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尼撒德巴多尔从小酒店里走了出来,扬了扬手中的房卡:“叶先生,蜜雪儿小姐请进来吧,房间定好了,晚餐也定好了。”

  不得不说,这个外表有点奸猾的尼撒德巴多尔办事的速度还真是挺快的,当然,他的价钱也不低。

  不过,尼撒德巴多尔的手里只有两张房卡。

  “怎么只有两张房卡?”叶枫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尼撒德巴多尔说道:“来这里的可都是从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我还算运气好,刚好前台有两个客人结账离开,不然的话我们今晚恐怕得去住环境很差的小旅馆了。”

  “两个房间怎么住啊?”叶枫不知道怎么安排了。

  尼撒德巴多尔想了一下:“我和蜜雪儿小姐住一间房吧,叶先生你的身份尊贵,你一个人住一个房间。”

  这货的眼色很好,一早就看出叶枫不是普通人,而蜜雪儿只是叶枫的一个随从,并不是女朋友什么的,他这样的安排看起来倒也合理,一方面既讨好了叶枫这个出手阔绰的富家公子,一方面又有点便宜可占,如果运气够好的话,他甚至可以一亲芳泽什么的。

  这样的小算盘,仅仅只是在心里拨拉两下都觉得开心。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蜜雪儿直盯盯地看着尼撒德巴多尔。

  尼撒德巴多尔厚着脸皮说道:“蜜雪儿小姐,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要不这样吧,你睡床,我在沙发上睡一晚上行了。”

  他的话音刚落,蜜雪儿的一只手边搭在了他的肩上,一只雪亮的猎刀也亲密地贴在了他的脖子上,锋利的感觉传来,他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一片细密的汗珠来。

  “还要我和你睡一个房间吗?”蜜雪儿挑衅地问道。

  尼撒德巴多尔赶紧摇头:“不敢了,不敢了……你先把刀放下,我们有话好好说。”

  顿了一下,他跟着又说道:“要不,我和叶先生睡一个房间吧,我还是睡沙发。”

  “不用,”蜜雪儿收起了刀,“我和枫睡一个房间。”

  “好,就这么定了,”尼撒德巴多尔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叶先生,你觉得这样行吗?”

  叶枫郁闷地点了点头:“好吧。”

  他琢磨着他要是说个不字的话,没准蜜雪儿的刀就架他的脖子上了,当然,这种情况肯定不会发生,不过他真心不想跟尼撒德巴多尔住一个房间,他宁愿跟蜜雪儿住一个房间。

  房间的问题就这么解决了,蜜雪儿的脸上也多了一丝笑容,她还主动帮叶枫拉行李箱。

  晚餐的地道的印地斯坦餐,咖喱鸡块,咖喱饭,咖喱羊排,总之就找不到一道不放咖喱的菜。

  叶枫的胃口倒是不错,就着一桌子菜大吃大嚼起来,蜜雪儿却是看得多吃得少,昨日傍晚所发生的事情显然给她留下了阴影。

  晚餐结束,叶枫和尼撒德巴多尔商谈了一下明天的路线,然后便回到了房间之中。

  房间里就只有一张不是很大的床,还有两张单人沙发,不能躺下睡人的那种,浴室和卫生间是混用的,仅有一道玻璃门隔着。

  “怎么睡呢?”睡觉的问题重新回到了脑海之中,叶枫的头都有些大了。

  “我不管你怎么睡,”蜜雪儿说道,“我睡床的左边,你可以选择床的右边和地板,嗯,你也可以选择沙发,如果你坐着也能睡一晚上的话,我倒是很乐意接受的。”

  叶枫:“……”

  三项选择,abc,选择地板或者沙发的话,今晚也别想睡了,单人沙发和地板都不是睡觉的地方,但如果选择床的右边的话,那成什么了呢?与自己的美女保镖睡一张床上,这种情况叶枫还真是连想都没想过。

  “如果你选择睡床的右边的话,我得警告你,我可不是随便的女人,我会用我的刀保护我自己,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叶枫苦笑了一下,不知道是点头能表达他心中的想法呢,还是摇头更能表达他心中的想法。

  “嗯,你也别多想,我是你的保镖,我理应该与你同住一个房间,这样我能更好地保护你。”蜜雪儿又说道。

  叶枫很有礼貌地道:“谢谢。”

  “看来你已经没问题了,我去洗个澡,然后睡觉,骑了几个小时的车,身上脏死了。”蜜雪儿向浴室走去。

  叶枫目送她进了浴室,然后他郁闷地发现,浴室的玻璃门的质量很低劣,雾化的效果很差,蜜雪儿走进去之后他能清晰地看见她的身影,模糊的效果恐怕只有正常雾化玻璃的百分之四十。

  蜜雪儿在浴室里脱掉了她的紧身皮衣和皮裤,然后站在了莲蓬头下洗澡,叶枫的视线几乎没什么难度就穿透了那道劣质的雾化玻璃门,也将她沐浴的景致收入眼底。

  叶枫的心情也因此而矛盾了起来,不看吧,那太虚伪了,看吧,又显得有点不道德,他真的不知道该把眼睛放什么地方了。

  越是这种朦朦胧胧,欲透不透,且还能望见色差和曲线的情况越能撩拨人心,没过几分钟,叶枫的脸颊就有些发红了,他的心里也在暗暗地道:“等下她出来,我还要不要进去洗澡呢?我要是在里面洗澡的话,她会不会也会像我这样坐在床头欣赏呢?”

  一边是毫无戒备地享受沐浴的快乐,一便是尽情欣赏,直到蜜雪儿关掉了莲蓬头,叶枫才转过身去,取出唐?纳德神父留下的那张照片,假装寻找线索。

  蜜雪儿裹着一条浴巾就出来了,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湿漉漉的,越发显得白皙水嫩,她用毛巾搓着金色的秀发,一边向床这边走来。

  整个过程,叶枫在她的眼里仿佛是一个透明人一样的存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叶枫是与她共处了多年的闺蜜一样,在他的面前,她几乎没什么好遮掩好羞涩的。

  “我洗完了,你不是说你也要洗吗?”蜜雪儿在叶枫坐到了床边,“一次性的洗发露,我还给你留了点。”

  叶枫:“……”

  这是单间,小酒店准备洗浴用品肯定只准备一个人的份。

  叶枫将照片放了下来,低着头往浴室走去。

  “里面只有一条浴巾。”蜜雪儿的声音从后传来。

  叶枫的脚步跟着就停了下来。

  “用我的吧。”蜜雪儿说。

  “这怎么可以……”叶枫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条浴巾就从身后飞来,罩在了他的头上。

  浴巾有点湿润,还残留着她身上的淡淡芬芳,不过叶枫更关心的却是,她把浴巾给了他,那她身上还有什么呢?

  要不要转身过去看看,提醒一下她把衣服穿上呢?不然会感冒的,这个念头刚刚从心里冒出来,叶枫的脑袋已经回转了过去,恰好在这时,蜜雪儿已经钻进被窝之中去了。

  蜜雪儿似乎早就料到了叶枫会有这样的举动,她的嘴角浮出了一丝不屑的笑意,不过她什么都没说。

  叶枫耸耸肩,尴尬地笑了笑:“我只是想问一下,里面还有牙膏吗?”

  “牙膏我也给你剩了一半,嗯,一次性牙刷只有一只,你可以用我的,也可以用手指。”蜜雪儿说。

  叶枫:“……”

  进了浴室,叶枫将浴巾摊开挂在了劣质的雾化玻璃门上,让它充当了一个“布帘”的角色,解决了走光的问题之后才打开莲蓬头洗澡。

  “你也太害羞了吧?你有什么好看的,需要这样遮遮掩掩的吗?”蜜雪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带着点调侃的味道。

  叶枫假装没有听见她的声音,继续洗他的澡。

  浴室里有一个小窗户,打开的话可以看到酒店外面的情况,洗浴结束的时候,叶枫用毛巾擦拭着身上的水珠,一边将那扇笑窗户推开一点,眺望不远处的卡久拉霍神庙。

  夜幕中,他依稀能看见一座高耸的石塔,还有一大片模糊的建筑,从它的身上能感受到一种古老而神秘的宗教气息。

  “唐?纳德神父大概也来过这里吧?没准他也住过这个房间,站在我这个位置上举目眺望,期待能在神庙之中找到什么线索。”叶枫的心中有些感叹地想到。

  卡久拉霍神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在印地斯坦宗教里有着很特殊的地位,这么去理解的话,唐?纳德神父没准还真来过这里,至于有没有住同一个房间,这倒是没法判断的事情了,发生这种可能性的几率很小,猜中了也没有意义。

  叶枫从卡拉久霍神庙的方向收回视线,他瞧见了街道上的一个站在路灯下的孩子,他大约十一二岁的样子,穿得很寒碜。

  这个孩子也正看着三楼的窗户,也就是叶枫所在的房间窗户。

  “他在看什么呢?”叶枫的心里有些好奇地想着。

  孩子在叶枫推开浴室窗户的时候就发现了叶枫,他直直地看着浴室的小窗户后面的叶枫,足足三点钟的时间都没动弹一下。

  这是一个不正常的现象,如果是蜜雪儿站在这里,十一二岁的少年这样看她倒是很正常的,可叶枫一个大男人站在这里,他又有什么好看的呢?

  “嘿!你在看什么?”叶枫从窗户口探头出去,大声问道。

  小孩愣了一下,忽然抬手向北边的方向挥舞了一下,然后撒腿就跑。

  小孩奔跑的速度很快,瘦小的身子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叶枫回想着小孩的奇怪举动,尤其是小孩逃走之前的那一下挥手,他觉得那是一个挑衅的动作,亦或者是……他在指示什么方向吗?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