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顺着步道往入住的酒店走去。

  天色确实已经很晚了,路灯的光线取代了自然光的光线,喧嚣的城市也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枫,你等我一下。”还没走到停车的地方,蜜雪儿忽然停下不走了,她皱着眉头,神色也颇为奇怪。

  叶枫好奇地道:“你怎么了?”

  蜜雪儿尴尬地道:“都怪那该死的咖喱鸡,我好像吃坏肚子了。”

  叶枫:“……”

  再漂亮的女人也有吃坏肚子的时候,而如果在印地斯坦发生这种事情那就更糟糕了,人家连家里都不屑修建卫生间,还会在大街上建卫生间吗?

  叶枫也替蜜雪儿着急起来了,因为他四处都看了,方圆五百米的范围内都没有一个卫生间,怎么办呢?

  “哎呦,我等不了了,你给我看着人,我去绿化带里解决一下。”蜜雪儿窘得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捂着肚子就蹿进了路边的绿化带。

  绿化带里栽种着观赏性灌木,大约一米的高度,蜜雪儿蹲下去的时候刚好隐藏起来,倒也不至于被人看见。

  嘘嘘的声音传来,清晰可闻,叶枫的耳根子都被臊红了,这样的声音让人忍不住去想象什么东西。

  “你可不许偷看!”蜜雪儿似乎瞧见了叶枫正盯着她身前的一排灌木看,凶巴巴地提醒道。

  叶枫跟着就扭开了头:“我才不会偷看呢,你有什么好看的?”

  蜜雪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你刚才还直盯盯地盯着这边看?”

  “你不是让我帮你看着人吗?”叶枫说道。

  这个理由一点都不显得牵强。

  蜜雪儿不说话了,也许也觉得很尴尬的原因,她在绿化带里方便这已经是很让她难堪的事情了,如果再全程与一个男人说话聊天,那就更难堪了。

  就在这时,四个印地斯坦青年突然从马路对面横穿过来。

  叶枫跟着压低声音道:“别说话,有人过来了。”

  灌木丛里传出了一串窸窸窣窣的声音,显然是蜜雪儿在寻找更好的隐藏她自己的位置。

  提醒了蜜雪儿之后叶枫自己都觉得好笑,他心里暗暗地道:“我这是怎么了?又不是我在绿化带里拉便便,我怎么会这么紧张呢?”

  四个印地斯坦青年穿过了马路,径直走到了叶枫的跟前。

  叶枫看着他们,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却就在他心生警惕的一瞬间,两个印地斯坦青年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将他往绿化地里拖,另外两个则向绿化带灌木丛中跑去,他们的脸上带着淫笑,一副迫不及待要去解决什么问题的样子。

  这瞬间发生的一幕让叶枫怎么也想象不到,但他却明白遇上了什么鸟事。

  印地斯坦的公交车强奸案举世震惊,相当恶劣,每隔一段时间,媒体也总会报道印地斯坦又发生了强奸案什么的,这类新闻看得多了,也就麻木了,可他万万没想到这种事情居然会发生在他和蜜雪儿的身上。

  叶枫也没给对方多余的机会,双手往前一推,顿时摆脱了两个青年的擒拿,然后一脚一个,瞬间就将两个印地斯坦青年踢倒在地。

  他的脚上下了很重的力道,两个印地斯坦青年倒地之后便蜷缩在地上,哀嚎着,不见爬起来。

  “蜜雪儿,有人——”打倒两个印地斯坦青年的叶枫出声提醒道,同时向绿化带里跑了过去。

  “啊——啊!”两声惨叫突然从绿化带里的灌木丛里传出来,但却不是女人的惨叫声,而是男人的惨叫声。

  叶枫心中一紧,脚下的速度也陡地快了许多。

  这时蜜雪儿突然从灌木丛站了起来,她的身上并没有受到侵犯的迹象,衣服也整理得好好的。

  叶枫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他走到灌木丛边才发现两个冲进灌木丛中的印地斯坦青年的大腿上各中了一刀,鲜血从伤口之中流出来,打湿了他们的裤管。

  他这才注意到蜜雪儿手中的猎刀,锋利的刀口上还滴着血。

  “可恶,居然想占我的便宜?找死!”蜜雪儿还不解恨,一脚踢在了一个印地斯坦青年的小腹上,那家伙又惨叫了一声,身子也虾米似的蜷缩了起来。

  另一个被吓得半死,连声求饶,不过他说了什么叶枫和蜜雪儿都听不懂。

  印地斯坦有一千六百多种语言,法定的官方语言也有十八种之多,要听明白这家伙说的是什么鸟语,那还真是很困难的事情。

  叶枫跨进了灌木丛,伸手在两个中刀的印地斯坦青年的大腿上按点了几下,他们的伤口顿时停止了流血,这是用内力封堵血管的手段,他可不想两个印地斯坦青年因此而丧命,那样的话他和蜜雪儿都会有麻烦的。

  蜜雪儿对叶枫的神奇医术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你没吃亏吧?”叶枫担忧地道。

  “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吃亏了吗?”蜜雪儿还在气头上,不过叶枫的关怀倒是让她的心里感觉暖暖的。

  “没吃亏就好,我们回去吧,这个地方实在是太糟糕了。”叶枫说。

  “不行,我去前面……你再帮我看着人,这次不要离那么远,好不好?”蜜雪儿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叶枫,“刚才我都还灭来得急呢。”

  叶枫:“……”

  四个阿三哥还躺在地上哀嚎,可谁管他们呢?叶枫自己的头都疼得很厉害。

  回到酒店之后蜜雪儿都还很生气,很郁闷。

  “算了,不要生气了,那四个家伙不是没得逞吗?”叶枫安慰她,“再说了,我打倒两个,你刺伤两个,我们算是赚到了。”

  蜜雪儿皱着眉头:“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你去路边……那个,我来强暴你,我看你还有没有这么轻松!”

  叶枫顿时闭上了嘴巴,不过,他的脑海里却不禁浮现出了一幕幻想出来的画面,他正蹲在灌木从中,蜜雪儿突然冲进来将他掀翻在地……

  “在想什么呢?”蜜雪儿狐疑地盯着叶枫。

  叶枫这才回过神来:“没什么,我在想明天究竟去哪找向导好,你有没有熟悉的旅行社?”

  蜜雪儿说道:“你绝对想的不是这个。”

  叶枫:“……”

  对于随手就扎人两刀的女人,他敢有什么非分的想法吗?

  第二天一早叶枫和蜜雪儿又出了门,叶枫背着一只背包,坐在后座上,双手紧紧搂住蜜雪儿的秀颖腰。

  这几天他已经适应了这种出行的方式,搂腰这种事情已经很熟练了。

  东跑西跑了半天,找了好几家旅行社,两人终于找到了一个比较靠谱的导游。

  这个导游名叫尼撒德巴多尔,拉母贾是他的名字,巴多尔是他的姓氏。他很高兴地告诉叶枫和蜜雪儿他是印地斯坦婆罗门种姓。他熟悉印地斯坦大部分有名的寺庙,是一本“活地图”。

  印地斯坦的四大种姓,最高贵的就是婆罗门,其次是刹帝利,然后是吠舍,最后的旃弥洛卡尔,如果连旃弥洛卡尔都算不上,那就是“不可接触的贱民”,这个人群在印地斯坦毫无地位可言。

  印地斯坦的四大种姓中,婆罗门被视为是“平静、自制、苦行、纯洁、容忍、诚实、博学”,这个种姓的人担任着几乎所有的宗教事务,在印地斯坦,除了婆罗门种姓的人是不能在寺庙中任职,抑或则从事宗教官员的。

  这也是叶枫看中尼撒德巴多尔的原因,他是婆罗门种姓的人,有他当向导,去寺庙的话也好跟寺庙里的人交流,打交道,另外,这个尼撒德巴多尔还说他的祖上曾经是婆罗门的一个具有重要地位的长老,家中也留下了不少连带久远的神庙资料。

  听他夸夸其谈,蜜雪儿却一丝不屑的态度,她心里暗暗地道:“什么最高贵的婆罗门种姓,枫说给你一万美金的时候,你的两只眼睛都放光了,一万美金就能驱使你,你又能高贵到什么地方去呢?”

  不管尼撒德巴多尔的种姓有多么高贵,也不管蜜雪儿是什么态度,这个具有最高种姓的尼撒德巴多尔成了叶枫和蜜雪儿这个小团队的向导,第一站新德里东南六百公里的卡久拉霍小镇,他们的目的是举世闻名的卡久拉霍神庙,那是一座以性为主题的神庙。

  三人午后出发,叶枫乘坐尼撒德巴多尔的越野车,蜜雪儿自己骑着她的哈雷机车,六百公里的路程,三人用去了五个多小时,到达卡久拉霍小镇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叶先生,现在已经晚了,卡久拉霍神庙晚间不会对游人开放,我们要等到明天才能进去,所以我们今晚得在这个小镇住一晚。”说话的时候,尼撒德巴多尔已经在一家小酒店的门前停下了车。

  叶枫说道:“你熟悉这个地方,你安排就是了,没问题。”

  “好的,我这就去开房,然后定晚餐。”尼撒德巴多尔下了车,先进了小酒店。

  蜜雪儿这才骑着哈雷机车赶到小酒店门前,她看了刚刚走进小酒店的尼撒德巴多尔一眼,皱着眉头说道:“他最好没有忽悠我们,不然的话我会让他后悔的。”

  叶枫笑道:“你对他有些偏见,我觉得他人还不错,很乐观,很健谈,这一路上他跟我谈了很多关于卡久拉霍神庙的故事和历史,我觉得我应该来这里看看,没准,我们会有所收获的。”

  “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这座卡久拉霍神庙有很多浮雕,而且历史悠久,没准我们会有所收获的。”叶枫有他自己的理解。

  蜜雪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奇怪的表情:“嗯,大多数来印地斯坦的男性游客都会将这里定性为必须游玩的景点,他们和你一样,也觉得会有所收获的。”

  叶枫一脸无辜的表情,自从上次在新德里酒店的睡衣事件之后,他感觉这个女飞贼总是有意无意地跟他抬杠,真心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