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雪儿将工程塑料箱打开,里面赫然躺着一支狙击步枪的配件,泡沫槽里有枪管、枪身、枪托、瞄准镜和弹夹,以及一盒专用的子弹。

  这样的东西居然是赠品?叶枫的视线和注意力一下子就被转移了,他讶然地道:“那两个警察在开玩笑吗?居然送了你这样的赠品。”

  蜜雪儿说道:“为什么不送我?你以为是华国吗?这里的枪支管理并不严格,很多俄国的军火商都会从这里将他们的武器销往中东地区,这里的枪支很便宜,一万美金其实已经很高了,再说了,东西又不是他们自己的,他们想赶快完成与我的交易,所以我提出的时候,他们毫不犹豫地就给了我。”

  “这么多武器,还有狙击步枪,我们哪里用得了这么多,再说了,就你那一辆电单车,我们怎么携带这些东西呢?”叶枫苦笑地道。

  “我早就想好了,所以我用我的电单车换了一辆越野车。”薇薇说。

  “既然是这样,那就留着这些武器吧,我们要去希图赛尔,这些武器没准还能用上呢。”叶枫想起了贾拉书巴多尔的提醒,图基教是一个以杀人为乐的邪教,现在又莫名其妙地冒出一个厉害的女杀手来,手里有一些重武器倒也算是一种安全的保障。

  “希图赛尔?”蜜雪儿第一次听到这个地名,她的反应有些意外。

  “你走之后贾拉书巴多尔先生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与他见了一面,照片里和油画里的地方就是希图赛尔村,那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什么时候去?”

  “越快越好,我们现在就开始准备吧,我还得告诉你一些关于希图赛尔的事情。”叶枫说道。

  他不仅是要告诉蜜雪儿关于希图赛尔的事情,他还要告诉她图基教的事情。

  日头从西边天际缓缓地沉下去,僻静的泥巴路上没有一辆车在行驶,就连自行车都没有,路边倒是停着一辆成色还算比较新的三菱越野车,不过车里没人。

  三菱越野车的旁边有一片小树林,很是茂密的样子。

  这个时候本来是鸟雀归巢的时间,可是几只小鸟却栖息在三菱越野车的行李架上,一边往车顶上拉屎,一边盯着树林里看,它们叽叽喳喳地议论着什么,仿佛与树林里的两个人类有关。

  “哎呀,你轻点弄嘛,我也是肉长的,你那么粗鲁,你已经弄疼我了。”女人的声音,充满了抱怨的意味,很疼的感觉。

  “没事,很快就舒服了,你张开一点嘛,你闭那么紧,你让我怎么弄?”男人的声音,充满了连哄带骗的意味。

  “好吧,我张开,这次你不能像刚才那么粗鲁了,我那里很娇嫩,你得爱护着来。”

  “你放心,这次绝对不会弄疼你。”

  “哎呦,你骗人,你弄疼我了,我不来了!”

  “别,这种事情怎么能做一半就不做了呢?你张开一点呀,不然我怎么弄?”男人的声音,很着急的感觉。

  “我不弄了,都流水了。”

  “正常现象,有水就润滑,你就不会觉得疼了。”

  “真的吗?你不会又骗我吧?”

  “骗你是小狗好不好,拜托你张开一点吧,我们赶紧完事吧,还要赶路呢。”男人央求地道。

  “好吧,你轻轻来,好不好?”女人的声音也充满了央求的意味。

  “嗯,再张开一点,我要进来了。”

  “呀,疼,你又骗我……”

  小树林里,蜜雪儿坐在一块椭圆形的石头上,叶枫蹲在她的身边,拿着一支特制的画笔在给她的眼睛上色,而此刻,蜜雪儿的样子已经变成了一个印地斯坦斯坦族姑娘。

  印地斯坦的传统服饰,黄而偏黑的皮肤,额头上的小红点,在服饰与化妆术的完美结合下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

  蜜雪儿是典型的西欧白人,她的眼眸太蓝,如果不改变眼睛的眼色很容易被人识破,所以,这个眼睛的颜色肯定是改变过来的,而购买美瞳的话一是不方便,二是会留下线索。

  老娘叶小五所传授的化妆术里,别的什么都不会有疼痛的感受,唯独这个给眼睛上色的步骤不好受,会让人感到疼痛,这也就有了刚才的一幕,如果只是听两人的对话,几乎所有听到的人都会认为两个人在做那种会生小孩子的事情。

  这一次蜜雪儿总算是咬着牙承受住了,叶枫的手脚也很麻利,几分钟就搞定了她的最后一只眼睛。

  “好了吗?”蜜雪儿有些紧张地看着叶枫,生怕他还有什么没完成的工序,那么她就又要受苦了。

  叶枫从他的小工具箱之中掏出了一只镜子,然后将反光的一面对着蜜雪儿的脸。

  蜜雪儿看着镜子中的陌生的脸庞,黄而偏黑的肤色,深褐色的眼瞳,普普通通的长相,哪里还是那个熟悉的她!这活脱脱就是变成了另一个人!

  “你……”蜜雪儿张大的嘴巴里隔了好半响才吐出一句话来,“这太神奇了,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眼睛!”

  “化妆术,我妈教我的。”叶枫只给了一个非常简单的解释,想到叶小五,他的老妈,他的心里便暖暖的。

  蜜雪儿直直地看着叶枫:“枫,你还记得我们是可以分享一切的朋友吗?”

  叶枫:“……”

  “学功夫太难了,几年十年也不见得会成功,不如你教我你的化妆术吧,我学这个的话会更容易成功。”蜜雪儿的眼神热热的。

  叶枫苦笑道:“我们是可以分享一切的朋友,这点我知道,不过现在不是讨论学什么的时候,等回到爱尔格兰国我们再讨论吧,现在你去车里等着我吧,我这张脸也要处理一下。”

  “好吧,我们回到爱尔格兰国之后你一定要教我,我们是可以分享一切的朋友。”

  叶枫:“……”

  “对了,你要化妆成什么样子?”蜜雪儿好奇地问道。

  叶枫一边准备化妆材料和工具,一边说道:“随随便便一个印地斯坦人吧,这里是印地斯坦,异族人很引人注目。”

  顿了一下,他看着蜜雪儿,“我说你怎么还不去车里等我呢?”

  “不,我想看着你给你自己化妆,我提前熟悉一下过程。”

  “好吧,你愿意留下就留下吧。”叶枫也无所谓了,他拿起一团人皮面膏,开始捏脸了。

  这次捏脸根本就不需要考虑帅不帅的问题,普通平凡的大众脸便最适合麻痹别人,而这种脸几乎是不需要废多大功夫的。

  仅仅半个小时的时间叶枫的就变成了一个印地斯坦青年的脸,脸型和面部特征也属于那种往人堆里一站就难以找到的类型,而且他不需要改变眼球的眼色,省了不少时间。

  “我必须学会这门技术,我们……”

  “我们是可以分享一切的朋友,你别说了,我帮你说吧。”这句话都快成蜜雪儿的口头禅了,叶枫这边也快听出老茧来了。

  “咯咯……”蜜雪儿笑了一下,“你知道就好,不过你的皮肤太白嫩了一些,印地斯坦青年可没你这样的一身细皮嫩肉,你得改变一下你的肤色。”

  “我早就准备好了。”叶枫将早就调配好的颜料拿了出来,然后用一把刷子蘸上颜料,开始刷脸,刷裸露在外面的皮肤。

  刚才他给蜜雪儿化妆的时候也是这么做的,只是处理了露在外面的皮肤,衣服里面的就没有处理。

  刷上调配的颜料,叶枫顿时变成了一个皮肤黝黑的印地斯坦青年,廉价的衣服再加上被他刻意弄乱弄脏的头发,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刚刚从砖厂里出来的搬砖工。

  叶枫照了照镜子,比较满意,他准备收工了。

  “这样不行。”蜜雪儿忽然说道。

  “什么地方不行?”叶枫以为她发现了什么破绽,跟着又照了一下镜子。

  “肤色,我刚刚想到的,”蜜雪儿说道,“万一我们脱一下衣服,或者被人偷窥到身上的皮肤,我们岂不是就会被发现?”

  脸和手还有脖子是印地斯坦斯坦人的皮肤,但衣服里面却是白人和汉人的皮肤,这确实是一个破绽。

  “没那么讲究吧,谁没事偷窥我们?我们也不会在那里逗留太久,小心一点应该没问题。”叶枫说。

  “小心为好,我看你调配好的颜料还有一些,不如你帮我把身上的皮肤也涂一下吧。”蜜雪儿很认真的样子。

  “这不好吧?”叶枫很为难的样子。

  “事关生命安全,还是谨慎一些好,我已经想好了,你还是帮我涂吧。”蜜雪儿说。

  “好吧,我帮你改变身体的肤色,你先把衣服脱了吧。”叶枫说,一边伸手去拿刚才给她涂脸剩下的颜料。

  蜜雪儿忽然笑道:“哈!狐狸尾巴一下子就露出来吧?你想得美!”

  叶枫顿时愣在了当场。

  不等叶枫回过神来,蜜雪儿已经起身往树林外边走去了。

  叶枫愣了半响也收拾好他的工具箱离开树林。

  被漂亮的女人调侃,其实也不是什么糟糕的事情,刚才的事情他是一点都不介意的。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