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看我们的新房。”蜜雪儿在屋子里东瞧西瞧。

  叶枫很无语地看了她一眼,心里暗道:“她以为她是在渡蜜月吗?”

  蜜雪儿用脚踹了一下支撑木板床的石头,她没用多大的力量,可那张床却有了一个很大的摇晃的动作,摇摇欲坠的样子。

  “这床怎么睡人啊?”她皱着没有说。

  “凑合吧,我们又不是来度假的。”叶枫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能吃苦,”蜜雪儿说道,“我担心的是它不结实,如果我们做点什么的话,它恐怕会垮塌。”

  叶枫:“……”

  “你在想什么呢?我的意思是我们是情侣,这里这么狭窄,隔壁的声音很容易就能听见,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的话,拉桑姆和乌蒂斯可能会怀疑我们是不是情侣。”蜜雪儿说。

  叶枫苦笑道:“好吧,什么话都让你说完了,我就不说了,我们把这里收拾一下吧,我们大概会在这里待好几天呢。”

  两人将屋子打扫了一下,行礼也搬进了屋子里,装着枪械和弹药的提包和工程塑料箱则被蜜雪儿藏在了后备箱里。

  蜜雪儿也将越野车开进了拉桑姆家的没有院墙的院子里,停放在她和叶枫入住的房门前,需要取重型武器的时候很方便。

  收拾完屋子,叶枫便带着蜜雪儿出了门,准备去村子里溜达一圈,两人都背着背包,拿着笔记本和笔,学生范儿很足。

  正在给几只鸡喂食的乌蒂斯问道:“亚拉伯先生,碧莎帕小姐,你们这是要到什么地方去呢?”

  叶枫随口说道:“我们去村子里逛逛。”

  “还是我带你们吧,你们不熟悉这里,你们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我。”乌蒂斯热情地道。

  叶枫笑了笑:“好吧,那就谢谢了。”

  乌蒂斯解下围裙,在水盆里洗了手,然后跟着叶枫和蜜雪儿出了门。

  村子里不少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乌蒂斯、叶枫和蜜雪儿三人,也有人在小声地议论。

  “拉桑姆家走了****运了,居然有两个傻瓜大学生出那么多钱请他做事。”

  “拉桑姆那家伙刚才还在炫耀呢,他说他要买一辆新摩托车,哼,希望他不要掉下悬崖。”

  恨人穷,怨人富,这种现象在世界哪个地方都有。

  这样的议论让人不高兴,也没有必要去搭理。

  叶枫也悄悄地观察了乌蒂斯的脸色,他发现她也很平静,面对那些带着嘲讽性质的议论,她仿佛没听见一样。

  叶枫的心里也暗暗地道:“这个乌蒂斯这样的反应,是因为她性格温和容忍呢,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呢?”

  蜜雪儿和乌蒂斯倒是不缺话题,走过那群长舌头的村民,她忽然说道:“这里的房子都很简单,有几家却是比较好的房子,那座房子的主人是谁呢?”她指着近处的一幢还算漂亮的砖瓦。

  “哦,那是尤里斯家的,他人不错,可惜去年他的妻子去世了,他正准备娶新娘呢,看来我和拉桑姆会为他准备一份礼物的。”乌蒂斯说道。

  蜜雪儿又指着更远一些的一座砖瓦房,问道:“那是谁家的呢?我发现那座房子在这个村子里是最漂亮的,它的主人一定很有能力吧?”

  叶枫都忍不住想给蜜雪儿的机智点个赞了,不愧是女飞贼出身,做起这种事情来简直是得心应手。

  乌蒂斯看了一眼蜜雪儿所指的那座房子,然后说道:“那座房子的主人叫马索尤里,嗯,他是一个奇怪的人。”

  马索尤里这个名字从乌蒂斯的嘴里说出来之后,叶枫和蜜雪儿忍不住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眸里都闪过了一抹激动的神光,终于找到他了,马索尤里!

  “奇怪的人?为什么这么说呢?”蜜雪儿问道。

  乌蒂斯说道:“马索尤里先生是去年搬来的,修建了这座房子之后却经常不在家。”

  “常年不在家?他是做什么工作的?”叶枫忍不住出口问道。

  乌蒂斯摇了摇头:“不知道,有人说他在给城里的大人物做事,很赚钱,不过那只是别人的说法,他有一个儿子名叫拉赫曼,他的母亲上个月去世了,马索尤里先生出现了一次,然后又走了,拉赫曼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马索尤里先生不是本地人,他去年才从别的地方搬到这里来居住,我了解的情况也不多,就这些。”

  所有的情况都吻合了。

  马索尤里被唐?纳德神父雇佣,为唐?纳德神父寻找破解神秘文字和不死族的线索,他当然不会在家里待着,他给唐?纳德神父的照片里也有一个孩子,一个印地斯坦女人,与乌蒂斯所说的情况完全一致,只是马索尤里的妻子死了,这点倒让叶枫感到很意外。

  “哦,我说的这些对你们完成论文有帮助吗?”乌蒂斯问。

  “有,当然有,我们了解得越多,对我们的论文越有帮助。”蜜雪儿这样跟她说道。

  乌蒂斯笑了笑:“那就好,我书读得少,不知道什么是论文,不过能帮助到你们是我的荣幸。”

  她说这话的时候叶枫也一直在观察她的神色,最后他得到了一个结论,这个乌蒂斯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妇,几乎没什么心眼,单纯得很,他之前所产生的一丝怀疑和戒备也消除了。

  他不是一个阴谋论者,他当然不会认为所有的人都有问题,都隐藏着什么阴谋。

  三人继续在村子里闲逛,叶枫也装模作样地问了一下关于图基教的问题,比如传说故事,这里是不是起源地等等,毕竟这是他和蜜雪儿来到这里是为了完成论文的,问些相关的问题也的很有必要的。

  乌蒂斯很配合,只要她知道的她都会告诉叶枫和蜜雪儿。

  一整个下午叶枫和蜜雪儿都在希图赛尔里闲逛,两人故意从马索尤里的家门前路过,可惜马索尤里的家里没人,门窗禁闭,两人想见他一面的愿望落空了。

  除了村子里面,叶枫和蜜雪儿也去了村子外面的一些地方逛了逛,两人还煞有其事地,采访了好些个希图赛尔的年长的村民,了解图基教。

  演戏演全套,这是叶枫很早就明白了的道理。

  其实,图基教有多邪恶,杀了多少人,现在还存在不存在,这些事情叶枫都不关心,他关心的是不死族,关心的是神秘文字,不过,如果图基教与他要调查的东西有关,那就另当别论了。

  很多事情都不清楚,问题很多,只能一步步地来。

  叶枫和蜜雪儿在希图赛尔的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夜幕降下,吃了晚饭之后叶枫和蜜雪儿早早地就回到了他们的房间中。

  这个几乎被世界所遗忘的村子里没有任何娱乐活动,叶枫坐在床边闲得无聊,他将手机掏了出来,他想看看新闻或者给端木秀颖打一个电话,问问她乌克兰那边进行得怎么样了,可是将手机拿在手里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个地方没有半点信号。

  也到是的,这个村子连电灯都没有,又有哪家电信运营商会跑到这里来建设基站呢?

  “这个鬼地方连个浴室都没有,想洗个澡都没地方洗。”窝在被窝里的蜜雪儿抱怨地道。

  叶枫仿佛没有听见她的声音,继续思考着那些烦人的问题。

  “枫,你在想什么呢?”蜜雪儿就是想和叶枫说话。

  “我在想今晚要不要去神庙看看。”叶枫很小声地道。

  想去,却又担心时机不成熟,不去,可以遇见的是明天也不会有什么收获。

  还有马索尤里的家他也想去看看,然而他还是有同样的担心。

  “别想那些烦人的问题了,这才第一天,不要心急,”蜜雪儿的声音也小小的,“以前我想偷某个人一件东西的时候,我都会先跟踪他,掌握了他的作息时间和家里的情况之后才下手。”

  叶枫笑了笑:“你这个比喻真恰当,好吧,我听你的,今晚就暂时不考虑冒险了。”

  “你能这样想就对了,”蜜雪儿拍了一下身边的木板床,“我们睡觉吧。”

  叶枫看着她,坐在床头没动。

  “你不会在那里坐一整晚吧?”蜜雪儿说道,“或者,你是因为害羞的原因不敢和我睡一张床吗?那上次是怎么回事呢?”

  “哪有你那么多问题?不就是睡觉吗?难道我还怕你吃了我不成?”叶枫被她的语言刺激到了,脱掉鞋袜和衣服就爬上了床,不过他在床的另一头。

  “咯咯,枫,你真逗。”蜜雪儿笑了,藏在被窝里的玉腿轻轻地踢了叶枫一下。

  与其说是踢,不如说是撩拨,叶枫能感觉到她的细嫩的脚趾与他的大腿接触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在皮肤上放了一只毛毛虫,轻轻爬动,痒痒的。

  “你干什么呢?”叶枫一个非常业余的问题。

  “你说我在干什么呢?”蜜雪儿笑得很开心,“我就是想看你腼腆害羞的样子,我觉得很有趣。”

  叶枫感觉到被窝里的异性脚趾开始不老实了起来,它们像螃蟹的钳子一样夹着他的皮肤,有点疼,但更多的是刺激。

  最好的办法就是使用男性脚趾也去夹她的肉,可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他跟着就打消了,原因很简单,她是故意的,如果他也去夹她,那不正中她的下怀吗?

  所以,装睡这一招依然是最实用的一招。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