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卡拉索夫帮忙找了一个摄影师,名叫戴琳娜,是个女人,她明天一早就会过来,你们都是女人,应该没有交流的障碍。”浑身都舒畅满足的叶枫想起了这事,提说了出来。

  “你说的是谁?”莫妮卡从叶枫的胸膛上抬起了头来,金色的长发从额头上垂落下来,挡住了她的满是香汗的玉靥。

  “那个摄影师吗?”叶枫将她的秀发梳理了回去,“戴琳娜,我记得是这个名字,训练结束的时候她还给我打过电话,约好了时间,我还问她要不要我在场,她说不用,她会直接来找你的。”

  顿了一下他又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你不知道她吗?”莫妮卡反问他。

  叶枫摇了摇头,“不知道。”

  莫妮卡激动地道:“她可是时尚界的大摄影师啊,好多时尚杂志都请她拍照片,很多明星拍的写真也是出自她的手,而且,她还是一个很有名的星探,已经发掘了好几个影视明星和模特界的名模了。”

  叶枫的一只贼手落在了她身上的最丰满的地方:“这么说卡拉索夫算是帮了一个大忙了,不过我们也不欠她人情,大不了明天的比赛我多进一个球,让里卡兹赢得更漂亮一点就是了。”

  “我好紧张,没想到是戴琳娜给我拍照……我不知道我行不行啊,要是我不行的话……”莫妮卡确实很紧张,她几乎都感觉不到叶枫在做什么。

  “你这么漂亮,你一定行的,你要相信我的眼光,我对你都充满了信心,你为什么没信心呢?”

  “嗯,我会珍惜这次机会的,”莫妮卡笑了,但笑容忽然又消失了,换了一副很奇怪的表情,“枫,你的手指……在干什么呢?”

  叶枫一把将被子拉了上来,两人都藏进了被子之中。

  “不要!救命啊——”

  “哼,你就是叫破喉咙都没人理你的!”

  “……”

  激情之后是无尽的满足与甜梦,精疲力尽的莫妮卡懒惰得连拍照的事情都懒得去想了,叶枫也忘记了明天的比赛,身心都非常放松。

  夜渐渐深了,一阵机车引擎的声音忽然传进了叶枫的耳朵,房间的隔音效果非常好,所以那个声音很轻微,但叶枫的听力好过普通人很多,所以在那特殊的引擎轰鸣声传来的时候,他很快就听到了,也醒转了过来。

  难道又是杰克?

  叶枫轻轻地将蜷缩在他怀里的莫妮卡挪开,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披上睡衣之后他再次来到了窗户边上,轻轻地将窗帘撩开一道小小的缝隙,然后递眼观察花园周围的情况。

  花园栅栏门边的路上果然停着一辆哈雷机车,车上的骑手与昨天晚上看到的是同一个人,穿着皮衣,戴着头盔。

  虽然看不到他的面貌,但叶枫也肯定他就是杰克。

  杰克拉开皮衣的拉链,然后将一封信抛进了花园,这一次他并没有立刻驱车离开,而是抬头看着二楼的窗户,随后,他抬起右手,比了一个手枪的姿势,这之后他才驱车离开。

  叶枫下了楼,拾起了那封信,抽出了里面的信纸。

  信纸上写着一段话:一百万英镑,明日比赛结束之后给我,不然的话你会后悔的!

  叶枫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妈的,这家伙给脸不要脸,昨晚也就算了,今晚还来,他以为我是一个可以欺负的人吗?愚蠢的家伙,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返回位于二楼的卧房,叶枫将信收了起来,如果要警方介入的话,昨晚和今晚收到的两封威胁信都是很重要的证据。

  可这也是让叶枫怎么也想不明白的地方,杰克就真的这么愚蠢吗?明知道有可能被警方调查却还有用这种会留下证据的方式来恐吓他?

  这事,越是粗糙简单,就越是可疑。

  叶枫揣着一肚子的疑惑回到了床上,继续搂着他的芭比娃娃睡觉,他得暂时把杰克那个蠢货放在一边,养精蓄锐准备明天的比赛。

  夜风吹拂,夜色深重,一辆哈雷机车绕着圣凯伦农场旁边的道路上,机车上的骑手皮衣皮靴,头盔罩着头部,于夜色之中就像是一个黑帮杀手,浑身都散发着冷酷无情的意味。

  圣凯伦农场里生长着茂密的植物,那是从华国引进的甘麻豆与井栏草,是生产固原补气汤的最主要也最基本的两种原料。

  在农田的一角,仙女集团的厂房矗立在夜幕中,不过因为固原补气汤和美人膏这两种产品在欧美市场毫无知名度,也没有打开市场,所以生产任务很少,车间里根本就没有加班生产,所以灯光稀疏。

  哈雷机车沿着铁丝网旁边的道路行驶,很快就到了一幢位于马路边上的房屋前,这幢房屋很破旧,看上去很寒碜。

  屋子里本来没有灯光,哈雷机车停下来的时候屋子里忽然亮起了灯光,很快,房门打开,一个身材惹火的皮衣女郎出现在了门口。

  凹凸有致,她的性感摆在明面上,一眼就能看见,不过这些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嘴角叼着的一支香烟,还有手中的一把大号的军用匕首,而她正用这把匕首修理着她的漂亮的指甲。

  机车骑手摘掉了头盔,正是杰克。

  这座破旧的房屋是他的家,以前莫妮卡也在这里,是这个屋子里的女人,但她现在睡在了另一个男人的床上。

  现在这个屋子里又有了女人,身材与莫妮卡一样狠辣惹火,脸蛋也一样精美漂亮——她正是那个从通风口溜进LD球场更衣室里翻叶枫衣兜的女飞贼。

  “蜜雪儿,怎么不开灯呢?”杰克放下了头盔,往门口走去。

  “我习惯了黑暗的环境,”被称作蜜雪儿的皮衣女郎说道,“在黑夜里,我能做任何事情。”

  她手里的匕首和她的修理得很整齐的指甲就是一个很有力的证明。

  杰克进了屋,一屁股坐在了破旧的沙发上:“还有烟吗?给我一根。”

  蜜雪儿给了杰克一根香烟,并给他点了火:“信放好了吗?”

  “放好了,”杰克吸了一口烟,但香烟却没能安抚他的烦躁的心情,“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做呢?这太愚蠢了,我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傻瓜。”

  “莫妮卡和他住在一起吗?”蜜雪儿坐在了杰克的旁边,随口问道。

  “当然,我甚至能想象莫妮卡那贱人在那小子的身下叫喊的样子,她就是一个贱货!我恨她!”杰克的情绪有些失控了,“每一次我都恨不得冲进去,将她狠狠地揍一顿!”

  蜜雪儿没有说什么,很平静的样子,她理解杰克的反应——一个金发帅哥满心欢喜和期待地等着相恋的女友奉献第一次,却不料被调皮的女友一掌推到了山坡下,把那玩意给弄丢了。

  就这事,杰克就拥有恨莫妮卡一辈子的权利。

  “为什么呢?”杰克又说道,“为什么会弄出这么****的计划?以你的能力,你完全能进入叶枫给莫妮卡买的房子里偷走任何东西,你甚至可以进入他的公司盗取你想要的一切,你是‘飞贼夜莺’啊,你难道忘了你的盗窃技术了吗?居然会用这种愚蠢的方式!”

  蜜雪儿忽然抬手,一耳光抽在了杰克的脸上。

  这一巴掌又狠又快,听到响声的时候杰克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捂住火辣辣的脸颊。他惊怒地看着蜜雪儿,却不敢再说一句什么。

  蜜雪儿说道:“对我说话客气一点,记住了吗?如果不是看在姑妈的份上,我会割掉你的舌头。”

  杰克闷着头抽烟,脸上的怒意也消失了。蜜雪儿的母亲是他母亲的妹妹,而蜜雪儿又是他的妹妹,他很了解他的这个表妹——她看上去很漂亮,很惹火,但如果靠近她的话,她就会变成一朵食人花,一口将人吞杀,就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

  “我再警告你一次,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要有疑问,完事之后你会得到十万英镑。”蜜雪儿淡淡地说道。

  “可是……”杰克鼓起了勇气,担忧地道,“可是,如果他报警,我会被警察抓起来的。”

  “你害怕了吗?”蜜雪儿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轻蔑的笑意,“你放心吧,只要莫妮卡还睡在叶枫的床上,你就没有危险,他要报警的话,收到第一封威胁信的时候就报警了,可他没有这么做,再说了,信上又不是你的笔记,你怕什么?”

  “好吧,我不怕,不过我想不明白的是,明知道他不会给钱,为什么还要勒索他一百万呢?我看还不如绑架莫妮卡来得实际一些,莫妮卡很漂亮,他喜欢莫妮卡,他一定会给钱的,他现在已经是以往富翁了,不缺这点钱。”杰克说。

  “你又忘了吗?不该你问的你就别问,做好你的事情就行了。”蜜雪儿说道。

  杰克扔掉了烟头:“好吧,我不问了,我们谈谈泰戈斯大哥的事情吧,他的腿好了吗?”

  蜜雪儿神色顿时一黯,她摇了摇头:“要是能好的话,我也不会做这事了,他最近的情况很不好,老是做噩梦,我很担心他。”

  “战后创伤综合征,我知道这种病,真希望他快点好起来。”

  “那一战他杀了三十多个武装分子,最后不幸受伤,可是他脱着一只受伤的腿横穿了武装控制的山区,活着回来了……他是这个国家的英雄,但是这个国家是怎么对他的?那些卑鄙的政客,我真想杀了他们!”蜜雪儿恨恨地将匕首插在了茶几上。

  沉默了一下,杰克才说道:“蜜雪儿,这事和泰戈斯大哥有关系吗?”

  “睡觉吧,明天还要做事呢。”蜜雪儿起身往一个房间走去。

  杰克倒在了沙发上,用一张破毯子盖在身上,他盯着天花板,很久都没有眨一下眼睛,他的脑袋里还在幻想着莫妮卡在叶枫身下的情景,他的嘴角竟然浮出了一丝兴奋的笑意……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