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后,叶枫将车子停在了路边,徒步进了公墓大门,他在商店里购买了一束鲜花,也问到了端木宝山的墓地位置,然后向着那个方向走去。

  苍松古柏,一座座坟墓,这里的世界与外面的世界完全不同,行走在石板铺就的道路上,叶枫的心情也渐渐沉重了起来。

  对方虽然没说见面的具体的位置,但他也能猜到,对方要么正在端木宝山的墓地等候他,要么就在某个角落里窥视着他。

  一座崭新的坟墓进入叶枫的视线,墓碑上刻着端木宝山的名字,墓碑前摆满了花束,大多数已经枯萎了。

  叶枫将鲜花放在了端木宝山的墓碑前,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老爷子,我来看你了,你走好,不要有挂念,我会好好照顾秀雯姐和秀颖姐的,我向你保证,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们,她们也会过得很幸福的。”

  想起与端木宝山在一起的那段时间,端木宝山的音容笑貌浮现眼前,他的眼眶渐渐地湿润了。

  脚步声从后面传来,叶枫转过身去。

  一个戴着墨镜,穿着黑色西服的女人用一种平缓而优雅的步态向这边走了过来,那只墨镜虽然遮住了她的眼睛和一部分面孔,但叶枫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只是他没想到约他来这里见面的人会是——杨冰凝。

  没有保镖,公孙子翰也没有在她的身边,她就这么突兀地出现了,冷冷冰冰,孤孤单单,从她的冰冷里,叶枫也嗅到了一丝忧伤的意味,他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因为他的那根邪恶的右手中指。

  杨冰凝走到了叶枫的面前,然后一言不发地看着叶枫。

  “怎么是你?”叶枫打破了这怪异的沉默。

  杨冰凝摘掉了墨镜,继续看着叶枫,她没有明显的表情,眼神也显得很平静。

  她约他来这里见面,见了面却玩起了沉默与对视的游戏,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这真的是好难猜到的事情。

  叶枫苦笑了一下:“你什么意思?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走了,还有,以后别给我发短信了,我和你不熟。”他说走就走,连看都不再看她一眼。

  “站住!”杨冰凝忽然挡在了叶枫的身前。

  叶枫皱了皱眉头:“你想干什么?”

  “我约你来这里的目的是想问你一件事,你不说清楚就别想离开。”杨冰凝的声音有点冷。

  叶枫的心中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不过他面上却不动声色:“什么事?我的时间很宝贵,我可没你这么闲。”

  “你知道我想问你什么事,”杨冰凝道,“沙营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果然是担心什么来什么,叶枫最担心的便是沙营的事情败露,现在杨冰凝当着他的面来质问他,这说明她至少已经开始怀疑了,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什么怎么回事?”叶枫也不客气了,冷声说道,“你用宁新柔的弟弟来要挟她,逼迫她偷走我的医书,你不是一直想得到医书吗?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还想怎么样?”

  杨冰凝没有说话,仍旧直直地看着叶枫,似乎是在猜测叶枫的心思,在判断叶枫所说的话是否真实。

  叶枫也想起了离开008科研基地时所偷听到的郭德明与杨冰凝的那一通电话,那个时候杨冰凝其实已经在托郭德明试探他了,不过,他的心里也不怎么担心这件事,因为他做得非常干净,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没有证据,就算杨冰凝怀疑他也无济于事。

  “杨冰凝,做人得有一个底线,你为了得到师父留给我的医书简直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连宁新柔那么善良的人你都去伤害,我给你一句忠告吧,人在做,天在看,小心遭报应。”心里想着不一样的事情,叶枫的面色却还是保持着理直气壮的样子。

  甭管那根指头的事情是对是错,先占据道德的至高点再说,对杨冰凝这样的女人需要客气吗?根本就不需要。

  “报应?”杨冰凝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涩的笑意,她很清楚,她已经遭报应了。

  “就这样吧,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我也没本事从你那里抢回来,你已经赢了,这难道还不够吗?一句话,以后你走你的,我走我的,我们互不相干,别再来烦我了。”叶枫绕开她,往大门方向走去。

  “叶枫,我怀疑是你搞的鬼!”杨冰凝终于说了出来,“我要你给我一个真相!”

  叶枫硬着头皮转过了身去,装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我搞的鬼?你的脑袋被门夹了吧?有病。”

  “汤镇涛没有医书,我也没有医书,医书在哪?”杨冰凝冷冷地道,“我怀疑师父留下的《归元内经》还在你手里!”

  《归元内经》,这就是杨冰凝怀疑叶枫的原因所在。

  这一段时间里她经受了极大的痛苦,每一次与汤家的谈判都像是撕开那条伤口一样,现在谈判结束了,她让汤家出了一次大血,汤家赔偿的股票、不动产业等等总价值超过了两个亿。

  可是,再多的钱都无法买回她已经失去的贞操,而更让她无法释怀的是——闹了半天,《归元内经》居然没到手!

  这一切就像是一个荒诞的笑话,以阴谋开头,以破瓜结束。

  “哈哈哈……”叶枫大笑了起来,“你真的应该去看看精神科的医生了,你是我见过的最无耻的女人,真的,没有比你更无耻的了,你用阴谋诡计偷走了我的医书,我没来找你要,你居然还说医书在我的手上,杨冰凝,你还能更无耻一点吗?”

  “如果你来找我闹,找我打,甚至来我家偷,我就相信你没有问题,问题是,这些你都没有,以我对你的了解,如果《归元内经》真的落在了我的手里,你会什么都不做吗?”杨冰凝直直地看着叶枫,她的眼神变得锐利了起来,仿佛能看透叶枫的心。

  她还在试探。

  叶枫的心里生出一丝后悔的感觉来,如果说他的整个复仇计划有一个破绽的话,那么这个破绽就是杨冰凝刚刚说的——他没有找她闹,没有做过夺回《归元内经》的任何事情,而以杨冰凝的聪明和心机,她能不怀疑吗?

  叶枫没有避开她的眼睛,他的语气也变了:“杨冰凝,别说《归元内经》没有在我的手里,就算是在我的手里,你又能怎么样呢?你今天把我约到这里来,就是问我这个吗?我告诉你——哪凉快哪待着去,不要再来惹我!”

  “汤镇涛强暴了我,我很了解他,正常的情况下他肯定是不敢那么做的,这事你肯定也脱不了干系!”杨冰凝厉声说道。

  “他强暴了你吗?他强暴你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有强暴你,你应该去找汤镇涛谈,而不是我,好了,我已经懒得跟你说话了,就这样吧,随便你怎么想,我不在乎。”叶枫已经决定离开了,这一次无论杨冰凝说什么他都不会回头了。

  “你走不了了。”杨冰凝在叶枫的身后淡淡地说了一句。

  赶走两步的叶枫停下了脚步,他已经看见了,四个荷枪实弹的士兵从道路两边的树林里走了出来。

  叶枫跟着又将视线转移到了右侧,在右侧的一条岔路口也出现了四个荷枪实弹的士兵,他随后又看了一眼左侧,情况一样,左侧的树林里也走出了四个荷枪实弹的士兵,另外,还有两个女人,很年轻,很漂亮的女人。

  叶枫认识那两个女人,一个是杨家的心腹车雪蕾,一个则是七号大院的审问专家夏沫,她有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绰号——美人蝎。

  车雪蕾精通催眠术,夏沫是刑审的专家,至于那些战士一个个也是龙精虎猛的样子,虽然没有部队的番号和徽记,但猜也猜得到肯定是杨宇宁旗下的精锐战士,很有可能是一支特种兵战队。

  这一次,杨冰凝显然是有备而来,就连保镖都弃用了,直接动用了特种兵,还有车雪蕾和夏沫做支撑,她的决心已经从眼前这个大场面之中显露了出来。

  “你们想干什么?”叶枫的心里虽然有些紧张,但他的面色却没有一丝慌乱的迹象。

  “想干什么?我想知道真相,而车雪蕾和夏沫可以帮我得到我想要的真相,”杨冰凝冷冰冰地道,“另外,医书的下落我也想知道,我相信你一定知道点什么,也隐瞒了什么,还有,你手上的太极戒也是时候还给我了吧?你已经佩戴很久了。”

  “你知道它无法摘下来。”叶枫强忍着心头的怒火说道。

  “我有刀,指头总是能切下来的吧?”杨冰凝的声音冷,眼神也冷。

  沙营的那次事件之后她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你大可以试试!”叶枫忽然向她迈了一步。

  噗!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击中了叶枫身旁的石板。

  “不要乱动,叶医生。”夏沫厉声说道,她将装着消音器的对准了叶枫的后背,威胁的意味十足。

  叶枫停下了脚步,刚才他确实是打算擒住杨冰凝,然后挟持杨冰凝离开这里,倘若她的人有一丝犹豫,他几乎就得手了,可是杨冰凝的人没有半点犹豫,他刚刚有挟持杨冰凝的迹象的时候,子弹就飞来了。

  夏沫无疑是这些人里面身手最好的一个。

  叶枫转身看着夏沫,他想不明白杨冰凝是怎么把她给调动了的,她是七号大院的人,而不是杨宇宁手下的兵。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