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敲下一块请人化验过,”贾拉书巴多尔似乎明白叶枫想做什么,他说道,“化验的结果显示它不是一种常见的石头,很多专家都没有见过这种石头。”

  这块石碑处处透着诡异,不过也正是它的不寻常,似乎才符合不死族的神秘身份。

  “贾拉书巴多尔先生,你爷爷发现这块石碑的具体位置在哪呢,你知道吗?”叶枫问道。

  “不知道,我那个时候还很小,这块石碑是我爷爷运回来的,我相信大致的位置应该在希图赛尔村,你执意要去那个地方的话,我也相信你一定能找到一些线索。”贾拉书巴多尔说道。

  叶枫点了点头:“谢谢你,贾拉书巴多尔先生,我得走了,我破解了这些文字之后会联系你的,我会翻译这座石碑上的文字内容。”

  贾拉书巴多尔与叶枫握了一下手,笑着说道:“祝你好运,我等你的好消息。”

  午后的阳光很温暖,步行在卡久拉霍小镇的街道上,欣赏充满异国情调的街景的同时也欣赏风情万种的印地斯坦美女,叶枫的心情特别好。

  这次来卡久拉霍小镇的收获很大,他已经很满意了。

  一个印地斯坦姑娘迎面走来,额头上的小红点特别醒目,那眼睛也大大的,微微泛蓝,非常迷人,她的身上也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很特别的芬芳,让人忍不住想多闻一下。

  叶枫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迎面走来的印地斯坦姑娘竟冲他抿嘴笑了一下。

  女为悦己者容,如果一个姑娘冲着一个男人笑,那至少说明她对这个男人有一定的好感。

  叶枫也礼貌性地对她微笑了一下,算是回应。

  印地斯坦姑娘很快走近,她身上的香味也越发馥郁。

  奇怪的香味让叶枫的头有些犯晕。

  这是一个很诡异的情况,叶枫也忽然意识到了危险的来临,他下意识地屏住呼吸,脚步也往后退了一步。

  印地斯坦姑娘突然抢前一步,伸手去抓叶枫的脖子,一线寒光忽然从她的袖口之中滑了出来,直奔叶枫的颈动脉割去。

  最毒美人心,这个印地斯坦美女毫无征兆地出手,一出手就要叶枫的命!

  危险的情况和时间都吧容许叶枫有思考的时间,他再猛退一步,同时伸手去抓她的手。

  印地斯坦姑娘的手腕下坠,手中的一把银色的小刀再次割向了叶枫的手腕,银亮的刀身,刀锋一线隐隐泛着幽蓝的光泽,以叶枫对药物的敏感和认知能力,他很快就意识到了她的小刀身上淬了剧毒。

  这个印地斯坦姑娘并不是一般人,这一攻一防的转换间叶枫也已经意识到,这一次他遇到了一个高手,身手已经强到了让他不敢有半点轻视之心。

  叶枫缩手,再退一步。

  印地斯坦姑娘一个旋身,传统长裙一下子展开,一条粉白娇嫩的玉腿突然从裙摆下面探出来,毒蛇一般扎向了叶枫的双腿之间。

  看似娇嫩无力的****,可在空中运行的时候赫然带着轻微的风声,速度都力量都大得惊人!

  这一腿要是踢中那个地方,叶枫的生儿育女的工具可就被没收了。

  叶枫纵身跃起,一脚踹向了她的胸口,她要没收他生儿育女的工具,他也无需客气,打算没收她哺育后代的工具。

  印地斯坦姑娘的上身忽然向地面急俯,左脚旋转,整个身子瞬间矮了一截,踢出去的右腿也陡然上撩,顿时与叶枫攻击她的腿碰撞在了一起。

  一个闷响的声音,两人各自退了一步。

  就这一交腿,叶枫已经得到了一个让他惊讶的结论,这个女人的力量一点不低于他!

  街上的行人纷纷停下了脚步,驻足观看两个莫名其妙打起来的人。

  “这是在拍电影吗?”有人说。

  “不像,没有摄影机啊,大概是吵架的情侣吧,男孩和女孩还真是挺般配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吵架。”有人说。

  无怪街上看热闹的人会这么认为,因为这个印地斯坦姑娘的刀一落空就会收进她的袖口之中,旁人根本就看不见。

  没有凶器,两个漂亮的年轻人在街上有点肢体接触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更何况,由始至终两人都没有发生激烈的争吵。

  就在一片乱七八糟的议论之中,印地斯坦姑娘无视周围的好奇的眼神,再次向叶枫冲了过来。

  叶枫的视线警惕地锁定了她的右手衣袖,那把藏在袖口之中的小刀才是他所顾忌的东西。

  他不知道她在刀口上淬了什么毒,但就她的目的而言,那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毒,很有可能是那种几秒钟就能致死的剧毒!

  印地斯坦姑娘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这一次她显得更加从容,她似乎已经认为她已经找到了叶枫的弱点,而这一次攻击她会将叶枫干掉。

  却就在她即将靠近叶枫,准备出动隐藏在袖口之中的淬毒小刀的时候,她忽然看见叶枫张嘴,然后一团白色的液体就从他的嘴里喷吐了出来。

  猝不及防之下,她顿时被吐了一个正着。

  那是叶枫的口水,黏糊糊的一团刚好糊住她的右眼。

  趁着印地斯坦姑娘慌乱的一瞬间,叶枫暴起一脚踹在了她的小腹上。

  一声闷哼,印地斯坦姑娘的身子被踹得倒飞起来,一口鲜血也从她的嘴里喷了出来,她的身体在飞出好几米远之后撞在了一辆停在路边的货车车头上,这才停下来,跌落地上。

  一大群围观的人顿时傻眼了,他们认为是情侣之间的吵架打闹,却没想到眨眼间那个女孩就被打得吐血了。

  叶枫却没有收手的意思,他向刚刚爬起来的印地斯坦姑娘冲了过去。

  现在,该他主动进攻了,不过,在大街上他肯定不会要她的命,他的目的是制服她,然后弄清楚她的身份。

  印地斯坦姑娘忽然转身向围观的人群之中跑去。

  叶枫拔腿就追,可是他追到人群前的时候被阻了一下,还有多管闲事的劝他。

  “朋友,算了吧,情侣之间吵吵架是正常的,没必要动真格的吧?”有人说。

  “是啊,你把人家都打得吐血了,你还要怎么样?”有人说。

  劝叶枫收手的几乎都是男人,那个印地斯坦姑娘的美貌显然让他们动了恻隐之心,如果叶枫追的是凤姐,他们肯定会主动让开路的。

  叶枫没有半点解释的心情,也没有那个必要,不过等他推开阻挡他的人去寻找那个印地斯坦姑娘的时候,那个印地斯坦姑娘已经看不见身影了。

  看热闹的人还舍不得散去,他们的视线都聚集在了叶枫的身上,肆无忌惮地议论着。

  叶枫往入住的酒店走去,这个地方已经不能再待下去了,一路上,他也在思考着一个问题,她就是谁呢?

  蜜雪儿已经回到了酒店,两人合住的房间里多了一只大号的军用提包,厚实的帆布布料,帆布编织的提带让它足以承受上百斤的重量,帆布提包鼓鼓的,显然装了不少东西。

  “你的表情很严肃,枫,发生了什么?”蜜雪儿的眼色是很好的,叶枫一进门她就发现他有些不对劲了。

  “我遇到一个杀手。”叶枫说。

  “啊?”蜜雪儿很惊讶的样子,刚刚她还在猜测他是不是去见了贾拉书巴多尔并且碰了一鼻子的灰,却没想到他遇到了一个杀手。

  叶枫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蜜雪儿,最后又说道:“她很厉害,身手与我差不多,你也要小心一些。”

  身手与他差不多,如果蜜雪儿遇到那个女杀手,她真的不是人家的对手。

  这一次,如果那个印地斯坦女人用枪的话,他还能不能再见到蜜雪儿也是一件很难说的事情。

  在回来的路上叶枫也仔细想过了,如果不是在大街上,开抢会引起很大的反应,对方没准就会选用枪械类武器来代替那把淬毒的小刀。

  “如果她来找我,我会让她脑袋开花!”蜜雪儿愤愤地说道,她哗啦一下拉开了军用帆布提包的拉链,里面顿时显露出了一大堆枪械和盒装的弹药。

  帆布提包里面有俄制的手枪,ak47、散弹枪和带榴弹发射装置的突击步枪,甚至,还有几颗手雷。

  叶枫有些傻眼了:“我晕,你这是要去打仗吗?你不是说买两支手枪吗?怎么买这么多枪啊?”

  “那两个警察带我去看货,我本来是想买两支手枪就行了的,可是他们说那不行,他们要我至少要买这么多。

  蜜雪儿耸了一下肩:“你也是商人,最低消费的营销概念你肯定是懂的吧?”

  叶枫顿时无语了,不过,两个警察的心思他却是理解的,他们违规贩卖查获的走私军火,这是违法的事情,他们有一定的风险,如果蜜雪儿只买两支手枪的话,他们根本就不值得为那点钱冒险。

  “最低消费是一万美金,我要了一件赠品。”蜜雪儿走到床边,趴在了地毯上,翘着屁股在床下找着什么东西。

  这样的姿势,她的屁股显得特别丰满肥沃,形状也好到了极致。

  叶枫的视线被一股奇怪的力量牵扯着落在了她的屁股上,他一点都不关心她所谓的赠品是什么东西,他关心的问题是以前怎么没发现她的屁股这么漂亮诱人呢?

  蜜雪儿的臀会让绝大多数男人产生那种非分的想法。

  蜜雪儿从床下拖出了一只工程塑料来,她回头白了叶枫一眼:“看够了吗?你也只敢看看而已。”

  叶枫:“……”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