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院里静悄悄的,马路上两个少年在玩滑板,笑声在马路上回荡,一个邻居正在修剪门前的草坪,看见叶枫的时候还和叶枫打了一个招呼,周围也没有停放陌生牌照的车辆,一切都很正常。

  叶枫保持着一份谨慎和小心,主要是因为他将蜜雪儿和泰戈斯安排在家里,这样做便有一个安全隐患——那个“v字仇杀客”知道蜜雪儿还活着的话,他会杀人灭口。

  “倘若我是那个v字仇杀客,我也不会这么快找到这里吧?”叶枫的心里这样想着,然后开门走了进去。

  咔一声枪栓拉动的声响,门户忽然传来了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老板?”

  叶枫被吓出了一声冷汗,他侧目看着坐在轮椅上泰戈斯,苦笑地道:“你想吓死我啊?下次不要这样了。”

  泰戈斯收起了他的m4步枪:“我坐在轮椅上,没法利用猫眼看外面的情况,我听到有车开来,我估计是你,但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要做一些防范的。”

  不愧是从阿富汗战场上回来的身经百战的特种兵,他的身上有着冷静、谨慎和敏捷的特性,这些都是一个职业保镖需要具备的素质,可以预见的是,如果他的双腿能恢复健康,他将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保镖。

  更让叶枫感到满意的是,就刚才,他居然没有察觉到泰戈斯就藏在门后,这份潜伏的能力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出来的!

  “你们在聊什么?”蜜雪儿出现在了一楼客房的门口。

  她的身上披着一件宽松的睡衣,脚上穿着一双有着卡通饰物的拖鞋,给人一种很慵懒的感觉,叶枫也第一次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一丝女人的味道。

  “你怎么起床了?”叶枫走了过去,“你昨晚才动了手术,你得在床上躺着休息。”

  “我感觉好多了,我不想在床上躺着。”蜜雪儿说,似乎是为了证明她确实好多了,她还轻轻地抬了一下腿。

  那是一条雪白的粉腿。

  叶枫有些尴尬地移开了视线:“不管怎么样,你最好还是在床上躺着。”

  “好吧,我听你的,”蜜雪儿说道,“不管,你得给我换药,我的身上还缠着棉布,有点发痒。”

  昨晚叶枫用来包扎伤口的材料是她的秋衣,那上面满是血污,很脏,她的皮肤有过敏的现象也是正常的。

  叶枫说道:“好吧,不过我们把饭吃点东西再弄吧,回来的路上我在肯德基买了三份快餐。”

  “好啊,我正愁中午应该吃什么呢,我哥弄的食物很难吃。”蜜雪儿说。

  泰戈斯瞪了她一眼,却没说什么。

  吃了快餐,叶枫提着一只急救药箱来到了蜜雪儿的房间之中,泰戈斯并没有跟来,换药这种事情,身为哥哥的的他肯定不方便来凑热闹,叶枫是医生,这又另当别论。

  除了急救药箱,叶枫还准备了一盆热水,一张干净的毛巾。

  蜜雪儿坐在一只凳子上,随手脱掉了披在身上的睡衣,露出了鲜嫩的上身,她的胸与腰上都缠着布条,布条上满是血污和草根、泥巴,看上去却实很脏,她的皮肤上也有一些血污,昨晚叶枫根本就没有时间和心情帮她处理这些血污。

  “昨晚你给吃的是什么药呢?”蜜雪儿问道。

  叶枫一边解着缠在她腰上的布带,一边说道:“那是我自己配制的药,在别的地方你是买不到的,不过你放心吧,它很安全,没有任何副作用。”

  “那个家伙让我偷的就是这种药吗?”蜜雪儿忽然问道。

  她很聪明。

  不过她却不知道她所服用的逆天转命丸仅仅是其中一种,且远不及来生丸和神秘药丸的价值。

  叶枫淡淡地道:“是的,你还得庆幸我没有让你得逞,不然的话你已经死在山谷里了。”

  “我会查出他的身份的,我会让他付出血的代价。”她的声音冷冰冰的,眼神也冷冰冰的,感觉她一下子就变成了那个浑身都充满危险气息的女飞贼。

  叶枫说道:“我得提醒一下你,你和你哥哥为我工作,我是正当商人,违法犯罪的事情你们就不能去做,你要报复他可以,但是……”

  蜜雪儿打断了叶枫的话:“你放心吧,我和我哥哥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的。”

  “这样就好。”叶枫解开了她腰上的布带。

  腰上的伤口已经结疤,伤疤周围有一点泛红的现象,不过那是正常的,她的伤口能恢复得如此迅速,这显然是那颗逆天转命丸的作用,这样的伤,要是在医院治疗的话,她此刻恐怕床都下不了。

  蜜雪儿伸手摸了摸背上的伤口,欣喜地道:“老板,你真厉害,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医生。”

  “不要用手去摸,会感染的。”叶枫打了一下她的手,然后用打湿的毛巾为她擦拭伤疤周围的血污和皮肤上的脏脏的东西。

  清理了背上的伤口,叶枫又解开了她胸上的布带。

  完全一样的情况,胸上的伤口也已经结疤,恢复得很好。

  给她处理腰部伤口的时候叶枫还算自然,可处理胸丘伤口的时候他就没那么自然了,蜜雪儿毕竟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妙龄女郎,容器的尺寸也相当可观,再加上一张冷艳的面孔,她的诱惑力是很强大的。

  叶枫有些窘迫,也不自然,但蜜雪儿却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连一点不适的感觉都没有。

  “看够了吗?看够了的话就帮我处理一下吧。”蜜雪儿说。

  叶枫:“……”

  他将毛巾清洗了一下,拧干,然后帮她擦拭伤口周边的血污,细嫩的肌肤在毛巾下轻微颤动,给人一种稍微使劲一点就会破皮的感觉,当真是鲜嫩到了吹弹得破的程度。

  然而,让他怎么也弄不明白的是,在他帮她处理敏感部位的伤口的过程中,蜜雪儿始终保持着一份平静,没有脸红,没有尴尬,更没有半点抗拒,他甚至冒出了一种很奇怪的想法,难道他清理的不是她的,而是别人的?

  总算是帮她把身上清理干净了,叶枫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老板,你什么时候给我哥哥治疗呢?”在叶枫收拾药箱的时候,蜜雪儿问道。

  叶枫说道:“等一下我就会给你哥哥治疗,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我不一定能治好他。”

  蜜雪儿笑了一下:“我相信你,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你充满了信心,我哥哥对你也有这样的感觉,他告诉我,你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叶枫说道:“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超过二十四小时,你们怎么会对我有这样的信任呢?”

  顿了一下,叶枫又笑着说道:“你们就不怕我因为昨晚的事情报警抓你们吗?”

  蜜雪儿摇了摇头,“不怕,我哥哥看人很准的,而我,我也相信我的眼光,另外,我的命是你救的,如果你真的要害我,我就当是还清了,至于我哥哥,他活得很痛苦,你是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如果这个希望也破灭了的话,更糟糕的结果对他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呢?”

  叶枫笑了笑,却没说什么了。

  他到现在为止都还不怎么相信她和泰戈斯,但兄妹俩却愿意信任他。

  其实,蜜雪儿和泰戈斯住在这里,这就是一种信任。

  随着与这对兄妹俩相处的时间增多,叶枫对兄妹俩的信任也会增多。

  收拾好药箱走出房间的时候,泰戈斯已经等在了门口,他平静地看着叶枫,没有说话,但他的眼神里却已经流露出了渴望的神光。

  “跟我来吧,客厅和这里都不是给你治病的地方。”叶枫笑着说,然后向书房走去。

  泰戈斯推着轮椅跟着叶枫进了书房,蜜雪儿也扶着墙壁跟着过来了,她已经披上了她的睡衣,将之前那撩人的春光遮掩了起来。

  “我把你抱到沙发上去吧。”叶枫对泰戈斯说道。

  “不用,我自己能行。”泰戈斯将轮椅推到了沙发旁边,然后撑着轮椅的扶手爬到了沙发上。

  他的上身肌肉很发达,很有力量,这样的动作根本就难不住他,而叶枫看到的还有一股男人的坚韧以及不屈的信念。

  叶枫隔着裤管摸了摸泰戈斯的双腿,他发现泰戈斯的双腿大腿有着很强的肌肉,他使劲去捏的时候,泰戈斯的大腿上的肌肉也有正常的自我保护的反应。

  泰戈斯的一双小腿就不正常了,腿肚上的肌肉已经萎缩了,他使劲去捏的时候,泰戈斯的小腿就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问题出在泰戈斯的小腿上。

  叶枫将泰戈斯的两只裤管撩到了膝盖以上的位置,将他的一双小腿和膝盖完全露了出来。

  泰戈斯的一双小腿完全枯萎了,肌肤也很干燥,就像是一棵断了树根的树木,正慢慢地从根部枯死,两只小腿上也都有弹片造成的伤痕,很多,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你的腿是被炸弹所伤的吗?”叶枫询问道。

  泰戈斯点了点头:“是的,那次战斗我虽然突围了,但却被一枚火箭弹炸伤了腿,医院的检查报告说伤了神经,而且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

  顿了一下,泰戈斯苦笑道:“我在阿富汗的山上爬了三天三夜才活出来,如果那座山上有医院的话,我肯定不会错过治疗的时间。”

  叶枫没有说话,双掌同时抓住泰戈斯的两只脚踝,双掌同时释放一股内力,给他进行内力探脉,了解他小腿的内部情况。

  泰戈斯和蜜雪儿都紧张地看着叶枫,兄妹俩显然不知道叶枫在干什么。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