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答应了?”见叶枫没有表态,端木秀雯猜着他的心思,也用一双泪眼观察他的神色。

  被这么一双含泪的眼睛盯着,叶枫的心都快融化了,哪里还敢直接拒绝她,他想了一下,说道:“秀雯姐,我们等秀颖姐回来,然后我们三个坐在一起再谈这件事好不好?”

  等秀颖回来,他没准都从这里溜走了。

  “不。”端木秀雯吐出了一个斩钉截铁的声音。

  叶枫讶然地看着她:“为什么?”

  “因为她会撮合你和我,”端木秀雯说道,“我知道她上殡仪车的时候跟你说了什么,大概和我给你说的一样,是不是?”

  叶枫:“……”

  “你别忘了,我们姐妹之间的心灵感应是很强的,她的心里在想什么,我能感觉得到。”端木秀雯说。

  叶枫叹了一口气,坐在了她的身边:“秀雯姐,你帮我看看我的眼睛里面是不是进沙子了,碜得慌。”

  “我在跟你说很重要的事情,你……”端木秀雯不满地看着他。

  叶枫苦笑了一下:“真的是进沙子了嘛,帮我看一下嘛,嗯,你也可以帮我吹一下。”

  “好吧,你蹲下,我给你看看,真是的,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不小心。”端木秀雯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叶枫蹲在沙发旁边,微微扬起了头。

  端木秀雯跪在沙发上,凑到了叶枫的面前,睁大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寻找叶枫眼里的沙子。因为近视,她的脸几乎就要贴到叶枫的脸上了。

  她的呼吸扑卷了叶枫的脸上,叶枫的呼吸也扑卷到了她的脸上,如果这个时候两人要接吻的话,只需要微微往前凑那么一点点就可以了。

  “哪有沙子啊?我怎么看不见呢?”端木秀雯看了半响,根本就没有看见叶枫的眼里有沙子。

  “秀雯姐,睡一觉吧,睡一觉之后就好了。”叶枫的声音带着一点淡淡的魔力,他的双眼也悄悄地变得明亮了起来。

  “好奇怪,我怎么突然就觉得很困了呢,呵欠……”一个呵欠还没打完,端木秀雯的螓首忽然垂搭了下来,刚好与叶枫的脸贴在一起,她的樱唇也恰好下落到了叶枫的唇上。

  这是一个双方都没有想到的接吻。

  这也是叶枫第一次亲吻到端木秀雯的樱唇。

  “对不起,我也不想催眠你的,可你把我逼得没有办法了,睡一觉吧,睡一觉就好了。”叶枫轻轻地说着,他将她放在了沙发上,然后又取来毛毯盖在了她的身上。

  安顿好端木秀雯,等到催眠术的后遗症消失,叶枫离开了端木秀雯和端木秀颖合住的房间,然后向郭德明的办公室走去。

  郭德明打的是什么主意,叶枫的心里已经很清楚了。

  端木宝山去世,杨家就只剩下两个女人,端木秀雯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科研工作者,而端木秀颖也不过是一个特种兵战队的队长,她们根本就守不住端木宝山的科研成果——而郭德明就是那个来摘桃子的人。

  “他打着如意算盘,我偏不如他的愿,想欺负秀雯和秀颖得问过我才行。”叶枫的心里这样想着,然后又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嘴唇。

  那个吻很短暂。

  端木秀雯的樱唇细嫩湿润,芬芳诱人,是一种樱桃般的甜蜜味道。

  他苦笑了一下:“我在想什么呢?难道我真的很好色吗?”

  这个问题还真是一个问题。

  人不风流枉少年,他要收心,恐怕还要等到几年之后。

  郭德明的办公室就在眼前,房门紧闭,叶枫左右看了看,又看了看走廊的天花板,他没有看到监控器。

  这个科研基地安保严密,要进入这里已经是难如登天,所以在山腹内部的实验基地里倒很少有地方装监控摄像头。

  叶枫走到了门前,掏出了两根银针,两分种后,他用银针打开了办公室的房门,用银针开锁,他的深厚内力扮演着一个非常关键的角色,倘若没有那一百多年的内力基础,就算是开锁大师也没法用银针撬开一把门锁。

  进了门,叶枫顺手将房门掩上,然后来到了郭德明的办公桌前。

  办公桌上有一台电脑,三只抽屉,还有一些放在办公桌上的书籍、笔筒、稿子、打印机之类的办公用具。

  电脑处于待机状态,叶枫摇晃了一下鼠标,显示器上顿时现出了一个密码输入窗口。

  这是他的弱项,倘若来子馨在身边的话打开这台电脑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但他却没有办法了。

  不过他也没有指望这台电脑里面有一些什么重要的东西,因为郭德明才来几天而已。

  叶枫将视线转移到了那三只抽屉上。

  三只抽屉中最大的一只抽屉是上了锁的。

  叶枫先拉开了那两只没有锁上的抽屉,里面装着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钢笔、订书机、请柬之类的小物品。

  叶枫随手拿起一张请柬,打开一看,顿时愣住了。

  给郭德明发请柬的是公孙子翰,请柬的内容是公孙子翰的父亲公孙无忌五十大寿,请郭德明去公孙喝寿酒,请柬的时间是两个月前,那段时间他正好在爱尔格兰国忙碌仙女集团上市的事情。

  “没想到这个郭德明居然和公孙子翰认识,而且关系还很不错的样子。”叶枫感到很意外,他认为公孙子翰和郭德明的关系很不错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就请柬的措辞,还有请客的地点就说明了问题——在请柬里公孙子翰称呼郭德明为“德明哥”,请客的地点又是公孙的府邸,那能是一般关系的人能去的地方吗?

  这个郭德明果然是大有来头。

  叶枫随后又看了其它几封请柬,请客的人大都是京都地面上的名门望族,大官富商,最后,他居然还看到了杨冰凝和汤镇涛送来的请柬,请客的原因虽然不一样,但对这个郭德明的措辞却都显得很客气。

  “这个郭德明究竟是什么来头呢?”叶枫对这个郭德明是越来越好奇了。

  随后他又用银针将那只上了锁的抽屉打开。

  抽屉里装着几本护照,还有一些外币,美元和欧元,大概有几万的样子,另外还有一只文件袋。

  上了锁的抽屉里根本就没有郭德明拿走的科研资料。

  “妈的!那家伙早就计划好了,他根本就没有把资料还给秀雯姐的想法,他把端木老爷子留下的东西藏起来了。”叶枫的心头一股火起,恨不得一脚将郭德明的办公桌踹个支离破碎。

  不过他最终还是克制了下来,他的视线也落到了抽屉里的那只文件袋上,他将文件袋拿了起来,打开,然后将里面的东西抽了出来。

  文件袋里装着一纸任命状,还有一份郭德明自己的简历。

  任命状是科技部颁发的,将郭德明调到这个代号“008”的科研基地担任总指挥,全权负责第四代战机引擎的研制工作。

  如果不是这一纸任命状,叶枫还不知道这个基地会有“008”这么一个数字代号,不过国家的一些秘密单位用使用数字代号并不奇怪,比如以前去过一次的七号大院就有一个“七号大院”的代号。

  叶枫看了郭德明的简历,这一看又让他惊讶不已,这个郭德明是前科学部部长郭国庆的孙子,其父郭天鸣更是京都市的市长!

  一个市长看起来不大,但京都作为华国的首都,郭天鸣这个市长比一些偏远地方的省长还吃香。

  一家人三代人,部长、市长、司长,全部都是官,都是吃政治饭的,再加上郭家数十年的经营、联姻,郭家所拥有的关系网大得很,郭家的能量也大得很。

  “难怪这个郭德明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夺取本该属于秀雯姐的功劳,他这么大的能量,秀雯姐简直就是他的砧板上的鱼肉啊!他想横着剁就横着剁,想竖着剁就竖着剁,一旦这个项目成功,他就成了万众瞩目的民族英雄,国家功臣,而为这个项目付出生命和心血的端木老爷子,还有日以继夜地工作的秀雯姐却什么都得不到!”叶枫心头的怒火越来越强烈了。

  这样的事情,端木宝山和端木秀雯差不多就扮演了一个善良农夫的角色,辛辛苦苦地耕种施肥,好不容易种出了一个大西瓜,结果西瓜成熟的时候却被郭德明这个贼给偷走了,农夫什么都没得到,贼却获得了卖西瓜的利益,毫无公平可言!

  “哼!郭德明你也太心急了一点,你如果不是这么心急,等着我把遗失的数据和资料补充完全,等到发动机差不多成型的时候再下手,那个时候谁都拿你没办法,知道了你想干什么,我还会乖乖地把我脑袋里面记下的那些东西交给你吗?做你妈的春秋大梦!”叶枫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心中也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其实,并不是郭德明太心急,而是他认为根本就没有必要对叶枫这种小人物妥协,他理所当然地认为叶枫会将遗失的那部分资料和数据交给端木秀雯,而端木秀雯也理所当然地会完成最后的研究工作,而他,他也理所当然地会成为那个偷走西瓜的人——但他是绝对没有想到,叶枫并不是他想搓圆就搓圆,想捏扁就捏扁的缩卵人!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