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叹了一口气:“好吧,我不说了,我能用一下那张书桌吗?我想今晚就开始工作。”

  “可以,”端木秀雯说道,“我和你一起工作吧。”

  坐在端木宝山的办公桌前,叶枫的心里却在暗暗地道:“秀雯姐天性善良,又没有什么心眼,单纯得很,很容易就被人骗了,我可得帮她多留个心眼,不能让那家伙白白偷走了老爷子和她的心血,嗯,就这么干,我先回忆一些简单的,基础的东西记录下来,然后想办法搞清楚究竟缺什么资料和数据,核心的东西我只交给秀雯姐,不会让那家伙接触到。”

  端木秀颖抱着膀子看着叶枫和端木秀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辆殡仪车将端木宝山的遗体运走了,端木秀雯哭得跟泪人儿似的,端木秀颖的性格要坚强一些,没有哭出来,不过她的眼眸里也泛着一片水雾,随时都有可能滚落出来一样。

  上车离开之前,端木秀颖将叶枫叫到了一个僻静无人的角落,她静静地看着叶枫,沉默了半响才出声说道:“照顾好我姐姐,好吗?”

  叶枫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的,你也保重身体,节哀顺变。”

  端木秀颖忽然将叶枫拥在了她那丰满的怀里,凑唇在他的耳边说道:“我把我姐交给你,你要是对她不好,我阉了你。”

  这样的威胁让叶枫哭笑不得,支吾地道:“秀颖姐……你……误……”

  端木秀颖却没给叶枫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她打断了叶枫那本就听不太清楚的话:“我昨晚想了一晚上,我姐姐是个老实人,她太单纯了,如果由你来照顾她,那将是最好的结果。”

  “我当然会照顾她呀……”

  “你听我把话说完,”端木秀颖又打断了叶枫的话,“我觉得你昨晚说的话很有道理,那个郭德明是个心机很深的人,他这次来不会是成全我姐完成那个科研项目,你防着他点。”

  叶枫点了点头:“这个没问题,我知道怎么做,不过刚才,我想说的是……”

  端木秀颖却松开了他,第三次打断了他的话:“快回去吧,我姐正看着这边呢。”

  叶枫回头看了一眼,果然,端木秀雯正直盯盯地看着他和端木秀颖,那眼神,仿佛是她养的一条宠物狗会跟着端木秀颖跑了似的。

  端木秀颖留下一头雾水的叶枫上了车,随后载着端木宝山的遗体的贬义词从专用的车辆通道之中开走了。

  “爷爷……”端木秀雯一声悲呼,眼泪牵着线儿地往下掉,她的身体也因为过度悲伤而摇摇欲坠,随时都会跌倒在地上的样子。

  叶枫赶紧走了过去将她扶住,端木秀雯转过身来,钻进他的怀里,将脸蛋埋在他的胸膛里伤伤心心地哭了起来,叶枫轻轻地抚摸着她的秀发,他也想哭,但他忍了下来。

  殡仪车离开之后足足五分钟端木秀雯才慢慢地止住哭声,这个时候,叶枫的衣服都被她打湿一大片了。

  “嘤嘤……刚才秀颖跟你说了什么?”情绪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时候,端木秀雯却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叶枫的头有些疼:“她……她让我照顾你。”

  “不,不,你应该去照顾她,”端木秀雯哽咽地道,“她性格要强,做事冲动,你的性格稳重,做事也细心,她身边正缺一个你这样的男人去照顾她,你答应我,好好照顾秀颖,好吗?”

  叶枫的眼泪一下子就滚出来了,但这次的眼泪却与端木宝山没有关系,而且被姐妹俩闹的。

  是啊,她们把人这样推来推去,她们有没有想过人家的感受呢?

  “你答应我,答应我,好吗?”端木秀雯满腔的幽怨,显然,瞎子都看得出来,她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是心甘情愿的,是违心的。

  叶枫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好吧,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你放心吧,不要哭了。”

  “你真答应了吗?”端木秀雯从叶枫的怀里抬起了头来,那眼神更幽怨了。

  叶枫只觉得头皮好一阵发麻,他是来搞科研的,不是来解决情感问题的好不好?更让他感到郁闷的是,他被她们当成一件可以让给对方的东西。

  “那个……好吧,我们去实验室吧。”叶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

  更奇怪的是端木秀雯居然也不问了,她点了点头:“好吧,我们去实验室吧。”

  “对了,郭德明不是说看一晚上就会把老爷子留下的研究资料和数据还给你吗,我们去拿回来吧。”叶枫说道。

  端木秀颖都叮嘱过了,她老姐是个淳朴的傻姑娘,很容易就被人给骗了,他也答应了要照顾端木秀雯,所以这种事情就由他来操心了。

  “不好吧?人家昨晚上才借去,肯定没看几页,我暂时也用不上那些资料和数据,可以让他多看两天。”端木秀雯说。

  叶枫无语地看着她:“你呀,你真是太单纯了,你不好意思开口是吧?我去开这个口,我就说我要看看,这样有助于我回忆起我记住的东西。”

  “这……”端木秀雯还是很犹豫。

  “别这呀那的了,跟我走吧,我去要回来。”叶枫拉着端木秀雯的手就往郭德明的办公室走去。

  端木秀雯拗不过他,只得硬着头皮跟着叶枫去了。

  郭德明正在办公室里收拾东西,他看着走进办公室的叶枫和端木秀雯,出声说道:“叶先生,秀雯小姐,你们有事吗?”

  叶枫说道:“是这样的,郭司长,我想看看老爷子留下的研究资料和数据,这样也有助于我想起那部分重要的东西,可以吗?”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不过等我回来再说吧,老爷子的遗体已经往八宝山送去了,我得赶过去,”郭德明看了一下表,“哎哟,已经迟了,我得赶过去了,这事我们回来再说吧。”

  说完他提起刚刚收拾好的公文包,大步就往门外走。

  叶枫与端木秀雯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有些不舒服了,郭德明这样的态度,简直没把他和端木秀雯放在眼里啊!

  叶枫自己就算了,一个平头老百姓,郭德明这样的大领导无视一下也正常,可端木秀雯不同,她可是端木宝山的孙女啊,而且这个项目她也出力不少,可老爷子前脚刚走,她就受到了这样的冷落!

  刚刚走出门的郭德明忽然又倒转了回来:“对了,请你们出来一下,我忘记关门了。”

  这一刹那间,叶枫真的好想一脚踹到郭德明的脸上去。

  人家都这样说了,叶枫和端木秀雯哪里还有脸面留在人家的办公室里,两人跟着就走出了办公室,郭德明用钥匙锁了门,然后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就走了。

  叶枫指着郭德明的屁股说道:“秀雯姐,你想不想踹他一脚?”

  端木秀雯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想。”

  “这种粗活我来替你做。”叶枫说着就抬起脚来对着郭德明的屁股虚踢了一脚。

  “咯咯。”端木秀雯终于笑了一声,虽然只是一声,但也着实让叶枫感到欣慰。

  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得继续,他不想端木秀雯老是沉浸在悲伤之中。

  “我们去实验室吧。”端木秀雯收起了那一丝笑容,却又白了叶枫一眼,似乎是在责怪他在这种时候逗她笑。

  叶枫假装没看见她的白眼,跟着她去了实验室,不过这次去的却不是端木宝山的实验室,而是端木秀雯的实验室。

  端木秀雯有两个助手,也都是女性,年纪都比她大一倍有余,叶枫走进实验室的时候,那两个阿姨都用好奇的目光盯着叶枫看。

  “没事,他是我请来帮忙的,我们开始吧。”端木秀雯的话不多,一进实验室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转眼间就进入了科研工作者的模式,开始工作了。

  叶枫也走到了实验室里的一张办公桌前,找来纸笔,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

  过去很久的事情了,当时虽然有可意记住那些数据和公式,但一下子要全部回忆起来还真是有一些难度,当时虽然是处在来生丸所带来的超凡的状态下,但科研的数据和公式可不比背诵英语单词,前者比后者难了很多倍。

  不过叶枫很快就进入了状态,他先是回忆当时的情景,然后再慢慢地回忆与端木宝山的对话,最后才开始回忆端木宝山在草稿纸上演算的那些内容。

  慢慢的,他的整个身心都进入到了回忆之中,端木秀雯和她的两个助手在做些什么他已经不去关心了,甚至是时间他也感觉不到流动了。

  端木秀雯带着两个助手用电脑做模拟测试,手机数据,偶尔会回头看叶枫一眼,每次看见叶枫埋着头写写画画的时候,她的眼神都显得很温柔。

  “没想到他做起事情来这么认真,好像我爷爷啊……他老了,也会像爷爷一样成为一个老顽童吗?”她的心里冒出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念头,然后,她的一颗心顿时被甜甜的酸酸的和苦苦的感觉所充满。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