我们要用的东西带上就好了。”

  “好啊,谢谢。”蜜雪儿笑了笑,老实不客气地将僧侣交给了叶枫。

  叶枫扛着僧侣走出了房间,马索尤里也将拉赫曼抱了起来,他刚才听到了蜜雪儿的话,知道叶枫要将被击晕的僧侣带到他家后面的山林之中审问。

  蜜雪儿走到屋里,将叶枫的背包背上。

  背包里装着叶枫的化妆的工具箱,还有一些比较重要的东西,比如护照什么的。

  背上背包她又来到三菱越野车前,打开后备箱,将一大袋军火提了出来,就连那只装着狙击步枪的工程塑料箱也有拿上。

  她和叶枫本来就计划今晚去神庙,这个僧侣的出现使得执行这个计划的决心更大更迫切了。

  原因很简单,对方已经对她和叶枫下手了,如果这个僧侣没有返回神庙的话,对方肯定会加强防范,甚至派出更多的人来对付她和叶枫。

  来到马索尤里的家门的时候,叶枫说道:“马索尤里先生,你照顾你的孩子吧,我和蜜雪儿去一趟山林里,我们很快就回来。”

  马索尤里说道:“我知道你们去干什么,不过不用去山林里,我家里有一个地窖,用来储存红薯的,正好可以用上,它的密封性很好,就算是很惨烈的叫声,外面也不会听见,如果是在山林里,周围很安静,声音会传到很远的地方。”

  不得不说马索尤里是一个很细心的人,就连这点都考虑到了。

  严刑审问,被审问的人肯定会有惨叫的声音,夜里环境静谧,一点声音都会传到很远的地方,被神庙里的僧侣听见了就不妙了。

  “好吧,那就在你家的地窖进行。”叶枫说。

  马索尤里抱着拉赫曼去开门,忽然说道:“糟糕,门锁被破坏了,有人进去过。”

  “嗯……”叶枫有些尴尬地道,“是我踢坏的。”

  “原来是这样,没关系,我能理解,跟我来吧。”马索尤里推开门走了进去。

  叶枫和蜜雪儿跟着走了进去。

  地窖是一个很简陋的地窖,入口被一只水缸挡着,叶枫白天搜索的时候都没有发现它。

  马索尤里先进入了地窖,点亮了油灯。

  地窖里堆放着一些红薯,还有一些农具,比如锄头、镰刀和尼龙绳之类的,很脏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凝滞的霉味,感觉很糟糕。

  叶枫将肩头上的僧侣扔在了地上,油灯的灯光照在的僧侣的脸上,叶枫和蜜雪儿其实这个时候也才看清楚他的面目的细节。

  这个僧侣很年轻,不到三十岁的样子,一脸横肉,体格壮硕,如果换上一身黑色的西服再戴一副墨镜,他便是一个铁汉保镖的形象,根本就不是什么僧侣。

  “我们的时间不多,现在就开始吧。”叶枫说。

  蜜雪儿顺手拿起了一根绳子和一把镰刀:“我先用绳子把他捆起来,你来问他问题,如果他不回答,我就用镰刀割他的肉,我就不信他能扛得住。”

  叶枫:“……”

  她还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敢做啊,说这种话的时候居然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却就在这时马索尤里忽然发出了一声怪叫,发疯似地冲到躺在地上的僧侣旁边,一脚就踢在了僧侣的脑袋上。

  他这一脚势大力沉,僧侣的头在地上居然平滑了起码一尺的距离!

  叶枫一把拉住了他:“怎么回事?你想杀了他?我们还开始审问他呢。”

  马索尤里的眼眶中滚出了两颗泪水,他指着躺在地上的僧侣,哽咽地道:“就、就是他,就是他……我妻子就是死在他的手上!他叫弥洛卡尔,他的脸我到死都不会忘记!”

  难怪他会这么激动,叶枫压根儿就没想到在拉桑姆家里制服的僧侣居然就是杀害马索尤里的妻子的凶手,这么看来,他报仇的心愿很快就会实现了。

  迦梨女神神庙里的僧侣都是图基教的余孽,残忍荒淫,完全是一个邪教,所以就算马索尤里要杀这个叫弥洛卡尔的僧侣,叶枫也是不会劝阻的,不过不是现在,他还想从弥洛卡尔的口中知道一些关于神庙的信息。

  “叶先生,你审问完了能把他交给我来处理吗?”马索尤里乞求地道,“我要亲手为我的妻子报仇。”

  “没问题,很快就结束了。”叶枫说。

  蜜雪儿用绳子将弥洛卡尔捆了起来,然后拿着镰刀在旁边等着割肉。

  叶枫伸手掐了一下弥洛卡尔的人中穴,弥洛卡尔很快就醒转了过来,看看见了面前的三人,眼眸里满是复仇火焰的马索尤里,拿着镰刀一脸凶悍神情蜜雪儿,还有显得很平静很斯文的叶枫,他顿时愣了一下,随即就回忆起了所发生的事情。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