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你在说什么呢?”端木秀颖打断了端木秀雯的有点神经质的说话,“我们暂时别讨论这个话题了,叶枫离开的时候我给他发话了,他会处理这个问题的。”

  “他还能处理这种问题?”端木秀雯明显不相信叶枫具备这种能力,要知道这可是她们姐妹之间的秘密问题啊!

  “嗯,我发话了,我让他在我们俩之间选一个。他来做出选择,我们谁都不用让,谁都没话说。”

  “什么时候?”端木秀雯莫名紧张地道。

  “我们从这里出去之后吧,我是这么说的。”

  “可是他要是不选呢?”

  “我就阉割了他!”端木秀颖目露凶光,她明显是摆摆样子,正要她阉,她恐怕连看都不敢看要从叶枫身上阉割掉的东西。

  “你怎么能这样说呢?你会吓着他的。”端木秀雯不满地道。

  “你还说你不喜欢他呢?我不过是随便说说,吓唬一下他,你就不依不饶的,假如将来我和他结婚了,你心里恐怕还会惦记着他呢!”端木秀颖的嘴巴也不是省油的灯。

  “你……”端木秀雯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你是要跟我去见郭德明呢还是继续和我吵架呢?”端木秀颖不想再吵下去了。

  端木秀雯苦笑着叹了一口气:“好吧,我跟你去见见郭德明,是走是留他都得给我一个说法。”

  其实,无论怎么争吵,端木秀雯和端木秀颖的姐妹感情都好得让人无话可说,而且,眼前的事情她们的本意也都是想让对方得到幸福,这样的胸怀还有什么好挑剔的呢?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叶枫没有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哥哥或者弟弟,要不,姐妹俩就完全没什么矛盾了。

  姐妹俩一前一后地走着,还没走到郭德明的办公室就听见了从办公室里面传出来的谈话的声音。

  “郭司长,你放心吧,我会好好把握这次机会的,我向你保证,我绝对会攻克眼前所有的困难。”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端木秀雯和端木秀颖对视了一眼,谁呢?

  郭德明的办公室里又传出了女人的声音。

  “端木秀雯已经疯了,她在实验室里摔东西,我说她一句她就骂人,还赶我们走。”这是端木秀雯的一个助手的声音。

  “就是,郭司长,让她走吧,她留下来也没有用了,她无法攻克项目的难关,留着她反倒是个累赘。”这是另一个助手的声音。

  “呵呵,这样也好,我就找机会跟她说说吧,她现在这种精神状态确实没法工作了,她需要的是休息,端木宝山的死对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嗯,你们两个就跟着刘教授吧,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们的。”这是郭德明的声音。

  “嗯,谢谢郭司长的栽培。”

  办公室里传出了一片笑声。

  这笑声传到了端木秀雯和端木秀颖的耳朵里简直就是一种恶毒的讽刺。

  “气死我了!”端木秀雯听不下去了,她大步向办公室门口走去。

  端木秀雯和端木秀颖的脚步声传进办公室里的时候,办公室里的笑声顿时消失了,办公室里的四个人也都不约而同地将视线移到了门口的方向,恰在这时,怒气冲冲的端木秀雯进入了他们的视线。

  办公室里的四个人,一个郭德明,两个助手,还有一个六十出头的老头,大概就是郭德明口中的“刘教授”,而他,正是郭德明找来接替端木秀雯的工作的老科学家。

  并不是所有搞科研的人都像端木宝山和端木秀雯,一心一意地搞科研,对政治不感兴趣,有一些科学家研究政治,想着怎么往上爬的时间绝对要比他们搞科研的时间多得多。

  眼前这么一个刘教授就是这么一个科学家,而他也成了郭德明此次窃取端木宝山的爪牙。

  端木秀雯直奔主题:“郭司长,我听说……”

  郭德明打断了端木秀雯的话:“秀雯组长,你来得正好,我听说你出了一些状况,回头我找医生给你看看,你配合一下医生的检查,做一份心理测试吧。”

  “心理测试?”

  “嗯,是的,鉴于你最近的精神状况,还有工作的能力,你真的有必要做一个测试,然后我们再根据测试的情况决定你是否继续留在这里吧。”郭德明轻描淡写地道。

  “你这是要赶我走吗?”端木秀雯气得直哆嗦。

  郭德明冷笑了一声:“端木秀雯,话可不能这么说,我是这个基地的负责人,我当然要全面考虑,不能因为你是端木宝山的孙女就特殊照顾吧?”

  “你——”端木秀雯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端木秀颖气愤地道:“姓郭的,你心里打着什么算盘别以为我们姐妹俩不知道,我爷爷半辈子的心血,你以为你说拿走就能拿走吗?”

  “哼!”郭德明狠狠地拍了一下办公桌,“端木秀颖!你说话给我注意一点!什么你爷爷的心血?这个项目从立项到经费,那一样不是国家的?你以为你们端木家大到了天上去了吗?我告诉你,在我的眼里,你们什么都不是!”

  端木秀雯的两个助手用轻蔑的眼神看着端木秀颖和端木秀雯,毫不掩饰她们心中的轻视与嘲讽。

  刘姓教授一言不发,保持着学着的风度与沉默,但他的眼神里也包含着一丝轻蔑,只是隐藏得很深,不容易被发现而已,此刻的他就仿佛是一个很有素质的观众,只是静静地看着一出好戏。

  “姓郭的,比以为你就能只手遮天,我就不信这个世界上没有说理的地方了!你要是赶我姐姐离开,我就去找组织上评理去!”端木秀颖的嘴巴始终要比端木秀雯厉害一点。

  “找组织上评理?呵呵,你大可以去,现在就可以去,不过我得提醒你一下,你们就算去了,那也是自取其辱!”郭德明冷笑地道。

  “你忽悠谁呢?我告诉你,我就不信没人为我们说话!”端木秀颖怒道。

  “为你们说话?我实话告诉你们吧?就算你们爷爷端木宝山在世,上面也会撤换他,这个项目耗时这么久,耗用经费这么大,但一直都没有成绩出来,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那是因为你爷爷和你姐不行!”郭德明针锋相对,言语刻薄到了极点,就连一个死去的老人都不放过。

  “够了!”端木秀雯捂住了耳朵,她痛苦地道,“你们不要吵了行不行!”

  办公室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不过也只是安静了几秒钟的时间而已,郭德明很快就拉下脸说道:“端木秀雯,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一是体面地辞职离开,二是精神鉴定离开,你自己选一条路走吧。”

  端木秀雯咬紧了樱唇,洁白的齿间隐隐可见一丝血痕。

  “还有你,端木秀颖,你已经不适合再留在这里执行安保任务了,我现在解除你的职务,你从哪来就回哪去吧。”郭德明下手极狠,端木家的人一个都不留,统统赶走!

  “你敢!”端木秀颖气得脸色发青。

  郭德明冷笑道:“不敢?这不是敢与不敢的问题,而是有没有权利的问题,我恰好就有这个权利,你想违抗命令吗?你敢在这里闹事吗?我告诉你,在这里闹事的罪行可是很大的!”

  端木秀颖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她忽然向郭德明冲去。

  端木秀雯猛一把抱住她,一边哭道:“我走!郭德明,我走还不行吗?”

  郭德明的嘴角浮出了一丝阴冷的笑意:“这样对大家都好,给我交一份辞职报告来吧,我给你两个小时的时间。”

  “我会给你的!”端木秀雯哽咽地道。

  “姐!你就在干什么?干嘛向这种人低头?”端木秀颖气得不行,可端木秀雯死死地抱着她不松手,她又担心伤着端木秀雯,所以很着急。

  “回去,跟我回去!”端木秀雯死活不松手,抱着端木秀颖连拖带拽地离开了郭德明的办公室。

  出了办公室,走了好几米远端木秀雯才松开端木秀颖,但还是仅仅地抓着端木秀颖的手腕,生怕她再跑回去找郭德明的麻烦。

  “姐,你干什么啊?你怎么能这么懦弱呢?”端木秀颖生气地道。

  端木秀雯说道:“我能不懦弱吗?我要是像你一样冲动,好吧,我们去把郭德明打一顿,可回头我们就被关进牢房了,这有意义吗?爷爷希望看到我们变成囚犯吗?”

  端木秀颖终于冷静了下来,她这才明白姐姐的一片苦心。

  端木家就剩下她们姐妹两人了,要是她们在这种权利斗争之中栽了跟斗,被送进监狱,那端木家可就真的完蛋了,揍郭德明一顿或许可以解一时之气,可以后呢?那将是满无尽头的悔恨和折磨!

  “姐,你松手吧,我不会再去跟那个姓郭的畜生吵架了,你去写辞职报告吧,我去收拾东西,这个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待了。”端木秀颖轻轻地说道,她的身体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端木秀雯松开了她的手,这个时候她忽然好想见到叶枫,然后扑到他的怀里痛痛快快地哭一场,然后将所有的困难和烦恼都交给他去解决,她相信他能解决她的所有的问题,没有原因,她就是相信。

  “姐,你在想他吗?”端木秀颖忽然低低地道。

  端木秀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嗯。”

  “我……也有点想他。”端木秀颖说。

  姐妹俩有着很生气的心灵感应,彼此心里在想什么,她们都能感觉得到,而在这种时候,她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那个男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